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中國通」的自我審查和「吊燈下的蟒蛇」(圖)

2018-10-30 07:3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
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看中國2018年10月30日訊】自去年以來,有不少的報導說,西方中國問題研究者(「中國通」)和學術機構因為害怕冒犯中國,在研究中國問題時進行自我審查。有美國學者指出,這樣的自我審查在美國精英大學中已經成為「流行病」。與此同時,一項最新的調查報告顯示,中國對西方「中國通」的打壓「雖少,但確實存在」。

西方中國問題學者的自我審查已經成為「流行病」?

美國《新共和》雜誌9月初發表調查報告指出,美國精英大學在研究和涉及中國問題時的確存在自我審查,而且都快成為一種「流行病」了。這樣的流行病限制了對中國的討論,也阻止了學生和學術界對可能冒犯中國的話題進行探討。

關於西方學者在研究中國問題時進行自我審查的話題可以追溯到去年八月。當時,著名的英國劍橋大學出版社據說屈從中國共產黨當局的要求,從該出版社出版的《中國季刊》在中國的網站上拿下300多篇中共當局可能不喜歡的文章。此舉導致劍橋大學、該大學出版社和《中國季刊》的聲譽嚴重受損。

《新共和》報告的作者是美國智庫亞洲協會美中關係中心的資深研究員艾薩克.費希(Isaac Stone Fish)。他10月26日在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參與了一場關於「西方中國通和自我審查--真相還是虛構?」的研討會。

他在會上坦誠,對美國的精英大學和學者,特別是那些在中國設有分校的大學來說,在如何應對中國政府所認為的敏感問題,並保持學術自由和學術聲譽的問題上確實比較難以操作。他們的做法到底是自我審查還是自我保護還是保護別人,很難界定。

他說:「舉個例子來說吧,……美國的白人教授想在紐約大學上海分校談新疆的局勢。就像剛才洛裡所指出的,目前大約有100萬維族人被關押在‘集中營’裡。他請了幾個美國教授過來,也幫他們弄到了簽證來談這樣的問題,但是有人告訴他,如果他真的這麼做,他會讓當地的教職員工陷入麻煩之中,所以,他最後決定不這麼做。這到底是自我審查還是保護當地員工?或是保護自己的職業生涯?我認為這三個原因都有,也是正確的做法。」

費希特別指出白人教授,是因為美國漢學家基本上都是白人。費希曾經做過駐北京記者,他承認,自己有時會為了保護自己的消息來源,就不會涉及被中國政府視為敏感話題的議題,包括被中國政府視為最敏感的西藏、臺灣和天安門。

美國大學對中國經濟的依賴為自我審查提供了足夠的動機

費希在《新共和》中談到了西方學者和機構自我審查增加的三個主要原因。第一,中國日漸成為全球力量,無論從政治、經濟、科學、社會、軍事和文化上來說,都不可小覷。美國大學擔心,一旦惹惱中國,再也不能進入中國,那麼,他們在中國研究方面面臨更大損失。

第二,中國政府對言論自由的打壓越來越嚴重,無論是對國內還是對國外的輿論。費希寫道,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把中國大學當作黨的領導的「堅強陣地」,他現在把在中國的作風「出口」到國外的大學。

第三,美國的大學現在在經濟上越來越依賴中國。美國大學現在有35萬中國留學生,中國政府可以通過限制中國學生來美國留學,從而對這些大學機構進行經濟制裁。費希寫道,這給了美國大學足夠的動機,在中國問題上小心謹慎。

當然也有大學選擇不與中國政府「同流合污」。據《金融時報》報導,美國知名學府康奈爾大學因不滿中國人民大學壓制言論和學術自由,以及懲罰支持深圳勞工權利的學生,最近中斷雙方學術合作關係。

中國政府對西方學者的打壓比較「少見,但是確實存在」

為了瞭解西方「中國通」到底有沒有因為中國的打壓而迴避討論有關中國的敏感話題,美國密蘇里大學政治學助理教授希娜.格雷滕斯(Sheena Greitens)和普林斯頓大學的洛裡.特魯克斯(Rory Truex)今年夏天對全球範圍,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亞、德國和香港等地的2000名中國問題學者進行了網路調查,其中有600人做出了回覆。

