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朝內訌 江青是如何評價鄧小平與胡耀邦的?(圖)

2019-12-09 14:15 桌面版 简体 8
    小字

1981年1月25日,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對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進行公審判決。
1981年1月25日,中共最高法院特別法庭對「江青反革命集團」主犯進行公審判決。(網絡圖片)

一九八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十名罪犯並排站在特別法庭上,像籠中的困獸一般,聆聽對他們的公開判決,張春橋江青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對其他人的判刑則較輕。

一週以後,彭真來到秦城監獄看望江青,她提出兩個請求:一是要寫回憶錄;二是要面見鄧小平和華國鋒。彭真回答說:國務院會考慮的。他並告訴江青,必須幹一些體力勞動。而江青則希望逃避通常意義上的體力勞動,說自己很喜歡做布娃娃。彭真回答說:國務院不反對。據監獄方面的人說:「她三天就能做一個布娃娃,樣子很好看。她一邊縫布娃娃,一邊哼曲子。她喜歡聽收音機裡的新聞廣播,吃飯時還很有興致地與女看守聊天。」

一九八一年底到一九八二年初,江青變得不太馴服。她拒絕寫每月一次必須完成的檢查(王洪文在另一座監獄,他的檢查總寫的比要求的多),她開始在監獄的牆壁上寫抗議的標語。有一天,她寫的是:「不怕殺頭」。看守們洗去標語,並警告她不要再這樣做。第二天,她開始在自己製作的布娃娃上繡上她的名字,這樣,她製作的布娃娃也就不能再出售,而是被一個一個堆在倉庫裡。

一九八三年一月,江青的兩年緩刑期已滿。儘管胡耀邦和彭真都曾在一九八二年對外界提過江青的強硬態度,中共還是宣布說(依據法律要求),對她認罪態度作了調查,「她不再公然反對改革」。於是,北京沒有處死毛的夫人。

事實上,江青一直是拒不服從,她對一名看守說:「我沒有什麼遺憾的,我認為我已經完成了要做的事。」如果說江青沒有什麼遺憾的話,她同樣也沒多少可以期待的東西。她時常對看守發出抗議性批評,或者寫信給她以前在政治局中的同僚。

一九八四年春,四十五歲的、離婚很長時間的李訥,來到秦城監獄看望她的母親,並和她談了自己準備再次結婚的打算。江青問:「這個人知道你是誰嗎?」李訥回答說,她的男友王景清在軍隊工作,很清楚她的家庭背景。江青訕訕地:「你現在是雙重身份,既是偉大的革命導師的毛澤東的女兒,同時又是最大的反革命江青的女兒。」

作為江青的女兒,李訥生活很不易,不過,在鄧小平時期,李訥比她母親的處境要好一些。王景清曾在中央警衛團工作,李訥她們結婚時,收到楊尚昆送來的一盒糖果和一條床單。

一九八四年,江青講了一些關於鄧小平及其他領導人的好話。自她被捕八年來,這還是第一次。談到她的對手和這些八十年代中期的繼承者,江青說:「鄧小平、胡耀邦是講道理的人,我每次給他們寫信,他們都有答覆。」江青通過女兒李訥對這些「講道理的人」又提出新要求,而這個要求就不易答覆了,她說:「我老了,什麼都不能做了。我想,最好能讓我出去服刑。毛主席也不會把任何人關很長時間的。」同時,她還說:「要是能出獄,我想住在中南海的那一座老房子裡,那裡空氣新鮮。」聽這口氣,似乎她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夫人。結果這一請示遭到拒絕。

可能是因為胡耀邦在一九八四年和一九八五年作出的決定,整個八十年代後期,江青在監獄外邊度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從一九八四年五月起,江青可能就很少待在秦城監獄。她總是定期到復興醫院、公安醫院和三零一醫院治療喉癌和其他疾病。還有可能一度被轉移到另一個監獄,並有可能曾在李訥家中住過一段時間。

在江青的一生中,八十年代後半期,可能是她讀書最多的時期,絕大多數的書都取自她自己擁有一萬冊書的圖書館,由李訥帶給她,現在,這些書都堆在李訥的家中。

八十年代後期,江青和女兒經常爭吵,每當這時李訥的丈夫王景清總是尷尬站在一旁。有一次江青要李訥給領導人寫個便條,要求改善自己的生活條件。當李訥說她不能這樣做時,江青異常憤怒,咆哮著把李訥夫婦帶給她的西瓜摔了一地:「連你都不管我了,沒有良心。」江青似乎更喜歡李訥的丈夫王景清,特別讓江青高興的是,王與她一樣,也是書法愛好者。她常常興致勃勃地與王景清談論書法,而李訥則僵直地坐在旁邊的椅子上,一言不發。

江青的健康每況愈下,被捕已經十二個年頭過去了。從前的支持者依然沒有任何令人鼓舞的消息,自己也依然沒有任何可能重登寳座的跡象。

一九八八年十二月,毛澤東誕辰九十五週年之際,江青提出請求,希望能夠得到允許,組織全家聚會來紀念這個日子。但是,這一要求遭到了拒絕,聽到要求被拒的消息,江青一口吞下五十多粒安眠藥片。在毛澤東九十五週年誕辰這一天,他仍在世的親屬作了一次為數極少的公開露面,李訥、李敏和毛岸青(三人同父異母)分別攜帶自己的配偶和孩子,一起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上的毛主席紀念堂裡——唯獨沒有江青。

一九八九年三月底,江青結束了軟禁生活,重又回到監獄。因為咽喉癌需要接受治療,江青時常乘坐一輛灰色的小貨車往來於監獄和醫院之間。醫生建議她切除部分咽喉,遭到江青的斷然拒絕。她害怕自己因此再也不說話。

一九八九年六月以後,這一年絕大部分時間,江青都待在監獄裡。她織毛衣、讀書、看報、看電視。有報導說,監獄的看守發現她笑得很怪,便問她感覺怎麼樣,她一臉莫名其妙地說:「這不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線。」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中央領導層決定,允許江青恢復軟禁生活。聽到這一消息,江青提出,要麼回到中南海毛的故居,要麼回到她七十年代的住處釣魚臺十七號樓。當兩項要求均遭拒絕時,江青絕望地用手在脖子上抹了一下,表明她有自殺的想法,中共中央辦公廳為她在酒仙橋附近找了一棟兩層小樓,並有陪同護士一起居住。這一安排,是為了江青每週一次到公安醫院接受治療。

一九九零年七月,一份限於《人民日報》記者內部傳達的秘密文件說,江青依然密切地注視著政治的動向和人物的更替。文件說:「她野心不死。」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