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世界政治新主題:譴責共產極權與清算秘密警察

2007-11-28 08:26 作者:牟傳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本月24日,在烏克蘭首都基輔秘哈伊爾廣場,舉行了1932-1933年期間大飢荒紀念日活動。總統尤先科、總理亞 努克維奇、前總理尤莉雅。提摩申科等政要和一些宗教人士代表參加了這次活動,烏克蘭總統尤先科公開呼籲國際社會譴責共產極權政權。他表示,"全世界譴責共 產主義暴行的時刻就要來了!"這一新聞被媒體廣泛報導後,已成為當今世界政治的一個新主題。

尤先科在此次活動上特別強調:在譴責共產極權主義以前,烏克蘭必須穿上"潔白的襯衫",去掉身體裡共產極權的烙印。 他表示,布爾什維克罪行、史達林罪行、法西斯罪行,他們都具有一個性質,就是"仇恨人類"。"它在這個空間屠殺了我們很多沒有罪的人民,如俄羅斯人、塔塔 爾族人、白俄羅斯人、猶太人、波蘭人和一些別的國家民族的人。尤先科認為,烏克蘭的政治問題就是以前的共產極權的存在所留下的問題。他說:"共產極權主義 中斷了歷史一代人的聯繫,打斷了我們的靈魂、記憶、思想、文化和語言。在各種階層的人中種下了恐懼,而我們今天正在收割它的果實。就是這樣,這無止境的害 怕也正是我們現在政治和社會的疾病。"尤先科如此論斷,頗具現實性。

眾所周知,共產主義暴行在國內政治中主要是依賴龐大的秘密警察機構與隊伍進行的。在蘇聯解體後,東歐的前共產黨國家 紛紛把當時的秘密警察不擇手段地監視、鎮壓人民的檔案解密。那些在共產黨統治時代出賣良心的告密者和線民的身份也大都曝光天下。《星島網訊》就曾報導過俄 羅斯安全部門決定,把上個世紀蘇共斯大林統治時期的秘密檔案解密。公開了許多斯大林政治迫害內幕。這些檔案記錄了當年上千萬名受害者的情況。這個國家實質 上早已開始了對克格勃的清算。此據《環球時報》(2006-07-25第04版)文章稱:波蘭議會以絕對優勢通過了一項新的秘密調查法。這讓許多人感到萬 分恐懼和驚慌。因為它意味著一場對克格勃特務的"清算風波"將席捲整個波蘭,乃至整個前共產黨統治國家。自共產黨政權在東歐垮臺後,許多曾經受過秘密警察 迫害的人士紛紛要求政府公布檔案,揪出"特務"和向秘密機關提供信息的線人。

在波蘭這個前共產黨統治的國家,當紅色蓋頭的面紗被揭開之後,許多受害者驚奇地發現,在迫害和出賣他們的人中,不僅 有秘密警察,還有鄰居、好友甚至配偶和子女。整個社會到處都是政治警察的密探與線人。為此,新的秘密調查法規定:只要是從事公職的波蘭人,都必須出示由民 族記憶委員會頒發的證書,證實其擁有者不是過去波蘭秘密機構的特務,也沒有充當這些機構的線人,收集並提供其他公民的信息。如果沒有這一紙證書,就很可能 被解職或找不到工作。

正當"清算"議案風波席捲波蘭時,保加利亞也開始了清算秘密警察的罪惡,其銳利鋒芒甚至直逼總統。保加利亞總統格奧 爾基。伯爾瓦諾夫是一名歷史學家,他曾倡導成立了政黨聯盟,該聯盟包括保加利亞社會黨、西美昂二世國民運動、爭取權利與自由運動等左翼黨派。當地新聞媒體 披露說,伯爾瓦諾夫在社會主義時期充當過保加利亞克格勃的特務,證據是保加利亞專門機構的檔案中有一份"格策案卷"(格策是格奧爾基的化名)。

