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打掉江澤民 曾慶紅可能被祭旗

2010-05-03 23:46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141
    小字

上次我們主要是談的江澤民,因為幾件事情所暴露出來的消息看,估計從江澤民的角度應該是出狀況了。很多朋友可能會說,確實要看在五月一號他會不會在世博會上出來。我個人的看法,似乎問題不是很大,出來不出來跟目前的這個局面來講,其實是在往下走,他出來也好不出來也好,按照胡溫做事情的風格,他們並不太在乎江澤民是否再露臉。

大家注意到一點相對來講,胡溫個人的做事情的風範不像其他人來的那麼沖,就是說直截了當的像中共它們自己的相互鬥爭歷史當中,很多人的做法那樣,一刀切嘁裡喀嚓就完。這兩個人的做法可能是因為長時間他們一直居於次位,一直自己就處於一種危險之中的背景,所以造成他們做事情相對柔性更大,鋼猛不夠,柔性過大勢必造成如果江澤民一定要幹什麼、一定要露面、或者怎麼樣,他們不是不給他機會,我個人是有這種感覺。

網上也都意識到這一點,就是江澤民出事了,但是作為一個標記,很多人說看他在五月一號在世博會開幕時是否出來,那我自己覺得其實問題不是很大。包括網上我看到消息說,玉樹地震,中共的官員們都去做樣子捐款,其中有江澤民的名字,而且比較靠前。所以我個人斷定,胡溫跟江澤民之間的鬥爭來的更溫和,有一點慢火燉肉的感覺。

為什麼這麼提呢?主要是從胡錦濤被鄧小平欽定隔代接班人之後,這麼長時間,胡錦濤一直做著小媳婦,就低著頭不吭聲,這種耐性,這種穩定性,不是一般人能具備的。所以我說他能夠忍讓,甚至說能夠允許江澤民去做這些,主要從他個人做事的風範角度去提的。這是我們接著上一期的講的,其實這件事情有著十足的發展,意思就是說很實在的、很具體的一步一步的在往下走。

也就是在我們做完上一期節目時間不長,結果網上披露出另外一個消息,這個消息在海外的媒體當中都在第一時間報導。我們就把這個消息回覆一下。這是在四月二十三號報導的,文章是這麼說的,中共下令黨內領導幹部必須報告本人的婚姻變化,以及配偶和子女移居海外境外的活動,從而是為了打擊腐敗。

媒體是這麼講的,這一決定是胡錦濤在星期五主持的會議上作出的,這裡沒有說是主持的什麼會,我們注意看應該是中共的政治局會議,根據新規定,領導幹部必須匯報他們配偶和子女的所在地,以及本人、配偶及共同居住的子女的收入和投資情況。

評論主要是說中共一直對挪用公款和收受賄賂的官員採取嚴厲的處罰,而且前一位負責反腐貪監管部門的負責人,本月因為受賄而被判處死刑。而王益被控在擔任國家開發銀行副行長期間受賄一百七十六萬美元,所以被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看過一些海外的媒體報導,主要是從這個角度這麼來說的。網上報導大多集中在他是在中共的政治局會議上作出這樣的決定。而政治局會議上他提到領導幹部,他並沒有提到是哪一個級別的領導幹部,我覺得這點比較關鍵。就是說中共因為層次級別分的比較清晰,所以他沒有這麼提,是從哪個級別,處級、局級,從哪一個級別必須做這樣的匯報和什麼時間開始執行,這個並沒有說,起碼在海外的媒體報導當中沒有提到這一點。

我為什麼提到這個說法呢?因為這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它觸及到哪一層,它是來自於中共黨的內部來講的,並不是從所謂的政府部門,或是說是國家監察部門所下的規定,那也就是說貪腐、腐敗對官員的懲治是黨內的事情,不是國家的事情,這個性質區別是相當大的。

因為是國家的事情的話,要讓國家法律去行使。但是黨內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就變成了家法,這個大家要明白,這個道理和細節非常關鍵。共產黨從來沒有在這樣的細節上有絲毫的任何的馬虎,但是他對外宣傳當中,可是跟老百姓卻是非常馬虎的,讓老百姓覺得黨又光輝、黨又偉大了、黨又確實怎麼怎麼樣了,不是的。

