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尼西亞變局(中)——槍炮與茉莉花(組圖)

2011-02-01 08:46 作者:肖雪慧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突尼西亞
法國解放報的封面:「阿拉伯世界,下個是誰?」被劃叉的是本拉里,其他是敘利亞、埃及、利比亞、約旦等國政治強人

四.被突尼斯人民打破的預言

「我們受過教育,我們完全有能力照看好我們自己和國家!」這是突尼西亞人走上街頭,趕走獨裁總統時對記者喊出的——We are educated! We are fully capable of taking care ourselves and our country!(來源:新浪@王佩)

但某些媒體一如當初目睹薩達姆垮臺時那樣,迅速扮演起唱衰角色:

「原來獨裁的時候我很幸福,現在生活無著落了。」——關於本·阿里經營23年的政權一朝倒臺的央視談話節目刻意找了這句出自一位突尼西亞人的話,暗示該國人民現在境況,也以己度人,似乎高壓下當屁民、當一隻不知何時被宰殺、擁有虛幻安逸的幸福豬,要比擁有自由和尊嚴更重要。然而,突尼西亞人打出的標語牌——「Have you ever seen? A president who treats his people like idiots ?」「你們見過一個把人民當蠢蛋來欺騙的總統嗎?」清楚表明瞭態度:尊嚴之於人,跟「麵包」一樣不可少!現實則一再昭示,甘於被掌權者當訓育對象、白痴、屁民,常常面臨「麵包」不能滿足或隨時被奪走的命運。


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國內示威者打出這樣的標語「你們見過一個把人民當蠢蛋來欺騙的總統嗎?」


突尼西亞
巴黎時間18日18點本地區突尼西亞人在省政府門口集會聲援國內同胞。打出標語「身為突尼西亞人而驕傲」
 

遺憾的是,渲染「現在生活無著」的媒體對不願被騙、堅信「完全有能力照看好我們自己和國家」的突尼西亞人民的精神狀態視而不見,對這個國家正在發生的積極變化也視而不見。

事實上,14日晚本·阿里倉皇出逃後,這個國家近乎神速地開始了朝向憲政的重建政府和恢復秩序的努力。

15日,突尼西亞憲法委員會宣布本•阿里被永久免職,由眾議長邁巴扎代行臨時總統職權,60天內進行新一輪總統選舉。邁巴扎授權總理加努希組建新政府。

16日,憲法委員會宣布籌組容納各黨派的新政府。前總統本•阿里的總統安全局長阿里•謝裡亞迪將軍及其助手被捕。突尼西亞檢察長當日簽發調查令,宣布司法部門就「危害國家安全、傷害他人、挑動民眾相互仇殺、在突尼西亞領土製造混亂和搶劫」等指控立即對謝裡亞迪等人展開司法調查。

總理加努希自15日晚獲代總統授權後,與突尼西亞近20個政治黨派、社會團體、工會組織和企業協會主要領導人進行了近兩天緊急磋商,就民族團結政府的組成人員問題達成妥協。17日,宣布突尼西亞民族團結政府正式成立,公布了新政府成員名單。但更引外界注意的是標誌政權性質發生重大變革的幾個消息:1,總理加努希宣布全面解禁媒體和人權組織活動、承認所有政黨並釋放所有政治犯;2,宣布國家和政黨分離;3,新內閣名單中,前政府時期的新聞部被撤銷。

跟撤銷新聞部的消息相對應的是:突尼西亞電視臺工作人員為這些年播出的謊言向全國人民道歉。這條消息令人感慨系之:這個國家好歹還有私營媒體存在,如果論播出謊言,突尼西亞電視臺哪裡排得上號?

除標誌政權性質重大變革的上述消息,新政府宣佈成立的三個專門委員會表明突尼西亞將在作必要的清掃地基工作後推行全面改革。這三個專門委員會是:「政治改革高級委員會」、「清算貪污腐敗和行賄受賄行為全國委員會」和「清算近期濫用職權行為全國委員會」。這些委員會是幹什麼的,不用解釋也看得出來。

以上步驟正如加努希所說,標誌著突尼西亞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階段。

18日,總理加努希宣布:所有在驅逐前總統本-阿里的運動中參與鎮壓民眾的人,都將面臨法律審判。

新的政治進程並不一帆風順,在多年積累了過多尖銳矛盾、民間積怨甚深的背景下,期待一帆風順,也不切實際。18日這天,因新內閣成員中舊政府留用人員過多,四位反對黨成員退出新政府以示抗議。當日晚些時候,邁巴扎和加努希宣布退出原執政黨憲政民主聯盟,但保留代總統和總理職務,以挽救剛成立的新政府。憲政民主聯盟宣布開除本·阿里及其6名助手的黨籍。

 突尼西亞 
18日,數百名抗議者走上首都突尼西亞市街頭,反對執政的憲政民主聯盟。

20日,突尼西亞釋放了所有政治犯。突尼西亞官員著手調查本·阿里的財務狀況。

22日,突尼西亞爆發了本·阿里逃亡後有數千人參加的大規模示威,很多司法人員、公務員也參加了。示威者指總理加努希跟本·阿里同流合污,要求他下臺。加努希作了三點承諾:他將在大選後退出政壇;將對本·阿里統治時期的受害者家庭進行賠償;派人到沙特等中東各國追查本·阿里下落。

