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经历:23年男性”台青年徬徨新诗爆红(图)

2018-10-05 16:11 作者:陈至中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徬徨的雕像。原位于法国杜乐丽花园
徬徨的雕像。原位于法国杜乐丽花园。(维基百科)

【看中国2018年10月5日讯】“......我工作二十三年以来,一直担任男性这个职位;善于迎合社会的想像,有丰富的社会化经验;我的父亲也是一个男性,我遗传了他的职位……”这段来自一位23岁的台湾青年林佑霖,一开始可能觉得好笑,但同在这个世代的年轻人,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台湾教育部今天颁发107年文艺创作奖,东华大学学生林佑霖以新诗“像我这样的待业男子”,巧妙结合性别、青年低薪、房价议题,幽默自嘲的笔锋获得评审肯定,拿下学生组新诗特优。

林佑霖的得奖新诗描述青年觅职的焦虑,履历表乏善可陈,工作经验仅有曾任职1到23岁的男性;找不到合适推荐人,只好把自己的名字用3种方式填上;当被问到希望的待遇,只能卑微地回答:“一天可以有十六个小时让我像我自己吗?”

淡江大学中文系毕业、目前就读东华大学华文所的林佑霖,看到“文科男”求职的徬徨、家人的不谅解,在截稿前的一个夜里涌现灵感,写下这篇感情流露的新诗,不仅拿下教育部文艺创作奖特优,也让同辈们在读过之后红了眼眶。

林佑霖说,不论是求职、觅屋、找寻爱情,23岁的人的共同目标,就是找寻容身之处。但社会中处处有歧视的踪影,歧视文科学历、歧视没有经验、歧视性别上的少数,迫使许多人必须伪装,内心却不断呼喊,每天已经割舍8小时“不像我自己”,剩下的16小时,能否让自己留下。

有趣的是,林佑霖费尽心思精雕细琢的作品,在另一个竞赛中没得到任何奖项,而这一篇截稿前夜里迅速写下的新诗,却拿下教育部文艺奖最高奖项。他笑说,“什么缪思都是假的,截稿线才是真的”。

107年教育部文艺创作奖共有532件作品参赛,52件作品获奖,各组特优仅有1名。

* * *

 

〈像我这样的待业男子〉

作者:林佑霖

 

写一封不署名的履历表

寄到租屋网上随手抄来的地址

开始一次生疏的自我介绍:

“您好,我想要应征这间房子。”

条列命盘、八字、婚姻状况(无法结婚)

检附最后一张离开校园的票根

职务经验的位置有三行可以填写

曾任职一到二十三岁的男性

以及自我的兼职口译者、笔译员

希望待遇勾选面议,如果面试人员询问我:

“请问你的希望待遇是多少呢?”

“一天可以有十六个小时让我像我自己吗?”

 

没有专业证照,多益只有两百八十分

比起英文,更想学习鸟的叫声

中文能力精通,不,尚可而已

中打速度没计算过,写诗一分钟

可以写半行。其他技能专长只有一小格

刚好容得下两个字:活着

一件事情做久了,不喜欢也能上手

 

自传毫无头绪,始终停在我……

我是什么?一对夫妻的一个儿子

一座岛屿的一个岛民,还是地球

七六零二三三九八三一中的一人?

应征教战守则提醒我们

最重要的第一句话

要能抓到主考官的眼睛

我工作二十三年有资格吸吮他的眼球吗?

 

“我工作二十三年以来,一直担任男性这个职位

善于迎合社会的想像,有丰富的社会化经验

我的父亲也是一个男性,我遗传了他的职位……”

 

理想职务名称要加上工作叙述

有良好交友关系的男子(猫不在乎老鼠)

作息可算是规律的待业男子(蛾比蝴蝶更适合迷路)

心智年龄还是孩童的男子(鸟在地上走路)

备注写上:不会偷养比手掌大的动物

这样我会握不住它

 

把自己的名字用三种方式

写在推荐人的底线上

连名带姓的我,把指甲修到最短

只有名字的我,颧骨需要矫正

绰号的我,卖了喉结去买腿

面试人员打来征信的时候

把号码设为拒接,或者

和他说我最大的缺点就是

身为二十三岁的男人

 

人形剪影停在方框里

上个月踩死的蜗牛的照片

分泌出黏液盖住它

紧紧地攫住

成为新的一张脸

相片角落里有谁遗落了鞋子

松开的鞋带垂进脏水坑

每个看过履历的人

都踩死蜗牛一次

 

把履历表放进信封

不贴邮票、不密封

直接投到转角的邮筒

那年你走失的男孩

在收信人的空位占有一席之地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