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力量支撐著高智晟(圖)

2012-02-24 09:22 作者:耿和 桌面版 简体 19
    小字

高智晟再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高智晟律師(資料圖)

在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訪問美國期間的2月14日下午,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為我和郭泉的妻子李晶舉辦了一次聽證會。會議期間,國會眾議員史密斯(Christopher Smith)問我:為什麼高智晟能夠承受那麼多的痛苦而沒有被打垮,是什麼力量支撐著他?雖然我與高智晟結婚二十年,我卻從未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我知道他是一個好人,他做著正義的事情,這些事情在我看來都是天經地義、無需理由的。可是這些原本天經地義的事情,在中國卻成了人們避之不及的恐怖事情。為什麼高智晟明知道為此要付出巨大代價卻還要去做?是什麼力量影響了他,支撐著他,使他成為這樣一個勇於犧牲的維權律師?  

當夜我幾乎一夜不眠,想著史密斯議員的問題,想著高智晟一生中的點點滴滴的事跡,這些回憶幫助我拼湊出答案。

如果對高智晟做一個總結的話,我覺得有三個力量影響了他,並且支撐著他。

第一個力量來自他的母親。高智晟在他的文章《我的平民母親》中對他偉大的母親有完整的描述。  

高智晟十歲時,父親因病去世。父親死時,家中一無所有,只有一大堆債務和七個孩子。更糟的是,家中唯一的成年孩子,高智晟的大哥病倒了——他的病是為了給父親治病而常年賣血導致的。全家急不可耐,將大哥送進醫院搶救,這使本來就債臺高筑的家更加窮困。在這樣極度貧困和悲慘的情況下,高智晟偉大的母親,38歲的李桂蓮只有一句話「要活下去」。她開始艱難地承擔起家庭的全部勞作,一天工作近二十個小時,天不亮就下地,回家後給孩子洗衣做飯,孩子們睡下後,母親還要紡線織布,納鞋底。孩子們的每件衣服,每雙鞋都需母親嘔心瀝血,都要經過從紡線到織布到縫紉這樣繁瑣耗時的勞作才能完成。孩子們的每頓飯每件衣服都是對母親巨大的體力消耗,母親咬牙勞作,一年就累成了皮包骨頭。但是,在丈夫死後剛一年,她卻毅然要孩子們要把已經停了一年的學業都撿起來,要他們輪流去上學。母親的這個決定對孩子們來說像是天方夜潭,已懂事的二哥因心疼母親堅決拒絕上學,但是母親決心已定,誰也不能抗拒。在母親的幫助下,幾年後,所有孩子都完成了初中學業。母親的這個決定改變了孩子們的人生命運。  

高智晟是家中最聰明的孩子,母親對他付出的心血也最多。小學時他基本上是自學。上初中時,母親的巨大付出令他每每想起就淚流滿面。高智晟每天要走山路,到十里外的中學去上學,母親要早早起來給他準備好早飯和要帶的午飯。全村都沒有一臺鬧鐘、一塊表,母親必須一夜起來數次,看星星來判斷自己和小智晟該起床的時間。到陰天下雨,母親就幾乎一夜不睡地算著小智晟起床的時間。三年的中學學習,高智晟沒有一天遲到過,他拚命讀書學習,以此來報答母親,最終以全校前三名的優異成績畢業。  

家庭負擔如此沈重,但是信佛的母親卻從來沒有停止過「濟世救人」的善舉,她總是盡力去幫助其他窮人。她經常把過路討飯的窮人讓進家中,給他們做熱飯吃,讓他們住下避風雨。尤其是冬天,高智晟家中最多時住過十幾個窮人。有兩次母親招待窮人的情景令高智晟最刻骨銘心。一次是一個寒風刺骨的隆冬夜,有人來告訴母親,有一群過路的討飯窮人躲進了村中一孔廢棄的破窯洞過夜。當時已經入睡的母親馬上起來帶著孩子們來到那孔破窯洞的門前,小智晟看到窯洞口已被裡面的人用麥秸、谷草擋住了,又看見母親撥開了那些柴草,藉著寒月光,小智晟看見八位不同年齡的男女老幼緊緊擠在一起,滿臉驚嚇地看著母親。母親說明來意,熱情地邀請他們到家裡來避寒。那群受了驚嚇的窮人都不說話,看了一會兒母親又互相看,最後才疑惑地跟著母親來到家中,吃了熱飯。當天夜裡智晟家的炕上、地上全都擠滿了窮人。

另一件事發生在青黃不接的一個夏季,那時糧食還都在地裡沒有成熟,智晟家也靠借糧為生。一天,一名討飯的母親帶著孩子到了他家,智晟的母親讓她們在家先等一等,她跑進了自家的自留地裡掰了幾個還未完全長熟的玉米棒子給了要飯的母親和孩子。

