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內部分化 溫家寶清唱「民主」獨角戲

——觀耘閒人:中共內部面臨大分化 溫家寶清唱「民主」獨角戲

2010-03-17 22:42 作者:觀耘閒人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中共高層面對社會高危狀況,全然失去了政治改革願望。在政改與穩定之間,各個派系沒任何分歧地選擇了後者。此中,左派對普世價值不遺餘力的批判,也是以促使右派把黨的生存利益放在社會利益之上為宗旨的。

從戰略學的角度看,中共由於在全球經濟地位的提高,會逐步放棄制度上盯住美國的許諾,進而更加專注地開發所謂的北京共識。正如美國發現學會創始人喬治?吉爾德就中國網際網路管制政策所作出的分析那樣,「作為一個專制政權,它顯然不可能接受一個開放和匿名的網路制度。」

溫家寶在玩「劉備摔孩子」

然而,不管中共高層在政改與穩定的選擇上多麼地高度一致,在其中下層特別是素有傳統士風精神的知識份子當中,改革的呼聲還是相當高的,且持續不斷。

在二○一○年三月的全國人大與政協兩會召開之前,體制內作家顧曉軍在《博客中國》上公開發表文章,要求培養反對黨與黨內反對派以遏制越反越腐的腐敗勢頭。鑒於民間對民主政治的訴求日高一日的實情,當局怕引起新一波的政治抗議,因此沒有刪除顧的網路文章。當然,有分析家認為這可能是北京最高決策層為兩會營造「民主氣氛」而安排的一場政治戲劇。

不管北京最高決策層是否安排了政治戲劇,溫家寶在二月二十七日作客新華網暨中國政府網的在線親民行為確是在玩弄權術。

關於三國的傳統曲目中有《長阪坡》一劇,劇中有劉備為險失上將趙雲要摔死趙雲所救劉禪之情節。民間緣此編出俗語,稱「劉備摔孩子──盜買人心」。溫家寶古典文學修養頗深,對此劇此語瞭解透徹,兼之新華網與中國政府網一套人馬兩塊牌子,都是溫管轄內的媒體,敢不好好配合?

溫在作客兩網時,蜻蜓點水式地講「只有民主才不會人亡政息」,但是絲毫不敢涉及普世價值,可見顧忌頗深。對於百姓最關心的公平問題,溫也是漫天許願,或說做大社會財富這個蛋糕是政府責任,或說公平分切蛋糕是政府良知。如此之說,只能略博一笑而已。因為就連官方自己公布的調查結果都顯示公務員的道德水平低於妓女,公信力陷於全面危機的政府怎麼可能公平分配蛋糕呢?!

退一步說,就算溫的個人道德水平無可挑剔,他也不可能在剩餘的短暫任期內解決人民最有意見的公款吃喝、公車私用、公費旅遊之三大頑疾(俗稱「三公」),就更不用說政治改革、推進民主了!所以,溫在回答網友提問時,連行政改革都不提了。

田紀雲貶斥「科學發展觀」

自從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年的胡錦濤「不走邪路、不易幟」表態後,中共意識形態全面左轉。胡力欲平衡左右之爭,亦講「堅持改革不動搖」,但是改革派受到的打擊是前所未有的,這種傾向引起了老改革家們的高度注意。兩會召開之前,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得力助手田紀雲,在體制內最有影響的雜誌《炎黃春秋》頭篇位置上公開了一個談話,田在談話中毫不客氣地說:「那些自以為是馬克思主義的理論家們,也應該有點自知之明。現在除了鄧小平的理論能夠動員群眾,號召群眾,凝聚群眾外,任何盜名欺世的所謂「理論」,可以說根本沒有市場,人們只不過嗤之以鼻。」

溫家寶沒發明什麼理論體系,但是作為與田有不少共同政治語言的政治家,溫也策略性地承認了田的觀點。溫與網友交流的話語中引述過毛在延安時期與黃炎培的政治對話典故,此前,田的談話也引述了該典故。

但是,無論田還是溫,誰都沒法推進實質性的政治改革,因為中共本身已經完全利益集團化,倡言以與利益集團切割為反腐重磅措施也是偽命題,其情狀正如上述吉爾德的判斷一樣。胡溫無可奈何的政治倒退不僅使得黨內改革派嚴重受挫,社會不滿情緒急劇膨脹,而且學者型官僚對此也憂心忡忡。如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對外經濟部部長隆國強告誡說:「當前中國開放的基本格局是約十年前加入WTO談判時大體確定的,與目前中國國際分工中的地位、綜合國力、國際競爭力和轉變經濟發展方式等要求相比,對外開放已經明顯滯後。」

