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秘而不宣的中國最新國情數據

2014-05-11 15:10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看中國2014年05月11日訊】一、中國國情最新數據

1.中國人口13.4億,60歲以上1.78億佔13.26%,其中一半無子女空巢,最大問題心靈孤獨。中國3億人失業,2億人口流動,單身1.8億,5800萬農村留守兒童生存狀況堪憂,97%公民不具科學素養。

2.2011年中國進入全民焦慮時期,房價物價飛漲、醫療費用高、養老保險成百姓憂慮之源,中國人年收入全球排名第159位,71%的人生活艱難,65%以上家庭老養小,74%的80後照顧父母力不從心,94.5%的人認為食品沒有安全感。99.6%的人認為純友誼越來越少,75.5%認為鮮有君子之交。

3.中國68.5%居民認為房價高難接受,北上廣深房租瘋漲白領一半工資付房租。北京380多萬空置房,城區郊區共出租房屋240萬套,租賃人口700萬。

4.中國40%女性有出軌行婚外性行為,36至40歲是女性婚外情高峰期,民政統計數據顯示每天五千家庭解體。

5.中國現在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人口密度為135人/平方公里,韓國為470人/平方公里,日本為336人/平方公里,德國為235人/平方公里,英國為245人/平方公里,從人口密度來說,英國、義大利、德國、日本、韓國、朝鮮、印度、巴基斯坦、菲律賓、越南等國都比中國要高。除了上表中的這些大國外,下面這些人口比較少的國家人口密度(人/平方公里)分別為:比利時342,以色列309,荷蘭483,盧森堡亞181,瑞士188。蒙古國(1.73)與內蒙古(20)、海南(216)與臺灣(620)、朝鮮(192)與韓國(496)就是幾個很好的比較,

6.中國資源豐富,有60億畝草原,其中43億畝可利用草原,僅草原面積就超過了印度國土面積。中國人均佔有草原只有0.304公頃,只有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那麼我們看看世界草原分布情況: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資料,全世界有永久性草原面積約34.8億公頃,人均佔有草原0.54公頃。大洋洲草原面積4.13億公頃,人口2700萬;中國草原面積4億公頃,約佔國土總面積的42%,人口13億;美國永久草原2.34億公頃,人口2.98億;蒙古國草原面積1.293億公頃,人口244萬;南美洲草原面積5.16億公頃,人口2.64億;前蘇聯草原面積3.73億公頃,人口不到2.85億(1989年前蘇聯最後一次普查總人口是2.85億,但現在比以前有所減少)。就是說這些地區草原面積20.7億公頃,接近全球草原面積的60%。上面6個地區除去中國後人口共有8.8億人口,但卻佔有全球草原面積的48%,人均草原面積1.9公頃。中國草原面積4億公頃,人均0.304公頃。其他國家人口42.5億,草原面積14.1億公頃,佔全球草原面積的40%,人均0.33公頃。就是說中國人均草原面積比8.8億人少,但是與其他42.5億差不多。

7.中國人均耕地,在全球人口上2千萬的52個國家中,中國排名35位,人均耕地比中國多的34個國家的HDI平均為0.712,人均耕地比中國少的17個國家的HDI平均為0.719。英國、日本、韓國等國的人均耕地都比中國少,農業強國荷蘭人均耕地只有0.057公頃,臺灣的人均耕地面積只有大陸的三分之一左右。中國已有666個縣突破了聯合國糧農組織確定的人均耕地面積0.053公頃的警戒線,但這666個縣大多分布在廣東、浙江等東部發達地區。印度人均耕地是中國的1.36倍,但中國糧食在近年產量最低的2003年也還有4.31億噸(1998年為5.12億噸,2005年為4.84億噸),而印度2003年的糧食產量只有2.49億噸(而中國1980年糧食產量就已達3.21億噸),中國2003年的肉類、禽蛋、水產品、水果產量均大大超過印度。說明人均農用地和人均耕地並不決定一個國家的經濟、社會發展。