這個就是混淆了政府與政黨之間的關係,混淆了政黨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混淆了黨內的家法與憲法法律之間的本質區別的這種關係。所以它以中共內部的概念提出來,這就意味著說有什麼事情可以在黨內解決,而並不是把它所謂的繩之以法。

黨內解決,黨內可以處分,可以不處分,黨內可以協商,可以平衡,可以協調,所有這些都在黨的組織之內把這件事情處理掉。這就意味著說,可以松、可以緊,按照黨的需要來作判斷。如果黨內這樣的做法,就意味著另外一個概念,中共向來最大的問題就是黨內的權力之爭,黨的內部的權力之爭從來就沒有停息過。

這在我們上一期的節目當中也提到過的,黨的總書記從來沒有得到好死過,黨的總書記一直出狀況,這麼多界。在這個大的背景下就意味著說,當這樣的信息、這樣的消息披露出來的時候,誰有權力掌握這樣的資料,誰有權力利用這些資料審查這些資料,對這些資料給予判斷,利用這些資料可以管轄那些手下聽話的和不聽話的官員。

這就意味著說黨內兩派,或者多派鬥爭當中,將會以黨的名義、以組織的名義,把你的相應的所有的資料和細節曝光於黨內,使得握有現實權力、實權的人物在這種基礎上對你進行更進一步的要挾、管轄和「廉政」,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以目前的狀況來講,黨的官員沒有沒毛病的,如果把這樣的細節披露出來之後,你不披露,你就是向組織隱瞞自己真實的情況,就有麻煩了。如果被別人知道、被別人舉報,你就有麻煩,這是第一;第二如果你如實匯報,把自己的資產、家產如實匯報的話,那下一步黨的握有權力的人就會要求你匯報和向組織說清楚你的財產的來源,這有又會給所有握有實權的人留下把柄,這是非常清楚的;第三到底要向組織交待到什麼程度,這是今天所有這些官員最難辦的。向誰、向哪一級和交待什麼程度,這是個問題。

我們可以給這些官員出個主意,你一個月的工資掙多少錢那是很清楚的,一個月工資你掙五萬、三萬,那是個數,都在工資條上寫著呢,有些幹部的補貼金、幹部的優惠也得簽字畫押把錢拿走。如果你現有的財產超過了你收入的幾十倍、上百倍,那你怎麼向組織匯報,所以這一條是非常要命的。

但是我相信握有實權的黨的領導人心裏也很清楚,不能把所有的官員用這條幹掉,那它就玩完了,這一條造成的結果,就是你如實交待、不如實交代和不交待都是毛病,就這一條對黨來講都是毛病,當這個時間過去之後,大家就會注意到,在黨內會掀起一股反腐之風。

利用這樣的資料,有人沒有交代清楚,有人掩蓋了自己的收入,有人掩蓋了這個,掩蓋了那個,以各樣的理由,但是這樣的理由都是違反了黨今天的這條規矩和要求。所以在這個背景下,就會有相當一部分不聽話的人被幹掉、被整掉,當他們被幹掉之後,自然會出現黨內的廉潔的氣象,黨內整治腐敗的決心的大展現,這是給老百姓看的。

其實我覺得這一條它起到的作用,基本上就像我剛才分析。光這一條,我們沒有看到具體的方向,可是看來確實看來中共遇到的挑戰,或者說江澤民一派所遇見的麻煩比較大,這一次看來胡溫真的是否下手了,確實有這麼個意思。因為也就在幾乎同一時間裏頭,網上出了另外一條消息,這條消息實際是來自於澳洲悉尼先驅晨報的消息,是以文章直接披露出來的,這篇文章矛頭衝向了曾慶紅,我說它有看頭,有意思也在這兒。

這個消息跟我們上一次節目當中提到的江澤民出事的情況,能感覺出有內在的吻合在裡面。整個江澤民這個團夥裡面,曾慶紅是大腦,是最核心的人物,幾乎最關鍵的事情和關鍵的招數都出自於他的手,把曾慶紅幹掉,江派整個就會垮掉,這個應該是非常清楚的一個場面。