幾年前,這種"清算"在德國幾也引發了政治風潮。2003年7月8日,前東德秘密警察檔案管理機構舉行了直接涉及 20萬人政治前途的新聞發布會。該會首次透露:前柏林國際知名的洪堡德大學校長芬克,定期向秘密警察提供報告,匯報教授和學生們的政治態度。此外,還有足 球球星、知名作家、教師等。在共產黨統治的東德,可以說每一個角落都有警察的"線民"。東德秘密警察機構"斯塔西"成立於1950年4月,是蘇聯克格勃的 前身nkvd一手炮製出來的,所以無論是在結構還是在任務上都跟蘇聯的nkvd一樣。"斯塔西"的主要職責是對內掌握民眾思想的動態,打壓任何反政府苗 頭,維護執政黨的絕對利益,並為此編織了一張遍佈全東德每一個角落的"告密者"網路。此據兩德統一後官方解密的東德前秘密警察部分絕密檔案權威資料顯示, 到上個世紀七十年代末,"斯塔西"的"告密者"光是正式登記在冊的就有175000人,而非官方的數字則是這個數據的10倍以上。這也就是說,每100名 東德人中就有1人是告密者。至於東德民眾加入告密者行列的原因頗多:有害怕遭到其它密告者暗算的,有遭到秘密警察威脅的,有為了從秘密警察那裡因告密得到 獎金回報的。東德秘密警察機構本身則有90000名身著制服和便衣的特工。在前東德一千八百萬人口中,秘密警察備案了六百多萬人口。這個數據說明,每三人 中就有一個人被警察監控。這樣規模的情報工作,造成了夫婦之間、朋友之間、同事之間的廣泛猜疑與恐慌。有報導稱:東德物理學家,人權活動家帕皮斯被秘密警 察騷擾了二十年,失去工作,時常被拘留。帕皮斯從檔案中知道警方計畫破壞他的婚姻,使他的朋友疏遠他,甚至鼓動他的兒子反對他。他們要他的妻子離開他,條 件是可以獲得更高級教育的機會和獲得一筆金錢,還可以獲得到其它任何社會主義國家旅行的簽證。為此目的,秘密警察派遣了一位美男子,設法與帕皮斯的妻子建 立親密關係。帕皮斯看過檔案後對記者表示:"秘密警察從個人和事業全面地設法摧毀我的生活,這是犯法的,比犯法更壞,這簡直是魔鬼的行為。"這樣的事情在 所有共產黨統治的國家裡都不稀奇。

共產黨國家的秘密警察收集如此眾多公民的秘密檔案,充分反映了那些統治者病態性的意識形態恐懼。他們把每個公民都視為潛在的政治敵人,記錄他們日常生活的一切內容,結果他們還是無法抵制世界民主化潮流而最終垮臺。

在所有共產黨統治國家,秘密警察收集資料都不是為了建立檔案館,他們收集情報的真正目的,都是為意識形態加工敵人提 供線索。在某些情況下,秘密警察的鎮壓目標往往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被認為對國家有危險的人中的所有人。不管是否從事反對運動,只要人們形成圈子,便是危 險勢力與分子。一切非官方的群集行為,對他們來說都是危險的,必須被監控和加以打擊的。

當尤先科呼出"全世界譴責共產主義暴行的時刻就要來了!"時,最懼怕的就是那種只為一黨一派之私利服務,侵害民眾利 益,監控、迫害異見人士的秘密警察。秘密警察是人類一種最不恥的職業,從事這個職業的本身就是犯罪。他們大多靈魂骯髒,人格扭曲,最大的特點就是懼怕陽 光。他們即使在有強權袒護的社會裏也大多穿著馬甲,不敢暴露真實身份。然而,世界民主化潮流,總有一天會打開所有共產黨國家秘密警察的秘密檔案!善惡有 報,是人類社會的永恆法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