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血腥四川警官總醫院 再致一男子死亡(組圖)

2012-08-03 00:14 作者:李佑芸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四川省眉山市鄧建剛被迫害致死
鄧建剛被迫害得意識不清,生命垂危後通知家人接回

【看中國記者李佑芸綜合報導】四川省彭山縣男子鄧建剛遭有關當局非法判刑五年。今年六月十四日,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通知家屬接鄧建剛回家,當時鄧建剛已認不得家人,處於驚恐狀態。經醫生檢查表示其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狀。七月十八日,鄧建剛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這是繼三月一名攀枝花市警察遭醫院致死的又一惡性事件。

據明慧網日前報導,鄧建剛,彭山縣鳳鳴鎮人,因信仰法輪功,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兩次被非法勞教,曾被迫害致肋骨骨折、脊骨骨裂。二零零八年鄧建剛再遭非法判刑五年,關押在樂山五馬坪監獄。

今年三月底,家人到五馬坪探望鄧建剛時,他的思維還很清晰,生活也能自裡。四月,鄧建剛的家人接到五馬坪監獄電話通知,表示鄧建剛已被轉入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成都病犯監獄)。剛到醫院時,鄧建剛神智是清醒的,但不到一個星期,就變的神志不清,報導中說即使鄧建剛在昏迷狀態下,警察仍將他四肢強行綁在病床上,使他無法動彈。

第一次家屬前去探望時,約早上八點即辦好了所有的探病手續,但醫院以各種理由推遲到下午才讓家屬探望。當時鄧建剛已臥床不起,甚至不認得家人。

之後不久,家人接到了鄧建剛的第一份病危通知。為此,家人要求保外就醫,但沒有任何結果,直到醫院下了第二次病危通知書,五馬坪獄方才開始處理事宜。

四川省眉山市鄧建剛被迫害致死
從醫院接回家中的鄧建剛

四川省眉山市鄧建剛被迫害致死
左臂上的針眼

四川省眉山市鄧建剛被迫害致死
右手張不開

四川省眉山市鄧建剛被迫害致死
腿比臂還要細

六月十四日晚,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通知鄧建剛的家屬將其接回家,家屬看見鄧建剛已奄奄一息,被一個犯人背下來,躺在車上,四肢已毫無活動能力,叫他也沒有回聲。據悉,過程中,送他出院的一名警察(警號是5118235)卻說:「鄧建剛的身體已恢復,就是不聽話,不守規矩,要嚴加管教。」

此時的鄧建剛,除了神志不清,也處於極度恐懼狀態,家人餵他喝水、吃東西,他都驚恐的不斷說「不要打我,不要欺負我」。

六月十四日晚上十點二十分鄧建剛回到家中後,四天四夜睡不著覺,眼睛一直合不上眼,人驚慌、煩躁,不時的用手抓脖子和胸口,喊難受,並不停的呻吟,吃不下東西。一位醫生來檢查了鄧建剛的瞳孔,表示瞳孔放大,有中毒症狀。此外,家屬還從鄧建剛的大便裡發現有辣椒水。

家人由此認為,鄧建剛之前必曾遭到嚴重的身體和心理上的傷害,同時懷疑鄧建剛被注射了不明藥物。

六月十六日,拔了尿管,拔出的尿管都在滴血,拔了尿管就排不出小便。親人給他擦汗,只要一接觸到他的身體,他就驚恐地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七月十八日二十三時四十九分,鄧建剛在痛苦中停止了呼吸。目前,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和五馬坪監獄沒有人為事件負責。

戒備森嚴的病犯監獄——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

今年三月十八日,年僅三十九歲前四川攀枝花市優秀警察、法輪功學員徐浪舟,也是死於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死因可疑。徐浪舟3月8日在該醫院做了胃穿孔手術,3天後能喝稀飯,但18日突然死亡。其生前同樣曾被關在五馬坪監獄。

據瞭解,四川省司法警官總醫院是四川省編委批准在省金堂監獄三監區的基礎上成立的第一個單獨的病犯監獄。成立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在成都雙流機場附近。據明慧網介紹,從外觀來看與其他醫院沒有差別,不過普通電梯只能升至六樓,七樓則是病犯監區,像監獄一樣戒備森嚴,獄警兼任醫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