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經歷:23年男性」台青年徬徨新詩爆紅(圖)

2018-10-05 16:11 作者:陳至中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徬徨的雕像。原位於法國杜樂麗花園
徬徨的雕像。原位於法國杜樂麗花園。(維基百科)

【看中國2018年10月5日訊】「......我工作二十三年以來,一直擔任男性這個職位;善於迎合社會的想像,有豐富的社會化經驗;我的父親也是一個男性,我遺傳了他的職位……」這段來自一位23歲的台灣青年林佑霖,一開始可能覺得好笑,但同在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看到了深深的無奈

台灣教育部今天頒發107年文藝創作獎,東華大學學生林佑霖以新詩「像我這樣的待業男子」,巧妙結合性別、青年低薪、房價議題,幽默自嘲的筆鋒獲得評審肯定,拿下學生組新詩特優。

林佑霖的得獎新詩描述青年覓職的焦慮,履歷表乏善可陳,工作經驗僅有曾任職1到23歲的男性;找不到合適推薦人,只好把自己的名字用3種方式填上;當被問到希望的待遇,只能卑微地回答:「一天可以有十六個小時讓我像我自己嗎?」

淡江大學中文系畢業、目前就讀東華大學華文所的林佑霖,看到「文科男」求職的徬徨、家人的不諒解,在截稿前的一個夜裡湧現靈感,寫下這篇感情流露的新詩,不僅拿下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特優,也讓同輩們在讀過之後紅了眼眶。

林佑霖說,不論是求職、覓屋、找尋愛情,23歲的人的共同目標,就是找尋容身之處。但社會中處處有歧視的蹤影,歧視文科學歷、歧視沒有經驗、歧視性別上的少數,迫使許多人必須偽裝,內心卻不斷呼喊,每天已經割捨8小時「不像我自己」,剩下的16小時,能否讓自己留下。

有趣的是,林佑霖費盡心思精雕細琢的作品,在另一個競賽中沒得到任何獎項,而這一篇截稿前夜裡迅速寫下的新詩,卻拿下教育部文藝獎最高獎項。他笑說,「什麼繆思都是假的,截稿線才是真的」。

107年教育部文藝創作獎共有532件作品參賽,52件作品獲獎,各組特優僅有1名。

* * *

 

〈像我這樣的待業男子〉

作者:林佑霖

 

寫一封不署名的履歷表

寄到租屋網上隨手抄來的地址

開始一次生疏的自我介紹:

「您好,我想要應徵這間房子。」

條列命盤、八字、婚姻狀況(無法結婚)

檢附最後一張離開校園的票根

職務經驗的位置有三行可以填寫

曾任職一到二十三歲的男性

以及自我的兼職口譯者、筆譯員

希望待遇勾選面議,如果面試人員詢問我:

「請問你的希望待遇是多少呢?」

「一天可以有十六個小時讓我像我自己嗎?」

 

沒有專業證照,多益只有兩百八十分

比起英文,更想學習鳥的叫聲

中文能力精通,不,尚可而已

中打速度沒計算過,寫詩一分鐘

可以寫半行。其他技能專長只有一小格

剛好容得下兩個字:活著

一件事情做久了,不喜歡也能上手

 

自傳毫無頭緒,始終停在我……

我是什麼?一對夫妻的一個兒子

一座島嶼的一個島民,還是地球

七六零二三三九八三一中的一人?

應徵教戰守則提醒我們

最重要的第一句話

要能抓到主考官的眼睛

我工作二十三年有資格吸吮他的眼球嗎?

 

「我工作二十三年以來,一直擔任男性這個職位

善於迎合社會的想像,有豐富的社會化經驗

我的父親也是一個男性,我遺傳了他的職位……」

 

理想職務名稱要加上工作敘述

有良好交友關係的男子(貓不在乎老鼠)

作息可算是規律的待業男子(蛾比蝴蝶更適合迷路)

心智年齡還是孩童的男子(鳥在地上走路)

備註寫上:不會偷養比手掌大的動物

這樣我會握不住牠

 

把自己的名字用三種方式

寫在推薦人的底線上

連名帶姓的我,把指甲修到最短

只有名字的我,顴骨需要矯正

綽號的我,賣了喉結去買腿

面試人員打來徵信的時候

把號碼設為拒接,或者

和他說我最大的缺點就是

身為二十三歲的男人

 

人形剪影停在方框裡

上個月踩死的蝸牛的照片

分泌出黏液蓋住它

緊緊地攫住

成為新的一張臉

相片角落裡有誰遺落了鞋子

鬆開的鞋帶垂進髒水坑

每個看過履歷的人

都踩死蝸牛一次

 

把履歷表放進信封

不貼郵票、不密封

直接投到轉角的郵筒

那年你走失的男孩

在收信人的空位佔有一席之地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