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貿出口生死局 暫停容易重啓難(圖)

2020-03-16 20:27 作者:趙曉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共肺炎 出口 訂單 供應鏈
疫情全球蔓延,中國外貿出口困局持續。(图片来源: Patrick Foto/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3月16日讯】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中國經濟,中國大陸首兩月出口急速下滑。隨著疫情在海外的蔓延,供應鏈企業仍面臨需求訂單減少的風險,中國外貿出口困局持續。

中國海關總署3月7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以美元計價,今年前兩個月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5,919.9億美元,下降11%,其中,出口2,924.5億美元,下降17.2%。

在3月10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表示要有應對疫情,穩外貿穩外資的新舉措。可見中國外貿出口正面臨困局。

疫情海外蔓延 部分訂單暫停

中國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研究員彭波對《路透社》表示,由於疫情蔓延,海外各國的進出口限制和禁令不會很快解除,且供應鏈受阻情況或會隨著疫情的蔓延而進一步加劇。

對中國大陸許多外貿商而言,3月和4月是簽訂出口訂單的高峰期也是企業生產的高峰。一位外貿協會負責人對《路透社》說,為保障中國全年出口總量,目前最關鍵的是要穩住出口訂單,防止訂單流失。

目前在中國以外的國家中,日本、韓國、伊朗及意大利的中共肺炎疫情是最為嚴重的,報導認為,雖然中國和意大利之間的貿易規模不大,但需要關注的是,在意大利舉行的許多貿易展會,是幫助中國外貿企業獲得歐洲客戶訂單的重要平台。

上述外貿協會負責人表示,由於意大利已因疫情宣布取消或延期所有活動,會令很多歐洲客戶的採購計劃也相應放緩。

隨著疫情的發展和蔓延,中國外貿企業的焦慮也已由「能否按時交貨」演變為「後面還會不會接到訂單」。

獨立智庫天鈞政經在《中共肺炎兵分三路重創中共友邦(視頻)》評論中表示,在北京極力推動的「一帶一路」項目中,意大利是幫助北京打開歐盟市場的突破口,但這個夥伴卻因中共肺炎病毒而間接令中國的出口面臨困難。

上游供應困難 企業被迫放棄出口訂單

出問題的不僅是供應鏈的需求端,供給端也在發生著連鎖的斷鏈反應。

紡織業和科技產業是受中共肺炎疫情衝擊最大的兩大行業。因為這兩個行業的供應鏈較長且複雜。即使中間企業恢復生產,如果原材料短缺,中間生產和出口也無法保證。

對於中國的中間企業,其上游供應有兩類來源,一類來自於海外進口,一類來自國內供應鏈企業。

對於上游企業非進口產品的製造商來說,仍然面臨復工和運輸的困難而導致的斷供。

一位紡織企業負責人對《路透社》表示,目前庫存僅能滿足工廠60%的產能,紡織服裝業的產業鏈條最長,涉及從紡紗、織布、漂染、生產,到營銷、渠導管理及物流運輸等諸多環節,並且鏈條中有非常多的中小企業。

中小企業受此次疫情衝擊最為嚴重,《財新網》報導,截至2月26日,中小企業復工率僅為32.8%,並且他們無處申請抗疫的低息貸款。

並且中小企業的資金鏈已經開始斷裂,據渣打銀行二月初的調查顯示,有62%的中小企業表示目前的資金僅夠維持三個月。

不僅國內上游供應商存在斷供風險,海外上游供應商亦有斷供風險,這對紡織業和科技產業的影響已經暴露出來。疫情在日本和韓國持續蔓延,導致兩國部分地區的工廠暫時關閉。

美國特拉華大學時裝和服裝研究教授Sheng Lu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疫情在韓國和日本的蔓延,令全球供應鏈可變得更加混亂,因為韓國和日本都是亞洲主要的紡織品供應國。

在韓國的總出口額中,出口中國的份額約佔總量的四分之一。並且日、韓兩國出口中國的零部件多以電子配件、半導體及液晶顯示屏為主。《路透社》引用北京龍洲經訊技術分析師王丹的話說,「很多元器件的缺乏會造成整個生產的停滯。如果日韓公司不能夠供貨,像富士康這樣的裝備公司就會更加難辦。」

供應鏈轉移 出口訂單去不復返

在過去兩年中,經歷中、美貿易戰,許多跨國企業已經開始在東南亞佈局,轉移供應鏈,但日、韓企業卻未有所動,兩國企業仍在中國有大量投資,有密切的商貿聯繫,然而這種聯繫在此次疫情中,卻令日、韓企業苦不堪言。

經歷疫情導致的斷供和嚴重的經濟影響,日本和韓國已開始重新佈局供應鏈。供應鏈轉移而導致的訂單流失,將對中國出口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

疫情爆發最嚴重地區湖北省是韓國現代汽車大陸工廠及其零部件供應商的所在地,疫情導致的斷供,令現代汽車位於中國和韓國本土的多家工廠停工數日。貿易數據顯示,韓國在2019年從中國進口了價值15.6億美元的汽車零部件。而現代汽車在韓國國內的產量約佔其全球產量的接近四成。

現代汽車在一份電子郵件聲明中表示,正在評估各種措施,將最大限度降低業務中斷所造成的負面影響,包括在全球其他地區尋找替代供應商。

日本的汽車企業日產和豐田,也同樣遭遇的斷供造成的停產。據日本媒體NHK報導,在3月5日舉辦的未來投資會議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為了減少供應鏈危機,計劃將高附加值產品的生產基地移回到日本。對於附加值不高的產品,將轉移到東盟等國生產,實現供應鏈多元化管理。

初期應對失策 疫情持續影響經濟

《華爾街日報》的一篇追溯性報導說,「從出現第一批感染者開始,中國政治領導人遲遲未將風險公諸於眾,也沒及時採取果斷的防控措施,而這一系列初期失策,導致了疫情加劇。」

在疫情對全球經濟衝擊浮現的同時,中國在外貿和經濟領域的損失會持續到何時仍未可知。雖然北京官方稱中共肺炎確診病例已大量減少,連續幾日出現零增長,但對中國經濟的影響仍在持續發酵。

2月初,中國華東進出口商品交易會理事會發布公告,表示將推遲原定於2020年3月1日至4日舉辦的第30屆華交會,但並未給出推遲後的具體日期。據華交會稱,2019年華交會達成價值23億美元的交易。

中國規模最大、被視為中國出口動向先行指標的廣交會,原定於4月15日舉行春交會,但是否能夠如期舉行,尚未可知。據悉,去年春交會的累計出口成交額為297億美元。

廣交會全稱是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每年春秋兩季在廣州舉辦,因此簡稱廣交會。春季則稱春季廣交會,秋季則稱秋季廣交會。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