有人說中國還有大片沙漠,中國東部江蘇等省人口密度比日本還高。但哪個國家都是良田美地?人均農用地比中國多的前31個國家平均只有36.2%的國土面積可用於農業,後面20個國家平均只有33%可以用於農業。中國沙漠、戈壁、高寒荒漠、石山、冰川和永久積雪等難以利用的土地合計只佔20.5%。

儘管如此,中國土地資源進一步充分合理利用的潛力仍很大,除現有草地、耕地和林地外,估計全國還有約3300萬公頃的宜農荒地、6000多萬公頃的草山草坡和9000多萬公頃的宜林荒山、荒地和疏林地有待開發利用。

換句話說,中國可利用的農業的土地資源遠遠高於世界平均水平,更是高於日本、韓國、越南、朝鮮等亞洲鄰國。比如日本是個多山的國家,山地約佔全國總面積的76%,耕地面積不到國土面積的12%,而中國耕地面積接近國土面積的15%。日本又是個火山眾多的國家,全境有大小火山兩百多座,其中活火山約佔1/3。日本的陸地面積雖然僅佔世界陸地面積的1/400,卻集中了世界上活火山的1/10,故有"火山國"之稱。由於地震頻繁,全國平均每天約有四次地震,被人們稱為「地震國」,不宜修建高層建築。除了東京等大都會高樓大廈林立,其他許多中小城市,街道很窄,大多是兩、三層的房子,居民住房也大多是一家一戶的小型獨立屋。計生委資源恐嚇的謊言破產兩個了。

8.中國政府特別富裕:中國政府的收入至少包括這樣幾部分:一是稅收;二是土地收入;三是社保收入;四是彩票收入;五是國有企業上交的紅利;六是政府的收費和罰款。財政收入僅僅是指稅收以及納入政府預算內管理的土地收入和國企紅利等,若後兩者沒納入預算內管理,也不算財政收入。鄧聿文依此計算出2007年中國政府的實際收入是多少:按直接法計算出的2007年中國政府的收入為10.16萬億元,包括稅收收入47002億元、預算內非稅收入5691億元、土地出讓收入12763.5億元、社保基金收入9656億元、彩票公益金332.5億元、預算外資金收入12331億元、其他收入13824億元。按間接法計算的中國政府的收入是10.28萬億元,按支出法則是10.86萬億元,三者相差都不大。根據計算結果,即使不考慮債務等收入,2007年中國政府收入也超過了10萬億元,比財政部公布的5.1萬億元的財政收入要整整高出一倍。

據國土資源部的統計,由於土地是國有的,2006年全國土地出讓金收入達到7600億元,2007年猛增到近13000億元,2008年雖受金融危機影響,仍維持在9600億元水平。2009年第一季度土地交易雖然清淡,但隨著二季度房價的強力反彈及其瘋狂上漲。

即使在國務院嚴控房價的2010年春,各地也頻頻出現了財大氣粗的大型國企爭奪地皮的「地王」,想來今後各級政府的土地出讓金的收入達到一萬多億元至兩萬億元不成問題。再以政府的各種收費和罰款來說,根據經濟學家周天勇提供的數字,近年來這些收費每年也達到上萬億元規模。因此,中共中央黨校校委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教授基本上可以肯定地說:最近10年來政府的財政收入和非財政收入的比重大概為1︰1。

通過資料和邏輯對比,各位朋友或者會不服氣,你們口口聲聲說中國人不多,那為什麼會有春運現象。這個也是計生委很常用的例子。

好,讓我們看一看南非的例子。南非的人口密度是全世界最低的,但在種族隔離時期,南非官方對黑人勞工實行所謂「有序」流動,規定他們進入城區「只是暫時性的,……他們只是作為找工作的人,而不是作為移居者被允許進入的」。這樣的制度造成大量的「兩棲人」,「戶口」在農村(南非稱之為「黑人家園」),人在外打工,青壯年外出,老人婦孺「留守」鄉下;平時在城裡,過年蜂擁回鄉住幾天,號稱「候鳥」(「流動工人」的英文詞義其實就是「候鳥式工人」)。

