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汪洋勢頭壓住薄熙來

─團派推出第二號總書記人選

2010-04-21 19:51 作者:觀耘閒人 桌面版 简体 15
    小字

來自北京高層的可靠消息表明:李克強已經放棄了總書記職務的競爭,轉而提前進入總理角色。為了讓李克強在未來與總書記高度分權,胡錦濤新近簽署的《國防動員法》賦予了總理會同中央軍委調動軍隊的權力。儘管這種法律安排不僅僅是為了李克強一人一屆,而且高層還把這點說成是黨內民主的一個成果,但畢竟李克強將是第一個上任就享有調兵權的政府首腦。團派再次贏得了十八大權力布局的先機。

汪洋在兩會期間的高調使得他作為總書記候選人的態勢展露無疑。北京的觀察家們發現:在胡錦濤為兩會信息發布定下「少宣傳領導」的調子之後,習近平幾乎沒有發表言說,而汪洋卻被人民網長篇大論地吹捧了一番。

太子黨系不甘落後,除了習近平韜晦自保外,薄熙來作為最硬的一張牌被正式打出。薄將是總書記的人選之一。薄競爭總書記的努力一方面能夠壓制團派的強勁上挺,另一方面也能為太子黨系提供一些安全保障,即太子黨對團派形成二比一的優勢。中共的「儲君」也由一位變成了三位。

黨媒太倉促,銅陵到皖北

在個人資歷方面,汪洋雖然早期以安徽銅陵改革而出名並受到鄧小平的表揚,但是,在仕途上的一個關鍵點上卻遜於薄熙來一籌。薄在十六大時得為中央委員,而彼時汪則剛當上中央候補委員。不過,北京知情人士說:汪與李克強同歲,比薄小六歲,即便是在十九大時競爭,汪仍佔年齡優勢;其次,薄已經沒有退路,外界認為他與江系不清不白,而汪即便放棄競選總書記的打算,仍能得到以政治局常委出任常務副總理的機會。

兩會期間,團派為了拿汪的改革資歷對抗薄的打黑宣傳,不惜在人民網上披露汪當年得到南巡的鄧小平召見的細節,而此前十八年大陸任何一家媒體都未涉及過此事。此篇名為《從銅陵改革到南粵新政》的吹捧文章長達五千八百字,其中竟然把汪一九八八到一九九二年主政的安徽銅陵市說成了是皖北地區的城市。銅陵位於安徽的中部偏南,以據安徽全境較為中心的合肥為參照,銅陵在南,與皖北的蚌埠對稱。人民網的宣傳之倉促說明文章是奉命而成的急就章,至於具體奉何人之命外界只能猜測了。

汪在銅陵的改革確實功績不小,其功績主要是改變了當時人們保守的思想,諸如「養魚怕偷」丶「做生意怕騙」的觀念。當時在全國的震動也非常之大,《人民日報》為此還發表了社論《醒來,不僅僅是銅陵!》。據曾在北京高層做政務襄讚事務的退休學者們反映:「在‘八九?六四’陰影尚重的九○丶九一年敢把繼續改革丶發展經濟放在政務第一位,確實是大膽的政治賭博。還好,鄧小平南巡給了汪洋支持,也為他後來的升遷打下了基礎。」鄧南巡途中在合肥歇腳,專門點名見銅陵的市長汪洋,因為此前政治局高層為銅陵改革吵得一塌糊塗,最後定論只好交給鄧。鄧不陰不陽地對登門請旨的江澤民說:「讓他先試試。」

到重慶過渡,去廣東創業

汪洋得到鄧小平賞識後,並沒在銅陵更進一步做到市委書記,而是升到省裡當計畫委員會主任兼省長助理。一位比較傾向胡汪的退休官員私下透露說:「鄧看出江澤民是個‘不成氣的東西’,提前敲定胡錦濤接班並給胡勾畫團派班底,如果不是汪洋在銅陵任職之前有安徽團省委的工作資歷,鄧不會對他格外恩待。」

此說有一定的道理,但不免有吹捧鄧丶抬高胡丶貶低江的深刻用意。事實上,胡到目前為止還是以鄧的改革開放繼承人的身份來籠絡黨內右派的,聲稱「堅持改革開放毫不動搖」云云。

目前,汪與薄還是策略性地互相吹捧,以便防止習近平對兩人各個擊破。此前,有香港媒體分析說「薄打黑是為了抓住包括汪洋在內的重慶前任們的把柄」,可謂知其一不知其二。汪在二○○五年從國務院副秘書長(正部級)的位子上調到重慶出任市委書記,是因為他任國務院副秘書長之前曾在國家計畫委員會當過四年副主任,並專門負責過全國第十一個五年計畫中涉及到西南開發暨重慶的發展規劃。汪到重慶過渡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他曾以國務院副秘書長的身份去四川處理過漢源瀑布溝十萬人對抗政府徵地建水電站的群體事件,從而使曾慶紅的親信丶四川省委書記張學忠免遭最高層問責,而後專任全國人大的內務司法委員會副主任(正部級)。重慶直轄於中央後,四川省與重慶市的矛盾叢生,胡溫一致認為汪是最合適的協調人選。

