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認識一下「非洲版的中國」嗎?(組圖)

2018-10-27 08:4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8年10月27日訊】「衣索比亞」這個詞,源於古希臘人對當時所知的世界南端居民的泛稱,意為「晒黑的臉」。

歷史以來,衣索比亞就是非洲最特殊的一個存在。儘管她的確和其他非洲兄弟一樣窮,但不同於其他被列強從地圖上勾畫出來的國家,衣索比亞強烈的民族自豪感和國家認同感,只有中國能與之相彷。

和黑非洲的絕大多數夥伴們在19世紀依然處於部落時代不同,衣索比亞可是黑非洲最有文化的國家。與漢帝國和羅馬帝國同一時期,衣索比亞就曾建立起過著名的阿克蘇姆帝國(包括今日厄利垂亞、衣索比亞和索馬里的一部分),他們也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阿姆哈拉文。

與當代歐洲國家中世紀才接受基督教信仰不同(蠻族攻佔西羅馬帝國之後),衣索比亞人早在4世紀就已經信奉基督教,而且被視為阿克蘇姆帝國的國教。

7世紀之後阿拉伯帝國崛起,阿克蘇姆帝國逐漸衰落,其人口和文化重心也逐漸從紅海沿岸向南部高原轉移。阿克蘇姆帝國崩潰之後,衣索比亞又先後建立了一系列王朝,但一直堅持自己的基督教信仰,沒有像周邊國家一樣被伊斯蘭教同化。

從19世紀開始,歐洲國家掀起殖民非洲的狂潮,到了20世紀初,整個非洲大陸只剩下衣索比亞一根獨苗沒有被殖民(另一個獨立國家「賴比瑞亞」,是美國和英國解放的黑奴建立起的國家,不是民族國家,甚至可以說是美國黑奴的殖民地)。

衣索比亞 一直被西方媒體稱作「非洲版的中國」
衣索比亞 一直被西方媒體稱作「非洲版的中國」(網路圖片)

因為有現代化武器的優勢,歐洲人殖民非洲基本沒有遇到像樣的抵抗。殖民了衣索比亞東邊的厄利垂亞和索馬里之後,義大利自然而然把埃塞看作自己的下一個目標。

就在中日甲午戰爭爆發那一年(1894年),義大利雄赳赳氣昂昂出兵征服埃塞,沒想到居然被衣索比亞皇帝組織的軍隊打得落花流水——義大利人不信邪,再次出兵,然後再次被打得落花流水……

為什麼會這樣?

就因為埃塞一直有自己的文明,並不是一盤散沙的部落社會,恰好當時的皇帝孟尼利克二世也是個牛人,對現代化也有較深的瞭解,所以他組織埃塞人兩次痛扁義大利。

世界從來都是用實力說話的——戰勝義大利之後,衣索比亞的主權獨立得到了西方列強的承認,皇帝也得到了土著貴族們的擁護,現代衣索比亞的版圖也由此誕生,這也是黑非洲最早的一個國家認同強於部落認同的准現代化國家。甚至,因為身材修長,鼻樑高挺,皮膚細膩且呈咖啡色,連衣索比亞的姑娘也一直是整個黑非洲最漂亮的。

孟尼利剋死後由其外孫埃雅蘇繼承王位,但由於其親德和親伊斯蘭教傾向,被宮廷政變廢黜,由孟尼利克之女佐迪圖即位。佐迪圖死後,其丈夫塔法裡-馬康南即位,加冕為海爾-塞拉西一世,在衣索比亞推動政治經濟體制改革。

然而,到了1935年,已經法西斯化的義大利再次悍然侵略衣索比亞,甚至使用毒氣攻擊埃塞平民——實力懸殊之下,埃塞最終淪陷,皇帝流亡英國。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後,海爾-塞拉西回到衣索比亞,率領民眾同英國人一起開始反抗義大利統治的鬥爭,1941年最終解放了衣索比亞。

