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冰凍的史前南極大陸文明(圖)

2012-02-04 18:24 作者:葛瑞姆.漢卡克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震撼的復函

美國空軍第8偵察中隊 戰略空軍司令部 馬薩諸塞州魏斯歐佛空軍基地
1960年7月6日

事由:海軍上將皮瑞·雷斯(Admiral Piri Reis)繪製之世界地圖請求鑑定案

致:查爾斯·哈普古德教授(Prefessor Charles H.Hapgood)基思學院(Keene College)
新罕布希爾州基恩市哈普古德教授道鑒:

本部業已遵照您的要求,對皮瑞·雷斯於1513年繪製之世界地圖,就其中若干不尋常細節進行鑑定。
部分學界人士聲稱,這幅地圖下端所描繪的是南極洲穆德後地(Queen Maud Land)瑪莎公主海岸(Princess Martha Coast)以及帕瑪半島(Palmer Peninsula)之地形。經仔細檢視,本部發現,上述學者對皮瑞·雷斯地圖之推測合乎邏輯而且正確。

地圖下端所顯示之地理粗細位置,與1949年「瑞典-英國南極考察團」在冰層頂端蒐集之地震資料,極為吻合。此一發現顯示,南極海岸被冰層覆蓋之前,已經有人對該地區進行探測,並且繪製成地圖。
此一地區之冰層現今大約厚達1英里。

皮瑞·雷斯地圖所呈現之資料,大大超越了1513年當時人類有限之地理知識。何以如此,吾人不得而知。
特此函復。

哈洛德·歐爾梅耶(Harold Z.Ohlmeyer)
美國空軍中校 中隊指揮官


南極古地圖

秘境的地圖

這封官腔十足的復函,由負責繪製南極洲地圖的美國空軍單位發出後,在學界引起極大的震撼。如果南極洲穆德後地在冰封之前被人探測過,那麼,最原始的地圖應該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繪製成的。

但是,究竟多久以前呢?

一般學者認為,南極洲的冰層,以它目前的面積和形態,至少已經存在了好幾百萬年。然而,只要稍加檢視,我們就會發現,這個觀點其實是站不住腳的——皮瑞·雷斯海軍上將的地圖所描繪的,絕對不是幾百萬年前的南極洲穆德後地。最近的一些證據顯示,穆德後地和鄰近的地區曾經度過一段漫長的「無冰」時期,直到約莫6000年前才完全被冰層覆蓋。這些證據,我們將在下一章詳加探討。在本章中我們要特別指出的是,這些證據的出現,使我們不必再挖空心思,勉強解釋一個難解的謎團:200萬年前,人類還沒有出現在地球上時,究竟誰有足夠的知識和技術,在南極地區進行精確縝密的地理勘探?同樣地,由於地圖的繪製是一種複雜的、「文明」的活動,我們不得不解釋:即使在6000年前,這樣的一項工作怎麼可能完成呢?歷史學家所承認的真正的早期文明,那時全都還沒有出現呀。   

比人類文明更古老的地圖

試圖解開這個謎團之前,我們必須記住下面的一些基本的歷史和地理事實:

1.皮瑞·雷斯地圖是真實的文件,不是任何騙局。它是公元1513年在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繪製成的。

2.這幅地圖的焦點是非洲西海岸、南美洲東海岸和南極洲北海岸。

3.皮瑞·雷斯不可能從當時的探險家獲取有關的資料,因為直到公元1818年,在他繪製地圖300多年後,南極洲才被歐洲人發現。

4.地圖上顯示的穆德後地不被冰封的海岸,是一個難解的大謎團,因為根據地質資料,這個地區能在「無冰」狀態中被勘探、繪圖的最晚日期,是公元前4000年。

5.我們無法確定這項勘探可能進行的最早日期——不過,有證據顯示,穆德後地沿海地區在無冰狀態中至少存在了9000年,然後才被日漸擴大的冰層完全吞沒。

6.據我們所知,歷史上並沒有一個文明,在公元前13000年到公元前4000年之間,具有探測這段海岸線的能力。

換言之,這幅繪製於1513年的地圖,其中所包含的真正謎團,倒不是它把直到1818年才被發現的南極洲大陸涵蓋進去。最讓我們困惑的是,它呈現的竟然是尚未被冰封的南極洲海岸,而早在6000年前,這種無冰狀態就已經結束,從此,整個南極洲被覆蓋在堅厚的冰層下,不見天日。

