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看封神】蘇妲己置造蠆盆(視頻)

第十七回:懸肉為林酒作池 紂王無道類窮奇

2021-08-23 07:34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妲己 紂王 封神演義
蘇妲己的影視形象(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前言:《封神演義》,俗稱《封神榜》共一百回。故事由商紂王題詩調戲女媧、蘇妲己進宮魅惑紂王開端,以姜子牙輔佐周武王伐紂的中國歷史為背景,描寫了商朝與周朝的對抗,以及闡教、截教諸仙鬥智鬥法、破陣封神的故事,最後以姜子牙封諸神和周武王封諸侯做結尾。

石濤: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和中國明朝的四大名著、《封神演義》等故事背後的內涵,對今人存在著借鑒意義(對生命的認識),共同影響著今人。也是這一番認識,所以覺得很值得跟大家分享我個人對《封神演義》的理解:

蠆(chài)這種字很少用,我特意查,意思是毒蠍、毒蛇(五毒)等。

詩曰:

蠆盆極惡已滿天,宮女無辜血肉朘。
媚骨己無埋玉處,芳魂猶帶穢腥膻。
故園有夢空歌月,此地沉冤未息肩。
怨氣漫漫天應慘,周家世業更安然。

蠆(chài)這種字很少用,我特意查,意思是毒蠍、毒蛇(五毒)等。蠆盆如果是放置蛇、蠍子,用來對付宮女的話,便對應著妲己她最邪惡之處。因為蛇、蠍子會爬,會鑽到人的身體五臟六腑裡面,把人給吃了。

同時,大家要看到:紂王作為人,當受到妖怪誘惑、佔有之後,已經不是人的行為。

妲己是隻狐狸,而紂王聽了她之後,做出這種害女人的事情——宮女對他們沒有任何傷害、不會串奪他們的權位、不會對他們造成威脅——他卻以更加殘酷的方式對待宮女,而且帶有明確的污辱性做法。代表妲己的陰險、邪惡,同時代表著紂王被動物沾身之後毫無人性可言。

現在的借鑒之處是:朋友不要去對「與中共沾邊的人」抱有任何良知的回盼。那是你的錯誤,他們不具備良知(已經過了時間點了、過了時間段了)。

如果還有人(修行的人)去對他們好言相勸,那只能說是展現他生命的慈悲,而不追尋結果。也就是說,去完成他自己修行的過程。就像雲中子一樣。

話說子牙用三昧真火燒這妖精。此火非同凡火,從眼、鼻、口中噴將出來,乃是精、氣、神煉成三昧,養就離精,與凡火共成一處,此妖精怎麼經得起!

「從眼、鼻、口中噴將出來,乃是精、氣、神煉成三昧。」我以為眼、鼻、口對應著天、地、人:

嘴(口)就是對應:人——人們大多用嘴吃喝東西;用鼻子呼吸(對應:地);人們的眼睛是心靈之窗,對向心裏去(天),這三樣東西對應在一起的時候,對應了精、氣、神。

眼睛通向元神。不能欺騙的,就是眼睛。人們通常說的天目、二郎神那個眼睛在這兒(兩眉之間上方)。我個人能夠學到的就是:它是直接對應我們人的元神(普通人們說的三魂七魄吧!其實可能它實際的情況遠遠超過於人所理解的)。

「精、氣、神煉成三昧」:丹田為精(男人為精、女人為血)對應著嘴(口);氣,對應心(呼吸)——通常說,人活著或死了,有沒有心跳,人們會聞聞鼻子,還有氣兒沒有;神——這個人真死了嗎?怎麼確認?打開眼睛看一看他的瞳孔,散了,這個人就死了。瞳孔散了,他的魂魄走了。

肚子對應著人的丹田(精),溫飽思淫慾——往下走(就是人);酒肉穿腸過——淘氣事幹多了,冬天大補,補得過嗎?

