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肺炎疫情蔓延 導致中國教育問題更加惡化(圖)

2020-03-17 06:06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在中共肺炎疫情的衝擊之下,中國大陸各地的學校停課,並採取網上教學的方式,但是卻也導致原本就存在的城鄉差距等教育問題更為嚴重。
在中共肺炎疫情的衝擊之下,中國大陸各地的學校停課,並採取網上教學的方式,但是卻也導致原本就存在的城鄉差距等教育問題更為嚴重。(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17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在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的衝擊之下,中國大陸各地的學校停課,並採取網上教學的方式。但是,很多貧困或是生活在農村地區的學生無法上網,父母親也無法在他們身邊進行教導,導致原本就存在的城鄉差距教育問題更為嚴重。

相關新聞如下:
開學續防中共肺炎 圖解校園防疫6大對策
中共黨官的感恩教育根本違背正常人倫道德
網路直播課 繼「頭環」和AI監控後的又一次監控

根據《南華早報》報導,中國大陸各地學生現在理應已經依據教育局的要求進行網上教學約達一個月的時間了,但是實際上並非果真如此。因為在生活水平的巨大差異之下,城市與鄉村的教育情況存在著極大的差異。

《南華早報》以陝西省子洲縣與上海市兩地為例,說明了這方面的差距。子洲縣是一個貧困地區,其居民在2019年的平均年薪僅達人民幣10680元,遠遠低於全國的平均年薪16000元。

子洲縣有一名34歲霍姓女子,育有寧寧(Ningning)與樂樂(Lele)兩位女兒。這兩位女孩原本應該在2月時返回小學上課,但是因為學校停課,導致她們持續待在家中。

由於家裡只有一部老舊手機,在缺乏電腦與上網條件的情況下,這兩位女孩一直在玩,沒有機會上網學習。

本身是文盲的霍姓女子表示,這兩位女孩一開始很高興,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們日益感到沮喪。霍姓女子說,沒有老師可以教這兩位女孩,而她本身也無法教導她們,她只希望她們可以早日返回學校上課。

在寧寧的學校中,300多名的學生中已有超過一半的人沒有辦法進行網上教學。該校一名馬姓教師透露,主要原因是沒有網絡訊號。至於對某些家庭而言,即使他們可收到網絡訊號,也付不起上網的費用。

此外,在大陸各地,農村居民的收入仍然是低於都市居民的40%。

不過,在上海這個大都會,情況又不相同。以白領階級的徐(Shu)姓女子為例,她在上個月花費了一筆錢添購設備供應兒子在家裡參與網上課程。這樣的網路課程通常從9點至5點,每堂課之間會休息20分鐘,中午則有2個小時的午餐時間。

雖然中共肺炎疫情對教育造成極大的影響,但是徐姓女子表示,如果她的兒子無法前往學校上課兩個月,她不會擔心,因為她空閒時可以教導他,但是她擔心兒子的視力會因為網上課程而變差。

另外一名李(Li)姓女子的問題更大。李姓女子與先生都必須上班,導致家中無人可以照看7歲的兒子。在這種不得已的情況下,她選擇在家中安裝監視器,讓她在上班時期能以遠程監看兒子的情況。

儘管部分地方政府要求雇主至少要允許一名家長放有薪假待在家中照顧孩子,但是李姓女子並不認為這個措施能夠真正地被執行。

她強調:「如果你的雇主在這些特別的時段不付你工資,你會冒著失去工作的風險和他們吵架嗎?」

根據BBC報導,一名河南焦作的小學數學老師由於家中沒有安裝網路線,但是又得要幫學生上課,她只能爬到自家屋頂上,「蹭」鄰居家的網,而她每天要待在戶外工作達八個小時。

雖然網上教學能因應中共肺炎疫情帶來的衝擊,但是網路教學除了導致一些身處農村、偏遠地區的老師與學生,面臨著基礎設施缺乏的難題之外,擁有網路設備的師生也面臨到其它的問題,例如不少老師在上課期間,居然因為發佈了「違規圖片」或是討論了政治議題而遭到封禁。

這是因為中國擁有嚴格的互聯網管理法規,被官方視為是色情、暴力、政治敏感與歪曲歷史的內容,都可能會遭到處罰,而這類審查通常由官方與互聯網公司的合作來進行。

相關新聞如下:
中共3月1日起施行「史上最嚴網路整肅措施」
中國最嚴厲網路審查出臺 流量造假人肉搜索都違法
藉肺炎全面網管 確立無聲中國
貼累死了?南京一年輕網警突然死亡

只是,讓不少老師措手不及的「違規」,其實只是審查上的問題,日前已經有很多教師對於平台與審查人員的過度反應感到十分困擾,部分學生也透過社交媒體表達了不滿。

根據《南華早報》報道,河南中部一名在中學教歷史的王老師表示,她的教學材料,疑似因為包括政治敏感詞,而無法通過社交軟件發送給學生。

王老師表示,「這個學期我們學中國古代政治制度史,必須使用『獨裁』、『君主制』和『官僚主義』等詞語。我想可能因為這個無法發送,」她又說,「其他班有同樣的情況。」

另外,一名婦產科護理學老師通過聊天應用QQ在線授課,可是才過了幾秒鐘就被封號。她後來透過微信表示,「估計是提到了外生殖器解剖」。

她又進一步解釋,「我一個教婦產科的,你讓我講啥?估計我所有的專業名詞都涉黃。」

有一名在江蘇一所大學就讀護理專業的21歲夏姓女學生對BBC表示,她的老師曾因為在上課期間發佈一張外科感染的效果圖而遭到屏蔽,除此之外,「還有一次,老師給我們放了一個做胃鏡的視頻,結果還沒放幾秒鐘就被停止了」。

夏姓女學生說,「老師只能下課,把文件發到群裏讓大家自己看。」

除了醫護領域存在這些問題,連以英語進行的課程,有時也「難逃法網」。根據社交媒體上的圖片顯示,有英語老師在聊天群裡向學生講解閲讀理解,卻被系統提示「該群因涉及違法違規內容,已被永久封停」。

對此,中國教育學者、上海交通大學教授熊丙奇表示,「為了避免出現不合規的情況,現在往往通過關鍵詞處理,就會有一刀切的問題」,熊丙奇強調,「官方的擔心是,之前一個老師面臨的是小眾範圍,現在可能是成百上千個學生。」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