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道!《孝經》揭示的為官之道(圖)

2016-11-30 12:00 作者:敬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孝順父母,維護仁義理智信等人道,是古今不變的正理。(圖片來源:Pixabay)

孝經》是儒家《十三經》之一,它集中闡發了儒家倫理思想中的孝道,歷來是帝王治理國家,臣民保爵修身的必學經典。

傳統美德孝順

「孝」在儒家思想體系中佔有至關重要的地位,孔子認為「孝」是上天所定的規範,「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人之行也。」是「諸德之本,教之所由生也。」「孝」也歷來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它不僅僅是對父母養育之恩的回報,同時也是對父母教化的遵循,如果再延伸推廣,敬天、忠君、孝親、尊師其實也都在「孝」的內涵中,所以聖朝的國君用孝道治理國家,臣民用孝道事君立身,「孝悌之至」就能夠「通於神明,光於四海,無所不通」。

《孝經》開宗明義章曰:「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立身行道,揚名於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夫孝,始於事親,中於事君,終於立身。」在正統的中華文化中,孝順父母只是孝道的開始,根本上還是讓人有感恩之心,通過體悟天經地義,秉承父志師教,成器成人後擔當份內的社會責任與使命,建功立業,美名揚於後世,父母祖宗都得以光耀,最終達到自我人格的完善,道德境界的提升,這是孝道的完美詮釋。

在古代,諸侯、眾卿與士大夫是擁有較高地位的階層,他們或者是國家的肱骨重臣,治理一方百姓;或者是社會賢達,有知有識,名滿天下,代表社會精英,因而所承負的責任也重大,理應成為遵行孝道的表率,《孝經》所闡述的諸侯與卿大夫的孝道,其實也包含士官階層常保富貴爵祿的為臣為官之道。

《孝經》包含為官之道

《孝經》諸侯篇中講,諸侯應該像《詩經・小雅・小曼》篇所言,「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時時警戒謹慎,「在上不驕」,「制節謹度」。在上而能不驕,謙遜守禮,就不會有傾覆的危險。財富充裕而不奢靡,就能夠長久地守住自己的財富。長為社稷之主,而人自和平也,蓋諸侯之孝也。卿大夫是國家的棟樑,如果他們能夠遵守禮法,「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言行皆遵法道,像《詩經・大雅・烝民》所云,日夜不惰,敬事其君也,則能守其宗廟,蓋卿大夫之孝。

有道的君子居上位者,人尊其為「大人」,所以越處高位越要加強自身的修養,奉行君子之道,以君子之風德化百姓,才能不負眾望。大人者,「與天地合其德,與日月合其明,與四時合其序,與鬼神合其吉凶。」因為言行合乎道義,有盛德和趨吉避兇的智慧,為官一任,才能造福一方百姓,積累無量功德,人們歌頌、尊敬他,上下和樂,自然爵位穩固,能保社稷宗廟,是為真孝也。反之,在其位不謀其政,驕橫奢靡,悖逆天道,危害的是眾多百姓,其罪孽也必然深重。既違天意,又負民心,爵祿宗廟不保,祖宗為之蒙羞,乃大不孝也。

孝以仁義為宗旨

為臣為官,孝親、忠君直至立身,皆需遵循道義。所以忠孝並不是一味順從,《孝經》中說:「昔者天子有爭臣七人,雖無道,不失其天下;諸侯有爭臣五人,雖無道,不失其國;大夫有爭臣三人,雖無道,不失其家;士有爭友,則身不離於令名;父有爭子,則身不陷於不義。故當不義,則子不可以不爭於父,臣不可以不爭於君。」所謂「以道事君,不可則止。」

用道義來侍奉君王,勸諫不通就辭官不做,絕不助紂為虐。為君為親者,思想、行為難免會有偏差,為臣子的責任就是提醒、勸諫,使之有所醒悟,從而回到正確的軌道上來。忠孝仁義,以仁義為核心。教孝以育仁,教忠以全義。沒有仁義這個本源,則孝為私情,忠為愚忠,皆不可取。所以孝終於立身,以道義為旨歸。

例如許衡在元朝做官,始終堅持「不仕不義」的原則。在二十七年的仕途中,他剛直不阿,不附權勢,「不為利回」,「不為權屈」,被時人譽為元代「魏徵」。他多次應詔入朝做官,又多次因當權者「不義」而辭歸故里,躬耕農桑。如至元七年(1270年),許衡晉升中書左丞,當時,中書平章政事阿合馬在朝擅權,想安排其子忽辛為樞密院僉事,掌管兵權。滿朝文武啞然不語,「多阿之」,唯有許衡執意反對。由於阿合馬擅權,而許衡又得不到忽必烈的有力支持,他「謝病請解機務」,不以榮貴為心,一生進退出處都以「仁義」為準則,權勢不能使之屈服,富貴不能令其折腰,為後世所頌揚。

古代偉人 承傳天理人道

由此可見,儒家提倡的孝道,除了要對父母長輩敬重、孝養和忠貞外,更重要的是謹記他們傳承下來的天理人道,修身養德,兼濟天下,盡職盡責,堂堂正正立身於天地間,對自己、對百姓、對君王負責,俯仰無愧,漢之張良、蘇武、諸葛亮,隋唐之房玄齡、杜如晦、魏徵,宋之趙普、呂端、包拯、范仲淹、司馬光、岳飛、辛棄疾、文天祥,明代劉基、宋濂、于謙、海瑞、戚繼光、袁崇煥、史可法,清之於成龍、林則徐、曾國藩,賢相良吏燦若群星,不勝枚舉。

中華民族的文化道統能夠綿延不絕,神州大地歷五千年始終能夠成為廣土眾民的統一國家,以孔子等古聖先賢為發端的士階層和無數良臣,實在是起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而那些榮耀顯貴但卻違背仁義道德之人,如李林甫、嚴嵩、秦檜等歷代奸臣,雖然當時權傾一時,風光無限,留下的卻是萬古罵名,他們最後給父母、家族帶來的都是恥辱和禍殃。

古今價值更移 維護孝道為正途

如今的社會結構、價值觀念已與古時大不相同。儒家所極力推崇的「忠孝」精神被中共誣蔑為「愚忠」和「封建」,人性被扭曲消滅代之以黨性,黨對國人的要求是孝黨不孝親,至高無上的天道、神明統統被否定,黨搖身一變成為真理的化身,將一切聖人、神明取而代之,必須絕對服從。

古人慎終追遠,認為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祭祀神明、祖先是國家和宗族最重大神聖的事情,也是孝的表現,然而在中共這裏,社稷、宗廟被作為四舊砸掉,挖人祖墳、挫骨揚灰也是常事。至於在階級鬥爭為綱的狂熱政治運動中,與反革命父母劃清界限、夫妻反目、手足相殘、朋友互相揭發更是比比皆是,哪裏還有半點孝悌可言。

其實,人們唯有返回到善良純真的本性,重新走回到人類的正統文化和理念中,躬行真正的孝道,才能夠為自己、親人、家族乃至祖先帶來福分與榮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