在過去的這麼長時間裏頭,大家注意到很多人去罵江澤民,但是相應來講衝著曾慶紅的就少,感覺能夠抓住他的把柄的也少。而大家又都知道,很多事情真正的出自於曾慶紅之手。所以江派很多卑劣的事情跟曾慶紅有關;而曾慶紅太壞、太姦,又造成了對手們想向他下手的時候總是有顧忌。這一次卻不然,不知道是計畫好的,還是天時地利,或者是澳洲人故意來一手,這咱不知道,但是事實,確實這一次直截了當把曾慶紅放到肉板上了。

很多網站轉載了澳洲悉尼先驅晨報的這篇文章,這篇文章提到的主要是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二零零八年以投資移民的方式,已經把自己移民到澳大利亞。文章是這麼講的,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兒子曾偉在零八年斥資三千二百萬澳元,合二億多人民幣,在悉尼購買了一座澳洲有史以來第三貴的豪宅,他們也因此獲得了澳洲的投資移民簽證。

根據網上消息明報的報導說,目前他們正計畫將此豪宅拆掉重建,而重建費用預計高達五百萬澳元,而這個重建計畫正在審理中。披露這個消息是明報。文章直接提到,作為石油商人曾偉,因為曾慶紅原來做過石油部長的秘書,所以他在石油系統有非常多的人脈。而他的兒子在澳洲人的眼睛當中成為了石油商人,所以大家知道,也就明白了,他的兒子在順著他爸爸曾慶紅的人脈做著石油的買賣。

曾偉和他的太太蔣梅(蔣梅原來是中央電視臺一個專題節目的支持人),零八年購買了悉尼著名的Tower of Power區的一個豪宅,花費是我們剛才提到的二億,這個豪宅所在的路叫Wolseley Road,該馬路聚集了悉尼乃至澳洲最昂貴的豪宅,因此曾偉和他太太獲得了澳洲投資移民的簽證。

文章裡又接著非常有意思地披露出另外一個消息說,澳洲的政府也在二十三號宣布收緊海外投資法規,以圖緩解目前的房市壓力,可以使澳洲工薪家庭更容易進入房地產市場。這個消息是說目前澳洲的房地產非常的火爆,原因正是來自於海外投資人把澳洲當地的房地產市場給抬起來了,造成了澳洲本土人購買房屋的時候出現了困難。正是澳洲人怨聲載道,認為澳大利亞的房屋市場是被海外投資者給抬升了,給炒熱了。而在海外投資者當中,來自大陸這些豪客們是非常關鍵的人物,所以才會出現這種房地產目前火爆的概念。

文章裡提到說零八年澳洲經濟危機期間,當時的政府曾一度放寬外國居民投資澳洲房地產的限制。但帶來的效果卻使因海外湧入的購房者令房價飆升。澳洲媒體還敏銳地觀察到,出現在拍賣會上的中國投資者出手闊綽,令本地人瞠目結舌。

文章還引述說一位來自於中國天津的中國商人,名字叫瑪格麗特.婁也創造了澳洲房市的購買記錄,花了一千九百三十六萬澳元,購買了墨爾本東部克拉倫登名流雲集的高尚住宅權叫做塔式樓當中一個九百平方米的公寓,這一個公寓花了將近二千澳元,而中國銀行為其提供的抵押貸款。

正是這樣的原因和消息在這個時候披露出來,我覺得這是非常蹊蹺的,而澳洲不知道是有意安排的呢,還是澳大利亞人非要在這個時候給曾慶紅點了燈,而且要胡錦濤溫家寳好瞧的,就看你怎麼辦,反正事情被披露出來了,而矛頭沖的是曾慶紅,用的是曾慶紅的兒子。

所以針對這件事情網上這麼說,對於曾慶紅的兒子澳洲置業移民,去年已經傳入了中共政治局,當時另一批老幹部和胡溫一派的政治局委員在北戴河的會議當中,堅持要求曾慶紅講清兒子秘密移民的企圖,並且斥責該事件由外國媒體曝光太丟人,太不成體統,太不像話,並同時要求曾慶紅交待資金來源,質疑其是否秘密轉移資金。

