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突尼西亞變局(上)——能學會引以為戒嗎?(組圖)

2011-01-31 04:34 作者:肖雪慧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突尼西亞

地處北非的突尼斯,跟南美的智利一樣,平時不大為中國人注意,卻都以一種格外強烈的方式闖入視野。

15日,一條微博一下吸引了很多人注意:「一個水果攤掀翻一個國家(政權),26歲的失業青年趕走在位23年的總統。」相似的還有:【小販之死推倒總統】「……水果蔬菜被當地城管沒收,自焚抗議,從而引發突尼西亞持續一個月的騷亂」

其實,當這條消息在我們這裡開始傳播時,在突尼西亞,由小販自焚點燃的民眾怒火已經燃燒近一個月並蔓延至整個國家。致使突尼西亞風雲突變的導火索、社會積弊和矛盾、當局的處置應對手法,一切、一切,中國人太熟悉了。

一.導火索:自焚抗議粗暴執法

去年12月17日,在突尼西亞中南部的西迪布吉德,靠賣蔬菜水果維生的26歲青年阿齊茲貨物被城管警察沒收並遭粗暴對待。阿齊茲是大學畢業生,跟突尼西亞很多受過高等教育卻無關係門路的青年一樣,畢業就是失業。他靠擺攤維持自己和兄弟姊妹的生活,但突尼西亞政府對這種民間自救性經濟活動抱敵視態度,嚴厲禁止。作為街頭小販,阿齊茲備嘗艱辛、屈辱,此前就因沒有經營許可證,水果蔬菜被沒收過6次。這一次,在絕望和憤怒之下選擇了自焚,以抗議警察粗暴執法和社會不公。他被嚴重燒傷,送醫搶救無效,於1月4日死亡。

阿齊茲不是第一個選擇自殺的失業大學生,但自殺的慘烈方式點燃了民眾積蓄已久怒火。很多跟他處境類似的民眾特別是青年人憤然走上街頭示威抗議,與國民衛隊發生激烈衝突。據半島電視臺網站12月27日報導,突尼西亞內政和地方發展部24日發表新聞公報稱,突尼西亞中部地區的西迪布吉德當天下午發生流血衝突,已造成1名示威者死亡和兩人受傷,另有多名國民衛隊官兵在衝突中被燒傷。公報還指抗議者在圍攻國民衛隊大樓之前燒燬了國民衛隊的3輛汽車。

1月4日,人們通過網際網路得知自焚青年傷重不治的消息,抗議升級,並從西迪布吉德蔓延全國。

1月14日,以總統本·阿里逃離突尼西亞宣告現政權垮臺。

 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
示威民眾舉著青年小販遺像,要求審判前總統本·阿里

二.以順從換取生存條件的「麵包契約」靠不住

突尼西亞東臨地中海,景色奇異,有「沙漠玫瑰」美稱,是歐洲人的度假勝地。這個以旅遊為支柱產業的國家,在非洲和阿拉伯國家中,一向被視為經濟競爭力最強、政治形勢最穩定。

然而,突尼西亞民眾並未真正分享國家經濟發展成果,他們的生活並不像這個國家呈現給外界的那樣。

突尼西亞自1956年獨立以來,政府與百姓之間心照不宣存在「麵包契約」。即,突尼西亞民生資源緊缺,政府以「麵包」(基本生存資料或教育、醫療、住房資源等)換取百姓的順從。換句話說,百姓以放棄對基本政治權利的要求換取「麵包」。

本·阿里是1987年通過一場不流血的奪權上臺的。上臺之初,他承諾改革,承諾給百姓帶來「真正的民主和不斷進步的政治生活」。但地位一鞏固,就通過修憲謀求無限期執政,取消了總統任期限制,而且施政上回到「麵包契約」所意味的跛腳發展之路:限制民眾的自由和權利,承諾保證經濟發展,讓百姓能生活得好。

四次連任、掌權達23年之久的本·阿里成了事實上的獨裁者。他迷信管控手段。對輿論的鉗制、公民自由的削減,對社會生活的嚴厲管控,日甚一日。再加上南北發展失衡、高失業率、物價暴漲,其中民生物質價格暴漲將底層民眾陷入困境。政府對民間非正規經濟近乎病態的嚴厲禁止,又在打擊民間自救性經濟活動的同時也傷害和羞辱了靠這種經濟活動謀生的人。

而「絕對的權力絕對導致腐敗」,這條屢試不爽的鐵律同樣在本·阿里身上應驗。家族統治、任人唯親、裙帶關係、以他為首的權貴集團貪污受賄並肆無忌憚侵吞國家財產。就在逃之夭夭之際,也沒忘了隨機運走大量黃金。他的前妻逃離時攜帶黃金達1.5噸。