氣,對應著鼻子(有氣兒沒有)、心臟;神,對應著眼睛。看人看眼睛,就知道他是好人還是惡人,就知道他是不是狐狸。就像有些女孩子那眼睛巴拉巴拉會說話,勾人魂魄!那哪是勾人魂魄,那是浪婦、蕩婦,是陰邪之人。她的陰邪來自於那邊(另外空間)。

所以這裡講的「煉成三昧」就是天(神)、地(氣)、人(精)。

一切都是事不過「三」。

我們講「天滅中共」的概念:貿易戰是「人」(川普(特朗普))、香港是「地」(Be Water)、臺灣是「天」(天意,中華民國的概念)。

「與凡火共成一處」,所以人眼看到的是凡火,對應的卻是人們看不見的姜子牙動用「三昧真火」(在另外的環境中)。《封神演義》寫的東西,是在不同的空間裡交叉一起的。

妖精在火光中,扒將起來,大叫曰:「姜子牙,我與你無冤無仇,怎將三昧真火燒我?」

紂王聽見火裡妖精說話,嚇的汗流浹背,目瞪痴呆。

這個女人是妖精化出來的,而妲己不是——是狐狸進了妲己的身體裡。這是兩回事了。

為什麼這個妖精能爬起來?這個「女人」本來不存在,所以化出來的是自己的那點兒靈氣轉成的。如果燒妲己的話,一下就燒死了,那是塊肉。兩個概念。

子牙曰:「陛下,請駕進樓,雷來了。」

子牙雙手齊放,只見霹靂交加,一聲響喨,火滅煙消,現出一面玉石琵琶來。

它是個琵琶(就是彈的那個樂器),玉石的。

玉是有靈氣的。很多女人買玉,其實買不好會出麻煩的。我們通常說的寶石在另外空間裡都有生命的含意在裡頭。有些石頭對你的身體是有影響的。

鑽石和黃金,我節目中說過。我說黃金是誰統一它成為了全世界認為的財寶?鑽石是誰統一的?紅、藍寶石是誰統一的?

當初人與人之間不能相互交往的時候——二千多年前,又沒有iphone、又沒有手機、也沒有飛機,誰走到哪兒都騎著馬,彼此之間沒有交往——誰統一的黃金是寶貝;紅、藍寶石是寶貝;鑽石是更大的寶貝?

誰統一的?沒人找出來,沒人說得清。因為這東西突破了語言、突破了人的認識、突破了人的文字、突破了人的歷史、突破了男、女共知的某些東西。

它,卻成為了共識——無論你是黑色的、白色的、紫色的、綠色的人(甭管你是什麼色的人),這個族裔都是一男一女(所生的)。

為什麼語言是不同的,可是對黃金的認識可是一樣的?是因為黃金、白銀;紅、藍寶石、鑽石就像玉石琵琶一樣,有著背後生命的來處。而那個來處與人的魂魄有著相關連。在那個環境中沒有物質隔開的東西。

紂王與妲己曰:「此妖已現真形。」

妲己聽言,心如刀絞,意似油煎,暗暗叫苦:「你來看我,回去便罷了,又算什麼命!今遇惡人,將你原形燒出,使我肉身何安。我不殺姜尚,誓不與匹夫俱生!」

這裡面就出了故事:那時候姜子牙打雷霹五妖,但姜子牙沒有用雷去打妲己。姜子牙和妲己之間沒有交往(按照常理說,妲己應該是在幕帘後面,不能直接面對姜子牙——姜子牙他還沒封官,是民間的人)。當姜子牙去除妖的時候——是有定向、方向的,同時跟自己的悟性、功力有關——他相信定數:有些東西他不能動。他知道動了,就違背了天意。

所以有些事情你看著是好事,不能幹的!

而妲己,都是人惹了她,她報仇。也就是說,妲己要不著自己想要的,她就要把對方毀了。

妲己只得勉作笑容,啟奏曰:「陛下命左右將玉石琵琶取上樓來,待妾上了絲弦,早晚與陛下進御取樂。妾觀姜尚,才術兩全,何不封彼在朝保駕?」

妲己要殺姜子牙,所以一定要把姜子牙留在宮裡頭。這是一個相互結怨、結冤的過程。沒有怨、沒有冤,最後姜尚要殺她還不好殺。

主要人物之間一定要有接洽,原因是姜子牙是修不成的,但最後他是周武王的元帥,對不對!所以得落在人的那面。在人的環境中斬妖除魔是他姜子牙,所以(妖)要跟他有接觸,要跟領頭的中間有過這種瓜葛。