這種現象應該怎樣解釋呢?幸好,皮瑞·雷斯在地圖上親筆寫下一連串札記,為我們提供一些答案。他告訴我們,實際進行勘探和繪圖工作的並不是他本人。他承認,他只是一個編纂者和「抄寫者」,從大量的原始地圖中蒐集資料,繪製他那幅地圖。作為藍本的這些地圖,部分是當時或不久前到過南極洲和加勒比海的探險家(包括哥倫布)所繪製,其他則是公元前4世紀,或更早之前遺留下來的文件。

繪製早期地圖的人究竟是誰?皮瑞·雷斯並未提供給我們任何線索。1963年,哈普古德教授針對這個問題,提出一個新奇的、引人深思的解答。他認為,皮瑞·雷斯使用的原始地圖,其中有一部分——尤其是公元前4世紀流傳下來的那些——是根據更古老的地圖繪製成的,而後者所依據的藍本則更為古老。他強調,目前已有確鑿的證據顯示,早在公元前4000年之前,整個地球已經被一個具有高度技術,至今猶未被發現的神秘文明徹底勘探過,並且繪製成地圖。他進一步推斷:
  
顯然,精確的地理資訊經由不同的民族逐漸流傳下來。最早的地圖顯然是一個來歷不明的民族所繪製的,然後經由古代最偉大的航海民族、縱橫世界海洋1000多年的邁諾斯人(Minoans)和腓尼基人(Phoenicians)流傳到後代。有證據顯示,這些地圍被收藏在埃及亞歷山大港(Alexandria)的圖書館,經過地理學家整理後編纂成集,供學者研究。

根據哈普古德教授的研究,這些地圖集和一些原始地圖輾轉流傳到其他學術中心,尤其是君士坦丁堡。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期間,君士坦丁堡被威尼斯軍隊攻佔,這些地圖落入歐洲水手和浪人手中:  

這些地圖大部分是地中海和黑海地圖,但其他地區的地圖也流傳了下來,包括南、北美洲和南北極的地圖。顯然,古代航海家的蹤跡遠達南極和北極。說來也許不可思議,但證據顯示,某個古代民族確實曾經在冰封之前勘探過南極海岸。這個民族顯然擁有先進的導航儀器,可以精確判斷經緯度。他們的航海技術,遠遠超越18世紀下半期之前的任何古代、中古或現代民族。

這些年來一直有人推測,遠古時代,地球上曾經存在一個如今已經消失的文明。上述的航海技術足以證明,這些假設並非純然是空穴來風。古代航海技術的證據,大部分被學者斥為神話,但我們在這裡提出的證據卻不是輕易可以推翻的。我們的證據顯示,以往發現的那些證據現在必須重新提出來,讓學者以開放的心胸重新加以評估。

儘管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強力支持哈普古德的推論(見下文),而且,連美國地理學會會長約翰·萊特(John Wright)也承認,哈普古德「提出了亟待學界驗證的假設」,但是,至今仍未有學者對這些神秘的早期地圖,進行深入的科學研究。哈普古德在學術界的同仁,非但不曾讚揚他在人類文明研究上的貢獻,反而刻意打壓他。直到逝世之前,他的觀點和研究工作備受譏刺,而這些批評往往是「尖刻的、瑣碎的,禁不起事實的檢驗,迴避了真正的問題」。   

愛因斯坦觀點

已故的查爾斯·哈普古德教授,生前在美國新罕布希爾州基思學院講授西方科學史。他既不是地質學家,也不是古代史學者。然而,他的研究卻對世界歷史和地質學產生極大的衝擊。他的成就應該會受到後人肯定。

