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顏昌海:直面中國人的隱性殺手

2014-05-12 17:50 作者:顏昌海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12日訊】據媒體報導,全國人大近日正式通過了《環境保護法修訂案(草案)》。很多民眾對此更關心的是:這個《草案》對中國民眾的生活環境改善會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如果因污染而威脅到民眾的基本生活,那中國民眾的生存權是不是受到保護?因為媒體最近綜合報導,中國幾個城市都發生了大面積飲用水被污染事件,如蘭州、武漢等。一些文章還對中國城市飲用水標準和國外的進行了對比,發現按照國外的標準,中國很多城市的飲用水其實只符合「沖馬桶」的標準。有文章指,飲用水是人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由於中國不斷髮生水污染事件,使中國民眾對環境污染給民眾帶來的危害更加敏感和關注。

據媒體報導說,保護法修訂草案拖了幾年才通過。環境保護這個詞,或者是「環境保護法」立法,在中國儘管經歷了文化大革命,但在世界上起步並不晚。中國在環境保護立法的數量和立法的時間上,在世界上處於相當領先的地步,並不是說中國的環保立法起步很晚,中國的環境法跟不上。實際情況正好是相反。

在世界上,環保運動起源於二十世紀六十年代。當時主要有一本書叫《寂靜的森林》,裡面就講了農藥大量的使用,森林裡的鳥、蟲都死光了。沒有任何生命。所以引起了人們對環境問題的保護。需要強調的是,這本書裡寫的是森林裡的動物的死亡,主角並不是人,而是森林裡的動物。這本書帶來人們思維上的變革,即地球上的環境,並不是屬於人類所獨有的,而是人類和任何生物、植物所共有的生存空間。所以,中國的《環境保護法》第一章第二條就寫:本法所稱環境是指,影響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各種天然和經過人類改造的自然因素的總體,包括大氣、水、海洋,土地,礦場,森林、草原,野生生物,自然遺蹟,人類遺蹟,人文遺蹟,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城市和鄉村等。所謂環境保護,就是指影響人類生存和發展的各種天然的,和經過人工改造的自然因素的總體。

在瑞士的環境保護法裡,說這個法應該保護人類,動物,植物以及它們生活的集體和生活的空間,來防止有害的或者增加壓力的影響,以及保護自然的生存的基本條件。特別是包括了生態的多樣性和土地的肥沃以及長期的保護。這個環境是指人類、動物,生物以及他們生活的集體的生活環境。而中國環境法的引用只指是人類,認為人類是環境的主體。這兩個概念的重要區別,是西方並不僅僅只關心人類,將動物、植物處於一個平等的地位上。如果在環境保護或者生態保護的領域裡,若一直認為人類是主宰的話,那麼出發點就是錯的。因為人類和其它的在地球上生存的動物群體是相依相存的。當動物和植物都死光的時候,人類也就死了。破壞了動物和植物生存的環境,也就破壞了人類自身生存的環境。所以說,中國的《環境保護法》並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環境保護法,概念最陳舊。

中國對環境保護的定義和西方其它國家不同,就是堅持人是地球的主宰。把人的利益擺在第一位,那麼官員為了經濟發展,為了錢,為了GDP,什麼都能幹,其結果就是人定勝天和無法無天。

據官媒報導,由於多年的地下水超採,華北平原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漏斗區」。其中最大的一個漏斗面積達8800多平方公里,而這個面積,大約是北京市市區面積的12倍。專家將一些地方靠超採地下水度日的情況形容為「爺爺喝孫子的水」。對此狀態,有網民認為,貪婪、無度,資源的嚴重浪費和過度使用遲早會有報應的。長年跟蹤觀測地質災害的河北省地礦局第三水文工程地質大隊副總工程師、地質環境監測站站長寇秋煥介紹,從2006至2010年,河北省衡水市共發生10起比較大的地裂縫,最長的是武邑至阜城縣的一條地裂縫,長8公里。用環境去換取經濟發展,最終還是得不償失!

寇秋煥介紹,這些地裂縫形成的主要因素是衡水市超量開採深層地下水,導致地面沉降,地下水過量超採,深層地下水位下降,沒有有效補給,就會形成地下漏鬥,也就是說地下水位在海平面以下。1970年代初期漏斗僅限於冀州、棗強、桃城區一帶,俗稱冀棗衡漏鬥。現在冀棗衡漏斗面積已經連片擴大,形成華北平原一個大的漏斗區,8800多平方公里。現在漏斗已經不是封閉的漏斗了,已經是和德州、滄州、邢臺的漏斗連成一塊兒了,形成一個大的複合型的漏斗了。