這是生命之間的相互關連。為什麼說「沉默是金,智者無語」?是因為,有些事情是人招來的——現在就可以說是姜子牙招來的——但是又可以說是琵琶精自己活該。所以這是前後的因果關係。

很顯然,琵琶精不招惹他姜子牙,他們就沒有這個關係。反過來,姜子牙當時看見琵琶精,別理她,放了她就完了,關了門不做這門生意,不就躲開這事了。所以,這一來一往,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很多事情就是這麼產生的。

王曰:「御妻之言甚善。」天子傳旨:「且將玉石琵琶,取上樓來。姜尚聽朕封官:官拜下大夫,特授司天監職,隨朝侍用。」

紂王眼睜睜地看著燒出了玉石琵琶妖怪,他怎麼敢再給拿上樓來?所以這是「人」在妖精的背景之下,失去了「自我醒悟」的一種基本概念。

我們知道,杜元銑是司天監,是上大夫。他是三朝元老,被紂王殺了。那紂王看姜子牙能掐會算,而且直接燒了妖精,還是讓他去司天職(那個官位是空的,只不過呢,杜元銑是上大夫,他是下大夫)——平時處理事情的過程中紂王又表現出他的道理。

但凡事跟妲己出現衝突的時候,紂王就完蛋了。所以在現實的環境中,普通的人就很難辨別出他的真偽。只能夠說,這個人善?惡?

子牙謝恩,出午門外,冠帶迥異人莊上。異人設席款待,親友俱來恭賀。飲酒數日,子牙復往都城隨朝。不表。

「隨朝」:當了官了。

且說妲己把玉石琵琶放於摘星樓上,採天地之靈氣,受日月之精華,已後五年,返本還元,斷送成湯天下。

所以姜子牙就跟紂王、妖精他們結了怨。

一日,紂王在摘星樓與妲己飲宴,酒至半酣,妲旦歌舞一回,與紂王作樂。三宮嬪妃,六院宮人,齊聲喝采。內有七十餘名宮人,俱不喝采,眼下且有淚痕。

妲己看了,停住歌舞,查問那七十餘名宮人,原是那一宮人。內有奉御官查得;原是中宮姜娘娘侍御宮人。

妲己怒曰:「你主母謀逆賜死,你們反懷忿怒,久後必成宮闈之患。」奏與紂王,紂王大怒,傳旨:「拿下樓,俱用金瓜打死!」

妲己奏曰:「陛下,且不必將這起逆黨擊頂,暫且送下冷宮,妾有一計,可除宮中大弊。」

「逆黨」這個詞都是妖精說的。栽贓,是妖精幹的。

奉御官將宮女送下冷宮。

且說妲己奏紂王曰:「將摘星樓下,方圓開二十四丈闊,深五丈。陛下傳旨,命都城萬民,每一戶納蛇四條,都放此坑之內。將作弊宮人,跣剝乾淨,送下坑中,餵此毒蛇。此刑名曰:‘蠆盆’。」

紂王曰:「御妻之奇法,真可剔除宮中大弊。」

天子隨傳旨意,張挂各門。國法森嚴,萬民遭累,勒令限期,往龍德殿交蛇。

蛇在傳統的歷史過程中就是惡的。在西方的社會中,蛇同樣是惡的。所以有些動物很奇怪(我只能說很奇怪)。在現今的環境當中,很多人其實不願意看蛇、碰蛇。

眾民日日進於朝中,並無內外,法紀全消。朝廷失政,不止一日。眾民納蛇,都城那裡有這些蛇,俱到外縣買蛇交納。

一日,文書房膠鬲──官居上大夫,在文書房裡,看天下本章,只見眾民或三兩成行,四五一處,手提筐籃,進九間大殿。

朝就是朝、官就是官、宮就是宮,普通百姓不能隨便進宮的。「眾民日日進於朝中,並無內外,法紀全消。」就是沒有規矩,傳統的規矩沒了,只有自己的慾望(利益)。

在追求所謂人權的過程中,很大程度是放縱慾望。放縱慾望就是惡的。

如果生命是(天)上、(地)下傳遞的,現在的人解釋不了,其實是跟人的魂魄相關的。沒有「生命」的意識,就覺得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了。

