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存中劍】一盤很大的棋(中)

——詭譎的西藏局勢背後的玄機

2012-02-09 14:35 作者:存中劍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林彪父子出逃墜機的「九•一三」事件是決定文革成敗的分水嶺。林彪的叛逃粉碎了老毛全知全能的個人神話,也讓製造老毛的個人神話並以此狂飆突進的文革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困境。失去了來自林彪四野(中共第四野戰軍)派系的強大支持,老毛不得不重新平衡黨政軍內部的各派勢力與矛盾。為了清洗林彪舊部,牽制周恩來、葉劍英派系勢力在林彪死後的急速擴張,老毛不得不考慮重新啟用鄧小平,而鄧小平也迅速抓住了這一可遇不可求的良機,給老毛寫信竭盡全力表忠心,並鄭重許下了「永不翻案」的諾言。於是那些「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及其家族子孫終於盼到了翻身得解放,日後躋身超級資產階級之列的日子,而多少農村灰姑娘的「山楂樹之戀」也到了盡頭。

在「槍桿子裡出政權」的紅朝,拜老毛掃蕩軍中四野勢力的恩賜,鄧小平終於枯木逢春,憑藉其二野的舊班底而成為紅色貴族的核心。鄧小平也曾一度試圖搞以自己為核心的郡縣制,扶植胡耀邦為首的團派,以及趙紫陽為代表的技術官僚掌握大權,以擺脫陳雲、李先念等同輩元老的掣肘,然而在紅色權貴或明或暗的全力抵制下,鄧小平終於認識到元老權貴羽翼已豐,連老毛都沒能廢除的共產封建制,自己是動不了的,於是為鄧衝鋒陷陣,與紅色權貴結怨頗深的的先後兩任「頭馬」胡耀邦和趙紫陽的悲劇早已注定了。如此說來,鄧小平當年重用胡耀邦、趙紫陽是為了讓他們替自己去趟地雷陣的。可嘆胡、趙二位,「講政治」學得不夠,沒能像朱大嘴那樣把地雷掛在嘴上,把棺材留在新聞發布會上,他們是真的自己去替小平趟那個地雷陣,結果自然是壯烈了。

胡耀邦性格耿介,看不慣紅色權貴的衙內們彈冠相慶後的胡作非為,曾於1984年的廉政風暴中批示嚴辦時任中共政治局委員胡喬木犯下詐騙罪的兒子胡石英,並槍斃了上海灘上幾個依仗權勢玩弄、強姦年輕女性的紅色衙內,如上海市人大主任胡立教的養子胡曉陽,還有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陳其五的兒子陳小蒙等人,嚴重觸痛紅色權貴們的神經,觸動了權貴集團的利益。當時元老李先念對自己身邊的人說:「他(胡耀邦)這個人,六親不認,你們要是不小心落到他手上,我一時也沒有辦法。」其內心對胡耀邦的不滿已經非常明顯了。最後胡耀邦倒臺時的一大罪狀就是「搞的黨內人人自危。」這裡所謂的「黨內人人自危」,當然不是指那些基層的黨員,而是共產封建制度下的紅色權貴家族。

趙紫陽要走的是多元政治、分權制衡、專家精英治國的現代政治路線,當然更不為那些紅色權貴家族所容了。因為紅色權貴們所要的是父業子承的共產封建制,期望中共的黨天下由他們那些紅色權貴家族世世代代享用下去。如果讓趙紫陽的精英治國之路走通,那麼日後掌權的必然是技術官僚,溫家寳這樣的寒門草根,沒中共太子黨們什麼事兒了。

在89年六四的時候,絕大多數參與示威、遊行和靜坐的學生和市民都沒想到要革中共的命,那並非是一場革命,為何中共權貴非要用坦克和機槍殺戮要求改良的群眾?因為這實際上是以趙紫陽為代表的現代政治路線,即技術官僚治國路線與紅色權貴家族所頑固奉行的共產封建制路線之間的鬥爭,而人民群眾是站在趙紫陽一邊,要求取消紅色權貴的特權,打倒太子黨那些「官倒」的,事實是以鄧小平、陳雲、李先念等人為代表的紅色權貴們給自己在黨內的政治對手扣上「反黨」的大帽子,然後以黨的名義調動黨衛軍血腥殺戮群眾。早在十幾年前,張春橋就已經預見到了重新掌權的紅色權貴們必然會搞共產封建制,必然會因為特權而腐化墮落,與群眾為敵,也必然會出於其殘酷貪婪的本性而對群眾大開殺戒。

六四大屠殺之後,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元老權貴們面臨著一個兩難的選擇。一方面,經過胡耀邦和趙紫陽這兩任「不靠譜」的草根總書記,紅色權貴們再也不相信草根布衣出身的官僚了,他們確信只有自己的子女是靠得住的,將這個無數中國人的鮮血染成的紅色黨天下傳給自己的後代,已經成為這些即將入土的老朽們最大的心願和普遍的共識。另一方面,中共太子黨,即現在的習近平、劉源、薄熙來等人當時還沒有積累起足夠的政治經驗與資歷,不足以挑大樑。在鄧小平等中共元老看來,還需要二十年的時間的積累,才能讓自己的子女接班,這就是他們說「殺二十萬人,換二十年穩定」的真正意圖,因為他們要給自己的後代留二十年時間去接班。

