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替中國留學生臉紅

2013-08-25 11:27 作者:任照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看中國2013年08月25日訊】我是剛剛走出校門沒多久的學生,但是我替包括曾經的自己在內的中國學生感到臉紅。記得楊恆均曾經替詆毀他的學生說話:「他們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我可以原諒他們的行為」。但是楊老師畢竟對他們期望太高,他們即使身在自由之地,仍然有一腦袋的奴性思維,我替他們臉紅,為他們悲哀。

記得,前不久,李登輝先生在臺灣發表演講,台下一個大陸學生起來反駁李登輝,反遭臺灣在場學生的一片噓聲。李登輝先生很有禮貌地請求臺灣學生注意態度,只是饒有興味地問了這個大陸學生一個問題:你來臺灣多久了?

在自由之地即使再長時間,如果不能跳出以前的思維,主動學習自由之地的知識和文化,也不能讓他們成為真正的「人」!我希望在自由之地的中國留學生跳出以前的思維,主動學習,並不是讓他們只知盲目地吸收,你可以去辯證地學習那些你在大陸根本看不到的東西,琢磨一下,到底是你以前學的東西正確,還是你現在學的東西正確。相信在不久以後,你會對大陸的制度有一個客觀的認識。

然而,很多大陸留學生在自由之地帶了那麼久,還跟一頭豬沒有任何分別。美國副總統拜登5月13日在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說,稱中國是不能「另類思考」或「自由呼吸」的國度,引起在場中國學生的不滿。據報導,該校中國學生為此起草了一封信,要求拜登做出正式道歉。到5月22日為止已有343人簽名,信件將先被呈遞給該校校長,然後轉交到拜登辦公室。

中國的留學生有愛國熱情,這個無可厚非,看到別人說自己國家的壞話時,進行制止也不能怪他。但是拜登說中國是個不能自由思考或自由呼吸的國家,這個是不是實情?相信這個留學生在美國那麼久的生活應該能讓他有自己的對比思考。在美國,他可以罵總統,可以大喊「打倒美帝國主義」,可以進行不受任何約束的遊行示威,可以在博客微博上發表任何觀點而不被刪帖。在中國可以嗎?相信這個留學生應該有這樣簡單的對比吧?!但是他沒有!我不知道要用什麼形容詞來表達我對這個留學生的感情!

拜登說中國是個不允許有另類思考的國家。誠然,如果允許另類思考,就不會有反右運動,廣大知識份子就不會在文革時期無辜地受迫害了。拜登作為一個美國人,對中國的事情看得比中國很多人都清楚,他說這個沒有任何敵視的意思,但是這個留學生偏偏認為自己聽出了「弦外之音」。

留學生甚至搬出中國古賢有挑戰權威的事件,在中國歷史上確實存在著這種令人驕傲的事跡。但是那又意味什麼,難道我們就能永遠躺在歷史上睡大覺嗎?歷史是在發展的,拜登說的是今天的中國,難道今天的中國允許另類思考病付諸實踐嗎?中國真的能自由的呼吸嗎?

如果處於愛國,對別人的話不假思索地全盤駁斥而不是加以借鑒的話,中國永遠都不會進步,而那種所謂的愛國也是盲目的愛國,或者叫「民粹」。

記得,克林頓曾經以美國總統的身份訪華,也是在中國的某個學府(編者註:北京大學)發表演講,克林頓開誠佈公地提到中國的民主和人權。這時,有一位「才華橫溢的愛國者」站起來予以「義正言辭」地反駁。克林頓在這位「愛國者」窮追猛打面前,一時難以回應。然而,這位「愛國者」現已身在美國,而且獲得了美國綠卡。

愛國不等於民粹,不是拒逆耳忠言於千里之外,不是對所有不同的聲音都報以敵視的態度,不要把所有「非我族類」都想成「其心必異」。

國家的興衰榮辱不是幾句話能說壞的,只會因不聽良言,閉目塞聽而崩潰的。如果一個本來就有病的人,諱疾忌醫,那麼永遠都不會健康。

拜登為什麼要說這些令你不高興的話呢?作為美國的國家領導人,他本可以說一些漂亮話,拉近中美兩國的關係,對他百利而無一害。但是他沒有那樣做,因為這些話是發自內心,在民主社會裏,每一個人都可以暢所欲言而不必裝出偽善的面孔,不必三緘其口。

最後,我想對所有中國的學生說一句:多看看書,不要盲目對一些問題下定義,不要對不同的聲音趕盡殺絕。否則,有一天,當你發現你是個十足民粹時,你會原諒自己嗎?!當然,這需要你有足夠的自省和自責能力。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