大夫問執殿官:「這些百姓,手提筐籃,裡面是什東西?」

執殿官答曰:「萬民交蛇。」

大夫大驚曰:「天子要蛇何用?」

執殿官曰:「卑職不知。」

大夫出文書房到大殿,眾民見大夫叩頭。

膠鬲曰:「你等拿的什麼東西?」眾民曰:「天子榜文,張挂各門,每一戶納蛇四條。都城那里許多蛇,俱在百裡之外,買來交納。不知聖上何用。」

膠鬲曰:「你們且去交蛇。」

眾民去了。大夫進文書房,不看本章,只見武成王黃飛虎、比干、微子、箕子、楊任、楊修俱至,相見禮畢。

膠鬲曰:「列位大人可知天子令百姓每戶納蛇四條,不知取此何用。」

黃飛虎答曰:「末將昨日看操回來,見眾民言,天子張掛榜文,每戶納蛇四條,紛紛不絕,具有怨言。因此今日到此,請問列位大人,必知其詳。」

比干、箕子曰:「我等一字也不知。」

黃飛虎曰:「列位既不知道,叫執殿官過來,你聽我分付。你上心打聽,天子用此物做什麼事。若得實信,速來報我,重重賞你。」

執殿官領命去訖,眾官隨散。不表。

所以這一回是相當不舒服的一回。

懸肉為林酒作池 紂王無道類窮奇

古書裡頭在講時間的時候都是用單(個)數說的。就像那天我講:怎麼用「四八」呢?很多朋友都看明白了:四八等於三十二,是指姜子牙上崑崙山時的年齡,我相信是有古人的原因所在:

且說眾民又過五七曰,蛇已交完,收蛇官往摘星樓回旨奏曰:「都城眾民交蛇已完,奴婢回旨。」

紂王問妲己曰:「坑中蛇已完了,御妻何以治此?」

妲己曰:「陛下傳旨,可將前日暫寄不游宮宮人,跣剝乾淨,用繩縛背,推下坑中,餵此蛇蠍。若無此極刑,宮中深弊難除。」

深,隱藏的意思;弊,弊端、麻煩。「宮中深弊難除」。這些人如何邪惡呢?就是沒有團結在「以他為中心」的黨中央。

紂王曰:「御妻所設此刑,真是除姦之要法。」

紂王把人家人性的表達作為「奸詐」——跟正常人的一切全都是反的;跟今天中共的做法、概念是一樣的。

蛇既納完,命奉御官將不游宮前日送下宮人,綁出推落蠆盆。」

奉御官得旨,不一時將宮人綁至坑邊。那宮人一見蛇猙獰,揚頭吐舌,惡相難看,七十二名宮人一齊叫苦。

七十二這個數,前後對應的是三十六。他為什麼在這兒用七十二,我沒想出它的意義有多大。他們只是個宮人嘛!能夠對應的應該是姜皇后而已。

那日膠鬲在文書房,也為這件事,逐日打聽;只聽得一陣悲聲慘切。大夫出的文書房來,見執殿官忙忙來報:「啟老爺!前日天子取蛇,放在坑中;今日將七十二名宮人,跣剝入坑,餵此蛇蠍。卑職探聽得實,前來報知。」