中共那些紅色權貴家族從來就沒打算把江山留給張春橋、王洪文、胡耀邦和趙紫陽那樣布衣草根出身的幹部,至於江澤民和胡錦濤,那只是萬不得已之下的選擇,而且注定是臨時性,過渡性的。這就是當初元老們為何出人意料地選擇江澤民這個草包兼馬屁精接班,而非能力更強的喬石,這也是為何鄧小平會隔代指定胡錦濤接班的真正原因之所在,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打算讓過渡時期暫時頂班的代理人坐穩權力的寳座,而是打算二十年後留給自己的後代。

如果讓喬石接班,以喬石的能力、人脈和資歷,很可能坐穩權力的寳座,日後輪不到太子黨了。即使是江澤民這個草包兼馬屁精,也不能讓他在那個位子上坐太久,因為難保沒有陳良宇這樣草根出身的厲害腳色撐他,並繼承他的權力。所以事先就要限定江澤民只能做兩屆,隨後就換馬,以免江澤民的勢力過分膨脹,尾大不掉。當然這樣一來,就在江澤民上海幫與胡錦濤團派之間埋下了定時炸彈,以中共官場歷來你死我活的權鬥本性,上海幫與團派之間激烈的權力爭奪戰是不可避免的,那時已經羽翼豐滿了的太子黨便可獲漁翁之利了。

為了讓自己的後代接過這紅色政權,中共元老們早就布下了一個很大的局,以他們畢生的政治權鬥經驗,做了許許多多顯性與隱性的安排,讓太子黨們在89年六四之後的這二十年裡,能夠避開台面上激烈權力鬥爭的風浪,利用江派、團派等各派之間的矛盾,左右逢源,不斷積累政治籌碼,擴張權力和地盤,這一切都是為了太子黨在中共「十八大」正式接掌權力而做的。在這些政治老人安排的局中,有一個很關鍵的子,它的名字叫做曾慶紅。

提起曾慶紅其人,江澤民及其上海幫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啊。可以說上海幫是成也慶紅,敗也慶紅,其實成敗都在那些老傢伙的算計之中。在上北京接班之初,江澤民既無人脈,又無實權,就連對鄧小平家裡的警衛、服務員都畢恭畢敬的,要是身邊沒有曾慶紅這個太子黨,江澤民根本就玩不轉,上海幫也不可能在政治舞台上站穩腳跟。然而曾慶紅其人畢竟是一頭政治蝙蝠,在替江澤民殘酷打擊政敵,為上海幫四處樹敵的同時,博取到江澤民信任的曾慶紅又以與元老搞好關係為由,利用江澤民對他的信任堂而皇之地重用太子黨,擴張太子黨的勢力。從個人利害來說,太子黨勢力的坐大讓曾慶紅這頭政治蝙蝠得以腳踩兩條船。從中共元老的長期布局來看,曾慶紅成為江澤民信任的攝政,讓太子黨得以羽翼豐滿,從而具備在十八大上收回權力的政治實力。

從表面上看,團派出身的胡錦濤是因為在西藏任「總督」期間血腥鎮壓藏人僧俗群眾的和平示威而被鄧小平相中,隔代指定為江澤民之後的接班人的。實際上是在中共元老的接班布局中,就需要這麼一個角色。政治鬥爭是集團作戰,沒有自己的派系,本事再大也難成了氣候。胡錦濤被選中的很大一個原因是他的團派背景,而團派過去又是鄧小平的班底。在中共元老的政治布局中,團派就是被設計用來打擊江派,把江澤民趕下臺的棋子。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既要讓江派壓制團派,又要讓團派有動機,也有力量反擊江派。因此既不能讓團派過早的從江派手裡奪回權柄,以免團派有時間坐大,對太子黨在十八大上按原定計畫掌握權力構成威脅,又不能讓團派被江派壓制打擊得一蹶不振,從而讓江派的勢力更難動搖。

有了以上的認識,對於曾慶紅與太子黨在上海社保案中的表現就不難理解了。本以為是江澤民心腹、上海幫攝政的曾慶紅在關鍵時刻支持胡錦濤拿下陳良宇,不僅僅是為了個人政治野心,也是為了在既定時間內配合太子黨打掉陳良宇,重挫上海幫,讓團派在距十八大有限的不多時間內終於踢開壓在頭上的上海幫。同時在共同對付上海幫一事上,太子黨就此與團派講斤頭,談條件,讓太子黨在打擊上海幫的政治交換中獲取更多的利益,從而奠定在十八大上臺的條件。

總而言之,中共元老當初先後指定江澤民和胡錦濤接班,其真正的意圖是為了讓江派與團派在二十年過渡時期中暫時為中共掌舵,為權貴護航,同時在彼此爭權奪利的過程中讓太子黨得以漁翁得利,最後在十八大上順利接班,正式確立共產封建制度的體制。(待續)

【存中劍】一盤很大的棋(上)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