根據聯合國決議,1952年俄塞俄比亞與厄利垂亞結為聯邦國家。

二戰之後,海爾-塞拉西皇帝在外政上相當開明,他積極支持非洲和第三世界反對殖民主義、霸權主義,但對內卻維護其腐敗反動的封建統治,皇室和教會佔有全國耕地的90%,而全國人口絕大多數的農民只佔有10%,貧富差距巨大,社會矛盾突出。另外,1962年,海爾-塞拉西取消聯邦制,強行將鄰國厄利垂亞並入埃塞,變為厄利垂亞省,由此引發了厄利垂亞長期的獨立鬥爭。

1974年9月,衣索比亞一批少壯軍官發動軍事政變,推翻帝制政府,成立軍政府,宣布衣索比亞為「社會主義國家」,實行土地、金融財政機構和工業國有化。

1977年2月,門格斯圖-海爾-馬里亞姆中校再次發動軍事政變,後來成立以軍人為主的「衣索比亞勞動人民黨組織委員會,實行一黨制統治。1987年9月,門格斯圖宣布結束軍事統治,成立「衣索比亞人民民主共和國」,成立新議會,但門格斯圖依然擔任國家總統和政府首腦,實施獨裁統治(下圖為門格斯圖)。

1988年3月,厄利垂亞反政府武裝「厄利垂亞人民解放陣線(EPLF,厄人陣)」,開始向埃塞政府軍發動進攻,衣索比亞大規模內戰爆發。與此同時,以埃塞境內提格雷人為主的反政府武裝「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PLF),與厄人陣一起,向埃塞政府軍開戰。

後來,「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演變為埃塞人民革命民主陣線(埃革陣),1991年5月,埃革陣的軍隊進入亞的斯亞貝巴,門格斯圖政權宣告瓦解。

1991年7月,在埃革陣的主持下,衣索比亞通過了《過渡期憲章》,選舉產生了87人的代表院,埃革陣主席梅萊斯-澤納維任過渡政府總統和代表院院長,過渡政府成立,同時約定厄利垂亞進行全民公決決定去留。

1993年5月24日,厄利垂亞在國際社會監督下舉行全民公決,最終以絕對多數贊成獨立而成為一個主權國家,正式與衣索比亞分離。

1993年5月24日,厄利垂亞正式與衣索比亞分離
1993年5月24日,厄利垂亞正式與衣索比亞分離(網路圖片)

1994年12月,《衣索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憲法》頒布,其中規定,大選後將實行聯邦制,實施三權分立和議會內閣制,任期為五年;

1995年,衣索比亞聯邦民主共和國正式成立;

1995年5月,埃塞舉行第一次全國大選,梅萊斯以人民代表院多數黨主席身份就任總理;

2000年5月,埃塞再次舉行全國大選,埃革陣再次以絕對優勢擊敗其他反對黨蟬聯執政,隨後兩院議長和政府總理梅萊斯均當選連任,經議會批准原內閣也全部留任。

埃塞自此進入了政治穩定和社會經濟穩步發展新階段。

埃塞是歷史悠久的農業文明國家,迄今農業經濟依然佔到GDP總量的50%,農牧民佔全國總人口的85%以上,主要從事種植和畜牧業,有著農耕民族吃苦耐勞和重視秩序感的傳統——諸如芝麻、油菜籽、大豆等,在質量和價格上都有著巨大的優勢,很多都直接出口中國,甚至是中國主要的進口來源地。

2017年,中國與埃塞進出口商品總值205.5億元,而埃塞外來商品最大的賣家也是中國(美國第二、印度第三)。埃塞的農產品加工行業、皮革及制革行業(埃塞是世界上最大的畜牧業國家之一)、服裝加工和紡織業、建築材料和電機行業、產品包裝行業、醫藥生產行業,都有比較大的發展潛力。

埃塞總人口超過1億,勞動力廉價而豐富(1個中國工人支出可在埃塞雇到5個工人),全國有80多個民族,主要有奧羅莫族(40%)、阿姆哈拉族(20%)、提格雷族(8%)、索馬里族(6%)等。其中,45%信奉埃塞的基督教,40%信奉伊斯蘭教,5%信奉新教和原始宗教。

埃塞目前執政黨是埃革陣,以提格雷人為核心,但埃革陣很注意聯合其他民族如奧羅莫族、阿姆哈拉族一起組成民族和解的民主陣線(類似於中國的政協),並得到其他民族的認可,所以政局目前還算穩定。

