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沒有什麼特殊經濟道路

2012-09-13 12:10 作者:葉檀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國現在所面臨的一系列問題,在任何一個國家經濟轉型期都遭遇過。關鍵是,遭遇困境之後怎麼辦?

一個上升的經濟體,打散壟斷財閥,則經濟興,支持壟斷財閥,則經濟衰。美國在1929年之後成功了,日本在二戰後成功了,臺灣地區成功了,而阿根廷失敗了,北非一度失敗了,後果如何,一目瞭然。

我們把日本經濟看成一帆風順的連續坦途,直到80年代出現匯率之爭,直到1990年日本泡沫經濟崩潰。事實絕非如此簡單,在1980年以前,日本經歷了兩次關鍵的體制變革期。

二戰後在美國佔領軍麥克阿瑟主導下,日本以土地革命破除土地財閥。政府將194萬公頃地主的土地強制收購,以非常低廉的價格(有的地方僅相當於一雙靴子或一袋煙錢),賣給420萬戶農民。鑒於農民生產積極性的提高、農業生產的擴大、社會穩定等方面的功勞,日本首相吉田茂曾稱之為「非共產主義世界進行得最徹底的土地改革」,也是較為成功的土地改革。無論是日本的土地改革,還是我國臺灣地區二戰後的土地改革,其成功之處是共通的,打破原有的土地財閥壟斷機制,在未來的工業發展資產價格溢價過程中,讓絕大多數平民獲得享受資產溢價的機會。

上世紀60年代初,日本經濟進入"鍋底蕭條"階段,其原因是經濟存在農業與工業、大企業與小企業之間的雙重結構、過度依賴投資、人口紅利即將結束、個人消費不足等諸多問題。上世紀50年代,日本全國掀起經濟體制轉變的大討論,以後這場討論成為日本國民收入倍增計畫的理論基礎。日本的國民收入倍增計畫是成功的,從1960年到1967年,日本提前完成翻一番的目標,國民收入增加了一倍多。到1973年,國民收入增加了2倍。日本國內誕生了一個強大且穩定的中產階級消費群體,奠定超級經濟強國的基礎。

不打破壟斷尤其是行政壟斷,普遍強盛的基礎就不存在。基金之神彼得林奇曾經描述過19世紀美國鍍金時代的遍地造假與血腥壟斷。在1895到1904年,美國有三分之一的公共企業在托拉斯和合併中消失了。在大多數行業,托拉斯和聯合企業可以任意提高價格,並且大言不慚地認為自己是社會經濟發展的最大功臣。自由市場資本主義不復存在,在經歷了百餘年的快速發展之後,美國被托拉斯吞噬。

一場改革席捲美國全國,1890年,國會通過了《謝爾曼反托拉斯法》,1914年,國會通過了第二部反托拉斯法,即《克萊頓法》。工會的力量在發展,媒體無所不在進行監督,而時任美國總統特迪•羅斯福重新嚴格推行《謝爾曼反托拉斯法》,起訴了44家主要的托拉斯公司。從1911年標準石油托拉斯開始,美國許多最大的托拉斯相繼被分拆,主要行業恢復了競爭。從此以後,政府就一直密切關注那些變得太大、太強,從而構成對某個行業有壟斷威脅的公司。這種苗頭一旦出現,政府就會發起反托拉斯訴訟,如果訴訟獲勝,法院就將強制公司分拆成互相獨立的較小的公司,從而恢復良性的同業競爭。恢復競爭,才能恢復市場無形之手的作用。

只有針對壟斷者的戰爭獲得勝利,自由公平的市場才能獲得勝利。一個社會有一小部分人過著超前的過於優雅的生活,必然是這個社會的不幸。在阿根廷有一小部分農場主,過著與底層人士隔絕的莊園生活,他們視自己為歐洲人,教育、消費均立足於歐洲,不可能真正作出努力,以極大的代價推進阿根廷經濟結構的轉型。

所有的經濟體都經歷過財閥與壟斷,歐洲在尋找到新的殖民地之前,經濟焦頭爛額,恩格斯時代的倫敦如同勞動者的地獄;而東亞的日韓等國財閥盛行,至今仍在作祟——解散財閥,非一蹴而就,韓國從強權政治到自由市場,經歷了半世紀以上艱苦卓絕的努力,而在中國,以居民分配、稅收改革作為主要的手段的改革,才剛剛開始。  

沒有什麼特殊經濟道路,當一個經濟體主要靠染煤、污染嚴重、以企業規模取勝時,這樣的經濟體都會面臨同樣的困境,進行本質相同的體制改革戰爭。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