「群眾監督」仍是無稽之談

溫的民主、人權、政府良知諸話題雖多是輕描淡寫,但總還是給寄希望中共用黨內民主推進社會民主的那些人以鼓勵,使他們不致徹底失望。基本常識告訴人們:這一切都離不開群眾監督。溫在解答「三公」問題時,也確實講到「任何一項行政性支出都進入預算,而且公開讓群眾知道,接受群眾監督」,但是,實行起來則困難重重,因為那些能夠行使監督權的所謂群眾無非都是共產黨層層官僚機構挑選的人。這也是人民代表並不代表人民的奧秘所在。

平常百姓,哪怕是一些沒有政治身份的專家,是很難獲取準確的政府信息的。參與社科院一項專門調查的法學研究所的副研究員呂艷濱對媒體透露說:「一些政府門戶網站履行政府信息公開條例規定的情況不好,不少政府網站存在信息不集中、網站信息獲取不方便,個別政府網站只重形式不重內容等問題,按照我們設計的測評指標,四十三個城市中半數以上不及格。」呂所涉及的研究報告在北京兩會前已經做完,據悉也得到了溫家寶在內的數位高層人士的肯定。

不容樂觀的現實是:中央政府不可能貫徹一個細節標準詳備的評價體系,更何況中央政府僅僅在統計數字的準確性上就無法說服公眾。地方政府與新聞媒體合謀,可以十分容易地肢解公眾知情權。比如河北正定的古城門大火事件發生後,處理了五名官員,新聞媒體上沒刊登任何一個人的全名,連姓氏也沒出現,只是列舉了被處分人的職務。

國外一些駐京新聞媒體熟悉中文的記者不得不按中國網民指點的路徑進入百度的「正定吧」,即使這樣仍然沒能得到五個人的名字。香港一家親共媒體的駐京記者試圖以訪問正定信息港(政府網的代名)的方式,獲取正定文物旅遊局的信息,但是進入信息港後卻無法進行對正定文物旅遊局的二級訪問,而訪問其他同級機構則沒有遇到障礙。該女記者不得不一改過去輕視大陸異議人士的做法,反過來求「神通廣大」的異議人士瞭解詳情。沒想到,異議人士認為她是幫中共當局釣魚執法而予以拒絕。

中共不可避免要分化

中共作為一個超級龐大的利益集團,內部產生劇烈權爭不可避免,也就是說分支派系的利益維護越來越剛性。可靠消息表明:兩會前,中共情治機關試圖控制兩個非法組織的頭目,但是由於內部意見高度分歧,沒能執行下去。那兩個被情治機關認定的非法組織,一個叫「中國毛主義共產黨」,一個叫「中國工人共產黨」。

前者堅持毛的反對資產階級法權的意識形態,認定鄧小平改革開放以來的中共是修正主義集團,主張徹底清算;後者則擁護鄧小平路線,但堅決主張社會重申公平。據兩者的高級理論人士在聯絡民間理論家的談話時自稱,他們分別得到了黨內重量級人物的支持。更有消息說:前者的「精神領袖」是毛的孫子毛新宇,後者的「精神領袖」是現任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但是,毛新宇與薄熙來均未出面承認或否認這樣的傳說。

溫家寶在兩會期間利用網媒優勢,一個人出來說話,其背後的含義是,沒人願意和他一起出來公開亮明政治觀點。

海外一些親共戰略學家除了勸說北京高層接受「民主是普世價值」的觀念外,還苦盡孤忠,讓後者注意黨內政治拉美化傾向,要給薄熙來那樣能量級的黨內高官應有的新地位,也要給以賀衛方為代表的自由化勢力以應有的政治地位和話語權。這一切均表明中共內部實質上已經高度分化,分化的公開化只是遲早的事情,或許二○一○年就會發生重大事件。因為就目前的狀況看,中共黨內人亡政息的憂慮遠遠高於體制外異議力量渴望共產黨下臺的情緒。這是中共統治大陸六十多年來第一次出現的思想動向。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