愛因斯坦早就看出這點,所以,他破例為哈普古德在1953年寫的一本新書作序。這年也就是哈普古德對皮端·雷斯地圖展開調查之前的幾年。在序文中,愛因斯坦指出:
  
我經常接到各方人士來函,要求我對他們尚未公開發表的論點和觀念提出一些看法。當然,這些觀念和論點大多缺乏科學根據。然而,接獲哈普古德教授的第一封信時,展讀之下卻讓我大為振奮。他的論見雖然簡單,卻極富創意;如果能找到確鑿的證據,他的觀點必將對地殼的歷史研究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

哈普古德這本書所提出的「觀點」,其實是一個全球性的地質理論。他試圖解釋,南極大部分地區,直到公元前4000年,為何能一直保持無冰狀態。此外,這本書也探討地球科學其他許多異常現象。哈普古德的論點簡述如下:

1.南極大陸並非一直被冰雪覆蓋,在某個時期它的氣候曾經比現今溫暖得多。

2.當時這塊大陸氣候溫暖,因為在那個時候它的地理位置並不在南極,而是在南極以北大約20O0英里處。換言之,當時它的位置是在「南極圈之外的溫帶,或溫帶和寒帶之間的地區」。

3.在一種名為「地殼移置」(earth-crust displacement)的地質機制(plate-tectonics)運作下,這塊大陸轉移到目前所在的位置,進入南極圈之內。這個機制不同於結構地質學上所謂的「大陸漂流」(continental drift)。它指的是:地球的整個外殼「有時可能移換,如同一隻橘子的表皮,松俄後就會整個的移動」。

4.根據哈普古德的推測,「地殼移置」造成南極洲向南移動後,這塊大陸逐漸變冷,地上形成的冰層口愈擴大,經過幾千年的時間演變成今天的模樣。

支持這個激進觀點的進一步證據,羅列在本書第8部各章。在這兒,我們要特別指出的是,正統地質學家到現在還不肯接納哈普古德的理論,儘管他們一直無法提出有力的反證。哈氏的觀點引起太多問題。

其中最重要的問題是:有哪一種地質機制,能對地表的岩石圈產生如此強勁的衝擊,以致引發規模如此龐大的地殼移置?

讓我們聽聽愛因斯坦如何解答這個問題:

在南、北極地區,冰雪不斷累積,分布並不均勻。地球的運轉使這一堆堆分布不均勻的冰雪產生變化,從而引發出一股離心的動力,傳送到地球僵硬的表層。以這種方式產生出來的離心動力,能量會日漸增強;當它達到某一個程度時,就會使地殼鬆脫,開始移動……

令人驚異的是,皮瑞·雷斯的地圖似乎蘊含一些間接證據,支持哈普古德提出的理論:地殼突然南移之後,南極洲部分地區才開始形成冰層。更重要的是,由於這樣的一幅地圖只有在公元前4000年之前才有可能繪製成,我們不得不對人類文明的歷史重新加以考量。根據一般學者的看法,公元前4000年之前根本不可能有文明存在。

簡單地說,對人類文明的起源,一般學術界的認識是:

1.文明最初發源於中東地區肥沃的新月形地帶。

2.文明發源於公元前4O00年之後,在最早的真正文明(兩河文明和埃及文明)出現時達到一個頂點,時為公元前3000年左右。隨後出現的文明,崛起在印度河流域和中國。

3.大約15O0年後,與世界其他地區隔絕的南北美洲,獨立地發展出一個文明。

4.在舊世界,自從公元前3000年以來(在新世界,自從公元前大約1500年以來),文明穩定「演進」,變得愈來愈複雜、精緻和豐富。

5.因此,相對於今天的人類文明,所有古代文明(以及它們的各種成就)只能算是原始的玩意兒(中東古代天文家對上天的敬畏,違反科學的精神,而埃及的金字塔只不過是「原始工程師」的作品)。

