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又一經濟大危機引爆 中國將步其後塵(圖)

2018-09-24 07:37 桌面版 简体 16
    小字

作為中國一衣帶水的鄰邦,又是東亞地區非常重要的經濟體,日本的經濟發展向來都是中國人關注的焦點,最近一段時間,日本開始推行終身不退休社會,這個消息一出,立馬引發了大家的熱議,而最近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低慾望社會》一書也已經上市,我們就結合大前研一的觀點,認真來分析一下,日本是如何被自己的老齡化所拖垮的?其中一些經濟狀態在中國也逐步顯現,中國將步日本後塵也並不是杞人憂天。
日本是東亞地區非常重要的經濟體。(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8年9月24日訊】作為中國一衣帶水的鄰邦,又是東亞地區非常重要的經濟體,日本經濟發展向來都是中國人關注的焦點,最近一段時間,日本開始推行終身不退休社會,這個消息一出,立馬引發了大家的熱議,而最近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的《低慾望社會》一書也已經上市,我們就結合大前研一的觀點,認真來分析一下,日本是如何被自己的老齡化所拖垮的?其中一些經濟狀態在中國也逐步顯現,中國將步日本後塵也並不是杞人憂天。

一、日本要推終身不退休社會?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日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採訪時表示,「將討論把繼續僱用的年齡提高至65歲以上」,以打造不論到多大年紀、只要有意願就能參加工作的「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並以終身不退休、終身活躍的社會作為前提,推進醫療和養老金等涉及社會保障制度整體的改革。

日本現行《高年齡者僱用安定法》規定,對於有工作意願的人,原則上把65歲定為「繼續僱用年齡」。日本政府計畫修改該法律,逐步把年齡上限提高至70歲。首先將把維持僱用員工至70歲定為企業的「努力目標」。自2019年度起,政府還將對積極僱用老年人的企業提供支援。在此基礎上,2019年以後將討論修改《高年齡者僱用安定法》,允許工作到70歲。

事實上,安倍上臺後的2013年就推動國會通過了《高年齡者雇佣安定法》,該法要求企業原則上將員工雇佣到65歲,並作為企業的一種義務規定下來。日本各大企業隨後開始改革人事制度,規定到了60歲退休年齡的員工,如果本人願意繼續留下工作,那麼除了不能擔任領導與管理工作之外,工資待遇降為原工資的70%左右。但是該法施行了僅僅5年,日本政府就發現僅延長5年還是解決不了政府社會保障負擔沈重和財政狀況日益惡化嚴峻問題。

而日本著名管理學家大前研一在其著作《低慾望社會》一書中就曾經反覆強調,日本經濟持續低迷的原因就是國民對老年生活和未來感到的不安。在日本經濟泡沫破裂前的1989年,當時日本國民的個人金融資產是1000萬億日元,當日本經濟進入了長期停滯會後,日本的個人金融資產是1700萬億日元,增長了高達了700萬億日元,而且這擁有1700萬億日元的大部分是65歲以上的老人,日本的經濟問題由此而來。

二、日本是怎麼被自己的老齡化拖垮的?

眾所周知,日本是亞洲少數的發達國家之一,藉助美國的援助,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不久就快速發展起來,日本的經濟在上個世紀70、80年代達到了頂峰,在達到了頂峰之後,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期,日本被迫接受了美國的廣場協定,日元開始快速升值,結果導致了日本的經濟泡沫開始出現,在上個世紀90年代之初,日本經濟出現了問題,經濟泡沫被刺破,日本正式進入了「失落的25年「。

從那個時代之後,日本人口的老齡化問題也開始快速出現,在日本年輕人群體當中開始出現了「儘可能不負債」的心理。根據大前研一的研究,這是因為日本人開始對未來和自己的老年生活感到不安。日本人在30歲左右就開始存錢,即使存到的存款已經足夠買車買房,他們會是要將一部分錢用於儲蓄,以備自己的老年生活。

在日本由於大量的人口進入老年化,導致了日本老人普遍將每個月匯入年金賬戶裡的三成甚至更多地資金用於儲蓄,自己卻過著簡樸的生活,幾乎不花錢。這種現象導致的結果是,等到臨終時,日本老年人平均每人擁有3500萬日元的金融資產(約合215萬元人民幣)。

其實,老年人消費水平的下降這幾乎已經成為全球經濟的一個共性問題,由於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根據世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研究數據顯示,目前,日本的出生率是歷史上最低的,只有1.4%,維持人口可持續發展的比例是一位女性生育2.1個孩子。日本勞動力的短缺程度是非常嚴重的。許多公司已經開始削減他們在服務和餐飲方面的支出,但是這仍然無法覆蓋日本老齡化人口的開支。世界經合組織預測如果日本人口的出生率不能得到提升,日本的人口總量將會從目前的1.28億左右下降至2050年的9800萬。如果這種預期真的出現,那麼日本65歲以上的人口數量佔總人口的比例將會從目前的26%左右上升至45%。

根據大前研一的研究,由於日本的老齡化比重太大,導致了大量的勞動力短缺,日本的養老體系出現了嚴重的問題,國家難以提供妥善的服務和護理,只能依賴於居家養老,然而由於年輕人人數更少,日本老年人只能夠不停地存錢,通過老年人彌留之際還攥在手中的3500萬日元,讓其成為了一種用來讓子女履行贍養義務的「牽制力「。

與此同時,由於老年人人數的快速增加,日本父母對老年生活的不安感進一步奪走了社會創新的活力。日本的父母們對子女的職業考慮往往帶有自己的私心,大前研一的研究表明,他們希望女孩從事護理行業,男孩成為公務員,如果女兒是護士的話,那麼就可以在父母年長的時候照顧自己,若兒子是公務員,每天都會定點回家,也不用擔心經濟不景氣時的失業,而且退休後還能夠拿到穩定的年金,既有時間也有錢,這樣就能好好地贍養他們的父母了。

大前研一不禁感嘆:被這樣父母養大的孩子,他們會認為平平淡淡過一生就好了,所以不要指望這些孩子能夠突然有一天變成擁有遠大抱負的有志青年,這已經成為了日本的悲劇。把贍養老人的責任交給子女,不僅束縛了老年人自在地花錢,同時也扼殺了子女們其他的可能性,如果這種不安感不去消除的話,那麼下一代人還會重複他們上一代的事情,這種聯繫就像複合污染一樣,會導致日本國力極速衰退。

如今,安倍再推出的終身不退休社會,其實是把這種惡性循環進一步加深,讓老年人的不安感不斷升級,最終極有可能這種經濟思維方式就會成為拖垮日本經濟的重要根源。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