後來高智晟的兄弟姐妹們都工作了,尤其是高智晟當了律師後,母親的經濟狀態徹底改變了。從此以後,她救濟的窮人就更多了,母親認下的窮親戚也越來越多。四弟告訴高智晟,母親把鄰村討飯吃的窮人都認作了親戚,這些親戚逢年過節必來母親家吃飯。還有一些死了父親的窮孩子,母親定期給他們交學費上學。直到母親去世,一些孩子來到母親的靈柩前哭,高智晟才知道這些孩子都是母親在供錢上學。

有件事尤其讓高智晟刻骨銘心,那是和病重的母病過的最後一個春節。一天,全家剛吃完晚飯,拾掇停當,一位父親帶著兩個小孩來到母親家門前討飯,高智晟的大姐正想拒絕,躺在床上病重的母親掙紮著睜開眼睛,以不容商量的口吻對大姐說:「潤潤(大姐的乳名),做飯款待。」當那一家吃飯時,母親還忍著疼痛一再囑咐,一定要讓大人和孩子都吃好吃飽。聽到那兩個孩子咳嗽不止,母親當時就讓高智晟掏錢給那兩個孩子看病。待他們吃完飯後,高智晟讓姐姐把他們用過的食具用開水燙一燙消毒,不想母親又睜開眼睛,緊咬著牙忍著巨痛叫著高智晟的乳名批評他說:「潤慧,你現在變啦,在你眼裡他們現在是窮人,是和你不一樣的人啦,你認為他們和你不一樣你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母親博大的愛對高智晟影響至深,刻骨銘心,他寫道:「我常常被母親信服佛事的行善之舉感動得熱淚漣漣。……二十多年後,我成了在弱勢階層頗具聲名的律師,常有拄著枴杖、坐著輪椅、無交費能力的人被其他熱心的律師同行帶到我的辦公室,這時我總能想起母親扶助窮人的情景……。」    

母親臨死前,對自己的子女最後叮囑道:「村裡窮人向我借的錢不用還了。那些貧困孩子,你們還要繼續資助到他們畢業。」2005年3月6日,母親李桂蓮含笑離開人世,她身後留下了七個子女、十四個孫兒、兩個重孫,以及無數的痛哭的窮「親戚」。

幾天後,高智晟在母親的靈柩前含淚寫下了《我的平民母親》,文章的結尾這樣寫道:「我的母親頂天立地,我每每這樣說時是底氣十足,母親是個平凡的人,這決不影響她擁有的偉大品格,母親的偉大品格持久地體現在她日常細小的行為之中。其一生在相當長的時間裏是身處逆境,但母親卻從未間斷過對其他同樣處於逆境中的人的幫助。一生貧窮的母親濟困助危(寫到此我熱淚滿面),以她寬廣的襟懷度世行事,以她偉大的品格持久地影響著我們。母親一生的絕大多數時間裏是個貧窮者,但她卻給了我們無盡的精神財富。母親是一本書,雖然母親一字不識。對母親偉大品行的追憶使我痛苦地幸福著,一篇文章,一百篇文章亦無法承載對我的平凡母親的追憶,但我無論如何也得寫點東西,據以表達我對偉大母親的思念。」

支撐高智晟的第二個力量來自他對人性的信心。他在《有誰戰勝過人性》中說:「在向人們的信仰開戰是最為愚蠢的,因為這是在向人性宣戰,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哪種力量曾戰勝過人性的記錄,今後也不會有。(中共政府)對基督徒、對法輪功愚蠢地選擇了向人性開戰的惡舉,而人性從未被任何強大的力量戰勝過。」

支撐高智晟的第三個力量來自他的信仰。高智晟在《我的心聲》中寫道:「外界朋友們可能會覺得我們一家苦不堪言。其實最苦的是我的妻子耿和。我生性樂觀,又是信主的人,即便被酷刑折磨的死去活來時,痛苦畢竟只於皮肉,裝著神的心裏確是滿滿實實的,沒有接納痛苦的心理空間。」

高智晟所遭受的酷刑非言語可以描述,每當我想起他生活在地獄般的黑暗中,我心中的悲痛、擔憂和焦慮就使我不能自已。但是,我相信,只要高智晟還活著,他就會保持他對神的信服的力量,他就會保持內心的光明和希望。 

過去,高智晟為數不清的人提供過法律援助,今天,他自己也需要幫助了,他需要國際社會的援助。這次我來到華盛頓,就是呼籲國際社會能伸出雙手幫助我的丈夫高智晟律師。我希望國際社會能夠知道高智晟是個多麼好的人,他為了主持正義現在被關在監獄,正遭受著殘酷的酷刑迫害。

我感謝史密斯議員提出的問題,它讓我更深地瞭解我的丈夫,更深地走進他的內心世界。也希望更多的人能藉此機會瞭解他,幫助他,讓他早日獲得自由,早日和我們團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