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打掉江泽民 曾庆红可能被祭旗

2010-05-03 23:46 作者:石涛 桌面版 正體 141
    小字

上次我们主要是谈的江泽民,因为几件事情所暴露出来的消息看,估计从江泽民的角度应该是出状况了。很多朋友可能会说,确实要看在五月一号他会不会在世博会上出来。我个人的看法,似乎问题不是很大,出来不出来跟目前的这个局面来讲,其实是在往下走,他出来也好不出来也好,按照胡温做事情的风格,他们并不太在乎江泽民是否再露脸。

大家注意到一点相对来讲,胡温个人的做事情的风范不像其他人来的那么冲,就是说直截了当的像中共它们自己的相互斗争历史当中,很多人的做法那样,一刀切嘁里喀嚓就完。这两个人的做法可能是因为长时间他们一直居于次位,一直自己就处于一种危险之中的背景,所以造成他们做事情相对柔性更大,钢猛不够,柔性过大势必造成如果江泽民一定要干什么、一定要露面、或者怎么样,他们不是不给他机会,我个人是有这种感觉。

网上也都意识到这一点,就是江泽民出事了,但是作为一个标记,很多人说看他在五月一号在世博会开幕时是否出来,那我自己觉得其实问题不是很大。包括网上我看到消息说,玉树地震,中共的官员们都去做样子捐款,其中有江泽民的名字,而且比较靠前。所以我个人断定,胡温跟江泽民之间的斗争来的更温和,有一点慢火炖肉的感觉。

为什么这么提呢?主要是从胡锦涛被邓小平钦定隔代接班人之后,这么长时间,胡锦涛一直做着小媳妇,就低着头不吭声,这种耐性,这种稳定性,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所以我说他能够忍让,甚至说能够允许江泽民去做这些,主要从他个人做事的风范角度去提的。这是我们接着上一期的讲的,其实这件事情有着十足的发展,意思就是说很实在的、很具体的一步一步的在往下走。

也就是在我们做完上一期节目时间不长,结果网上披露出另外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在海外的媒体当中都在第一时间报道。我们就把这个消息回复一下。这是在四月二十三号报道的,文章是这么说的,中共下令党内领导干部必须报告本人的婚姻变化,以及配偶和子女移居海外境外的活动,从而是为了打击腐败。

媒体是这么讲的,这一决定是胡锦涛在星期五主持的会议上作出的,这里没有说是主持的什么会,我们注意看应该是中共的政治局会议,根据新规定,领导干部必须汇报他们配偶和子女的所在地,以及本人、配偶及共同居住的子女的收入和投资情况。

评论主要是说中共一直对挪用公款和收受贿赂的官员采取严厉的处罚,而且前一位负责反腐贪监管部门的负责人,本月因为受贿而被判处死刑。而王益被控在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期间受贿一百七十六万美元,所以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看过一些海外的媒体报道,主要是从这个角度这么来说的。网上报导大多集中在他是在中共的政治局会议上作出这样的决定。而政治局会议上他提到领导干部,他并没有提到是哪一个级别的领导干部,我觉得这点比较关键。就是说中共因为层次级别分的比较清晰,所以他没有这么提,是从哪个级别,处级、局级,从哪一个级别必须做这样的汇报和什么时间开始执行,这个并没有说,起码在海外的媒体报导当中没有提到这一点。

我为什么提到这个说法呢?因为这有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它触及到哪一层,它是来自于中共党的内部来讲的,并不是从所谓的政府部门,或是说是国家监察部门所下的规定,那也就是说贪腐、腐败对官员的惩治是党内的事情,不是国家的事情,这个性质区别是相当大的。

因为是国家的事情的话,要让国家法律去行使。但是党内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变成了家法,这个大家要明白,这个道理和细节非常关键。共产党从来没有在这样的细节上有丝毫的任何的马虎,但是他对外宣传当中,可是跟老百姓却是非常马虎的,让老百姓觉得党又光辉、党又伟大了、党又确实怎么怎么样了,不是的。

