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澤民或無緣閱兵大慶

2009-05-17 21:48 作者:觀耘閒人 桌面版 简体 17
    小字
2009/02/02/20090202150836876.jpg
四月份的中國官場很不平靜,先是原在廣東政法領域共事多年的一對實權人物王華元與陳紹基被中紀委雙規,後是黃菊原秘書王維工被判死緩。另據消息人士稱:江澤民之子江綿恆與臺灣商人王文洋合辦的上海宏力半導體製造公司(下稱「宏力公司」),欲歸屬上海國資委而未果,據悉,中紀委已介入調查其企業定性問題。

消息人士還指出:在「六四」事件二十週年之前出手打擊江系,顯系胡錦濤欲重收民心之舉;另外,由於胡錦濤曾公開對胡耀邦的肯定態度,民間紀念胡耀邦的活動並未受到打壓,甚至說與海外民運有互動之勢。

江澤民欲殺人,胡錦濤不點頭

王維工在京滬兩地的影響力乃高層人士心知肚明的事情。二○○二年秋,王維工隨出任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的黃菊由滬進京,從此開始了在京滬間大操其權的腐敗生涯。至於王案的判決書上所說「一九九五年至二○○六年間,被告人王維工利用職務便利為上海福禧控股投資有限公司等八家單位或個人謀取利益」,只不過是向世人暗示他與陳良宇一樣有較長的犯罪歷史,再揭上海幫「任人唯幫」的瘡疤而已。按其罪行,王維工確實該殺,而且黃菊臨終前為洗白自己,先是將王發配回上海出任申能集團副總經理,而後又寫下書面指示要求中紀委「按規定嚴查」。

黃菊的「嚴查」批示乃表面文章,因為他很清楚:第一,王維工是受他的暗示才敢給陳良宇通風報信,告知陳中央已經下決心「整臭良宇同志,希望有充分的思想準備」;第二,江綿恆與王文洋在上海玩金融「空手道」套得巨額貸款,皆由王維工從中協助。

被雙規後的王維工深知自己對江氏家族的威懾力,極力將「殺手?」隱藏起來以備關鍵時候使用。因此,無論是中紀委還是後來介入的檢方,均無法拿到直接威脅江氏家族的證據。江澤民作賊心虛,又如黃菊臨死前的表演一樣,極力主張「嚴懲腐敗分子,給黃菊同志洗污」,試圖殺王維工滅口。但是,心思縝密的胡錦濤暗示要留下王維工以備後用。瞭解內幕的北京高官說:中紀委在上海得到了宏力公司的打包證據,吉林那邊給王維工留了一條活路,希望他有朝一日省悟,主動交待江氏家族問題。王維工也精於算計,在看胡錦濤使什麼手段,比如說一旦上海再爆大案牽涉到王維工,有可能死緩改執行死刑時,他就會立功贖罪以保性命。

海軍慶典波折 江疑食物中毒

江澤民的權欲在一定程度上是被迫的,因為上海幫有太多的犯罪行為需要掩蓋,事件爆發後更需要東西攔擋、南北折衝。為參加奧運慶典,江澤民的保健醫生為其注射特種蛋白,而其夫人王冶坪曾淚勸江不要採取如此危險的舉措,江拒不聽從。二○○九年國慶六十週年閱兵式,江澤民鐵定要參加,而且得到了「政治局全體同志的一致邀請」。對於北京官場,這點本無懸念,但另一個場面比六十年國慶小而實際影響深遠的儀式,江澤民也想參加。

面對江的「過度參與」,胡錦濤非常難堪,因此對海軍建軍六十週年慶典出席人員的安排費盡心機,直到四月二十三日才允許媒體對外透露「軍委高層悉數參加」的消息。此前,官方媒體一直將參加檢閱的高層領導名單作為熱點猜測來炒作,原定的青島普通市民隨便參觀外國軍艦的「軍民同樂」計畫改為只發放一千五百張參觀券,而且要實名登記。全部參觀券無一例外地發放給了「政治上可靠」的高官們的關係人。最為外界議論的是,中國新聞網在即時報導胡錦濤到達青島的消息時,沒有使用「中共中央總書記」的頭銜,而是直接稱「國家主席、軍委主席」,也就是說把江澤民「在常委中強塞」的可能性排除掉。還有,原定上午九點舉行的閱兵儀式改在下午兩點,對外模糊地說是天氣的原因,實際上是整個上午江仍在為自己出席閱兵式與胡進行交涉。

