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委內瑞拉如何開啟了「麵包戰爭」?(圖)

2017-03-25 09:0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2017年3月25日訊】從2013年以後,委內瑞拉一直在水深火熱中。政府最近出臺了一個新政策,要麵包不要蛋糕。馬杜羅總統的政府威脅將發動一場新的「麵包戰爭」,接管首都加拉加斯的麵包坊。他本週派出督察員和士兵,入駐首都的700多家麵包房,以強制執行一條新規定:要求90%的小麥被用來製作麵包,而不是價格更貴的糕點和蛋糕。

委內瑞拉軍人在麵包店站崗防止民眾搶劫
委內瑞拉軍人在麵包店站崗防止民眾搶劫(網路圖片)

委內瑞拉士兵終於有了新的用武之地。

為什麼這個國家會跌入了這樣的境地?如果說這是因為委內瑞拉是個主要的產油國,是不成立的。世界上的產油國很多,沒一家落入今天委內瑞拉的境地。要說自然條件差,西歐的很多國家還不如委內瑞拉,委內瑞拉的馬拉開波湖既產石油,也是天然的浴場,而四周更是天然的牧場,是發展農牧漁業的好地方,可它卻發生嚴重的食品短缺。造成今天的慘狀,委內瑞拉不能埋怨自然條件,不能埋怨以石油開採為主要產業。

抗日戰爭和國共內戰時期,南京國民政府時期的農業拋荒面積、輕重工業產量下滑幅度,基本都在四成以上(《如松看貨幣之道》),也不能埋怨自然條件。

阿根廷是地大物博的國家,如果說上帝最眷顧的是美國(指的是自然條件),那麼,也相當眷顧阿根廷和巴西,他們有廣闊的牧場和一望無際的草原,被譽為是世界的肉庫!可惜,本世紀初,阿根廷爆發債務危機的時候,一樣鬧起了糧荒。

自然災害是客觀原因,但同樣的自然災害,造成的影響可以截然不同,西歐、美日中有些國家同樣自然條件惡劣,但基本沒有因自然災害對社會帶來的傷害。所以,最關鍵的還是主觀因素:人文!

無論任何國家強調氣候帶來的災害,本身就是藉口。

但氣候可以加重災害。

之前說過一個原理,從長期的角度來看,任何商品價格,都不能跑贏真實的通貨膨脹。根源在於貨幣推動的成本上漲(通脹)是剛性的,而商品價格則受到供需關係的制約。一旦被成本上漲和售價擠壓到嚴重的狀態時,工農業生產都將遭遇嚴重的打擊。

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如今部分國家的通貨膨脹數字,參考意義很低。因為這些數字是政府自己發布的,經過了美化,比如,不斷調整通脹籃子中的商品種類和各種商品所佔的權重,就是美化的方式;如果再讓數字專家們美化一下,就徹底喪失了意義。之所以他們不斷地美化這些數字,源於要實現利益,這個利益就是:當通脹低的時候,可以多發一點鈔票,多實現一點鑄幣稅

央行、通脹數字的發布部門、政府財政原本就是一家,這是南美很多國家的現實,都具備通過認為壓低通脹數字掠取鑄幣稅的動力,所以,他們的貨幣注定是沒有信用的。

可是,有些國家的通脹數字,政府不能發布,央行也不能發布,而必須由第三方的中立機構來發布。他們之間就沒有利益關係,即便央行多印一點鈔票,所實現的鑄幣稅也進不到數據發布者的兜裡。基於通脹的數字可以由不同的第三方機構來發布,他們之間互相競爭,最終,採樣最合理、權重計算最精確的機構所發布的數字,就會被金融機構和市場採用,發布這樣數字的機構就佔有更高的市場佔有率,實現更高的盈利(這本身就是一個產業)。最終,逼迫每家通脹數字發布者都需要不斷改進籃子中的商品種類,精確計算每種商品所佔的權重,準確地反應真實的通脹水平。所以,這些國家的通脹數字是有意義的。

不同的國家中,同樣都是通脹的數字,意義差距很大。

對於由政府發布通脹數字的國家,就會帶來一個嚴重的問題,他們的真實通脹率永遠是低估的,甚至低估的很離譜,目的當然是為了多印鈔票,多收點鑄幣稅。

現在,假設有一個農民種地,種地是需要成本的。產品的價格是不能隨意提高的,因為受到需求(購買力)的抑制,價格越高需求越低(購買力越弱,通脹越高購買力也越弱)。在經濟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價格還要受到進口農產品的壓制,否則你的農產品就會賣不出去。

