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文明和專制,其實就是一線之隔

2013-12-16 01:14 作者:任照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3年12月16日訊】我是一個自認為寫過幾篇宣傳民主的人,然而,或許是身在專制體制之內太長的原因,身上或多或少會沾上很多專制的殘餘。

以至於,我的朋友都會對我說:你很專制!

如果你是一個不關心民主,不喜歡自由的人,你就不會覺得這句話對我的打擊有多大!

正如一個淑女被人強姦以後拋進妓院,又被以前讚賞過她如何堅貞的人發現一般,那種失落感是可想而知的。有個良心派知識份子曾經說過,他用20年的時間在中國學了這些垃圾,又用了差不多的時間忘記這些垃圾,現在還感覺自己受了很大的影響。

我曾經覺得他言過其實,只要一個人心中自由,那麼久不會受到任何影響。但是我錯了,而且發現越來越受影響。比如,不妥協,不寬容,仇恨體制內的人,甚至容不得一星半點不同的意見。這些東西我都有,而且似乎在我身上很頑固。例如,經歷過大多數良心派人士經歷過的「喝茶」後,我對「熊貓」深惡痛絕,我甚至想過要殺光一切「熊貓」。然而,每當衝動過後,我都會反省自身,如果我對「熊貓」如此得仇恨,我不是變得很專制嗎,我追求的是民主自由,但是我用的方法卻是專制啊,這是多麼可笑啊!

胡適是中國良心派人士的楷模,他說過,誰都不是他的敵人,只有專制體制是他的敵人。專制體制之內的人也不是天生就是惡魔,人都是天使與惡魔的合體,在專制體制內,他們的人性惡得到張揚。

但是,並不能這樣輕易原諒那些藉著專制體制任意作惡而不知悔改的人,例如,在文革中殺人甚至吃人肉的人,進入體制就是為了貪污腐敗的人。

我之所以有這種感觸,是因為今天發生的一件事情,有個人在QQ群裡指責我不該為了保護隱私而打擊「言論自由」,我氣憤難平,就刪除了他,而且刪除了支持他觀點的人。我保護隱私的初衷不可謂不好,但是不能為了保護隱私而打擊跟我有不同觀點的人。

我曾經看過孫中山的事跡,他也有過類似的經歷,由於遭受過數次革命的失敗,他認為革命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所建立的組織太過鬆散,沒有強而有力的中央集權。

思維一旦走入誤區,行事的方式就會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孫中山革命的後期個人極其專制,甚至他死後的陵墓都是按著皇帝的陵寢建造的,我不敢說這個跟他是否專制有絕對的關係,但也不能說,沒有一點關係。

無論多麼優秀的人,也要時時提醒自己,否則,陷入專制的泥潭無法自拔時,就後悔莫及了。

留作自勉與他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