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民幣入籃一週年 同樣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圖)

2017-10-03 08:29 作者:唐新元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簡單來說,人民幣要走國際化道路,必須解決三個大問題:國際儲備、國際支付和國際結算。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統計,截至今年6月份,人民幣是全球第六大支付貨幣,但佔比只有1.9%。可見各個國家更多的還是使用美元等貨幣進行結算支付。
中共寄希望於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獲得國際聲望和地位。(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7年10月3日訊】標題部分來自於「還是原來的配方,還是熟悉的味道」這句廣告語,加多寳涼茶(原王老吉涼茶)以一句「怕上火,喝王老吉」的廣告語,讓王老吉火遍全中國,但由於品牌之爭,原王老吉涼茶不得不更名為加多寳涼茶,最後以新的廣告語為品牌造勢。

新廣告語逐漸被人們熟知,並在各大衛視頻頻曝光。在中國網路中也流行起來,多見媒體引用來比喻某種事物以新面目出現,當還是原來的那一套。並逐漸延伸出貶義,和中國老話「換湯不換藥」有異曲同工之處。這裡指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後已經滿一週年,但從各方面來看,還是「同樣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正式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成為繼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之後第五種「入籃」貨幣。

IMF的特別提款權(SDR)在1969年創立,彼時,每一單位被定為0.888671克純金的價格,即等值於當時1美元。1976年,各國開始採用浮動匯率,SDR與黃金脫鉤,演變成為儲備資產和記賬單位。簡單地說就是能進入SDR貨幣籃子的貨幣,都是國際社會接受並且願意使用的幣種,就如同黃金一樣,所以也被人們稱為「紙黃金」。

當IMF決定將人民幣納入貨幣籃子之後,曾擔任IMF亞太部中國處處長的康奈爾大學經濟學教授普拉薩德(Eswar Prasad)認為,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意義。他表示,人民幣在成為重要儲備貨幣之前還需要進行大量改革,重要的是中國是否會開放資本市場,匯率能否由市場定價,最重要的在於有沒有好的以人民幣定價的資產提供給海外投資者。

簡單來說,人民幣要走國際化道路,必須解決三個大問題:國際儲備、國際支付和國際結算。據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統計,截至今年6月份,人民幣是全球第六大支付貨幣,但佔比只有1.9%。可見各個國家更多的還是使用美元等貨幣進行結算支付。

一個國家的貨幣能否被其他國家廣泛接納是有通用準則的,例如,金融體系、政治體制、強勁的經濟發展趨勢、開放的金融和經濟市場等。可是一年來,人民幣匯率被中國央行操縱的顛三倒四,要麼猛然拉升要麼驟然下跌。僅舉一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從9月11日開始的8個交易日內,驟然下跌逾1,200點。而此前,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曾創下連續11天上漲,累計上漲逾2,000個基點的記錄。真的是彈性十足,讓資本市場大跌眼鏡。

近年來中國經濟下滑,GDP增長率不斷下降。人民幣面臨巨大的貶值壓力,資金大量流出使人民幣的國際聲望降低。而中共支撐國企及干預經濟的行為,也拖累了中國在國際市場的形象。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提出人民幣國際化,寄希望於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獲得國際聲望和地位。

10月2日,中共黨報《人民日報》發文盛讚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是有利於中國對外貿易和投資。並聲稱「如果美國和歐元區投資者都來換人民幣,無疑可以縮小人民幣的貶值空間,同時能夠提高人民幣的國際持有率,從而提高人民幣的國際地位。」

黨報如此發文看起來真是可笑,人民幣到底什麼樣,值不值得國際投資者持有,黨報你心裏沒點數嗎?在匯率被操縱、在資本被管制的情況下,何談對外貿易和投資。中共對外宣傳的天花亂墜,但那是換湯不換藥,還是同樣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