中國人絕不陌生的這一切 ——本·阿里上臺初的承諾、權力穩固後的管制措施、地區經濟發展嚴重失衡、貧富懸殊,以及就業和物價等等,都使民眾對總統家族和政府的不滿日益積累。總統家族的炫耀性、奢靡性消費,也引發眾怒。曾受邀到總統女婿家做客的美國大使驚訝地看到,這個家庭連吃的冰淇淋都是從法國空運的。他觀察到,「掌權小圈圈內的貪腐日益嚴重,連一般老百姓都注意到,民怨四起。」美國大使對這個家族的觀感通過維基解密曝光,大使館機密電文稱本•阿里的家族為「准黑手黨」,是突尼西亞 「腐敗的核心」。這在民間激起更強烈憤怒。

獨裁者早就把自己置於在了炸藥桶上,青年之死,成了引發炸藥的導火索。

三.政治強人迷信暴力,習慣性應對措施激化矛盾

事情剛開始時,當局迷信管控和暴力,習慣性地一手封鎖消息,一手強力彈壓示威抗議民眾。

然而,兩手都失效了。網際網路時代,官媒不報導,卻封不住網路和社會媒體之口。失業青年自焚的消息透過FACEBOOK等社交網站和手機快速傳播,早已對高失業率和高物價不滿的民眾怒火爆發而出。2011年1月4日,青年傷重不治。這一被官方封鎖的消息又被網際網路傳播開了,民眾抗議升級,並蔓延全國。

封鎖消息的同時,本·阿里派軍警鎮壓、抓捕。12月24日就導致了示威者死傷。據官媒說法:警方處理示威抗議時,數次在「鳴槍示警無效後,被迫開槍進行自衛」,造成多人死亡和受傷。這種強力彈壓,更加激怒民眾。1月4日阿齊茲傷重不治的消息傳出來,抗議怒潮如燎原烈火,從事發地迅速擴展至全國。

 突尼西亞 
本·阿里統治20多年,把突尼西亞變成一個僵化的集權國家。


 突尼西亞 
警察逮捕示威者

 

 突尼西亞 
一位示威者被打死


 

 突尼西亞 
憤怒的海洋

仍然相信欺騙和暴力兩手可以平息事態的本·阿里在10日下午向全國民眾發表電視講話,不做絲毫反省,卻指「被國外敵對勢力收買的恐怖份子和極端分子」利用兩週前發生在西迪布吉德的悲劇事件,散佈謠言、歪曲事實、蓄意挑動一些失業青年製造社會動亂,其目的是「詆毀突尼西亞已經取得的發展成就和社會進步」,破壞突尼西亞的社會穩定和安寧。

12日晚開始,突尼西亞首都及周邊地區實行宵禁。大批士兵和裝甲車被部署到首都突尼西亞市主要街道和重要機構周圍。這些措施沒能嚇住民眾,反倒火上澆油,刺激了事態擴大。

13日,本•阿里再次發表全國電視講話。表示已下令軍隊不許用實彈射擊,除非出於自衛。承諾立即對國家政治和經濟進行全面改革,「實現全面、徹底的新聞自由,取消對網際網路的限制措施」,控制飛漲的食品價格。政治經濟改革,是他早在23年前已經做過卻未履行的承諾,現在在危機時刻再作這樣的承諾,已無法取信於民。

1月14日,上萬名示威者聚集在內政部前,口號已從先前的「反貧窮、反失業」,發展到包含明確政治訴求的「要麵包、水,不要本·阿里」,「抗議示威直至政權垮臺」等口號,並要求整治總統身邊的腐敗官員,其中包括其親戚、女婿等人。突尼西亞人民一旦認識到在缺乏民主和自由的政治環境下,國家經濟發展是權貴階層不過是使得以更多地攫取,多年來的「順從換麵包」的幻覺一旦破滅,他們也就明白了自己該要的是什麼。

面對已經覺醒的人民,當天下午,本·阿里先是承諾提前議會選舉、他本人不再謀求連任、取消網際網路限制,恢復網路自由——自2005年起,YouTube等提及突尼西亞人權的網站都遭屏蔽,當局還通過釣魚軟體竊取民眾的Facebook、Gmail等密碼,並威脅逮捕網民——稍晚些時間,YouTube等網站果然開放,兩名被關押的博客博主也獲釋。但傍晚,本•阿里突然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禁止三人以上的聚會,實施宵禁,對可疑人員可使用武器。這就又解除了13日做出的不許實彈射擊的命令。再晚些時間,本·阿里逃之夭夭,飛離突尼西亞。

 突尼西亞 
得知本。阿里出逃,民眾高興地打出標語:「玩完」


從10日到14日晚逃離,本·阿里每日一變,一日三變。人們見識了一個獨裁者的反覆無常。而這種使人們無法對其行為抱有正常預期的反覆無常,幾乎是所有憲政失效國家的政治強人共有的特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