皮瑞·雷斯地圖所蘊含的據證,卻跟以上所有論點發生牴觸。   

神秘的繪製技術

在他那個時代,皮瑞·雷斯可是鼎鼎有名的人物;他在歷史上的身份和地位是不容置疑的。身為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海軍將領,他曾參與16世紀中期無數次海戰,功業可謂十分彪炳。此外,他也是公認的地中海區域地理專家,著有航海指南《基達比·巴裡耶》(Kitabi Bahrive)一書,對愛琴海和地中海的海岸、港口、潮流、淺灘、碼頭、港灣和海峽,描繪得頗為詳盡。儘管勞苦功高,他卻失寵於主子,於公元1554或1555年被問罪斬首。

皮瑞·雷斯於1513年繪製地圖所使用的藍本,原來極可能收藏在君主坦丁堡的帝國圖書館——據說,這位海軍上將享有特權,可以隨意取閱圖書館收藏的所有資料。這些原始地圖,當初可能取自更古老的學術中心,如今下落不明。皮瑞·雷斯繪製的那幅地圖,直到1929年才在君士坦丁堡的故宮圖書館被發現。這幅地圖繪在一塊羚羊皮上,捲成一卷,放置在塵封的書架上。   

失落的文明留下的遺產?

誠如歐爾梅耶中校在1960年回覆哈普古德教授的信中所承認的,皮瑞·雷斯地圖描繪的是「冰層下的地形」,也就是南極洲穆德後地被冰雪遮蓋的真正面貌。自從公元前4000年,穆德後地被冰層覆蓋以來,世人就無緣一睹她的真面目。直到1949年,英國和瑞典組成的一支科學考察隊抵達南極,對穆德後地展開全面的地震調查,她的面紗才被揭開。

如果皮瑞·雷斯是唯一接觸到這種「異常」資訊的人,他所畫的地圖也就不值得重視。我們大可以嗤之以鼻:「表面看來也許意義重大,但說穿了,也許只是個巧合而已。」然而,在當時,這位土耳其海軍上將並不是唯一擁有這種神秘地理知識的人。至於這種知識如何從一個民族傳播到另一個民族,從一個時代流傳到另一個時代,哈普古德教授已經說得很清楚,我們就不必費心猜測了。不管流傳的過程如何,事實是:有好些製圖者曾經接觸過同樣的奧秘。

難道說,這些畫地圖的人,在不知不覺中,都曾經分享過一個消失無蹤的文明遺留下來的豐富科學知識?有沒有這種可能呢?

1959年底到1960年初,哈普古德教授利用聖誕節假期,在華盛頓的美國國會圖書館參考室查閱有關南極洲的資料。一連好幾個星期,他廢寢忘食,埋首在成堆的中古世紀地圖中,展開搜尋的工作:  

我找到很多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找到的東西,十分有趣;我還找到一些描繪南方大陸的地圖。有一天我打開一本地圖集,翻到一頁,眼睛驀地一亮,整個人頓時呆住了。那是奧倫提烏斯·費納烏斯(Oronteus Finaeus)在1531年繪製的世界地圖。我瞅著這幅地圖下方的南半球,心裏想:我終於找到了真正可靠的南極洲地圖。

地圖上的南極洲,整體形狀和輪廓像極了現代地圖所呈現的這塊大陸。南極的位置靠近大陸中央,和現代地圖顯示的相去不遠。環繞海岸的山脈,使人聯想到最近幾年在南極洲發現的諸多山脈。顯然,這幅地圖並不是某個人一時異想天開,憑空捏造出來的。地圖上的山脈形狀不一,各有各的獨特輪廓,有些靠近海岸,有些位於內陸。河流發源自這些山脈,蜿蜒流向大海;每一條河流都依循看起來非常自然、非常可信的排水模式。這顯示,南極洲最早的地圖繪成時,這塊大陸的海岸猶未被冰雪覆蓋。然而,地圖上所呈現的南極洲內陸,卻完全不見河川和山脈的蹤影,這意味內陸地區全被冰雪覆蓋。

