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孫力軍案中 高級警渣知多少?(圖)

2022-02-06 06:31 作者:夜話中南海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孫力軍3月5日在武漢為兩位女民警擔任入黨介紹人,圖為孫力軍領誓。
孫力軍3月5日在武漢為兩位女民警擔任入黨介紹人,圖為孫力軍領誓。(網路圖片)

【看中國2022年2月6日訊】去年11月5日,中共新華社發表消息說:「……日前,最高人民檢察院依法以涉嫌受賄罪對孫力軍作出逮捕決定。」孫力軍被宣布逮捕的事實本身當然毫無意外,但令人意外的是待到他被正式宣布執行逮捕時,罪名居然如此單一。僅僅是「涉嫌受賄」?

不過8天之後,新華社即又發布消息說:「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受賄、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持有槍支案,由國家監察委員會、吉林省長春市公安局分別調查、偵查終結,經最高人民檢察院指定,由吉林省長春市人民檢察院審查起訴。」罪名雖然由被逮捕時的1項變成了3項,但相比於這位前公安部副部長被宣布「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時被羅列的罪名,明顯是被「迴避」了許多。

這位孫力軍是在被「作出逮捕決定」前一個半月,被宣布並除黨籍、開除公職、「移送司法機關」的。當時新華社奉命對外播發的《公安部原黨委委員、副部長孫力軍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消息稿近千字,其中引述的中紀委通報的罪行是:「政治野心極度膨脹,政治品質極為惡劣,權力觀、政績觀極度扭曲,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製造散佈政治謠言,陽奉陰違,欺上瞞下,撈取政治資本;為實現個人政治目的,不擇手段,操弄權術,在黨內大搞團團夥夥、拉幫結派、培植個人勢力,形成利益集團,成夥作勢控制要害部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狂妄自大,恣意妄為,大搞特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長期搞迷信活動;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違背組織原則,在組織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大肆賣官鬻爵、安插親信、布局人事,嚴重破壞公安政法系統政治生態;無視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生活腐化墮落,長期收受大量貴重物品,長期接受可能影響公正執行公務的宴請和高檔消費娛樂活動,長期安排私營企業主租用高檔寓所供其使用,長期沉溺於各種奢靡服務;毫無道德底線,大搞權色、錢色交易;極度貪婪,大肆進行權錢交易,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仔細分析下來,如上罪名中還是以「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組織紀律和廉潔紀律」為多,比如長期搞迷信活動,安插親信、布局人事,陽奉陰違、欺上瞞下,妄議黨中央大政方針……,諸如此類。但是,「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以及「大搞特權,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撤離職守」等,這些本來都已經被中紀委宣布將其「移送司法機關」的通報中界定為「嚴重職務違法」,居然在被提起公訴的時候都沒有被入罪。

請讀者、聽眾們注意,雖然幾乎每一個中共貪官的「嚴重違紀違法」內容都有「大搞特權」一項,但新華社去年9月30日奉命對外發布的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對孫力軍的「雙開」通報中,是把「大搞特權」和「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合在一起表述的,意思是他孫力軍當初「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一線擅離職守」的原因,是「大搞特權」去了。

「大搞」的什麼「特權」呢?從中共的公開報導中,我們只知道在武漢肺炎疫情最為嚴重的時段裡,具體時間是2020年3月9日,中共央視《新聞聯播》和各地方電視臺都突出報導了孫力軍,內容是他和武漢市的兩名95後女警花朱新年和樂翥站在一面血紅的黨旗下一起高舉右拳……。當地電視臺的女播音員用因激動而顫抖的聲音介紹,這是由親臨抗擊武漢肺炎第一線的公安部領導親自主持兩個95後青年女警察的「火線入黨宣誓」。

官方的宣傳報導文章說,是孫力軍本人主動要求當這兩個「95後」女警花的入黨介紹人的。在宣誓儀式上,孫力軍說:「疫情防控最危險的地方,就是黨員要衝鋒的地方;人民群眾最需要的地方,就是黨員要奔赴的地方」…….。