这个就是混淆了政府与政党之间的关系,混淆了政党与国家之间的关系,混淆了党内的家法与宪法法律之间的本质区别的这种关系。所以它以中共内部的概念提出来,这就意味着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在党内解决,而并不是把它所谓的绳之以法。

党内解决,党内可以处分,可以不处分,党内可以协商,可以平衡,可以协调,所有这些都在党的组织之内把这件事情处理掉。这就意味着说,可以松、可以紧,按照党的需要来作判断。如果党内这样的做法,就意味着另外一个概念,中共向来最大的问题就是党内的权力之争,党的内部的权力之争从来就没有停息过。

这在我们上一期的节目当中也提到过的,党的总书记从来没有得到好死过,党的总书记一直出状况,这么多界。在这个大的背景下就意味着说,当这样的信息、这样的消息披露出来的时候,谁有权力掌握这样的资料,谁有权力利用这些资料审查这些资料,对这些资料给予判断,利用这些资料可以管辖那些手下听话的和不听话的官员。

这就意味着说党内两派,或者多派斗争当中,将会以党的名义、以组织的名义,把你的相应的所有的资料和细节曝光于党内,使得握有现实权力、实权的人物在这种基础上对你进行更进一步的要挟、管辖和“廉政”,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以目前的状况来讲,党的官员没有没毛病的,如果把这样的细节披露出来之后,你不披露,你就是向组织隐瞒自己真实的情况,就有麻烦了。如果被别人知道、被别人举报,你就有麻烦,这是第一;第二如果你如实汇报,把自己的资产、家产如实汇报的话,那下一步党的握有权力的人就会要求你汇报和向组织说清楚你的财产的来源,这有又会给所有握有实权的人留下把柄,这是非常清楚的;第三到底要向组织交待到什么程度,这是今天所有这些官员最难办的。向谁、向哪一级和交待什么程度,这是个问题。

我们可以给这些官员出个主意,你一个月的工资挣多少钱那是很清楚的,一个月工资你挣五万、三万,那是个数,都在工资条上写着呢,有些干部的补贴金、干部的优惠也得签字画押把钱拿走。如果你现有的财产超过了你收入的几十倍、上百倍,那你怎么向组织汇报,所以这一条是非常要命的。

但是我相信握有实权的党的领导人心里也很清楚,不能把所有的官员用这条干掉,那它就玩完了,这一条造成的结果,就是你如实交待、不如实交代和不交待都是毛病,就这一条对党来讲都是毛病,当这个时间过去之后,大家就会注意到,在党内会掀起一股反腐之风。

利用这样的资料,有人没有交代清楚,有人掩盖了自己的收入,有人掩盖了这个,掩盖了那个,以各样的理由,但是这样的理由都是违反了党今天的这条规矩和要求。所以在这个背景下,就会有相当一部分不听话的人被干掉、被整掉,当他们被干掉之后,自然会出现党内的廉洁的气象,党内整治腐败的决心的大展现,这是给老百姓看的。

其实我觉得这一条它起到的作用,基本上就像我刚才分析。光这一条,我们没有看到具体的方向,可是看来确实看来中共遇到的挑战,或者说江泽民一派所遇见的麻烦比较大,这一次看来胡温真的是否下手了,确实有这么个意思。因为也就在几乎同一时间里头,网上出了另外一条消息,这条消息实际是来自于澳洲悉尼先驱晨报的消息,是以文章直接披露出来的,这篇文章矛头冲向了曾庆红,我说它有看头,有意思也在这儿。

这个消息跟我们上一次节目当中提到的江泽民出事的情况,能感觉出有内在的吻合在里面。整个江泽民这个团伙里面,曾庆红是大脑,是最核心的人物,几乎最关键的事情和关键的招数都出自于他的手,把曾庆红干掉,江派整个就会垮掉,这个应该是非常清楚的一个场面。