哈普古德教授和麻省理工學院的李察·史崔臣博士(Dr.Richard Strachan)檢視這幅地圖後,做出以下結論:

1.費納烏斯的地圖,是依據更早的幾幅原始地圖繪製成的,而後者是根據幾種不同的投影法繪成。

2.它確實顯示南極洲海岸地區被冰雪覆蓋前的景況,尤其是穆德後地、恩德比地(Enderby land)、維克斯地(Wilkes Land),和位於羅斯海(Ross Sea)東岸的維多利亞地(Victoria Land)以及馬利伯德地(Marie Byrd Land)。

3.如同皮瑞·雷斯地圖所顯示的,費納烏斯地圖所呈現的南極洲,在一般形貌和地理特徵上,都跟現代科學家對「冰層下」的南極地面進行地震調查後所繪製的地圖頗為吻合。

哈普古德教授認為,費納烏斯地圖顯然證實了「一個聳人聽聞的看法:被冰雪完全覆蓋之前,南極洲曾被人類探訪,甚至定居過。果真如此,這件事一定發生在很久很久以前……費納烏斯地圖顯示,最初繪製南極洲地圖的人,是生活在極為古遠的時代,那時正是北半球最後一個冰河時期結束的時候。」   

羅斯海之謎

費納烏斯地圖所描繪的南極洲羅斯海,是支持上述觀點的進一步證據。南極洲大冰河,諸如畢爾德摩爾(Beardmore)和史考特(Scott),今天的出海口都覆蓋著冰層,但這幅繪於1531年的地圖卻顯示,這個地區散佈著港灣和河川。這些地形上的特徵足以證明,費納烏斯使用的原始地圖當初製作時,羅斯海和它的海岸還沒有被冰層覆蓋。「為了提供這些河川必要的水源,海岸後方必定有一個不被冰封的遼闊腹地。今天,這些海岸和腹地全部埋藏在一英里厚的冰層下,而羅斯海本身,則終年飄浮著數百英尺厚的冰塊。」

羅斯海的變遷充分顯示,漫長的無冰時期在公元前4000年結束之前,南極大陸曾被一個神秘的文明勘探過,並且繪製成地圖。這個論點還有另一個證據,那就是1949年「伯德南極探險隊」(Byrd Antarctic Expedition)使用空心筒,在羅斯海海床撈起的沉澱物。這些沉澱物分為許多層,區隔十分清楚,反映不同時期中不同的環境狀態,諸如「粗冰海層」、「中冰海層」、「細冰海層」等等。最令人驚異的發現是:「其中好幾層是由細密精緻的沉澱物組成,而這些沉澱物似乎是從溫帶(無冰)地區,經由河川進入海洋。」

如果有華盛頓卡內基研究所(Carnegie Institute)的研究人員,使用烏瑞博士(Dr.W.D.Urry)發明的「鎄年代鑑定法」,檢視在海水中發現的三種不同的放射元素,結果證明,大約6000年前,攜帶細密精緻的沉澱物入海的河川,確實曾經存在於南極大陸,一如費納烏斯地圖顯示的。直到公元前4O00年之後,「冰河式的沉澱物才開始堆聚在羅斯海海床上……其下的核心沉澱物顯示,在公元前4000年之前,南極地區曾經享有很長一段時期的溫暖氣候。」

麥卡脫與布雅舍的探尋

皮瑞·雷斯和費納烏斯的地圖,讓我們瞥見了歷史上沒有一個製圖家看見過的南極洲。當然,光憑兩幅地圖並不足以說服我們:一個已經消失的文明曾經在南極大陸留下蹤跡。可是,三、四或六幅類似的地圖攤在我們眼前,我們是否還能等閑視之?