汪在重慶沒有太大的政績,沒任滿五年,到二○○七年底調廣東替胡接收江系盤踞的廣東。在廣東穩住陣腳後,他積極為胡的科學發展觀做實驗,「騰籠換鳥」之論即為科學發展觀中「轉變經濟增長方式」的詮釋。再者,藉著胡的支持,汪在廣東清洗了江系腐敗高官,把前廣東省政法委書記陳紹基和已調浙江任紀委書記的原廣東省級要員王華元送進監獄。

江系諂媚薄,軍方搞試探

薄熙來起初並無競爭總書記的打算,而是想幹一屆總理,但是當李克強清楚地表明接任總理後,他只好更進一步,以便不負人望。薄確實憑著打黑贏得了民粹力量的大力支持,北京高層甚至認為如果薄競爭不得志,振臂一呼就會發起全國性的街頭抗爭運動。

江系人馬自知在政法系統作惡太多,擔心薄日後藉清洗政法系統而撈取政治資本,不惜派出官高薄一級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向薄示好。但是,作為精明的政客薄熙來對江系的諂媚幾乎沒任何回報,反而藉重慶警方的進一步整頓來向支持者表示不會投靠江系的態度。薄最近在重慶搞的警察全體解聘丶競爭上崗,讓公安部與中央政法委感到對重慶司法體系管理「出現了失控的狀態」。接近中央綜合治理領導小組的消息人士如是說。

簡單地說,薄認為江系用中央政法委書記的常委肥缺向他投餌,是在貶低他的能力。另有消息說,十八大時政法委書記很可能不再由常委兼任,而是由一名普通的政治局委員出任。

軍方對薄的未來走向也十分關心,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在兩會期間多次與薄交談,但一向誇誇其談的薄回應郭時只不過略略數語。一張新華社刊發的郭主動與薄交談的兩會照片顯示,薄對平行坐位的郭傾身姿態沒有正眼瞧一下。分析人士稱:薄若是當選總書記後,不但會高強度重提「黨指揮槍」調門,而且還會對軍方的腐敗進行大規模的整治。

習近平是政治殉葬品?

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沒有發表新論調,新華社所做的十幾個焦點系列報導裡面,涉及政治局委員的只有溫薄汪三人。溫作為焦點中的焦點是必然的事情,而關於汪薄二人的宣傳凸顯出北京高層權力布局背後的激烈交鋒。在汪薄二人的各自表態後,習的形象頓顯黯然失色。

汪洋被宣傳成鄧改革開放政策的實踐者,牢牢地靠住了鄧欽點胡的法統體系;薄熙來自樹為民意的代言人,不想沾上江系的腐敗氣味,牢牢抓住了民粹力量。習近平則除了是個太子黨的人選,是江硬塞給胡的接班人之形象外,沒有其他能說服社會的任何資格。畢竟,在百姓心目中,江不但沒有鄧打天下的赫赫功績,而且他還是腐敗昏庸丶鮮廉寡恥丶漠視民生的「三個代表」。

習會否成為江的政治殉葬品,目前還無法下斷言。但有一點倒是可以預測:中共黨內高層的民主調門越高,對習越不利,哪怕所謂的黨內民主有濃重的宮廷權謀色彩!

薄熙來雖然緊緊抓住民粹力量,但在知識份子中的印象欠佳,因為藉著重慶打黑,他宣布要對網路與手機等現代通訊手段實行實名制。相反,汪洋則力求把自己塑造成新洋務派,不僅敢邀請國外媒體報導廣東的負面情況,還時不時與網友聊一番。由於薄的網路實名政策已經公開,民粹力量對他的支持也不如已往,因為民粹力量的最主要表達手段就是匿名網路言論。恰是在汪藉助知識份子支持並悄然向民粹收取政治利益的同時,薄那邊有人公開表示不滿,《重慶晚報》看似很突然地刊發了一篇評論谷歌退出丶百度做大的隱喻文章,造成了巨大的輿論衝擊。

據悉,北京宣傳高層已經介入此事

谷歌被以「古鴿」代喻,百度被刻劃成食人怪獸,是《重慶晚報》評論文章的傳神之筆。但是,其中「南遷」一詞的含義則是民眾對左派政治不滿的強烈信號。又由於文章出現在被薄高度左化的重慶,更深的含義就頗耐人尋味了──薄或許將是一個比習結局更難堪的政治殉葬品。

来源:《動向》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