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中國仍然是東亞病夫(組圖)

2018-10-29 02:22 作者:杭州伊萍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中共不敢讓人民批評發聲,封鎖網絡,封鎖信息。圖為前中宣部部長劉雲山。
中共不敢讓人民批評發聲,封鎖網絡,封鎖信息。圖為前中宣部部長劉雲山。(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小時候在中國,被教育說,西方人曾經稱中國人是東亞病夫。到美國多年後,才明白,原來這是中共歪曲,把西方對清朝政府和制度的形容,說成是對中國人民的描述。當年西方報紙確實稱清朝時的中國為sickman of Asia(亞洲病夫),指的是清朝政府的腐敗無能。其實,最早被西方冠以病夫綽號的是沙皇時代的俄國,有西方報紙稱其為sickman of Europe(歐洲病夫),因為沙皇俄國是當時歐洲制度最落後的國家,後來有人以此類推,給中國冠以了亞洲病夫稱號,都是指國家制度的落後失敗,而非指人民身體的健康狀態。

不幸的是,中國奮鬥了一百多年,到今天仍然未能從清朝的病態中走出來。我這裡就不說政府是如何地腐敗如何地無能治理國家,不說整個社會是如何地沒靈魂沒道德,也不說自然環境是如何地被污染被破壞,這一系列從政府到人民的精神狀態再到國土的病態。今天不說那些,今天就來看看中共政府對宗教信仰網路信息的恐懼心態,從這種心態,我們就可以看到,中國,或者更確切地說中共,有多弱不禁風。

據報導,中共在2014年又抓出了一個邪教──全能神教。事實上,有幾千萬黨員,拜馬列邪教為祖牌,自稱「永遠偉大光榮正確」的中共,自己就是中國最大的邪教,中共中央電視臺CCTV列出的邪教五大特徵,中共一樣不少,幾乎就像為中共量身而裁,還賊喊捉賊,指責別人為邪教。

中共這次再抓邪教,讓我想起中共絞殺另一個宗教──法輪功的舊事來。中共對法輪功怕得要死,經過強大的中共宣傳機器的大肆鼓噪,「法輪功」這個詞在很多中國人的眼裡成了貶義詞。記得有一年回中國,正是法輪功被取締後不久,連與國內同學聚會談天時,都有人告訴我,法輪功是如何地可怕,信法輪功的人是如何地走火入魔,總之是必須禁止的「邪教」。當時離開中國,因途徑香港,我在香港停留了幾天。結果週末在香港的公園裡,就碰上法輪功,拉著大型橫幅,放著喇叭,有大概二三十人,在那裡高調地練著法輪功。而在美國,記得有好多年,在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門口對面的街上,永遠駐紮著幾個法輪功的人,舉著牌牌,向中國使館抗議。法輪功十幾年來在美國又是出報紙,又是辦電視臺的,忙得不亦樂乎,也不見美國政府對它有什麼害怕。我對法輪功至今沒什麼瞭解,不知道他們到底信的是什麼。但是,且不說美國不怕它,如果連彈丸之地的香港都不怕它,允許它公開活動,公開宣傳,它能有多可怕?到底是法輪功可怕,還是中共太弱不禁風,沒有任何抵抗能力?隨便一個風吹草動,都能把它嚇傻,擔心會引來一場大病。

2018年,河南青年在微信發「把家業送共產黨」,當天便遭逮捕。
2018年,河南青年在微信發「把家業送共產黨」,當天便遭逮捕。(圖片來源:pixabay)

如今是網路時代,世界各國之間信息思想的交流越來越多,越來越容易,世界變得越來越平。可是,每次回中國,就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Google不能查,gmail不工作,facebook上不了,youtube當然更看不到,查百度,敏感詞又一大堆,這也不能顯那也不能示。

當今世界只有四個國家,對人民進行嚴格網路屏蔽:古巴,伊朗,朝鮮,和中國。據說,黨的喉舌──人民網曾經發文提醒,要警惕滑鼠,說滑鼠動一動,「社會主義」大業就有可能被摧毀。那麼強大的中國,有兩彈一星,據說現在還有了航空母艦,Google,facebook這些網站,連小小的臺灣都隨便上,隨便查,怎麼那麼龐大的中國就要如臨大敵?這難道不正反應了中共其實是外強中乾?外表武裝到牙齒,內裡膽小到連滑鼠都害怕。一個政府,不管它手裡是否有核彈導彈,不管它的外交部發言人嘴上如何強硬,天天對世界說不,只要它不敢讓人民瞭解真相,不敢讓人民批評發聲,就反映了其內在的極端虛弱,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病夫。

中共淪落為東亞病夫,是必然的。我們可以用人的身體來形容一個政府,如果一個人從來不讓醫生檢查身體,有了爛瘡總是捂著,別人看到病兆,說出來,他就將人關進監獄,醫生給出醫療方案,他總是斷然拒絕,那麼,這個人怎麼可能會是一個健康的人呢?

如果說中國落後的政治制度使中國成為東亞病夫,那麼經過東亞病夫的六十多年統治,不少中國人民則變成了東亞愚夫,分不清是非好壞,有些甚至連基本文明知識都缺乏,走哪兒都惹人厭,遭「歧視」。

中國今天的病不在人的身體,而是病在心靈,病在頭腦。當代臺灣香港年輕人,與他們的前輩相比,對大陸邪惡勢力的警惕和憎恨越來越強烈,越來越不願意與邪惡妥協,因為他們是在網路時代成長的一代。這一代臺港年輕人,更普遍地接受人類普世價值,更普遍地視人權自由民主為人類社會基本準則,更相信以自己的參與來保衛爭取自己的權利。與臺港的年輕一代相比,大陸年輕一代則仍然是對邪惡麻木不仁的一代,因為大陸人民六十多年來一直到今天都是被中共綁架扣押的人質,從小到大生活在鳥籠裡,吃的是東亞病夫允許餵的食物,思維被禁錮,信仰被扭曲,使得很多中國人,一代接一代地,成長為連對基本是非對錯都缺乏判斷能力的東亞愚夫。

當然,中國人也不必過於氣餒,今日中國之所以有那麼多愚夫,是中共封鎖恐嚇的結果。中共對內不斷加緊封鎖控制,加大恐嚇力度,從另一方面也說明中國人民對思維的渴求,對信仰的嚮往,越來越強烈,讓中共越來越害怕。經常看到五毛們在網上散佈說,國內根本沒人關心六四,沒人感興趣民主自由,只有海外一小撮人成天在鼓噪。其實,這種話連共產黨自己都不信,否則它為什麼要那麼害怕?為什麼寫幾篇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就會被關十一年牢?為什麼在家討論討論六四就會被逮捕?國人真不關心,讓那些「一小撮人」去寫文章去討論好了,怕什麼?因為共產黨心裏很明白,必須用恐嚇的大棒使國人不敢關心,不敢有興趣,否則,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關心六四,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追求民主自由之權利。人畢竟是天生嚮往善,天生要求上進的,中國只要一旦剷除專制的束縛,人民的思維就會開始進步,社會道德就會逐漸恢復,病樹前頭將會出現萬木春!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