譬如說,我們是否還能睜一眼閉一眼,繼續漠視16世紀最有名的製圖家吉拉德·克雷摩(Gerard Kremer)——又名麥卡脫(Mercator)——繪製的一些地圖中所蘊含的歷史意義?他發明的「麥卡脫式投影法」(Mercator Proiection,譯註:這是一種以直線表示經緯線的地圖繪法),至今仍應用在大部分世界地圖上。這個謎樣的人物(1569年,他突然造訪埃及的大金字塔,行蹤十分詭秘)據說「一生孜孜於探尋……古人的學問」,並且花了很多年時間蒐集古代地圖,為自己建立一座龐大的、包羅萬象的參考圖書館。

值得注意的是,1569年,麥卡脫編纂地圖集,將費納烏斯的地圖蒐羅進去。同年,在親手製作的地圖中,他也描繪南極洲這塊大陸。這些地圖呈現的南極地區(當時猶未被歐洲人發現),可供辨認的包括:位於馬利伯德地的達特岬(CapeDart)和赫拉契呷(Cape Herlacher)、亞孟森海(Amundsen Sea)、艾爾斯華斯地(Ellsworth Land)的瑟斯頓島(Thurston Island)、白令豪生海(Bellinghausen Sea)的佛雷契群島(Fletcher Islands)、亞歷山大一世島(Alexanderl Island)、南極半島(Antarctic Peninsula)、魏德爾海(Wedded Sea)、諾維吉亞呷(Cape Norveqia)、穆德後地的雷古拉山脈(Regula Range)群島、穆裡格一霍夫曼山脈(MuhligHoffman Mountalns)群島、哈拉德王子海岸(Prince Harald Coast)、施雷西冰河(Shirase Glacier)在哈拉德王子海岸的人口、盧特佐一霍姆灣(Iutzow-Holm Bay)的帕達島(Padda Island)以及思德比地的歐雷夫王子海岸(Prince Olaf Coast)。哈普古德教授指出:「這些地理特徵,有些比費納烏斯地圖上描繪的還要清晰。顯然,麥卡脫手頭掌握的一些原始地圖,是費納烏斯未曾使用過的。」

值得一提的何止麥卡脫。

18世紀法國地理學家菲立比·布雅舍(Philippe Buache),早在南極大陸被正式「發現」之前,就已經繪製一幅南極地圖。最不尋常的是,這幅地圖顯示,它使用的藍本似乎是年代更為久遠的一些地圖——比費納烏斯和麥卡脫使用的藍本地圖也許早上數千年。布雅舍地圖呈現的是南極洲被冰層覆蓋前的真實面貌。它揭露了如今已被冰封的整個南極大陸的地形,而這種地形,直到1958年「國際地球物理年」,科學家對南極展開全面性的地質調查後我們才略有所知。

這項調查證實了布雅舍於1737年出版南極地圖時所提出的看法。以古老地圖(現已遺失)為依據,這位法國學者畫出一條明顯的水道,將南極洲區分成東、西兩塊大陸,而中間的分界線就是今天的「南極洲縱貫山脈」(Trans—Antarctic Mountains)。

如果南極洲不被冰層覆蓋,這條連接羅斯海、魏德爾海和白令豪生海的水道,就確實有可能存在。正如1958年「國際地球物理年」的調查所顯示的,南極大陸(在現代地圖上,它是一塊連綿不絕的陸地)是由一個龐大的群島組成,而這些矗立海面上的島嶼,彼此之間阻隔著厚達一英里的冰塊。

被悄悄勘探的南極秘地

上文提到,許多正統地質學家認為,在冰封的南極盆地出現任何水道,最後一次是在數百萬年前。從正統學術觀點來看,在如此古遠的時代,人類根本還沒有進化完成,更不必說具有測繪南極大陸的能力。然而,布雅舍的地圖和國際地球物理年的調查卻顯示,在冰封之前,這塊大陸確實曾被繪測過。這一來,學者們就得面對兩個互相矛盾的觀點而無所適從。

到底哪一個觀點正確?

