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為什麼那麼多人死不起?

2009-04-05 22:28 作者:石述思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大體上講,人只有兩種終極命運:一曰活在親人心裏,一曰活在人民心裏。
   
但無論重於泰山還是輕於鴻毛,我們都需要讓這些亡靈體面地得到安息,畢竟,哪怕大姦大惡之人也會「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清明節來了,各地開始掀起聲勢浩大的祭奠先賢的活動。許多媒體也在積極策劃紀念歷史星空中璀璨星斗的活動。表面上看,這些都是很有意義和價值的事。
   
由於死亡屬於人類終極關懷的沈重人文課題,在這個轉型社會,鄙人對通過這些耗資巨萬、來頭嚇人的活動成功舉辦,全面喚醒這個社會的道德認知和無邊大愛充滿懷疑。
   
因為,種種跡象表明,當代都市裡的普通人越來越多地陷入死不起可憐境地。
   
在南京,一個普通老百姓的殯葬費用清單是:墓地2.5萬元,墓地管理費2000元,靈堂佈置800元,骨灰盒1500元,平爐板火化320元,悼念廳500 元,輓聯書寫180元,殯儀禮炮160元,花圈200元,鞭炮300元。這些就是三萬多元,再加上紙錢、機麻、紗布、車輛過路費、靈車接送費、消毒費等,一共要花四萬多元。這相當於一個當地中等收入家庭的一年收入。
   
為了降低生者的負擔,好多即將離去的人都留下了喪事從簡的可貴遺囑。但殯葬部門部門首先不答應。由於這個行業高度壟斷,儘管有關部門曾出臺了《殯葬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將殯儀館定位為「公益性非營利機構」,並強調要嚴控殯葬服務價格。但現實是喪葬費仍像牛市的股票一路上揚,「死不起」的聲浪仍水漲船高。
   
從2004年至今,殯葬業連續五年躋身國內十大暴利行業,且一度排名前三。有學者總結出如下原因:一是現實利益過於板結,暴利行業除傾軋之外,往往更有團結行業內成員的訴求。二是在打破殯葬壟斷的輿論壓力下,一些地方的民間資本進入殯葬業後卻迅速與國有壟斷機構聯盟,殯葬費用不降反升。加上一些地方行政失靈,政府部門該退出卻沒退出,該管的沒管起來,該降的沒降下來,讓殯葬喪失了公益性。
   
於是,殯葬這個整天與死人打交道的工作成了大熱門。媒體披露了一則上海人才市場面向大學生殯葬行業專場招聘會火爆的新聞——提供418個崗位,5000餘人次進場,收到3220份簡歷,平均8個人競爭一個崗位。可笑的是,此事被很多人當成了大學生轉變就業觀念的典型。事實上,精明的上海大學生瞄準的是這個行業的高福利——此番招聘,一般崗位起薪即在3000元,而管理崗位則可拿到年薪15萬元。

近日,在北京昌平區白浮村京密引水渠邊的一片小樹林,誕生了北京最大的寵物墓園,1000多隻小動物,包括貓、狗、兔子、熱帶魚、猴子長眠在這裡。在這個墓園中安葬一隻寵物,基本的費用包括火化、墓室、認養樹木,在500元至800元之間。這還是便宜的,有些墓園價錢更高,如果加上喪葬用品,花費數千元也屬平常。
   
窮人之死尚且難以安身,富人寵物竟然享受哀榮——真是有錢能使鬼推磨?
   
在我們這個有5000年以上文明史的國度,在這個世界印象中的禮儀之邦,讓每個人都高貴而有尊嚴的死去是我們的職責。死前如此一筆赤裸裸的、超出多數普通人承受能力的喪葬費,如同一個黑色幽默,在嘲諷著那些高舉弘揚傳統文化、捍衛傳統道德舉辦祭奠先賢活動的地方政府和組織——你們聽得到身邊亡靈的一聲嘆息嗎?
    
太多即將告別世界的窮人面臨著一種叫死亡救濟的制度。而吸金能力巨大的殯葬業也應加快改革的步伐,真正為公民提供公共服務,真正成為神聖肅穆的葬儀的接續、傳承者,而不僅是在活人詬病中宰死人「最後一刀」的黑色行業。
    
以人為本不能總是演化成以錢為本。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