但是,農民的成本是受到通脹剛性推動的,在一些國家中,各種壟斷價格到處都是,一種是國家控制的價格,一種是佔有壟斷地位的企業控制的價格,當然央行也在通過超發貨幣推動成本,土地成本更不用說,等等,但本質都一樣,都是為了鑄幣稅和財政。這些都是非常強勢的部門,形成成本的剛性上漲。而當商品出售價格不能隨意上漲、銷量也受到制約(需求受價格制約)的時候,農民就破產了。

假借壓低通脹數字,印刷的鈔票越多,對農業擠壓越嚴重(成本越高、需求也越弱)。所以,真實的通脹數字是一國的經濟基礎。

工業企業也是一樣的原理。當通脹發展的更快的時候,還會形成另外一種災難。今年,農民購買了原料,付出了成本,生產了1000斤糧食,出售之後得到現金。到了第二年,需要繼續投入,結果發現他去年出售商品所得的現金,無法購買生產1000斤糧食所需要的原材料(種子化肥農藥灌溉,等等),他怎麼辦?就只能縮小種植面積,拋荒開始了。

如果通脹發展的不夠這麼快速,不會導致收入無法覆蓋支出,但通脹也會侵蝕農民的利潤,讓農民喪失種植的積極性。工業企業也一樣。所以,雖然阿根廷是世界著名的肉庫,委內瑞拉的馬拉開波湖四周有天然的牧場,但只要這些國家濫印鈔票,都阻擋不了災難的發生。

有些國家,很聰明,將多印的鈔票趕進資產價格領域,以為就可以掩蓋通脹。可是,資產價格上漲,原材料、土地、人工等生產要素的價格隨著資產價格的上漲而一樣上漲,並不能改變對工農業擠壓的態勢。

可以掩蓋通脹的真實數字,但不能掩蓋真實通脹對工農業的損害。

太聰明就等於太傻。

這就是委內瑞拉。自從本世紀初,通脹就很高(雖然免不了美化數字),為了讓不斷超發的貨幣有個去處,就不斷地造房子,以為可以掩蓋超發貨幣的副作用。結果,在真實通脹的擠壓之下,工農業一樣全面萎縮,就有了今天的麵包戰爭。原油產業的生存狀況之所以好一些,就因為原油是用美元標價,需求也主要在境外。

委內瑞拉的瘟神就是不斷濫發的玻利瓦爾。所以,只要濫發貨幣,結局就在那裡,氣候災害也會自動找上門來。所以,前任總統查韋斯的功過自有評說。

到此,大家也就知道,為何一些國家的歷史上會不斷爆發麵包戰爭?因為貨幣沒有信用——因為社會沒信用——因為上一個階層需要不斷向社會掠取鑄幣稅。和自然條件、地理條件沒多少關係,他們只能加重災害的影響。

或許有人問,什麼時候是節點?就是被迫削減進口的時候。當然,需要賦予一個美妙的詞彙,比如「某某某改革」。

現在,比較擔心的是一件事,3月20日中國大交所玉米連續的收盤價是1683元人民幣每噸,相當於0.85元每斤。有關資料說,天朝的玉米生產成本在每斤1元以。去年四季度以來,拜各種改革所賜,基礎原材料價格已經大幅上漲(這就是通脹,也就是貨幣推動的價格上漲)。相應地,化肥、農藥、種子、水費都將面臨很大的漲價壓力,成本繼續被推高,農民會不會大規模拋荒?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另一方面,國際價格讓農產品價格遭到壓制。2014年,美國玉米的生產成本為160美元/噸,巴西為197美元/噸,而中國比美國高一倍多,為347美元/噸。如果農民隨意提價,將被國際玉米淹死,自己的玉米只能自己吃,無法出售。

通脹導致農戶拋荒,限制了產量。

同時,在前期說過,今年很可能沒有春天,是否有夏天?不知道,只是比較擔憂而已。一旦這種惡劣的氣候發生,那些未拋荒的農戶,無論已經種植的是小麥、玉米還是水稻,收成都將遭受嚴重的打擊,氣候災害繼續限制產量。

所以,需要強烈地呼籲管理者,不能再搞通脹型經濟政策,這將讓農業和工業喪失生存的基礎。農業拋荒、競爭力減弱,就只能提高對進口的依存度;而工業的競爭力削弱之後又會進一步降低進口能力,如果一旦再遭遇自然災害,吃什麼?

責任編輯: 靖曄 校對:文龍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