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園丁文苑】談京劇《漢宮驚魂》之謬(圖)

2018-10-03 20:00 作者:園丁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京劇在中共政權下,發展到1966年以後,就進入了危機時期。
京劇藝術在中共政權下,發展到1966年以後,就進入了危機時期。(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我在《京劇知識淺談》(二)一文中,曾說京劇在中共政權下,發展到1966年以後,就進入了危機時期。這不是聳人聽聞。最近我在網上看了大陸京劇團演出的《漢宮驚魂》,感到有必要再寫幾句,以正視聽。

中國歷史,尤其是漢朝的歷史,有那麼多的文史資料可查,為什麼中共今天改編戲劇,仍在繼續弄虛作假,對前人炮製的荒誕離奇的故事,仍舊戀戀不捨,添油加醋的改編後,當作歷史劇搬上舞台?如果不是有意糊弄那些不懂歷史的觀眾,就是為了譁眾取寵。

我說這番話,有的讀者可能不解其意。有必要再多說些緣由。

大家知道,劉秀,字文叔,廟號世祖,懿號光武皇帝。他是東漢政權的建立者,生於公元前5年,駕崩於公元57年。他在中國歷史上,許多歷史學家都說他是個中興明主,也就是說是個正面人物,是個聖明賢君。如司馬光就評說劉秀在位時,東漢「風化最美,儒學最興」。劉秀在位32年,由王莽新朝末年的動亂局面,轉為東漢統一中國,又興旺發達,與他本人的品德,能力分不開。且不說他的軍事天才,就說東漢初年,為恢復經濟,減少農民負擔,他令減租,減少徭役,興修水利,提倡節約。他勤於政事,待人誠懇,簡約,寬厚,守信。他重視教育,在洛陽建太學,設博士,重視圖書收藏。他重視個人修養,尊崇儒學。他不喜歡飲酒,更拒絕歌功頌德和阿諛奉承。難能可貴的是他體察民情,遇到災禍,他下詔自責,說是因他自己無德而連累了百姓。

話分兩頭,再說《漢宮驚魂》這齣新編京劇的故事梗概:

漢光武帝劉秀時,因姚期之子姚剛立功封為猛烈候,招致太師郭榮妒忌。姚剛在郭榮府前見郭榮私設禁地,氣憤與郭榮爭執,失手將郭榮打死。郭妃為報父仇,請斬姚剛,劉秀問清緣由,免姚剛死罪,發配充軍。郭妃又假意請赦姚剛,劉秀在醉酒中招姚期進宮謝恩。郭妃以酒杯擲,誣陷姚期戲君妾,趁劉秀酒醉,郭妃私取尚方寶劍,命鄧禹綁姚期等功臣赴法場問斬。鄧禹以國事為重,斬幾個死囚頂替。劉秀酒醒後,誤以為開國功臣已被斬,驚魂失魄。於是囚郭妃,逐鄧禹,赴太廟請罪。鄧禹領姚期等功臣趕來,說明真相劉秀驚魄始定。適牛邈進犯,遂赦姚剛,命姚期,馬武等出兵破敵。

《漢宮驚魂》是馬連良弟子朱秉謙據傳統京劇《打金磚》改編的。這《打金磚》一戲,最早在清朝時譚鑫培就到皇宮中給慈禧太后演過。據考,1931年1月5日在北平鮮魚口的華樂園,王泊生的「晦鳴社」演出的《打金磚》,扮演郭妃的是17歲的李雲鶴,也就是毛澤東的最後一房夫人江青。中共掌權後《打金磚》曾一度被禁演,原因是說宣傳封建迷信。開禁後,在1958年李少春,袁世海,婁振奎演過,在80年代,譚元壽,周和桐,馬崇仁也演過。1991年言菊朋,唐元才在上海也演出過。

這《打金磚》劇情荒謬,顛倒歷史混淆黑白,張冠李戴,是清朝時文人杜撰出來的。劇情大意是:

東漢劉秀時,姚期的兒子姚剛,打死太師郭榮,姚期綁子上殿請罪,劉秀念姚家父子有功,免姚剛死罪,將他發配充軍。郭妃施計灌醉劉秀,假傳聖旨,將姚期斬首,丞相鄧禹連奏三本保姚期,俱被郭妃壓下。馬武直闖後宮逼劉秀赦免姚期,但來遲一步。見姚期首級,劉秀悲慟,怨恨老臣不來保奏,於是將眾老臣俱斬殺。馬武去大鬧宮廷,劉秀閉宮不出,氣憤之下,馬武用金磚擊頭而亡。劉秀悔恨之下斬殺郭妃,往太廟祭奠忠魂,在太廟劉秀見眾臣冤魂向他索命,驚恐萬分,見馬武冤魂持金磚打他,驚懼之下摔跌身亡。

