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耿和:給丈夫高智晟的第三封家書(圖)

2012-05-22 11:40 作者:耿和 桌面版 简体 9
    小字


高智晟(左)與友人孫文廣(中)和楊寬興(右),身穿印有光誠頭像的T恤衫,去臨沂聲援陳光城。(看中國配圖)

智晟,你好:

至今沒有收到你的信,也沒有你的新消息,你都好嗎?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光誠經過千難萬險全家已經於19日到美國了。我真為他們高興啊!不由得又想到了你。記不得是哪一年了,大概是2005年,你和範亞峰還有其它三位維權朋友,一行五人開著車子前往山東臨沂去探望光誠。我還記得你們都穿著印有光誠頭像的T恤衫,戴著墨鏡,帶著家裡的照相機,就這樣出發了。過了兩天,你們五人都光著脊背回來了,身上都帶著傷。你一見到我就說,對不起,照相機沒了。聽你們聊天才知道,是看管陳光誠的人打了你們,扒光了你們的上衣,搶了你們的相機,還幾次想掀翻咱家的車。

後來你也失去自由,受盡酷刑和苦難。自從你被關進沙雅監獄,我們就一直打電話給監獄,希望用隻言片語撫慰你的心,也希望我的思念能有個寄託。可是電話卻怎麼也打不通。我又想讓家裡人再去看看你,可是那千里迢迢的路途,又怕監獄再找個什麼無端的理由拒絕家屬見面。聽不到你的聲音,又得不到你的任何信息,我天天在這種無著無落的痛苦中煎熬,揪心地難熬。我多希望關在裡面的是我,因為我相信,如若是我,聰明能幹的你早就把我救出來了。

我問過胡佳、李晶(郭泉的愛人)等人,他們都說監獄裡的犯人每個月能准許家屬探親一次,也能有二至三次給家裡打電話,每次能通話三分鐘左右。可是你和我卻連這一點點的「人性對待」都得不到!

問題出在哪裡?以前我總是想不明白,現在慢慢想出些頭緒了。尤其這次光誠的事,我想到背後是誰在搗鬼了。2005年查我們律師事務所時,司法所、律師協會,都是政法委體系的;跟蹤我們的全都是國保的人,在我們家門口是小關派出所的,房子裡面是朝陽區警察的,這不都是政法委指使他們幹的嗎?現在我都明白了,為非作歹無法無天的就是那個黑窩的司法機構政法委。把你這樣的好律師關進監獄。

還是說說讓你高興的事吧。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格格考上了很好的大學,也獲得了部分獎學金,如果參加假期的輔導班呢,有可能還會多一些獎學金。女兒也很主動的報名參加了。很快就要離開家去學校了,參加完輔導班就可以上大學,很快她就要獨立生活了。

今年我也進入了社區大學,天宇也上了些興趣班。我們每個人都試圖透過忙碌來轉移為你擔憂的焦點。忙碌中我常感嘆:時間過得真快!同時我又會想到你度日如年的日子,又擔憂和焦心起來。

和女兒去逛商場,我總不由自主的走到男裝區看看。想著,這衣服應該會適合你,猶豫著是不是給你買,又想,還是算了吧,等你出來再給你買吧。女兒在一旁就說,買上買上,給爸爸買好放著!可我為自己買什麼都不感興趣。

光誠爭取自由的成功,給了我們希望和鼓舞。我的信就是要告訴你,為了你的自由,我決不會放棄,我相信你也決不會放棄。我要不斷地給你寫信,鼓勵你也鼓勵我自己,千難萬險也不要放棄,要像光誠那樣為自由不懈地努力。

祝好。

耿和

2012年5月21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來稿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