資料顯示,目前河北省共有地下水漏斗區25個,其中漏斗面積超過1000平方千米的7個,地下漏斗改變的不僅僅是地形地貌,更改變著地下漏斗區人們的生活。在冀東水稻主產區昌黎縣,村民孫立軍告訴記者,因為沒有水,家裡已經不種水稻了。孫立軍說:「叔過去都是種水稻,那時候地下水位比較淺,打個眼就有井。但是水位越來越低了。每年種莊稼,買的水泵功率就得越來越大了,水流一年比一年小,有時候甚至沒水。而且有的地方光用水泵還打不出水來,還得找,水肯定是越來越少了。」北省衡水水文水資源勘測局教授級高級工程師尹俊嶺告訴記者,作為資源型缺水省份,河北省境內還沒有大的江河。為了滿足工農業以及居民生活用水,從1980年代起,河北開始超採地下水,年均超採50多億方,已累計超採1500億方,面積達6.7萬平方公里,超採量和超採區面積均為全國的1/3。尹俊嶺說:「活用水井差不多打四百多米,故城部分井得打六七百米。再往下打基本都到地熱層了,那水就不能吃了。」

與河北相比,北京的情況也並不樂觀。按照北京市資料顯示,北京十年來的人均水資源量僅僅只有107立方米,剛剛夠極度缺水線的五分之一。在去年8月,北京曾經在一月之內四次刷新用水最高記錄,峰值用水量接近一個半昆明湖的全部水量。因為用水量的持續攀升,北京早在2003年就先後啟動四個應急水源地。2003年正式啟用的懷柔應急水源地是北京第一個被啟用的應急水源地。京密引水管理處備用水源管理所所長任宇介紹,最初啟用時,應急水源地下水位埋深在16米左右,但現在每供水一天,地下水位就下降5至10公分。中國環境科學院研究員趙章元認為:那不是各地經常會有報導說會有陷坑出現,這就是地下漏斗已經出現,整個華北地區是有5萬多平方的漏鬥,當然更主要的是水量越來越少,大興那邊我們調查都有打到300米的了都打不上水。

到處建設的高爾夫球場都是抽地下水,沒有人管,中國就是這樣,腐敗啊。先把高爾夫球場變成森林,看看北京市周圍多少高爾夫球場,北京可是嚴重缺水城市。老百姓都快喝不上水了。

對此狀態,有網民認為,貪婪,無度,資源的嚴重浪費和過度使用遲早會有報應的。世界最嚴重的霧霾像一個大黑帽扣在那裡,世界上最大漏斗接著那裡,那還是人活的地方嗎?簡直是人間地獄還差不多。嚴重惡劣的現實還不能敲響警鐘,那只有等待大自然的懲罰了!……

現在,中國的地表水中含有68種抗生素,且濃度較高,另外還有90種非抗生素類的醫藥成分被檢出,而且總體濃度遠高於工業發達國家。對此現象,有民間環保人士指出,現在污染關乎的已不是我們下一代人強壯不強壯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住下一代的問題。

據瞭解,藥物和個人護理品包括各種處方藥、非處方藥和化妝品等,典型的非處方藥包括抗生素、消炎藥、鎮靜劑,其中一些抗生素在珠江、黃浦江等地的檢出頻率高達100%,有些抗生素檢出的濃度高達每升幾百奈克,工業發達的國家則小於20奈克。

據悉,該項研究由華東理工大學丶同濟大學和清華大學的研究機構共同完成。

全球綠色英雄獎得主、浙江環保人士陳法慶認為,現在中國的水污染是比較嚴重的,大部分的水都被污染,污染的水中有抗生素、化學物品,對人體的危害是很大的,使人得各種各樣的癌症。為了經濟收入比較高,在飼料裡面放一些抗生素,魚會長的快一點,但這類抗生素來源的比例是比較少的,導致水污染的這些抗生素主要來源,是化學污染企業的排放。

中國是世界上濫用抗生素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中國藥物產量的70%是抗生素,這個比例在西方國家只有30%。在中國,水環境中的藥物和個人護理品的來源尚存爭議。根據此前的研究,研究者曾分別視污水處理廠、畜牧養殖的廢水排放、製藥廠和醫院、農業耕地為主要污染來源。對此,江蘇宜興的環保人士吳立紅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政府幾十年來大搞工業化,導致了中國水資源、大氣、土壤均遭到嚴重污染,且環保法猶如白紙一張,只會導致水污染情況更加惡化。

不光是抗生素,重金屬這一類的致癌、致病變的東西都對我們有危害。生產抗生素的企業也將抗生素隨著污水排放出來。而且現在中國不光是霧霾、水污染,土壤更加污染。所以綜合起來,在這種海陸空的災難下水肯定是這樣那樣的超標。關鍵是在腐敗的體制下,不去想辦法把這些根本就處理不好的廠子關掉。因為都在排污,地方政府在保護它,都不去考慮子孫後代,只考慮自己的利益。

人們質疑,出臺這些環保法律,實際上都是欺騙民眾的。

關注水環境的民間環保人士霍岱珊稱,中國正面臨嚴重的水資源危機,地表水中的抗生素、激素難以降解,一旦深入地下水,治理起來需要相當長的時間。現在污染關乎的已不是我們下一代人強壯不強壯的問題,而是能不能保住下一代的問題。對此現象,有網民認為,水源污染會被直接飲用和傳導至種植業,另外動物產品已通過食物鏈讓大家每天都在吃抗生素。

這就是過去十年「GDP唯上」的後果與報應,歷史會給出最終評價的。

一個天上霧,地面河,水中毒,下代如何生存?

環境污染嚴重的地區,水質其實已經成了中國人的隱性殺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