如果我們贊同正統地質學家的觀點,認為南極上一次處於無冰狀態是在數百萬年前,那麼,我們就得將達爾文以來的科學家所蒐集的人類進化證據一舉推翻掉。情況可能不是如此,因為化石記錄很清楚地顯示,幾百萬年前,人類的祖先還沒有「進化」;他們只是一群額頭低垂、行動笨拙的「類人猿」,根本沒有能力從事先進的智能活動,諸如繪製地圖。

難道說,真有一群外星人出現在那個時候,乘坐太空船繞行地球,對還未被冰層覆蓋的南極洲進行勘探,繪成一幅幅先進、精密的地圖?

或者,我們是不是應該重新考慮哈普古德提出的「地殼移置」理論,承認南極大陸在15000年前,確實曾經處於無冰狀態,一如布雅舍的地圖所描繪的?

有沒有可能,一個高度發展、足以繪測南極大陸的人類文明,在公元前13000年左右曾經出現在地球上,然後忽然消失?若有這個可能,那麼,這個文明是在什麼時候消失的呢?

縱觀皮瑞·雷斯、費納烏斯、麥卡脫和布雅舍的地圖,我們不得不承認,在持續好幾千年的一段時間中,南極洲可能一再被勘探測繪過,而這期間,冰層逐漸從南極內陸向外擴散,直到公元前4000年左右,才將南極大陸所有的海岸吞沒。皮瑞·雷斯和麥卡脫所依據的藍本地圖,極可能是在這個時期的末端,冰層逼近南極海岸時繪製成的;費納烏斯的藍本地圖,顯然更為古老,當時冰層只存在於南極內陸;布雅舍使用的原始地圖,甚至更為古舊(可能給制干公元前13000年左右),當時整個南極大陸猶未被冰層覆蓋。   

南美洲的未來山脈

從公元前13000年到公元前40O0年這段時期,地球上其他地區有沒有被勘探,並且精確地繪製成地圖?在皮瑞·雷斯地圖上,我們也許可以找到答案。這幅地圖蘊含的奧秘,不僅僅南極洲而已:  

繪於1513年的皮瑞·雷斯地圖,卻相當完整地呈現出南美洲的地形,令人驚異。它不但描繪出南美洲的東海岸,也勾勒出西部的安第斯山脈,而當時的歐洲人根本還不曉得有這座山存在。皮瑞·雷斯地圖正確地顯示,亞馬遜河發源於這座尚未被歐洲人探測過的山脈,向東流入大海。

依據20多份不同年代原始文件繪製成的皮瑞·雷斯地圖,兩次描繪亞馬遜河(最可能的原因是,皮瑞·雷斯一時疏忽,重疊使用兩份不同的原始文件)。第一次描繪時,皮瑞括斯將亞馬遜河流經的路線一直畫到帕拉河(Para River)河口,但是,重要的島嶼瑪拉荷(Marajo)卻未出現。從哈普古德教授的觀點看來,這就顯示,皮瑞·雷斯依據的原始文件,可能具有15000年歷史,當時帕拉河是亞馬遜河主要或惟一的入海口,而瑪拉荷島是亞馬遜河北岸陸地的一部分。第二次描繪亞馬遜河時,瑪拉荷島卻出現在地圖上,而且畫得頗為精細,儘管直到1543年這座島嶼才被歐洲人發現。這使我們不能不懷疑,地球上曾經出現一個神秘的文明,在好幾千年的漫長時期中,對改變中的地球面貌持續進行勘探和測繪,而皮瑞·雷斯使用的不同年代的藍本地圖,正是這個文明遺留下來的文件。

位於今天委內瑞拉境內的奧利諾科河(Orinoco River)和它的三角洲,並未出現在皮瑞·雷斯地圖上。但是,哈普古德教授指出,這幅地圖顯示:「兩個入海口一直延伸到內陸(縱深達20O英里左右),位置就在今天的奧利諾科河附近。地圖上的經線和今天奧利諾科河的方位相符,而緯線也大抵無誤。這是否顯示,皮瑞·雷斯使用的原始地圖繪成後,這兩個入海口就被泥沙淤塞,三角洲也日益擴大?」

直到1592年,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才被歐洲人發現,但它卻出現在1513年的地圖上,緯度正確無誤。