膠鬲聞言,心中甚是激烈,逕進內庭,過了龍德殿,進分宮樓,走至摘星樓下,只見眾宮人赤身縛背,淚流滿面,哀聲叫苦,淒慘難觀。

膠鬲是外臣,外臣是不能進內廳的。

稍微正常的人都不能接受(跣剝入坑,餵此蛇蠍),這就表現完全不是人的行為。在皇宮裡頭,出現這種事情的話,那就意味當時的商朝已經不是一個人的社會了。

如果你類比的話,把七十年的「英烈」一起進行大閱兵。這是不能的,陽間就是陽間,陰間就是陰間。

膠鬲厲聲大叫曰:「此事豈可行!膠鬲有本啟奏!」紂王正要看毒蛇咬食宮人,以為取樂,不期大夫膠鬲啟奏。

紂王宣膠鬲上樓俯伏,王問曰:「朕無旨意,卿有何奏章?」

膠鬲泣而奏曰:「臣不為別事,因見陛下橫刑慘酷,民遭荼毒,君臣暌隔,上下不相交接,宇宙已成否塞之像。

膠鬲他把商朝稱為宇宙,天地的概念。「宇宙已成否塞之像」,否塞就是阻塞。

今陛下又用這等非刑,宮人得何罪!昨日臣見萬民交納蛇蠍,人人具有怨言。今旱潦頻仍,況且買蛇百裡之外,民不安生。臣聞;民貧則為盜,盜聚則生亂。況且海外烽煙,諸侯離叛,東南二處,刻無寧宇,民日思亂,刀兵四起。陛下不修仁政,日行暴虐,自從盤古至今,並不曾見,此刑為何名?那一代君王所制?」

這段話是相當經典的一種描繪。

「民貧則為盜」,人民沒錢了,只能偷了!對不對?當老百姓貧的時候,一定有人富,那他一定是偷富。但是當到處都是盜,整個民間全為盜,民不聊生的時候,那自然就會生亂。「民日思亂」就是老百姓每天看到、想到的就是倔起。

「自從盤古至今,並不曾見……」那紂王變成了:「空前」的邪惡。

王曰:「宮人作弊,無法可除,往往不息,故設此刑,名曰:‘蠆盆’。」

膠鬲奏曰:「人之四肢,莫非皮肉,雖有貴賤之殊,總是一體。令人坑穴之中,毒蛇吞啖,苦痛傷心。陛下觀之,其心何忍,聖意何樂。

我覺得這些話,對很多朋友有了借鑒之意。一直以來,咱們比喻說:香港的警察、中共的警察,很多人呼籲他們良知再現,那在我眼睛裡,其實沒有良知的問題。紂王跟妲己之間的關係就表達出來了。

紂王他是個人,但他卻與一隻狐狸朝夕相處,所以他就變成了被狐狸所左右的一個生命。那作為大臣來講,他會站在人的角度看紂王。但是,站在生命的角度,你就要明白這個道理。

況宮人皆系女子,朝夕宮中,侍陛下於左右,不過役使,有何大弊,遭此慘刑。望陛下憐赦宮人,真皇上浩蕩之恩,體上天好生之德。」

王曰:「卿之所諫,亦似有理。但肘腋之患,發不及覺,豈得以草率之刑治之,況婦侍陰謀險毒,不如此,彼未必知驚耳。」

「況婦侍陰謀險毒」,紂王罵侍女陰險狠毒:女人的陰招就像人們腋下裡面長東西一樣(「發不及覺」)。其實紂王他維護的不是他自己,他維護的就是妲己。而他竭盡全力維護妲己的時候,他所描繪的一切又都是相當陰邪的。

膠鬲厲聲言曰:「‘君乃臣之元首,臣是君之股肱。’又曰:‘亶聰明作元後,元後作民父母。’今陛下忍心喪德,不聽臣言,妄行暴虐,罔有悛心,使天下諸侯懷怨,東伯侯無辜受戮,南伯侯屈死朝歌,諫官盡炮烙;今無辜宮娥,又入蠆盆。陛下只知歡娛於深宮,信讒聽佞,荒淫酗酒,真如重疾在心,不知何時舉發,誠所謂大癰既潰,命亦隨之。陛下不一思省,只知縱欲敗度,不想國家何以如磐石之安。可惜先王克勤克儉,敬天畏命,方保社稷太平,華夷率服。陛下當改惡從善,親賢遠色,退佞進忠,庶幾宗社可保,國泰民安,生民幸甚。臣等日夕焦心,不忍陛下淪於昏暗,黎民離心離德,禍生不測,所謂社稷宗廟非陛下之所有也。臣何忍深言,望陛下以祖宗天下為重,不得妄聽女侍之言,有廢忠諫之語,萬民幸甚!」

所有正的生命都是敬天的。「敬天畏命」,就是敬畏生命的意思。敬畏天地就會敬畏生命,因為人、萬物的一切都是神造的。也就是說,你懂得尊重神明的話、懂得尊重上下關係的話,那才有太平。