在过去的这么长时间里头,大家注意到很多人去骂江泽民,但是相应来讲冲着曾庆红的就少,感觉能够抓住他的把柄的也少。而大家又都知道,很多事情真正的出自于曾庆红之手。所以江派很多卑劣的事情跟曾庆红有关;而曾庆红太坏、太奸,又造成了对手们想向他下手的时候总是有顾忌。这一次却不然,不知道是计划好的,还是天时地利,或者是澳洲人故意来一手,这咱不知道,但是事实,确实这一次直截了当把曾庆红放到肉板上了。

很多网站转载了澳洲悉尼先驱晨报的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提到的主要是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二零零八年以投资移民的方式,已经把自己移民到澳大利亚。文章是这么讲的,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的儿子曾伟在零八年斥资三千二百万澳元,合二亿多人民币,在悉尼购买了一座澳洲有史以来第三贵的豪宅,他们也因此获得了澳洲的投资移民签证。

根据网上消息明报的报导说,目前他们正计划将此豪宅拆掉重建,而重建费用预计高达五百万澳元,而这个重建计划正在审理中。披露这个消息是明报。文章直接提到,作为石油商人曾伟,因为曾庆红原来做过石油部长的秘书,所以他在石油系统有非常多的人脉。而他的儿子在澳洲人的眼睛当中成为了石油商人,所以大家知道,也就明白了,他的儿子在顺着他爸爸曾庆红的人脉做着石油的买卖。

曾伟和他的太太蒋梅(蒋梅原来是中央电视台一个专题节目的支持人),零八年购买了悉尼著名的Tower of Power区的一个豪宅,花费是我们刚才提到的二亿,这个豪宅所在的路叫Wolseley Road,该马路聚集了悉尼乃至澳洲最昂贵的豪宅,因此曾伟和他太太获得了澳洲投资移民的签证。

文章里又接着非常有意思地披露出另外一个消息说,澳洲的政府也在二十三号宣布收紧海外投资法规,以图缓解目前的房市压力,可以使澳洲工薪家庭更容易进入房地产市场。这个消息是说目前澳洲的房地产非常的火爆,原因正是来自于海外投资人把澳洲当地的房地产市场给抬起来了,造成了澳洲本土人购买房屋的时候出现了困难。正是澳洲人怨声载道,认为澳大利亚的房屋市场是被海外投资者给抬升了,给炒热了。而在海外投资者当中,来自大陆这些豪客们是非常关键的人物,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房地产目前火爆的概念。

文章里提到说零八年澳洲经济危机期间,当时的政府曾一度放宽外国居民投资澳洲房地产的限制。但带来的效果却使因海外涌入的购房者令房价飙升。澳洲媒体还敏锐地观察到,出现在拍卖会上的中国投资者出手阔绰,令本地人瞠目结舌。

文章还引述说一位来自于中国天津的中国商人,名字叫玛格丽特.娄也创造了澳洲房市的购买记录,花了一千九百三十六万澳元,购买了墨尔本东部克拉伦登名流云集的高尚住宅权叫做塔式楼当中一个九百平方米的公寓,这一个公寓花了将近二千澳元,而中国银行为其提供的抵押贷款。

正是这样的原因和消息在这个时候披露出来,我觉得这是非常蹊跷的,而澳洲不知道是有意安排的呢,还是澳大利亚人非要在这个时候给曾庆红点了灯,而且要胡锦涛温家宝好瞧的,就看你怎么办,反正事情被披露出来了,而矛头冲的是曾庆红,用的是曾庆红的儿子。

所以针对这件事情网上这么说,对于曾庆红的儿子澳洲置业移民,去年已经传入了中共政治局,当时另一批老干部和胡温一派的政治局委员在北戴河的会议当中,坚持要求曾庆红讲清儿子秘密移民的企图,并且斥责该事件由外国媒体曝光太丢人,太不成体统,太不像话,并同时要求曾庆红交待资金来源,质疑其是否秘密转移资金。

