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孔子之名行政治滲透之實(圖)

2018-10-20 12:30 作者:齊家貞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孔子學院
中共以孔子之名行政治滲透之實(看中國合成圖)

【看中國2018年10月20日訊】中共每年花十幾億人民幣及大量人力物力在西方設立了上千個孔子學院,自稱是非營利的教育機構,為了「增進世界人民對中國語言和文化的瞭解,發展中國與外國的友好關係,促進世界多元文化發展,為構建和諧世界貢獻自己力量」。

尚未讓中國人對自己的語言文化「增進瞭解」,尚未對藏人維族人等少數民族發展「友好關係」,尚未在中國促進「多元文化」,尚未在中國搞好「和諧」,拿什麼去給世界做好事,什麼非營利!

說得比唱得好聽,家懶外頭勤。

姑且不提農民父親集市舉牌賣腎籌錢給考上大學的女兒交學費的悲催故事,我們不會忘記前不久網路瘋傳媒體爭相報導「冰花兒童」的新聞。雲南農村孩子8歲的王福滿,衣衫單薄餓肚子冒著零下9度的寒冷走4.5公里山路還要跨越小溪,花一個多小時才到達他就讀的轉山包希望小學。王福滿兩頰凍得通紅,頭髮、眉毛和睫毛結滿了冰霜,看上去像個雪人,胸口還挂了一把鑰匙。該校校長表示,他們一直在爭取經費安裝暖氣設備—也就是說,8、9歲的孩子們坐在零下9度的教室裡,一邊全身發抖一邊聽老師講課。

王福滿的爸爸到大城市打工去了,爺爺在監獄裡,他和姐姐跟身體不好的奶奶住在一起。在中國,這類父母遠離家鄉孩子留守農村的人數有6千萬之眾,他們與爹媽分居面臨營養不良、住房破爛以及交通不便的困難。尤其是近年許多農村學校關門,迫使孩子上學走很遠的路。

中國農村教育困難重重一副爛攤子,6千萬個王福滿在等待中共改善他們的家庭處境:比如,農民父母把孩子們帶進城市一起生活,政府讓農村孩子享受城市孩子一樣的醫保福利和受教育的權利;6千萬個王福滿在等待中共改進他們的就學條件,比如,開辦新的住讀學校,修建公路,Bus接送學生,教室裡安裝暖氣設備,創造好一點的學習條件等。

西方流傳一句話:「Charity begins at home.」慈善從家庭開始,此話是最基本的道理。

中共完全可以把在海外辦孔子學院的十幾億人民幣為人民辦「家庭慈善」幫助6千萬個農村留守孩子,而不是「只會花大錢做外交,卻讓自己的孩子在深山中受苦」。據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數據顯示,約有五億中國人每天只靠不到5.5美元(合35元人民幣)維持生活,這些人約佔總人口的40%。

中共「人民共和國」對人民的疾苦不聞不問,樂意花費巨資在外國開設孔子學院忙得不亦樂乎,他們的真實意圖是什麼?

作為獨立中文筆會副會長,我參加了2012年4月16-18日的倫敦書展(London Book Fair),東道主中國大擺排場,租用價格昂貴的幾個展覽場地和可容三百多人的演講大廳。孔子學院的巨大攤位引人注目,它的標語道破天機。

上圖是孔子學院展場的一部分,右上角可見「孔子學院」四個中文字,旁邊並非相對應的Confuses Institution英文招牌,而是「Language Text」(語言課本),整個場地的宣傳標語既沒有孔子的英文名字,也沒有孔子的畫像,完全看不出中國歷史上的孔子與今天他們的孔子學院有什麼關係。特別奇怪的是主牆上有一幅大標語:「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通道處的標語更離譜(照片左部):「告訴世界一個真實的中國共產黨」(Tell world the real CPC—Communist Party of China),這兩條標語在孔子學院展區內大大小小有好幾處,特別令人感到孔子學院不務正業。

孔子學院不宣傳孔子,不宣傳孔子的教育思想,他們甚至在盡量淡化孔子的影響而著力宣傳「中國」宣傳「中國共產黨」!這證明了「孔子學院」其實是披著「羊皮」的「狼」,它真實的任務是宣傳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是中共滲透西方的重要工具之一。經過十幾年的努力,中共對西方的滲透已經到了不可忽視的程度。

2006年6月,獨立中文筆會墨爾本會員舉辦「文革四十週年討論會」,計畫放映胡傑的記錄片《尋找林昭的靈魂》,我們租用了在Box Hill天天超市樓上的會場,開會時間是11號星期天下午。豈料,星期四晚上,場地經理人突然來電話通知我,那個地方她重複出租,星期天不能給我們使用了。事實是,我們當時一共去了五個人,都看見她先翻開登記本檢查並確定我們要的那個時間沒問題,才答應我們,才收下我們交的全部租金。

我一再追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她一再要求不要逼她,中國人不要逼迫中國人。

是誰,不高興我們反思文革,是誰,恐懼我們放映《尋找林昭的靈魂》,是誰,有如此之大權叫停?

無獨有偶,十二年之後,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在記錄片《假孔子之名》臨近放映的幾天前突然單方面取消會場預訂,藉口與上面的一樣,「所有的會場都預定滿了。我們定重了,出了錯。」校方數次來信正式宣布取消9月21日預定的放映場地。儘管原定放映時間的場地,當晚空無一人,儘管拒絕的理由後來有所變動。

他們企圖阻止放映的記錄片《假孔子之名》,以真人真事展開調查採訪,資料詳實全面地揭露孔子學院在海外堅持使用中共的洗腦教材,對工作人員實行政治審查拒絕法輪功學員,以及該院領導人泄露天機的講話,和加拿大民眾一波又一波聲討、揭露孔子學院利用孔子之名對西方行政治滲透之實的抗議活動。最終,導致多倫多孔子學院關閉!

《假孔子之名》墨爾本放映會負責人史密斯(Leigh Smith)說:「我的疑問是,維多利亞大學取消放映場地是受到了中領館或澳洲其他中方機構所施加的壓力,還是由於校方害怕惹惱中共而進行自我審查?」

無論出於什麼原因,都改變不了背後真正的原因—中共妄圖取消揭露他們真面目的一切活動!

上述兩例發生的時間相隔12年,說明這些年來中共從來沒有停止過對澳大利亞的政治滲透與干涉,說明在澳洲生活的中國人和澳洲人都是中共的受害人,說明澳洲的各種機構和組織很難倖免被中共滲透,說明不少人因為懼怕而屈從而自律,說明我們的正當權利已經受到極大的威脅與侵害。

「Freedom is easy to be abused」—自由很容易被褻瀆(濫用),自由的澳洲不再有真正的自由。

除非,澳大利亞人奮起反抗,關閉孔子學院及其同類的政治滲透工具。

 

(本文僅代表作者的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