2000年以來,衣索比亞的經濟增長速度僅次於緬甸和中國,在全球排名第三。

大多數非洲國家一般都尋求私營部門主導的發展模式,這種模式只能導致一些依賴於資源的初加工工業。在國家資源匱乏的情況下,強勢的埃塞政府,以中國模式為模版,大舉投資,積極發展基礎建設和製造業,制定政府部門主導的經濟發展計畫,把發展重點放在開展基礎設施建設上,比如首先建立電力供應,然後發展輕工製造業,接著是重工業……

因此,埃塞一直被西方媒體稱作「非洲版的中國」。

埃塞經濟發展模式的總設計師,正是1991年到2012年擔任該國領導人的已故前總理、埃革陣前主席梅萊斯。在埃塞,據說梅萊斯的畫像數量僅次於耶穌。

新一任衣索比亞總理阿比,軍隊出身,擔任過聯合國特派員,年輕、務實、手段靈活且文化素質很高,他上臺以來,很快解決了與鄰國厄利垂亞長達20年的邊界衝突,而且開放了集會結社的自由、釋放政治犯,原來曾反對政府的很多人也開始支持政府。

前一段時間,埃塞有數百名士兵因為薪水太低,手持武器包圍了政府,還設置路障,阿比總理來到他們中間,一方面請求士兵理解政府的難處,另一方面又承諾妥善解決薪水問題——對於領頭鬧事的士兵,他也給出了懲罰措施:做10個俯臥撐!

更重要的是,他認為政府也有責任,所以帶頭做了10個俯臥撐,最後,一場風波就這樣被他輕鬆化解,而且還得到了士兵們的擁護。

埃塞的產業政策推手、前總理辦公室顧問說:「我們看到了中國從低收入國家,成為了全球的製造基地,我們正在跟中國學習」。走在埃塞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街頭,到處都是東一棟、西一棟正在施工中的大樓,不時可以看見,排成兩路縱隊的中國工程隊,戴著黃色的工程帽,在馬路與工地間穿梭。

為方便產品出口,中國在埃塞擴建了機場,中國修建了埃塞與出海通道吉布地之間的鐵路,在尼羅河上修建了水力大壩和發電廠……

隨著衣索比亞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華堅工業園區、阿瓦薩工業園區等產業園區如同雨後春筍一般在埃塞出現。

根據埃塞政府的規劃,在2020年前,衣索比亞將建設15個工業園區,吸引全球的紡織製衣業、皮革、水泥、汽車零組件、制鞋、鋼鐵等產業進駐。南方州貿易與產業發展部組長阿勒巴喬(Andualem Alebachew)說,「我們有大量的年輕人口需要工作,因此亟需引進輕工業。外國企業來投資,我們都會像對待雞蛋一樣,捧在手掌心上。」

聽起來,是不是與中國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渴望很是類似?

梅萊斯於2011年來深圳出席當年的大運會時,開始對制鞋業進行定向招商引資,邀請中國企業家到埃塞考察。華堅國際輕工業城,就是中國企業在衣索比亞投資輕工業製造的標誌性項目。華堅工業園仍在建設期,官方宣稱的總投資額達到10億美元,佔地總面積137.8公頃,建築面積150萬平方米,計畫於2020年建設完成,根據計畫將在2030年吸引30萬埃塞年輕人在這裡就業。

和中國早年發展加工出口區、產業園以引入外資或中外合資的經驗類似,衣索比亞政府也對這個中資投資的工業園提供了一系列稅收優惠政策,包括:免除所有資本貨物和建築材料的進口關稅;鞋類鞋材免稅進口;出口企業享受出口退稅;工業園企業享受企業所得稅減免10年;……

衣索比亞吸引投資的優勢在於政治穩定,基礎設施較好,政府對產權較為重視,民眾的秩序感很強,務實的新總理阿邁德,加上中國的造橋、鋪路、蓋工廠,年輕人又佔了全國一半人口的國家……中國模式的一切要素都具備了。

不過,埃塞也存在一些問題,諸如民眾受教育水平普遍不高,海拔偏高,除土地外其他資源貧乏,缺乏沿海港口(鄰國吉布地是其出海主要通道),缺乏中國諸如港臺、日本這樣近距離的資本輸入來源等。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