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黃敬曾致信毛夫人江青「你是我心中的太陽」(組圖)

2019-12-19 16:03 作者:夜話中南海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黃敬曾致信毛夫人江青「你是我心中的太陽」
俞強聲和俞正聲兄弟的生父黃敬。(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看中國2019年12月19日訊】中共自己的相關黨史文章都強調是「黃敬和姚依林發動和領導了一二九運動」。姚依林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接受記者採訪時,特別推崇黃敬當年的勇敢和足智多謀,強調了自己當年和黃敬之前的「革命友誼」是多麼的珍貴。筆者的上篇文章被轉載之後,網友「安拉」的評論是:「一二九那幫學生就是當年的廢青暴徒……」

中共中央黨史出版社出版的《姚依林百夕談》,作者是姚依林的侄女姚錦。書中記述說:當年的姚依林和黃敬很要好,當年兩人租房同住三個月,夜談時,黃敬曾問:「你有沒有女友?」姚說:「沒有。」黃敬說:「我已經有了!」便講了自己在山東大學讀書,到農村搞宣傳工作時的一段浪漫史,對方是山東大學圖書館職員李雲鶴。

可見,當年學生時期的姚依林與黃敬之間的關係,就相當於知青時代的王歧山與習近平之間的關係。

《姚依林百夕談》書中追記說:一九二運動之後姚依林遷津,和黃敬通過信,有一天,他接到黃敬來函,要他見信後即去國民飯店找黃。晨9時他去飯店,黃敬剛剛起床,開門後便告他:「我和李雲鶴一塊兒來了!」原來黃敬去上海參加籌備組織全國學聯,又巧遇李雲鶴,李雲鶴已改名藍萍,當了電影明星,剛剛和唐納結婚。她一見黃敬,又和黃敬舊情難舍,隨黃敬乘船來津。黃敬說他需先回北平,突然帶個女人回來應先向市委報告一下情況,三天左右來津接她。讓她即住在天津旅館,在此期間只好請姚依林代照料。姚想了想,留下了32號路公館的地址……。

為佐證姚依林的這段回憶,中共老一輩的婦女幹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在上海接待江青並為他安排住宿的徐明清回憶說:當年是因為在在山東省實驗話劇院學習時,結識了當時頗具社會聲望的劇院院長兼青島大學教務長趙太侔。這才通過趙太侔的關係,進入青島大學圖書館做了一名管理員,同時在中文系旁聽。

趙太侔之妻俞珊當時是中國話劇界的明星。學過一段話劇表演的李雲鶴對俞珊很羨慕,經常去看望、請教。在趙家,李雲鶴邂逅了俞珊的弟弟,當時的青島大學學生黃敬,也就是當時的俞家大戶的三少爺俞啟威。兩人從熱戀轉而同居。經黨員黃敬介紹,李雲鶴也於1933年2月正式加入中共,時年19歲。

不久,因為叛徒出賣,黃敬在青島被國民黨逮捕,為了不讓李雲鶴受到牽連,黃故意請警察局轉告李雲鶴「另尋出路」。

李雲鶴手持俞珊的親筆信到了上海,本打算住進上海的俞宅,只是俞家並不承認她這個未經明媒正娶的兒媳。這才被介紹進入了一個上海的「進步青年團體」,由徐明清負責接待和安排。

徐明清回憶說,當時李雲鶴一頭短髮,一身藍布旗袍是俞珊送的。她白天表現得很活潑,教唱歌、演戲,跟女友們相處得不錯。可是每當回到小閣樓裡,她就判若兩人,常常獨自唉聲嘆氣,一言不發,有時掏出一封信,細細地看,看完又收了起來。

後來徐明清在清掃地板時發現了掉在地上的這封信,信開頭的稱呼是「進子」,落款是「小俞」。信中有一句她印象很深:「你是我心中的太陽」。徐明清把信交還給李雲鶴時,順便問起「小俞是誰」,李雲鶴也道出了心裏話。「小俞是我的愛人。這封信,是我們談戀愛時他寫給我的。我們結婚以後,他被捕了。我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哪裡!非常想念。」