然後,這位孫副部長就「擅離職守」了。去哪了?只能理解成是「大搞特權」去了。

日後有當地的公安系統人士透露說,當時來湖北和武漢的抗擊武漢肺炎中央指導小組的組長是政治局委員孫春蘭,副組長是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配備的組員包括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國家衛健委主任馬曉偉,以及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等。其中前兩位是孫春蘭的下屬,後一位是專為配合陳一新的工作安排的,隨陳一新坐鎮武漢。

從抵達武漢第二天起,陳一新即要求每天開一次「碰頭會」。但其中至少有兩次「碰頭會」孫力軍都遲到了,期間甚至還發生過陳一新要求秘書馬上聯絡孫力軍,但孫力軍和他秘書的手機都處於關機狀態的情況。

這位當地公安的消息人士還透露說,當時我們都知道,孫力軍來武漢的使命不過是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的跟班。但大疫當前,孫力軍卻只熱心幫女警花主辦「火線入黨」儀式。當時我們看到這個儀式上只有孫力軍,沒有他的上司陳一新,就隱隱感覺到我們的孫副部長是在「政治挂帥」的幌子下「不務正業」。果不其然,孫力軍下臺的消息一出,黨齡才一個多月的兩個女警花從此無地自容。她們當時都才是剛剛出警校不久,20出頭,大好年華這麼被孫副部長的「火線入黨」糟蹋了。

孫力軍被抓之後,海外《中國瞭望》刊登了一篇分析文章,題目是《孫力軍被抓時間有些蹊蹺》。文章作者認為,疫情爆發,孫力軍多次到武漢督導工作,可以說在黨國關鍵時刻臨危受命。這既是他作為秘密警察頭子的職務使然;另一個重要原因,他是澳洲新南威爾士大學公共衛生和城市管理專業碩士畢業生。這個學歷在公安部是獨一無二的,當然他的工作不是防疫,而是防止疫情秘密被泄。從中共的保密條例來說,在中央沒有決定公布疫情前,所有的信息都必須阻止。疫情哪些可以公布,哪些不可以公布,哪些絕對不能透出半點,需要公安監督實行。這個工作從中共的利益來看,比防疫本身要重要得多。

孫力軍作為公安部領導赴武漢一線督導公安抗疫工作,從媒體報導露面是在2月19日。當時的李文亮醫生是在武昌中南派出所被訓誡的。一般公安派出所,大都是管管流氓盜竊之類的小事,像李文亮所處的武漢中心醫院的級別要比他們高好幾個等級。疫情這樣非常專業性的問題,抓與不抓,是否要像通常那樣寫「訓誡書」,一個派出所如何拿捏得準,只有上級的指示,這個上級應該不是市公安局。時任市長周先旺都說,公布疫情不是他們這一級可以決定的。同理,要抓李文亮等醫生也應該不是市局能作決定的。可以推論李文亮等醫生被抓,是孫力軍武漢督導工作的第一個傑作。

「武漢病毒研究所」自然是孫力軍到武漢瞭解情況的一個重點工作。疫情期間,研究所本來應該出來對疫情作理論指導工作,應該出來說說話,給武漢的幹部與市民講講有關病毒的一些基本知識。但研究所卻出奇的平靜,好像這個研究所不存在似的,不管外界如何質疑,就是死活不開口,病毒所的成員好像從空氣中消失似的。這是不是孫力軍在武漢工作的第二個傑作?