皮瑞·雷斯可能依據古老的圖籍,描繪出一座位於南美洲東邊大西洋中,今天已不復存在的大島。這座「想像」的島嶼,剛好坐落在赤道北邊大西洋中部的海底山脊上,距離巴西東海岸700英里,而今天這兒有兩座名為聖彼得和聖保羅的礁石(RoCks of Sts Peter and Paul)突出在水面上。難道這只是純粹的巧合嗎?有沒有可能,這幅原始地圖是在最後一個冰河時代繪成的呢?那時的海平面比現在低得多,足以讓一座大島出現在這個地點。   

萬年前的傑出製圖家

其他16世紀地圖,看來也可能是依據最後一個冰河時代進行的全球性地理勘探所繪製成的。其中一幅繪於1559年,是土耳其製圖家哈齊·阿默德(Hadji Ahmed)的作品。根據哈普古德教授的推斷,阿默德手頭上一定掌握有「極不尋常」的原始地圖。

阿默德地圖最顯著、最令人驚異的特色是,它相當清晰地顯示,在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亞之間存在著一塊狹長的陸地,寬約1000英里。這塊陸地就是地質學家所說的「陸橋」(land.bridge)。它以前確實存在過(就在今天白令海峽所在的位置),但最後一個冰河時代結束時所造成的海平面上升,卻把它淹沒在海浪之下。

公元前10000年左右,北半球各地的冰層迅速消融後退,促使海平面上升。有趣的是,至少有一幅古地圖顯示,瑞典南部覆蓋著殘餘的冰山,而這類冰山當時一定普遍存在於這個緯度的地區。這些殘餘冰山是出現在托勒密(Claudius Ptolemy)有名的「北方地圖」(Map of the North)上。繪於公元2世紀,出自古典時代最後一位偉大地理學家手筆的這幅地圖,遺失了好幾百年之久,直到15世紀才被發現。

托勒密擔任館長的埃及亞歷山大港圖書館,收藏大量的古代圖籍和手稿。因此,他得以參閱古代原始文件,繪製他那幅北方地圖。他使用的藍本地圖,至少有一幅很可能是在公元前10000年左右繪成,因為在他那北方地圖上,不但呈現當時普遍存在的冰山,也描繪出「湖泊……具有今天湖泊的形狀,以及跟冰川非常相似的溪流……從冰山流注到湖泊中」。

眾所周知,在托勒密繪製北方地圖的時候——歷史上的羅馬帝國時代——西方人根本不知道歐洲北部曾經存在過「冰河時代」。15世紀,托勒密地圖被發現時,也還沒有人知道這個史實。人們實在很難想像,托勒密地圖上的殘餘冰山和其他地理特徵,曾經被歐洲文明之前的任何文明勘探、測繪過。

托勒密地圖蘊含的意義非常明顯。意義同樣明顯的,是耶胡迪·伊賓·班札拉(lehudi Ibn Ben Zara)於1487年繪製的「航海圖」(Portolano)。這幅歐洲和北非地圖所依據的藍本,可能比托勒密的更為古老,因為它顯示冰山存在於比瑞典更南的地區(約莫和英格蘭同一緯度),而它所描繪的地中海、亞得裡亞海和愛琴海,顯然是歐洲冰層消融之前的面貌。當然,那時的海平面比今天低得多。我們發現,這幅地圖上的愛琴海,擁有比今天多得多的島嶼。乍看之下,這個現象頗令人納悶,但仔細一想,我們就不難找出原因:班扎拉使用的原始地圖,是在1萬或1.2萬年前繪製成的;當最後一個冰河時代結束時,愛琴海許多島嶼就被上升的海水淹沒,從此消失無蹤。

再一次,我們似乎又看到一個消失的文明遺留下的「指紋」——這個神秘的文明,曾經產生過一批傑出的製圖家,對世界許多地區進行精確詳盡的勘探和測繪。

從事這樣的工作,又該具備哪一些科技和哪一種文化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