江青最早的名字叫「李進孩」,上小學時改為「李雲鶴」。所以黃敬昵稱她為「進子」。日後毛澤東則稱她為「李進同志」。那首「天生一個仙人洞」就是「為李進同志題」。

據徐明清回憶,「小俞」(黃敬)出獄後,曾幾度秘密來滬探望李雲鶴。黃還找姐姐幫忙,在靜安寺附近租了一間小屋,跟李雲鶴一起搬了過去。1934年10月26日,李雲鶴因叛徒出賣,在上海被捕……。李雲鶴出獄不久,徐明清收到黃敬的來信,說李雲鶴出獄後住在自己上海的家裡,心情非常壓抑,鬱鬱寡歡,希望徐明清去看看她。徐馬上趕到俞家,見到李雲鶴時大吃一驚,李雲鶴像換了個人:臉色發青,說話聲音忽高忽低、忽緊忽慢,一直發著低燒,精神明顯不正常。而俞家已經下了逐客令,明確表示不歡迎李雲鶴,黃敬左右為難。看來前段時間的被捕和後來在俞家的遭遇,讓李雲鶴受到很大刺激。

受黃敬的委託,徐明清把江青接到自己浙江老家「散心」,小住數月。當年底,黃敬來信說他已在北京大學執教,希望李雲鶴回北平去過年。

1935年1月,徐明清從家裡要了路費,把李雲鶴送上了北去的汽車。然而,與黃敬短暫團聚後,1935年3月,李雲鶴就回到了霓虹閃爍的大上海,並通過田漢等人的關係,以「藍蘋」的藝名進入影劇界。同年9月,藍蘋即與同事、影評人唐納相愛並公開同居。

1936年4月,在杭州六和塔下,由瀋鈞儒證婚,藍蘋與唐納、趙丹與葉露茜、顧而已與杜小鵑等三對夫婦,舉行了集體結婚儀式。然而不到一個月,藍蘋就與唐納鬧翻。起因是當時的黃敬正好奉中共地下黨之命,去上海參加籌備組織「全國學聯」,在上海巧遇剛剛和唐納結婚的藍蘋。藍蘋一見黃敬便舊情復萌,謊稱母病,給唐納來了個不辭而別,隨黃敬乘船去了天津。接下來就是前面介紹的姚依林的回憶內容。

……哪知黃敬把藍蘋留在天津前往北京的次日,藍蘋就去32號路公館找姚依林,說有要緊事,必須立即見姚,恰巧姚母在家,聽說有個年輕女人哭哭啼啼找上門來,姚母急忙找到兒子。問明情況,才算消除了姚母的誤會。

姚依林趕到天津旅館,只見藍蘋仍在房間哭泣,一面哭,還一面向姚指了指扔在地上的報紙。原來,上海消息已傳到天津,報上刊登的新聞說「藍蘋出走,唐納自殺」。藍蘋焦躁地對姚依林說:我不能等黃敬從北京回來了,一定要回滬看望唐納,而且今晚就要走。於是,藍蘋向姚要了20元路費,不再等候黃敬,當天便返滬了。

三天後,黃敬回到天津,去旅館自然找不到藍蘋。姚對黃說:「你找這個麻煩幹嘛?人家又不跟你了。」黃敬苦笑一下,說:「走了也好!」此後發生的故事,眾所周知:唐納在上海旅館自殺被救,鬧得滿城風雨,尤其上海小報,多數都是對藍蘋「水性楊花」的嘲諷和責難。又後來,藍蘋與唐納一度和好之後,又再度分居。

繼而,上海電影圈內又傳出藍蘋與電影導演章泯秘密同居的說法,唐納又發生第二次、第三次自殺。導演章泯,早已結婚並有了兒子,於是各種流言蜚語又見諸報章,甚至有人說:有的女演員不惜以上床的代價勾引導演,以換取上臺當主角的機會。

1937年6月,藍蘋在《大公報》上發表文章《我的自白》一文,稱並非自己情變,而是唐納出軌在先。然後,藍蘋與章泯公開同居,並被影片公司解聘。

黃敬曾致信毛夫人江青「你是我心中的太陽」
毛澤東和江青1940年代在延安。(圖片來源:公用領域)

正因為江青有如上的這段經歷,坊間才有毛澤東是江青的第四任丈夫,江青也是毛澤東的第四個老婆的說法。所謂毛澤東的四個老婆,依序是:湖南鄉下女子羅一秀(十八歲時下嫁了當時十四歲的毛澤東),楊開慧,賀子珍,江青。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