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你從脖子上下來就行!(圖)

公民「維權日」遭遇「維穩」大截訪

2016-01-23 09:30 作者:牟傳珩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官僚體系對於「訪民」常常「如臨大敵」(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6年01月23日訊】2016年全國「兩會」前夕,正當網上借魯迅筆下「趙家人」指代當今中國的「權貴集團」,以及公民維權運動風起雲湧,群體事件烽火連天之時,北京迎來中國公民「維權日」。

「趙家人」以「維穩」名義大截訪

1月10日,全國各地訪民,集聚北京,抱團取暖,群體維權,可謂意義重大。這次訪民集體上訪,是元旦上千訪民到國家信訪接待單位請願以來的最新一次群體維權活動。然而,這次訪民集結,卻遭到眾多頭頂共和國國徽的警察以「維穩」名義的國家大截訪。北京「趙家人」警察群體出動,集中在信訪局門口,見訪民就抓,陶然橋上警察將訪民抓到一輛輛公交車上,然後整車人拉走。由此可見,「趙家人」警察,已把維權百姓作為對敵戰役來打。中紀委附近一公里範圍內,交通被限制,車輛不能進出。上午9點,一些訪民一到現場,就被強行帶上大巴送去公安局,而其他的訪民則被立即送往久敬莊,成為2016年開局以來,北京最具震撼力的公共事件,引發國內外輿論高度關注。

繼秦永敏、劉興聯失蹤之後,註冊中國人權觀察的代理秘書長、江蘇高郵籍的徐秦,1月8日在北京「被失蹤」。有訪民稱,徐秦是在北京南站與訪民維權人士聚會、商討10日在北京集體上訪時被警察帶走的。近年來,在中國上訪現實中,演繹出多少充滿血淚的生動情節,訪民們大多遭到過程度不同的刁難、辱罵、罰款、抄家、批鬥、追捕、關押、勞教、起訴、判刑,特別是被失蹤等迫害。近日,備受詬病、令民間深惡痛絕的「法制學習班」(黑監獄、洗腦班)再度引起聚焦,民間出臺一份有關的調研報告,揭露「趙家人」以「維穩」名義剝奪公民人身自由權利,肆意踐踏法律。這份民間報告稱,光無錫一地就有100多處的「黑監獄」,有近千人次的訪民被關過黑監獄,報告初步總結了法制學習班的十多個特徵,包括:「招生方式」——綁架、誘騙、傳喚;無任何手續;無固定期限;不告知家屬;辦班地點保密;沒有通訊更沒有人身自由;受刑訊(酷刑)逼供;毆打、體罰、虐待、侮辱、恐嚇、威脅;下藥投毒;強迫(脅迫)交易等。

「越級上訪」已成打擊重點

前年起,對內高壓維穩直通模式正式啟動,並立竿見影地呈現出新動向:國家信訪局隨風下達了關於包括「不受理越級上訪」等「六個不受理」文件,即《關於進一步規範信訪事項受理辦理程序引導來訪人依法逐級走訪的辦法》。這是當政者拒絕涉訟上訪後,又一旨在打壓公民維權舉措,標誌著「趙家人」用正式行政法規,規定不准百姓越級告狀喊冤,導致全國上訪形式進一步惡化。

中國社科院曾專門對「越級上訪」問題完成的一個調查報告,引起了各方的強烈關注,該調查顯示,實際上通過上訪解決的問題只有2‰;有90.5%的是為了「讓中央知道情況」;88.5%是為了「給地方政府施加壓力」。正如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應星撰文所言,「信訪制度充滿了悖論和矛盾。一方面,國家一直強調要打破官僚主義的阻礙,不能對正常的上訪群眾搞攔堵;另一方面,國家又一再要求把各種問題解決在基層,要盡量減少越級上訪、集體上訪和重複上訪」。

百姓對「趙家人」上訪制度已經絕望

中共建政之後,為了維持統治,一方面認識到需要有一個氣孔來發泄壓力,因而需要有《信訪條例》,承認公民上訪的合法性;一方面卻又視群眾上訪為「洪水猛獸」恐懼害怕,特別是集體性越級上訪事件,於是便在政策措施上壓制上訪,要求地方政府包干杜絕越級上訪,重點防範集體上訪,並與他們的政績掛鉤,「堅決打擊越級上訪」等標語在大陸隨處可見。由此就必然導致地方政府把上訪視為鬧事,用意識形態加工成「敵對行動」予以打擊,甚至藉助國家暴力機器強力鎮壓。這便迫使上訪者面對貪污腐敗、公權濫用、稅賦盤剝、社會不公等現實,要麼徹底認命服輸,冤沉大海;要麼與「趙家人」立場對抗到底,甚至魚死網破。

當前,集體上訪、群體上訪、越級上訪、進京上訪案件增多,組織化傾向明顯,許多人多次進京上訪,且具有突發性、對立性、傾向性的上訪案件增多,採取的方式增多:圍堵法院、市委、市人大、市政府機關大門,被認為是「威脅信訪人員的安全,嚴重擾亂了信訪秩序和機關正常的工作秩序」要予以打擊的;採取靜坐、靜臥、扯橫幅、穿黑衣、海外攔截領導車輛等方式上訪,被認為是要重點防範的;揚言要採取自殺、爆炸、傷及他人人身安全等手段進行上訪的;還有採取自焚、自殺等極端行為的。這一切證明了中國百姓對「趙家人」上訪制度已經絕望。

「你從脖子上下來就行!」

去年7月9日前後,中共當局對大陸死磕派律師群體開展大規模圍剿,全國受到牽連的人數達到200多人,包括上訪維權人士。現在許多失蹤律師與維權人士已歷時半年之久,仍無消息,也是當今中國民眾上訪的事由之一。當下,「越級上訪」這一百姓「出氣管道」已被制度性堵死,致使「趙家人」的「信訪制度」走向了中國特色政治制度設計原理的反面。

其實,在正常的法制社會裏,公民的維權完全可以通過言論、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等方式來表達請願訴求。這本來也是中國現行憲法規定了的公民基本權利和自由。然而,中國特色就特色在對這些公民權利,形式上規定而實質上否定,迫使公民不得不統統擁上信訪這「華山凶險一條路」了。今年新年開局,全國公民「維權日」,上訪集結再次遭遇官方以「維穩」名義的大截訪,更意味著這唯一一條路也被杜絕,也反證了「趙家人」自己正把自己推向一條絕路。

正如當下網上流行的王朔《新年祝福詞》:「我承認中國當前的最大問題是穩定,但如何實現這個穩定,你們的思想走偏了。打一個比方:你騎在別人脖子上,體重越來越重,還不停地大小便。嚷嚷下面扛著你的人‘穩定’?實現穩定非常簡單,簡單得讓你吃驚:你從脖子上下來就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中國人權雙週刊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