這種制度造成的一種最有名的景觀,就是過年前後回鄉又返城的「民工潮」。南非黑人勞工最大的聚集地索韋托有個據說是非洲最大的長途巴士總站,聖誕節前這裡會出現南非式的「民工回鄉潮」。這個和我們的民工潮幾乎是相同性質。正是城鄉,地域的經濟水平相差太遠,所以,在中國,窮苦農民往城市發展是必然。我們農民兄弟在家裡辛苦地耕種四五畝土地一年,最多也是獲利一兩千塊而已。而往發達地區地區打一個月工,省吃儉用,也有千兒八百剩,剛好頂上農村的一年。

因為城市工業化,社會工業化,會吸引從貧困地區來的的農民,如果奮鬥成功了,他們可以買商品房,或者如果福利好的話,可以申請廉租房。在當地安家。在「自由放任」國家,得不到住房福利的窮人可以得到「自由」,自己蓋簡陋的小屋,或者租用「廉租私屋」這兩種就是所謂的平民窟。中國政府和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政府不容許貧民窟。在購買商品房又難以上青天情況下。他們逢年過節時候,他們只好回家。所以並不是中國人喜歡回家過年的傳統和中國人多才造成了春運現象,而是制度原因。民主化後,約翰內斯堡允許黑人貧民入住,不再是「白人的天堂」了。但索韋托也不再是地獄。由於市場競爭向黑人開放,過去普遍貧窮的黑人出現分化,黑人資產階級興起,中產社區與「富黑人」的豪宅也在索韋托出現。同時城市基礎設施明顯改善,電力、供水、通訊、醫療水平都明顯提高,體育場館與學校也大量出現。今日索韋托已經從「隔離」中的純粹貧民區逐步變成貧富混合居住的正常都市區。「索韋托是sowhereto」的說法如今也已有了新意:So,whereto?Soweto,ofcourse!「到哪裡去呢?當然是索韋托!。這個就是民主的力量。(秦暉)如果有一天,我們實現民主了,我們的民工潮也會消失。人口總量和民工潮沒有任何關係。

二、中國人為什麼這麼窮?

先說美國為什麼這麼富裕,美國人口普查局將2009年的貧困線訂為4口之家年收入2.2萬美元(合人民幣至少15萬元),高出國際標準近20倍。何況,這一數字只計入稅前現金收入,沒有計算房屋產權等累積財富,也沒有計入政府補貼的食品券等非現金救濟。

46%的美國窮人家庭實際上擁有自己的房屋,其典型住房一般有三間臥室,一個半衛生間(一個有浴室,一個沒有),一個車庫,一個晒臺。住房擁擠的只佔6%。75%的窮人家庭擁有一輛汽車,其中30%的擁有兩輛汽車。76%的窮人家庭有空調。加上普惠制的社會福利支出相當於美國GDP的9%,宋鄭魯、司馬南、張維迎等犬儒等鼓吹中國模式時,看到美國窮人的窮標準「4口之家年收入2.2萬美元(合人民幣至少15萬元)」。臉蛋是否會變紅?按照美國的窮人標準。中國恐怕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窮人了。

中國人為什麼這麼窮?這個問題是人們一直很想弄明白的事情。

最近,中國獨立學者劉植榮發表一篇《世界工資研究》,在中國各大網站和博客空間被瘋狂轉載;也許能對這個問題有所回答。劉植榮曾任世界銀行和非洲銀行投資項目協調員,發表關於教育、房價、物業稅、工資制度、司法公正、語言文化等研究文章引起不少媒體和讀者的關注。

劉植榮用翔實的資料和圖表比較了全世界的工資水準和社會保障情況,並得出結論說:中國的最低年收入不到世界平均水準的15%,全球排名159位,最低工資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同樣為159位,甚至低於32個非洲國家。

劉植榮說,他注意到一些官員到國外考察,回來只講外國公務員工資如何之高、福利如何之好,隻字不提當地百姓的工資是中國的40倍,百姓的福利比公務員多得多。他說,中國官員忙著讓自己的工資與國際接軌,卻把百姓的工資遠遠甩在了後面。