其實膠鬲他這時說這些就錯了,明白的人當看到太廟被燒了之後就不應該再說話了,應該躲開了。太廟被天火所焚,那乃天意也!人不能跟天意對抗。

凡是對抗天意的,他為什麼這麼做?他既包含了他的忠義,又包含了人的正直,同時這份忠義、正直卻受困於他對生命的認識。也就是說,他並沒有認清紂王生命的本質。過了這個時辰之後就不能再去講了。所以,知退者,遠遠勝過知進者。

知退,勝過知進萬倍。懂得退讓的人那是不得了的。就像人們說川普打伊拉克——他懂得退——他知道自己要什麼,他在對壘的過程中儘可能減少損失。

紂王大怒曰:「好匹夫!怎敢無知侮謗聖君,罪在不赦!」叫左右:「即將此匹夫剝淨,送入蠆盆,以正國法!」

眾人方欲來拿,被膠鬲大喝曰:「昏君無道,殺戮諫臣,此國家大患,吾不忍見成湯數百年天下一旦付與他人,雖死我不瞑目。況吾官居諫議,怎入蠆盆!」手指紂王大罵:「昏君!這等橫暴,終應西伯之言!」

這裡指西伯侯當初說紂王他不得好死。

大夫言罷,望摘星樓下一跳,撞將下來,跌了個腦漿迸流,死於非命。有詩為證:
赤膽忠心為國憂,先生撞下摘星樓。
早知天數成湯滅,可惜捐軀血水流。

你看,(膠鬲的血)白流了!其實是悲劇的。所以有些事情是不能勸的,有些事情也不該勸,白白廢掉自己生命。在這時廢掉自己生命其實是不識實務。

話說膠鬲墜樓,粉身碎骨。紂王看見,更覺大怒,傳旨:「將宮女推下蠆盆,連膠鬲一齊餵了蛇蠍!」可憐七十二名宮人,齊齊高叫:「皇天后土,我等又未為非,遭此慘刑!妲己賤人!我等生不能食汝之肉,死後定啖汝陰魂!」

紂王見宮人落於坑內,餓蛇將官人盤繞,吞咬皮膚,鑽入腹內,苦痛非常。

妲己曰:「若無此刑,焉得除宮中大患!」

紂王以手拂妲己之背曰:「喜你這等奇法,妙不可言!」

兩邊宮人,心酸膽碎。

這種酷刑世人都會嚇壞的,就是:以黨的旨意、黨的要求,以反腐的概念,會把周圍的人嚇壞了。

有詩為證:
蠆盆蛇蠍勢猙獰;宮女遭殃入此坑。
一見魂飛千里外,可憐慘死勝油烹。

「勝油烹」就是勝過下油鍋。

話說紂王將宮人入於坑內,以為美刑。妲己又奏曰:「陛下可再傳旨,將蠆盆左邊掘一池,右邊挖一沼,池中以糟邱為山;右邊以酒為池。糟邱山上,用樹枝插滿,把肉披成薄片,掛在樹枝之上,名曰:‘肉林’,右邊將酒灌滿,名曰:‘酒海’。天子富有四海,原該享無窮富貴;此肉林、酒海,非天子之尊,不得妄自尊享也。」

肉林、酒海只有天子才能享受,後來男女在裡面追逐,然後吃肉、喝酒,跟今天大陸有錢人的概念是基本類似的,這是一個朝代完結的過程。

你可以想像出來,這邊是肉林,那邊是酒池,中間是蛇蠍,玩得不舒服的,都可以扔到這邊去——表達出邪惡之程度。陰邪與淫蕩是等同的。

紂王曰:「御妻異制奇觀,真堪玩賞;非奇思妙想,不能如此。」隨傳旨,依法製造。

非止一日,將酒池、肉林,造的完全。紂王設宴,與妲己玩賞肉林、酒池。正飲之間,妲己奏曰:「樂聲煩厭,歌唱尋常,陛下傳旨,命宮人與宦官扑跌,得勝者,池中賞酒,不勝者乃無用之婢,侍於御前,有辱天子,可用金瓜擊頂,放於糟內。」