如上文章的分析內容至少部分在理。中紀委通報對外公開的他的罪行之一「私藏私放大量涉密材料」,應該就是中共當局絕對不敢對外公開的武漢疫情的「涉密材料」。

當時的港媒《蘋果日報》曾「引述北京消息」報導說,孫力軍在(2020年)4月初被捕,因他長期擔任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長,手下心腹、打手及線眼眾多,因此對孫採取行動前極其保密,沒有動用公安警力,而是出動中央警衛局在晚上抓捕。據透露,連孫的秘書、司機也一併被帶走,配合調查……。

但按照前述武漢公安人士的說法,事實上是當時的中央指導組結束在湖北和武漢的工作之前,陳一新即先行離開返京。離開前他告訴孫力軍自己回京是要主持「打黑」會議,要求孫力軍繼續留在武漢等候中央下一步的指示。

此時,已經因為「碰頭會」遲到和被陳一新秘書聯絡不到而被陳一新訓斥的孫力軍心中忐忑,此後便發生了所謂「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故事。按邏輯分析,應該是他利用自己對公安部技偵局的長期掌控的便利,對中央政法委與公安部主要領導之間的電話聯繫進行了竊聽。

這位武漢公安人士還透露說,他們武漢方面知道「孫副部長」出事的時間是3月底,所以應該是人沒離開武漢就被中央來的人直接控制了。當時,省公安廳的廳長曾欣都是在中紀委人馬把孫力軍帶回北京之後,才得到通知的。

在這位武漢公安人士透露內容的基礎上,筆者梳理了一下為孫力軍在武漢抗疫期間「大搞特權」大開方便之門的時任湖北公安廳長曾欣與孫力軍的關係。

出生於1966年的曾欣公安科班出身,畢業於中國刑警學院刑偵系;畢業後即進入公安部,從科技司科員起步,然後就從十二局(技術偵察局)副主任科員一路晉升;2011年9月,升任該局局長。當時的公安部長是孟建柱,被孟建柱直接從上海調進公安部的孫力軍,則還在以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身份擔任這位孟部長的「首席秘書」。

可以說,沒有當時的孫力軍在部長面前的美言,就沒有曾欣晉升正局的可能。而晉升正局僅一年之後這位曾欣又能再升一級,出任副省部級的湖北省公安廳廳長兼黨委書記,更是孫力軍全力推動的結果。

上月中,被外界認為是「電視認罪升級版:孫力軍交代法政貪腐五虎內幕」,被央視拍成記錄片《零容忍》公開播發。所謂「五虎」是孫力軍本人及緊隨孫力軍之後,中共政法領域先後被查處的另外4個副省部級警渣:1,曾任中國公安部技術偵察局局長,上海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的龔道安;2,曾任中共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重慶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的鄧恢林;3,曾任遼寧省公安廳副廳長、大連市公安局局長,江蘇省副省長、省公安廳長,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王立科;4,曾任中國公安部網路安全保衛局局長,山西省副省長、省公安廳廳長的劉新雲。

這四人中的龔道安原是湖北省咸寧市公安局局長,還是正縣處級。被孫力軍拉攏後,龔道安受寵若驚地被安排進了公安部技偵局(十二局),在曾欣升為局長的同時,接替了曾欣副局長的位置。一年後,曾欣去了龔道安的老家湖北,只當了一年副局長的龔道安即被扶正。

2017年6月,龔道安被調升副省部級的上海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兼督察長,其技偵局局長位置交給了時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曹忠平。孫力軍「使用公安偵查手段對抗組織審查」,就是發生在曹忠平的技偵局局長任內。所以孫力軍下臺半年後,這個曹忠平即被打發出京,貶為湖南省民政廳的黨委書記兼省委非公有制經濟組織和社會組織工委副書記。幾天前還有這個曹忠平以湖南省民政廳長身份下基層慰問的消息,證明他雖然被迫離開最機密的重要工作崗位,但並未被「嚴肅處理」。但曾欣的前途已經不妙。

這位曾欣當初在孫力軍出事之後,雖然暫時未被調查處理,甚至還官升半格;在孫力軍被調查兩個月後調離湖北,出任廣西政法委書記併進入自治區黨委常委會。但正所謂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去年11月,剛滿55歲的曾欣被宣布免去自治區委常委和政法委書記職務。

今年元旦前一天,中共官方媒體即又披露說:玉林市第六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四次會議決定,接受曾欣因個人原因辭去廣西壯族自治區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職務。

什麼是「個人原因」?你懂得!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