無論如何,這個國家已經邁出了關鍵一步。而人民的作用是決定性的,他們是這場「茉莉花革命」(因國花而得名)當之無愧的主角。


 突尼西亞 
巴黎時間18日18點旅法突尼西亞人集會聲援國內同胞:「獨裁者倒了,獨裁還沒有」


突尼西亞
巴黎集會上的標語:「還我們的錢」

儘管紛爭和動盪還在困擾這個國家,但重建的政治進程沒有停下來,而是正在各種力量和訴求的博弈中調整。在這個過程中,國家的安全形勢在好轉,民眾生活在逐步恢復正常。

突尼西亞政局還存在變數,能不能走得更穩,有賴於各方的智慧。

五.軍隊的子彈沒有飛,總統只好讓自己飛

微博上大家在轉突尼西亞總統出逃的消息,不少博友發出一條帶調侃意味的評論:軍隊怎麼不開槍?

本·阿里政權能在突尼西亞民眾抗議下最終和平倒臺,軍隊的確很關鍵。軍隊一旦開槍,這個國家必陷入大規模流血衝突,出現難以收拾的悲劇性局面。而在這場騷亂中,突尼西亞軍隊沒有開槍。

從12月17日小販自焚引發民眾示威到1月14日本·阿里逃亡,這近一個月時間中的人員傷亡,部分是警察跟民眾武力對峙、向示威者開槍造成的,部分是監獄暴動導致的。軍隊、裝甲車雖然從12日開始佈置在突尼西亞首都和周邊,但沒有參與鎮壓示威民眾。本·阿里發出可以實彈射擊的命令後,軍隊也拒絕開槍。相反,軍隊起了保護民眾的作用。

事後分析,一個具廣泛共識的看法是:突尼西亞獨立後很快實行的軍隊國家化是重要原因。既然是國家軍隊,作為國家保衛力量而存在,它的終極忠誠對象是人民,而不是特定個人或黨派。而突尼西亞軍隊不介入商業活動,則使其超脫於利益漩渦。這些原因,使突尼西亞軍隊在統治者與人民衝突對立的情況下恪守了本分,並在關鍵時刻保護了民眾,成就了一場代價最小的巨變。

正因為如此,才可能有下面這樣的情景:17日,一位士兵自豪地佩戴鮮花參加到遊行隊伍中。如果軍隊讓子彈飛了,跟民眾的關係就撕裂了,軍人洋溢著自豪感跟民眾同樂的場景是不可想像的。


 突尼西亞 
17日,一名佩戴鮮花的士兵正參加一場反前總統本·阿里的示威遊行。
  突尼西亞 
20日,突尼西亞民眾在流亡的前總統本·阿里領導的前執政黨憲政民主聯盟總部前示威遊行。一名示威者將一朵花插在槍管上

突尼西亞變局中,軍隊在前期堅守不向民眾開槍的立場,後期充當國家和民眾的保護者。當本· 阿里以武力和欺騙兩手應對,警察充當幫凶導致流血時,軍隊的中立最終迫使總統逃離。本·阿里出逃後,突尼西亞首都一些主要街道和郊區城鎮出現殺人、搶劫、製造騷亂的蒙面持槍團夥。後來證實,這些蒙面持槍團夥是前總統本•阿里的安全衛隊成員。就在本·阿里的效忠者到處製造針對平民的恐怖行動時,原先佈置在首都卻一直按兵不動的軍隊、裝甲、坦克,現在行動了。一方面軍隊控制了總統府,並在機場和其他重要目標執行保衛任務。與此同時,跟前總統支持者在多處進行槍戰。

在不少地方還在發生槍戰的混亂中,武裝巡邏的坦克、裝甲車成了平民的保護屏障。據南都報導,一位接受採訪的出租司機表示「一旦聽到槍聲,我就會把車開到坦克和安全部隊身後,躲在車裡不出來。」軍隊在這種情況對社會的保護、鎮靜作用,平民對軍隊的信任,可窺一斑。

17日內政部長在弗裡阿新聞發布會上呼籲安全部隊保障民眾安全,要求所有人「保衛祖國突尼西亞」。他還說:「我尊重和感謝那些協助安全部隊履行職責的民眾,所有觸犯法律的安全部隊人員都將受到懲罰。」他說:「有人在未懸掛牌照的車內向街頭民眾射擊。我呼籲這些人立即放棄武力,停止對民眾的恐嚇,你們最終會被繩之以法。」

弗裡阿這番話,釐清了當時的衝突情況下,什麼是犯罪、誰在犯罪。犯罪的不是用肢體、石頭還擊警察暴力的示威民眾,而是憑藉武力、憑藉國家公器恐嚇民眾的人。

這應該是這個國傢俱有廣泛基礎的共識,也是社會尚有的基本道義判斷。正因為存在基本道義判斷,軍隊沒做軍隊不該做的,而做了該做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