就像電影裡的飢餓遊戲,贏的、輸的都必死,這就變成了以殺人取樂。宮女跟宦官摔跤,包含著陰邪之味道。這樣做法的概念就是以陰邪出現,來表現非正常人的特質。

妲己奏畢,紂王無不聽從,傳旨;命宮人宦官扑跌。可憐這妖孽在宮中,無所不為,宦官遭殄,傷殘民命。

──看官;他為何事要將宮人打死,扔在糟內?妲己或二三更現出原形,要吃糟內宮人,以血食養他妖氣,惑於紂王。

這樣以生命、以血的概念,在現實的環境中,你可以看到為什麼共產黨一切都要用紅的?是類似的。

有詩曰:
懸肉為林酒作池,紂王無道類窮奇。
蠆盆怨氣衝霄漢,炮烙精魂傍火炊。
文武無心扶社稷;軍民有意破宮褵。
將來國土何時盡?戊午旬中甲子期。

這是一個朝代將要崩潰的概念。

話說紂王聽信妲己,造酒池、肉林,一無忌憚,朝綱不整,任意荒淫。一日,妲己忽然想起玉石琵琶精之恨,設一計害子牙;作一圖畫。

那日在摘星樓與紂王飲宴,酒至半酣,妲己曰:「妾有一圖畫,獻與陛下一觀。」

王曰:「取來朕看。」

妲己命官人將畫叉挑著。

紂王曰:「此畫又非翎毛,又非走獸,又非山景,又非人物。」

上畫一臺,高四丈九尺,殿閣巍峨,瓊樓玉宇,瑪瑙砌就欄杆,明珠妝成梁棟,夜現光華,照耀瑞彩,名曰:「鹿臺。」

妲己奏曰:「陛下萬乘至尊,貴為天子,富有四海,若不造此臺,不足以壯觀瞻。此臺真是瑤池玉闕,閬苑蓬萊。陛下早晚宴於台上,自有仙人、仙女下降。陛下得與真仙遨遊,延年益壽,祿算無窮。陛下與妾,共叨福庇,永享人間富貴也。」

所有王都怕死,都想延年益壽,都想擁有一切。

王曰:「此臺工程浩大,命何官督造?」

妲己奏曰:「此工須得才藝精巧、聰明睿智、深識陰陽、洞曉生剋,以妾觀之,非下大夫姜尚不可。」

紂王聞言,即傳旨:「宣下大夫姜尚。」

使臣往比干府召姜尚。此干慌忙接旨。使臣曰:「旨意乃宣下大夫姜尚。」子牙即忙接旨,謝恩曰:「天使大人,可先到午門,卑職就至。」使臣去了。

子牙暗起一課,早知今日之厄。子牙對比干謝曰:「姜尚荷蒙大德提攜,並早晚指教之恩。不期今日相別。此恩此德,不知何時可報。」

比干曰:「先生何故出此言?」

子牙曰:「尚佔運命,主今日不好,有害無利,有凶無吉。」

比干曰:「先生又非諫官在位,況且不久面君,以順為是,何害之有!」

子牙曰:「尚有一柬帖,壓在書房硯臺之下,但丞相有大難臨身,無處解釋,可觀此柬,庶幾可脫其危,乃卑職報丞相涓涯之萬一耳。從今一別,不知何日能再睹尊顏!」

子牙作辭,比幹著實不忍:「先生果有災迍,待吾進朝面君,可保先生無虞。」

子牙曰:「數已如此,不必動勞,反累其事。」

比干相送,子牙出相府,上馬來到午門,逕至摘星樓候旨。奉御官宣上摘星樓,見駕畢。

王曰:「卿與朕代勞,起造鹿臺,俟功成之日,如祿增官,朕決不食言。圖樣在此。」

子牙一看,高四丈九尺,上造瓊樓玉宇,殿閣重檐,瑪瑙砌就欄杆,寶石妝成棟樑。

子牙看罷,暗想:「朝歌非吾久居之地,且將言語感悟這昏君,昏君必定不聽、發怒。我就此脫身隱了,何為不可!」

姜子牙自己知道,冤怨相互之間,已經結完了,倘若我再勸他,他一定殺我,我就找理由走了。所以自此之後,姜子牙他藉助了水遁,直接來到碧溪之地。

所以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在命運當中,一個人順其命運而行時,看似凶險、麻煩,其實只不過是一個生命的過程。

畢竟不知子牙凶吉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責任編輯: 陳錦緣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