文章提到當時曾慶紅面對眾人的長時間的質疑,惱羞成怒,大聲叱喝說不知道兒子的行為,也管不了兒子。而對曾慶紅這種的反應,有分析認為曾慶紅是睜眼說瞎話。因為曾慶紅掌握了整個的中共特務系統,這樣的掌握中共特務系統的特務頭子,卻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在幹什麼,這是無法解釋的。

反過來講,這個時候中共的「反腐」的矛頭已經指向曾慶紅,讓我說這實際就是兩派鬥爭的結果,提「反腐」對共產黨來講那是臉上貼金,根本沒有反腐這麼一說。我說的意思就是反腐是排除打擊異己的一個手段,冠冕堂皇的武器,沒有誰真正的反腐,是這麼個概念。

文章裡也提到中共高層權力之爭歷來充滿了血腥,目前江曾勢力,特別是江澤民因為在迫害民眾中欠下血債,擔心遭到清算而不敢放棄權力,從而跟胡錦濤一派爭的你死我活,在這個背景之下,江澤民一派的人馬也在海外紛紛置業,目的是為了給自己留後路,這也是可能的。

整個的消息基本上就是這麼個情況。我覺得這個消息的特別之處,就在於悉尼的報紙為什麼在第一時間披露出這樣的消息,而且矛頭直接衝向曾慶紅,這就非常有意思。就像我們這期節目提到的一個說法,在整個江澤民一派系統當中,曾慶紅是大腦、是核心,打掉曾慶紅,江澤民一派基本就垮臺了。而這一次澳洲媒體如此巧妙的配合,那就太有意思了,那接下來就是看胡錦濤是怎麼個做法。

網上這個消息出來之後,有很多朋友也有跟貼。其中有一個朋友是這麼說的,他說這是去年底的消息了,也算不上什麼貪污,因為真正有權勢的不需要貪污的,利用他的影響力就能帶來多得驚人的財富。只是共匪頭目利用權力為子女創造財富以及對老百姓的欺壓過分誇張,共黨不亡,中國就永遠沒有希望,只是共黨真的亡了,倒霉的可能還是老百姓。這些的共匪的畜牲們不知道由誰來清算。

也就是說這裡頭有一個概念,很多人說共產黨要完了中國怎麼辦?我們記得在原來節目當中提到一個概念。其實沒什麼怎麼辦的,沒有人喜歡它,政府的官員你還作政府的官員,有良知的人是按照良知去做事情,這個道理就比較簡單。只不過擺脫了中共精神上的壓榨和枷鎖。所以沒有它了,就按照正常的人的生活是一樣的,就像當初毛澤東死了怎麼辦,其實他死了也就死了,誰有生就有死,這是肯定的。

另外一個跟貼是這麼說的,曾慶紅曾任石油部長余秋里的秘書,所以曾慶紅在石油系統有廣泛的關係,而他的兒子曾偉在石油系統也工作過,所以會形成這樣一個場面。記得原來我講過,說所謂的國營企業不是什麼國營大企業,所謂的國營大企業都掌握在太子黨手裡面,它們是真正的握有實權的人物。而目前的這種金融寡頭越來越集中,形成了目前的局面。中小企業、普通的民營企業其實它的生存環境越來越惡劣。

這個跟貼也提到說中國石油系統是壟斷性石油國企的系統,民間企業是不需進去的,大量的中共的太子黨在中國的國企工作,大撈黑錢。就是大傢伙掙了半天錢,是給它們掙得,就是這麼個事。這種收入對太子黨來講又變成了合理合法的收入,這直接是以國家的名義來的,這個前後關係大家要明白。

有幾個跟貼也提到太子黨的事情,如果胡溫在跟曾慶紅這件事情,如果真是順著這條線這麼走下來的話,其實有二點,第一打了江派;第二打了太子黨。因為在這種作用下,特別前一條他提出了這樣的一個政策沖的也是太子黨。所以現在就不知道胡溫出這一手是迫於形勢的壓力,還是自己的實力確實達到了這個程度,來消除幫派之爭,這個我們不知道。

如果這手已經在中共政治局通過了,而且將作為要求對在組織內,向所有的官員提出這樣的要求的話,而且這種要求被實施的話,那他的目標確實沖的是中央一層確實是沖的太子黨,衝著江澤民一派,所以我們就看後面將會出現什麼事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