文章提到当时曾庆红面对众人的长时间的质疑,恼羞成怒,大声叱喝说不知道儿子的行为,也管不了儿子。而对曾庆红这种的反应,有分析认为曾庆红是睁眼说瞎话。因为曾庆红掌握了整个的中共特务系统,这样的掌握中共特务系统的特务头子,却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干什么,这是无法解释的。

反过来讲,这个时候中共的“反腐”的矛头已经指向曾庆红,让我说这实际就是两派斗争的结果,提“反腐”对共产党来讲那是脸上贴金,根本没有反腐这么一说。我说的意思就是反腐是排除打击异己的一个手段,冠冕堂皇的武器,没有谁真正的反腐,是这么个概念。

文章里也提到中共高层权力之争历来充满了血腥,目前江曾势力,特别是江泽民因为在迫害民众中欠下血债,担心遭到清算而不敢放弃权力,从而跟胡锦涛一派争的你死我活,在这个背景之下,江泽民一派的人马也在海外纷纷置业,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留后路,这也是可能的。

整个的消息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情况。我觉得这个消息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悉尼的报纸为什么在第一时间披露出这样的消息,而且矛头直接冲向曾庆红,这就非常有意思。就像我们这期节目提到的一个说法,在整个江泽民一派系统当中,曾庆红是大脑、是核心,打掉曾庆红,江泽民一派基本就垮台了。而这一次澳洲媒体如此巧妙的配合,那就太有意思了,那接下来就是看胡锦涛是怎么个做法。

网上这个消息出来之后,有很多朋友也有跟贴。其中有一个朋友是这么说的,他说这是去年底的消息了,也算不上什么贪污,因为真正有权势的不需要贪污的,利用他的影响力就能带来多得惊人的财富。只是共匪头目利用权力为子女创造财富以及对老百姓的欺压过分夸张,共党不亡,中国就永远没有希望,只是共党真的亡了,倒霉的可能还是老百姓。这些的共匪的畜牲们不知道由谁来清算。

也就是说这里头有一个概念,很多人说共产党要完了中国怎么办?我们记得在原来节目当中提到一个概念。其实没什么怎么办的,没有人喜欢它,政府的官员你还作政府的官员,有良知的人是按照良知去做事情,这个道理就比较简单。只不过摆脱了中共精神上的压榨和枷锁。所以没有它了,就按照正常的人的生活是一样的,就像当初毛泽东死了怎么办,其实他死了也就死了,谁有生就有死,这是肯定的。

另外一个跟贴是这么说的,曾庆红曾任石油部长余秋里的秘书,所以曾庆红在石油系统有广泛的关系,而他的儿子曾伟在石油系统也工作过,所以会形成这样一个场面。记得原来我讲过,说所谓的国营企业不是什么国营大企业,所谓的国营大企业都掌握在太子党手里面,它们是真正的握有实权的人物。而目前的这种金融寡头越来越集中,形成了目前的局面。中小企业、普通的民营企业其实它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

这个跟贴也提到说中国石油系统是垄断性石油国企的系统,民间企业是不需进去的,大量的中共的太子党在中国的国企工作,大捞黑钱。就是大家伙挣了半天钱,是给它们挣得,就是这么个事。这种收入对太子党来讲又变成了合理合法的收入,这直接是以国家的名义来的,这个前后关系大家要明白。

有几个跟贴也提到太子党的事情,如果胡温在跟曾庆红这件事情,如果真是顺着这条线这么走下来的话,其实有二点,第一打了江派;第二打了太子党。因为在这种作用下,特别前一条他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政策冲的也是太子党。所以现在就不知道胡温出这一手是迫于形势的压力,还是自己的实力确实达到了这个程度,来消除帮派之争,这个我们不知道。

如果这手已经在中共政治局通过了,而且将作为要求对在组织内,向所有的官员提出这样的要求的话,而且这种要求被实施的话,那他的目标确实冲的是中央一层确实是冲的太子党,冲着江泽民一派,所以我们就看后面将会出现什么事情。
 

来源:SoH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