就在外艦在青島集結完畢的頭兩天(四月十八日),上海傳出重要消息說:在上海市政府某家高級賓館休閑的江澤民中午用餐時,發生食物中毒,腹瀉不止,險出脫水現象。負責江澤民安全保衛的特勤人員立刻進行檢查,發現是揚州炒飯使用的火腿過期。但奇怪的是,陪同江澤民用餐的數人均無腹瀉或嘔吐等不適症狀。經緊急搶救脫離危險的江澤民神情沮喪,放風說:「有人嫌我礙手腳,試圖以投毒的方式害我性命。」與此同時,北京各大新聞媒體接到了莫名其妙的通知:「不許擅自報導關於已退休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健康狀況問題」。恰好此時,朱德之女朱敏以八十三歲高齡辭世,定於四月十九日舉行葬禮。江澤民派人送去花圈,排名仍在胡錦濤之後而居另外八常委之前。「一切都像真的一樣,其實十九號這天不少領導人準備了兩個花圈,另一個是送給江澤民的。」一位在中央國家機關負責高級勤務的官員調侃地說,「要是老江真死了,全國鞭炮肯定脫銷。」

六十大慶高危 老江或成靶子

為了讓建國六十週年的慶典安全無虞,江澤民的鐵桿親信、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提出一個新概念,叫做「奧運安保日常化」,體制內持反對意見的人稱之為「灰色恐怖」。目前,灰色恐怖正在加緊實施,執行中央政法委暨中央維穩領導小組文件所指定的任務。文件說:「四至七月份,主要任務是圍繞取締法輪功十週年,深入開展反邪教鬥爭,嚴防法輪功等邪教組織的破壞。」

據官媒公開透露的信息看,中共安保當局預計東突組織將在北京、上海等特大城市製造恐怖事件。一些沒有公開的內部分析報告說:由於江澤民本身積累下的政治怨恨太多,很可能成為襲擊目標,而且襲擊的概率難以把握。消息人士稱,引發針對江個人的襲擊可能有三:其一,東突組織的重點襲擊一旦成功,會引得國內反江冤民的贊成,從而東突在漢族底層社會贏得認同;其二,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家庭由於家破人亡,可能有人出來不惜性命一搏;其三,體制內曾受江暗算排擠的勢力採取投毒等隱蔽方式打掉江,製造出一系列的內部混亂。

就近期情況看,第三種可能性最大,江澤民在上海的食物中毒或是一次預演。另據上海方面的知情人士稱:「江的上海幾處住宅及暫憩地點附近,近來出現了不少形跡可疑的人,而能知道江具體行蹤的人絕對在北京高層。」如果按政治算計來講,在「六四」事件二十週年之後與鎮壓法輪功十週年之前,犧牲掉江的性命以換取建國六十週年慶典的安全,無論對中共現任領導集體還是緩和社會危機,都是上佳的選擇。

「天怨人怒,不死何為」

江澤民當年整垮陳希同的最重要手腕不是將陳投入監獄,而是靠一本叫做《天怒》的書徹底摧毀了陳在社會的口碑。為防止有人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江氏把持的宣傳系統明確規定不允許任何出版社做關於陳良宇腐敗案的書目。此種得意的盤算沒法壓制民眾的情緒,如在江澤民給朱敏喪禮送花圈的網路新聞跟帖當中,有網友說:「有的人,他活著別人就不能活。」此話顯指江該死。江蘇淮安的一位網易網友的跟帖:「有的人活著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還活著」,獲得支持票一千四百餘張,反對者不足二十張,此中懸殊足見人心向背。北京一位負責收集網路民意的官方研究機構負責人對此無不嘆息地說:「共產黨早已亡了,亡在了江澤民手上。」關於江澤民滅亡中共的說法,在年紀七十左右的底層幹部中最為流行,因為在江時代他們被提前「涮下來」。江的原籍揚州的一位上訪教師曾在江先人故居貼出大標語「天怨人怒,不死何為」,僅半個小時就被消防隊用高壓水槍衝去。

来源:動向雜誌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