讀者明白了這兩個劇情後,現在我們可以根據歷史事實,做進一步分析。據我前面介紹的歷史記載的劉秀真實情況,這戲裡,簡直是將他誣蔑成一個昏君。看來劉秀是做了冤大頭。為什麼說冤枉了劉秀?一個是他根本不喜歡喝酒,戲中偏偏說他是因為醉酒殺眾臣。其二,在中國歷史上確實有皇帝登基後,為獨攬大權,殺功臣之人,此人是明朝的朱元璋。把明朝皇帝的事安在宋朝皇帝身上,豈不是移花接木,張冠李戴!當然這也有來源,《打金磚》取材於明朝人謝昭的《東漢通俗演義》,可能當時作者是為暗喻對朱元璋殺戮建國功臣的不滿,為避免文字獄而有意張冠李戴。朱元璋確實是猜忌多疑,殺戮功臣,僅胡惟庸,藍玉這兩案,被株連殺害的就有四萬多人。然而,今人再編歷史劇,就應該去偽存真,不應將錯就錯。其三,真實的姚期,沒有姚剛這個兒子。據《漢書・銚期傳》記載,銚期在劉秀的功臣中排名居中,他有兩個兒子,一個叫銚丹,一個叫銚統,卻沒有姚剛,姚剛是編劇杜撰出來的虛擬人物。而且,《漢書》記載的銚期去世時,銚期的母親還在世,銚期的兩個兒子均被劉秀封侯。其四,劇中的郭太師也不屬實,郭妃真實的父親名叫郭昌,劉秀娶郭聖通為妾時,郭昌早已經去世多年,劉秀都沒有見過他,怎會尊他為太師?更何況劇中演銚期之子打死郭榮,豈不更是離譜的欺人之談。其五,劇中有的戲詞也不符合歷史事實,如鄧禹說的「凌煙閣排名」,其實凌煙閣功臣排名是唐太宗時的事,東漢劉秀時的功臣排名是「雲台二十八將」。再說了,劉秀駕崩,並非因馬武冤魂所逼,屬於正常死亡。所以綜上所述,《打金磚》一戲給劉秀安上殺戮功臣之名,實乃千古奇冤。

當然,《漢宮驚魂》這齣戲,對於外行看熱鬧,還是有可取之處的,此劇將傳統劇目《銚期》,《上天台》的精彩唱腔和翻騰技巧都繼承下來了,更難能可貴的是現在在京劇舞台上少見的「吊毛」,「搶背」,「甩髮」,「殭屍」等高難度技藝,在此劇中都有繼承。

在此文快要結束時,我又看了一遍此文,覺得前面說此劇編者可能是有意糊弄不懂歷史的觀眾,此言說的過重了。細想起來,在中共體制下的國人,哪個沒有受中共洗腦?中共掌權以來,念念不忘階級鬥爭,將他們不滿意的人,不是打擊陷害,就是給人帶上地,富,反,壞,右的帽子,定為階級敵人,竭力歪曲事實,打擊陷害,甚至於無中生有,造謠撥弄是非,這就是黨文化。所以編劇人也許出於想弘揚傳統文化之意,將《打金磚》改為《漢宮驚魂》。兩劇比較起來,確實有改進,將《打金磚》中的鬼魂,改成了被鄧禹用計救下來的活人。戲的結局也是一場驚夢醒來,君臣均在,皆大歡喜。豈不知,黨文化的影響,使編者不自覺地擺脫不了階級鬥爭的緊箍咒,既然毛澤東已經把一切帝王將相都定為敵人,那麼編劇對劉秀的醜化,對歷史真相是什麼,也就不當回事了。所以應當說,這是編者始料不及的結果。朱秉謙應不會忘記,其師父馬連良就是在中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中,喪命於階級鬥爭理論的。

最後,附帶說一個字,前面我提到《漢書》記載的《銚期傳》,讀者可能發現,劇情介紹裡寫的是姚期。「銚」是本字,古時為一種兵器名,也作姓氏。而後來流傳中,將此字通俗化了,變成了「姚」字。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