Quantcast

content

武警入港没做事?吕秉权质疑:北京喜欢插手(图)

2020-03-22 00:10 作者:李晴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在接受《看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对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时进入香港,并前线只“观察”不做事的说法表示怀疑。
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在接受《看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对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时进入香港,并前线只“观察”不做事的说法表示怀疑。(图片来源:李明/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3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采访报导)路透社曾发表独家报导,引述一名外交官消息及香港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消息指,反送中期间,约有四千名武警进入香港前线监视抗争者及其战术,未有迹象显示,其在港采取“观察”以外的行动。然而,港警发稿否认了这项指控。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在接受《看中国》记者专访时表示,对四千武警如何以及何时进入香港,并前线只“观察”不做事的说法表示怀疑。

北京做事一向喜欢插手

吕秉权表示,消息由路透社报导出来,其可能引述两个消息来源,一个是多个外国在香港的使领馆消息,以及立法会议员涂谨多年来跟保安范畴的关系所得。

至于报导指四千武警在前线观察而无具体行动的角色,吕秉权直言,“从我的观察和我的认知,中国官方一直是有参与香港反修例这些应对保安工作的,最高层就是由公安部长兼中央政法委副书记已经进入中央港澳工作协调小组里面,兼且当它这个政法刀把子公安部长去当香港保安的时候,不是由你怎样做就怎样做,他要发出指示要去统筹的。”

吕秉权指,北京做事向来有“最高的政治要求”,“中国共产党做事,不是就这样讲一句就算的,他们是喜欢插手的。”至于插手的程度,他说,首先,政府高层一定不会只在深圳河以北做事,而不在香港做事,他必要在特区政府以及警队那里有些恒常的机制,使其领导能够体验到。

警察总部有一个大的Google Map

至于在香港,他披露,以其以往的经验,共军与香港警队911反恐之后,已经有一些既定的联合机制。当时是应对反恐。其机制是:

首先,会在警察总部成立一个行动指挥中心,而这个行动指挥中心,就是共军与警察一起,里面那个指挥的就是负责行动的警务处助理处长或副处长,哪一位警务处高层以及共军的这样的一个,我不知道是去到司令还是一个这样的主管的层面,就在警察总部有一个这样的指挥中心。

指挥中心是能够宏观地看得到整个香港的形势,各个地方所出现的情况。监控就是透过一些科技的手段去呈现整个现场,即示威人群,所谓“暴动”的布局走位各方面是怎样,以及警力在各方面的摆位会是怎样,等于一个大的Google map(谷歌地图)一个作战的地图,就在警察总部设立。

港警和共军机制不会一起做事

根据港警和共军的那个机制,谈及行动如何时,具体行动则由共军独自执行。比如,当某个地方我(共军)要清场时,港警不能和我联合行动,我要独自在这里清场,你不能去e干预,也不用理我是怎样,总之,我全权处理。有一个这样的机制。

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免得那枝枪不听话,或者对命令有不同的解读。由于军人的指挥是非常清楚的,说开枪就开枪,说抓就抓,说打就打。绝不容开枪时去想想“这个是香港人来的”,或者如果用一些高度的武力的时候,有人会想,“那个是香港人”.....

香港人对香港人,必有怜悯之心,这种事,在军纪里面是不容的,应该要开枪,就必然要开枪;对头开枪,就对头开枪,没有得想。只是面对着一件死物,你是执行军令,军令如山。所以在那个机制里面,并没有那个港警和共军一起做事这回事。

共军要独自执行,港警可能是在外面那里开一条路给他进去,接着,他们会定期有一些各种演习。“我相信,由911到现在已经是相当长的时间,接近20年了。”

吕秉权认为,港警与大陆共军,甚至武警的合作,因应香港近年多了这些社会运动而升级很多。“共军的人手,据我理解,在去年反修例运动前后,已经大量增兵。形势升温,插手的程度亦都是干预多了。”

武警、共军介入香港有多深?

对于四千武警只观察不做事,他直言,“他那个做法,是否只是悬崖勒马,翘着双手在这里观察而已,而不参与,我会有怀疑的。还有四千人这个数,我是会怀疑的。这四千人怎么来的呢?轮流分布来?一次过来这里观察?是不可能。”

他表示,首先,相信中国武警与共军早已在深圳后勤基地,在同乐营做了演习,在香港军营也一定有做这样的演习,因香港是前沿阵地。

第二就是武警,亦有针对香港的形势做了一定的演练,其参考就是在占中的时候,中国军警的力量,在一万人占中时,做过一个抬人的演习。当形势急迫时,行动只会升级去做。接着他们有没有在前线那里做事?

“我们知道,中国共产党的特性,秘密行事、渗透以及干预,他不会不插手的。大家可以自行研判,他究竟有没有做事?但是我相信,即使他有做事,都是会相当小心,做了是不会认的,包括中方,以及特区政府,做了的事是不可以认,因为这是国家和军事机密来的。”

吕秉权认为,从常理和观察,大家可自行判断,武警共军,中国这些情报强力部门,在香港的介入有多深?“我只能说就是,那个介入是我们看到和看不到的,亦是好深的。”

香港亦是一个情报基地

至于人数,他认为很难估计多少人,如何进入香港。他相信,一些外国使领馆亦都有做情报的工作,而且海外在香港搞情报亦相当拿手,当然中方亦都大搞情报,香港本身就是一个情报中心和基地。

至于“四千武警”这条数,他认为一定有,但数字如何,“依我的能力,我没办法去核证到,究竟这个数是否可信,是高估还是低估了,那个调查的背景,我没办法去研判。”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