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這些都怪公知嗎?

2013-08-18 10:01 作者:任照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8月18日訊】前些日子,新華網上一個稱「我若有一口氣,就讓你們功敗垂成」的「愛國者」寫了一篇題為《西奴公知誘使中國走向崩潰》的文章,這篇文章肯定使更多的「愛國者」們義憤填膺吧,肯定又能起著「正人心而靖浮氣」的功效吧,雖然,我勉強也算不上公知,但我仍然感到脊背冒涼汗:我們這些自由人士又怎麼得罪這些「愛國者」了?!

文章的其中一個觀點是這樣的「你們誘使中國走向被人欺負、貧國弱兵、給米國人當狗、給中國帶來恥辱的災難時代。」他的意思是說,中國之所以被人欺負、貧國弱兵、給米國人當狗、給中國帶來恥辱的災難時代,是因為公知們的煽動。

我們接下來看看,中國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被人欺負的,如果從1840年算起,到現在就是一百多年了,在這一百多年來,首先是中國鎖住國門,不願意跟洋人交往,對西方的科技文化不屑一顧,把西方外交使團當做來朝貢的,非要糾結在使者跪不跪的問題上。

在那個時候,就有幾個在現在看來應該被稱為「公知」的人,旅英的郭嵩燾先生,他提出要學習西方的制度和科技,還有魏源先生,他提出「師夷長技以制夷」,但是當時的清政府並不會採納他們的建議,覺得西方的科技只不過是奇技淫巧,更不要提西方的制度。

當英國的2000都士兵攻打廣東時,守城的將領依舊藐視英軍,認為那些都是用來障眼的奇技淫巧,居然用豬牛羊狗血和女人的月經穢物來對付英軍的洋槍洋炮......

從1840年開始,一個個條約被強迫簽訂,但是很多條約的目的也只是為了貿易的順利進行,除了俄羅斯和日本這兩個國家以外,真正提出領土要求的,並不是很多。設若在那時,清政府能採納「公知」們的言論,中國如何能淪為受人欺辱的境地。

那個時候湧現出很多的公知,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陳天華等等,這些公知或是追求改革,或是追求革命,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使中國強盛。但是清朝政府何時肯採納他們的建議?

如果把國家的貧弱硬要說成是公知的責任,那麼就會讓人覺得像狼站在河水上游,怪站在下游的羊弄髒河水一樣的搞笑。

或許有人覺得我一直在說以前的公知,忘了說現在的公知。那好吧,我現在就講講我的這些朋友們。

中國的很多公知我都熟悉,有很多還是朋友,我對他們的觀點都很瞭解,他們大多都主張民主改革,而且相當一部分考慮中國的特殊情況,提出很多可操作模式,例如:開放言禁,實行縣市一級的直選,逐步實現國家領導人的直選。

中國當今的公知們都是主張非暴力的。我之前就是一個典型的憤青,主張用暴力解決問題,但是很多公知朋友都勸我,跟我講道理,我最終成為一個整天在網上跟大家講道理的人。

如果說這些公知們在煽動國民怨恨政府,甚至用暴力的話,那麼我早就應該去炸公交車了!

難道湖南的瓜農也是公知煽動城管殺的嗎?難道小學女生也是公知煽動校長強姦的嗎?難道劉志軍也是公知煽動去貪污的嗎?難道陳水總也是公知煽動去炸公交車的嗎?難道湖南的農民寫血書抗爭也是公知們煽動的嗎?

這篇文章另外一個觀點是「俄羅斯不如前蘇聯,中國如果民主了,比俄羅斯還不如」。俄羅斯還不如前蘇聯?這個觀點我真他媽聽著彆扭,前蘇聯國民為了一塊麵包排幾個小時的隊,而現在的俄羅斯國民豐衣足食;斯大林實行的「大清洗」導致無數人死亡,而現在的俄羅斯國民可以在各種場合暢所欲言而不擔心被以「顛覆政權罪」投入大獄;前蘇聯時期,外交上逐步陷入孤立,一個個社會主義國家脫離社會主義陣營,其國民被文明世界視為白痴,而當今的俄羅斯公民則成為文明世界的寵兒,無數中國人夢想擁有俄羅斯綠卡。

難道這也是俄羅斯不如前蘇聯的證據嗎?!

「中國如果民主了,比俄羅斯還不如」。這是什麼邏輯?對一件還沒有實現的事兒充滿詛咒性預言,這科學嗎?更何況全世界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國家都實現了民主,有大國也有小國,有歐洲也有亞洲還有非洲,有人口大國也有國土大國,這些國家都發生了動亂了嗎?

這篇文章明顯又是毛左的西斯底裡,自由是人類的天性,民主是普世價值,該文作者稱寧願「公知們從他身上踩過去」,我想公知們沒有一個會幹這種事。如果你真的願意為專制殉葬的話,從你身上碾過的將是歷史的車輪。

天祐中華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