他們在調查問卷中設定了中國政府可能對西方學者的操控方式,比如把「中國通」列入黑名單、拒絕發籤證、讓其無法獲得研究資料、請他們去「喝茶」、對其進行關押或是軟禁,進行人身攻擊等。

格雷斯滕在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研討會上介紹了他們的調查發現:中國政府確實有打壓「中國通」的例子,「雖然少,但是真實存在」;第二,中國政府還沒有越線,對西方的「中國通」進行人身攻擊;第三,某些研究特定領域的人可能在做實地調查時遇到麻煩,第四,中國對西方學者的打壓主要是通過利用「關係壓力」來進行。也就是通過對這些學者在中國的同事、親友以及他們的調查研究對象的打壓來向他們施壓。

費希在《新共和》的文章中也說,他在新共和的文章中說,比起美國白人學者來說,受影響更大的是中國在海外求學的學生、在美國訪學的中國教授和華裔美國學者,因為他們有親人在中國。

格雷斯滕認為,雖然中國的打壓存在,但是美國和西方學者仍然有空間就中國話題進行研究:「我們發現這些事情確實發生,次數足夠讓我們認為這是真實的問題,但是不像大家想像的那麼頻繁。我原來想,被納入黑名單的人的數量要超過2%或5%。我在這裡想傳達的信息是,如果大家想繼續研究的話,他們應該安全地進行符合道義的研究,不用太擔心影響自己的學術生涯受限。還是有很多的空間可以研究,甚至是敏感話題的研究。大家不用擔心研究會導致自己的整個學術生涯被改變。」

「吊燈下的蟒蛇」

格雷斯滕的同事特魯克斯在對報告作陳述的時候特別指出,受訪者中大約60%的人從來沒有收到中國政府的指示,明確告訴他們,包括他自己,哪些話題是禁忌的。用他的話說,「你不知道界限在哪裡,但是你一旦越過,就有人告訴你了。」

美國國加州大學河濱分校比較文學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對中國政府的這種審查制度曾經給出過一個特別形象的比喻。

2002年林培瑞在《紐約書評》發表了《吊燈上的蟒蛇》(The Anaconda in the Chandelier)一文。他把中共的審查制度描述為一條蜷伏在頭頂上的蟒蛇,蟒蛇不需要動,它這樣一直沉默的意思就是「你自己看著辦」!於是每個人在蟒蛇的陰影下都會自動做出或大或小的調整。

林培瑞是著名的漢學家,他和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教授黎安友(Andrew J.Nathan)因編寫「六四事件真相」(Tiananmen Papers)被中共列入黑名單。林培瑞自從1996年以來就沒有獲得過前往中國的簽證。

西方學者的自我審查會影響西方對中國的判斷力

迫於中國的壓力,西方的一些國家大企業也曾做出過「自我審查」。美聯航、美國航空和達美航空等美國主要航空公司曾被中國政府要求,在其官網修改對臺灣的標注方式。但是,亞洲協會的費希認為,學術界在涉及中文問題上的自我審查特別有害。

他在《新共和》雜誌的文章中寫道,與中國的關係是美國最重要的對外關係。中國是美國地緣戰略上的最大擔憂,是美國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美國在全球政治力量較量中唯一的真正對手。

他說,美國大學和智庫通常掌握著有關中國的最全面的信息。美國的學術機構如果進行自我審查,這不僅削弱了他們的學術專業及誠信,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做法限制了美國決策者、商界人士、人權活動人士在如何與中國互動方面做出明智的決策。

如何解決西方學者的自我審查問題

為了限制中國對美國的學術影響,特朗普政府官員提出設法增加對中國留美學生的限制,而且美國國會議員也曾提出限制中國對美國學術機構的投資,但是,有人認為這樣的做法也會有副作用。到目前為止,美國和西方還沒有找到有效的辦法來解決西方學者的「自我審查」問題。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