劉植榮表示,「我們追求的不要求是均貧富,而是要求公正,多勞多得,少勞少得,這是公正的。現在出現什麼問題呢,中國大陸很多勞動者,辛勤地勞動,特別是一些農民工勞動者,他們付出的勞動是非常巨大的。但是他們所得到的財富是非常微小的,而且這些資料都是官方的,我引用的也都是官方公布的資料。如果從私下的感覺,恐怕分析結果會更差。中國居民對財富分配的滿意度會更差。」

根據劉植榮的研究發現,中國最低工資是人均GDP的25%,世界平均為58%;中國最低工資是平均工資的21%,世界平均為50%;中國公務員工資是最低工資的6倍,世界平均是2倍;中國國企高管的工資是最低工資的98倍,世界平均為5倍;中國行業工資差高達3000%,世界平均則是70%。他認為,中國工資存在的主要問題是沒有工資制度,特別是國家公務員工資,每次都沒有經過人民的同意便悄悄漲薪。

對此現象,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說,「工資不是自己來定的,《公司法》是有規定的。政府僱員的工資都不應當是自己定的,而是要通過人民代表來定,國外都是這種情況。在中國很特別,現在對政府官員的工資,還有國有企業高管的工資都有很大的質疑,大家都看到了這確實是一個問題,政府官員工資和國企高管的工資和國外比起來相當高。」

儘管中國工資水準如此之低,但是稅負並不低。中國財政收入在20年裡增長了30倍,年均增長率19.5%,遠遠高於GDP的增速。而這麼瘋長的財政收入,政府並沒有將之運用於國民相關的教育以及醫療事務上。據中新網報導,中國教育支出佔GDP比例為2.6%,只有國際平均水準的一半;醫療衛生支出只有將近4%,美國、德國、英國、法國全都高於15%。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顯示,中國的醫療公平性排名為全球倒數第四。

在過去10年,中國勞動報酬佔GDP的比重下降了13個百分點左右,工資佔GDP比重下降了5個百分點左右。其中,居民的財產收入自1996年以來在絕對額上出現了停滯。假設這兩個指標都維持在10年前的水平(不下降的話),以2007年25.4萬億的GDP測算,13%折合為3萬億元左右,5%折合為1.2萬億元。這意味著勞動者應該能多拿到的3萬億元收入或1.2萬億元工資,對擴大國內消費將會產生何等巨大的促進作用,或許就根本不會有今天的內需不足問題。

目前,中國政府成了全世界最富裕的政府。據報導,2009年中國的財政收入約為8萬億元,加上預算外、制度外的收入,中國政府的實際全部收入約為11萬億元。依此換算,如果剔除預算外收費等,中國的行政開支佔財政收入的比例在52%以上。也就是說,中國的財政收入超過一半用於行政公務人員的工資、「三公消費」等。而其他國家的公務支出或行政費用佔財政支出的比例,德國2.7%,日本為2.8%,英國4.2%,韓國5.1%,印度6.3%,加拿大7.1%,俄羅斯7.5%,美國9.9%;它們僅相當於中國的五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正因為中國政府的高成本佔去了大部分財政收入,使得民生支出捉襟見肘。比如用於醫療衛生的財政比例,印度是中國的3倍,美國是中國的5倍以上。美國、德國、俄羅斯的福利、社會保障支出均佔財政支出的55%~60%左右,而中國僅為15%。中國的衛生投入僅佔世界的2%,中國的民生支出佔GDP的比例居世界倒數第一。

美國政府的官僚們在行政方面的操作費用只花掉稅收的1-2%,而給老百姓提供的福利佔稅收比例的40-50%。

而中國政府的官僚花掉稅收的40-50%,是美國的20-40倍。

而給老百姓提供的福利佔稅收比例的8%,是美國的六分之一。-----各位網友明白了美國的國民為什麼這麼富裕而中國的國民那麼窮了吧。制度可以造就民富也可以造就民窮。左派朋友說人家靠戰爭搶回來的財富致富,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通過上面對比:我們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國人窮,並不是說中國人口多。而是制度原因。如果制度不改的話,,你們誰也別想分享改革開放的果實。即使全中國只剩下一億人,得益始終是那七千萬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