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早在唐朝就有「城管」了(圖)

2011-06-12 20:0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唐代長安西市

大家可能認為「城管」是近些年才出現的新興事物,其實在中國歷史上,至少在唐朝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城管這類工作崗位。

中國古代有沒有城管?有人認為周朝的「監市」就是城管,還有人說唐代白居易《賣炭翁》詩中的「黃衣使者」比較像。

監市,顧名思義是市場的監管者,與今之城管相似。《莊子·知北遊》中有「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的文字,似乎是與城管有關的最早記載了。李頤的註釋是:「市魁履豕,履其股腳狶難肥處,故知豕肥耳。」原來狶(大豬)的小腿以下部位是「難肥處」,越往下踩越能判斷出整豬的肥瘦程度。由是推論,監市履狶應該是為了抽稅。

到了唐代,城市管理的模式日益成熟了。大唐帝國的首都長安是國際大都市,但人多了就有麻煩事,為了方便管理,街道的功能分區就很明確,比如市、坊、櫃,一看上去就明白是什麼地方。比如用於貨物交易的「市」設在城市的中心位置(大致上靠近中心地帶),但像菜市場、茶館之類的公共場所也是必不可少的。

城市化的進程就意味著城市越來越龐大,人口增多,而隨之帶來的問題也很不少,原來只靠政府治安部門來管理就成了,但後來這都成了難於管理的事情了,人手少,又有單位編製的限制,這樣下去,肯定不利於城市的綜合發展,那就得增加人手了。於是,監市就應運而生了。

但監市的成員並不是正式編製人員,而是可根據當地官員的意願或根據政治形勢隨時從民間挑選人員組建和解散,組建期間監市的薪水由衙門發放。表面上看,這是個臨時僱員組成的,其成員的來源有可能是各行各業中,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們履行的工作職能是對整個城市進行日常管理,誰誰進行了違規經營,像破牆開店的、沒在指定的地點經營的,都要依法取締,而監督小商小販的合法經營是最重要的工作之一,無疑,這對城市管理髮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舊唐書》中說:「監市踐於衙,理市治序。」意思就是,監市「踐於衙」是指屬於衙門管,比衙門官吏的社會地位要低一些,他們的任務就是「理市治商」,怎麼樣管理,少不得還要有較為詳細的城市街道管理規定,比如說「距府十丈無市,商於舍外半丈,監市職治之。」所謂的「府」是指行政機構所在地,這裡規定的就是離此類地點十丈之內不可以開店擺攤賣東西,而監督執行這些規定的人就是「監市」。

不過,據唐朝房玄齡在《唐世記》裡記載:監市跟《舊唐書》的略微有些差異,前者認為他們是臨時僱員,而後者似乎更像國家公務員,但其功能卻是一致的:城市管理。開初,監市的職能是相當單一的,只是做些市場管理的活路,像怎麼對付商業經營有嚴格的管理制度,監市的任務也就相對輕鬆。所以監市的成員並不是正式編製人員,而是可根據當地官員的意願或根據政治形勢隨時從民間挑選人員組建和解散,組建期間監市的薪水由衙門發放。所以城管應該是唐朝時就已出現了。

史料中另有一種「宮市使」,跟「城管」的職責也很相像。「宮市使」負責宮廷採買事宜,一般由內廷宦官把持。白居易的新樂府名篇《賣炭翁》,生動描繪了「宮市使」們的惡形惡狀:

翩翩兩騎來是誰?黃衣使者白衫兒。
手把文書口稱敕,回車叱牛牽向北。
一車炭,千餘斤,宮使驅將惜不得。
半匹紅綃一丈綾,系向牛頭充炭直。

翩翩而來的「黃衣使者」,手持文書、口稱敕令,名為採購,實則奉旨打劫,「半匹紅綃一丈綾」不過象徵性地意思一下。據韓愈《順宗實錄》記載,德宗末年連宮市文書也不用了,「置白望數百人於兩市並要鬧坊」,「白望」這名號起得夠形象,只要被「望」上的貨物,就以宮市的名義掠走,只付大約十分之一的貨值,還要另索貨物進宮的「門包」和腳錢。這些惡棍的身份真假莫辨,賣貨的百姓常常空手而歸,「名為宮市,而實奪之」。

由於在實際操作過程中,監市對城市管理經驗的越來越多,對城市的管理介入也增多了,不再單純地進行市場監督管理。到了宋代,監市由於熟悉商販的經營之道,對它們的監管力度也就有所加強,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收稅,而稅收這樣的事一般都是由政府部門來徵收的。如《宋史·太宗紀一》:「辛巳,侍御史趙承嗣坐監市征隱官錢,棄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