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壟斷是國家積貧積弱的根源

2006-08-08 01:47 作者:童大煥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們不妨算一筆賬:以平均每年倒閉30萬家企業計,平均每家企業10位員工,每位員工年收入1萬元。僅此一項,國家每年減少300萬個就業崗位,直接經濟損失300億元,還不包括企業可能創造的稅收和利潤。 今年1-6月,央企完成增加值10771.5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16.8%;實現銷售收入37433.8億元,同比增長20.6%;實現利潤3516.5億元,增長16%。與國資委的興高采烈相比,是人們積蓄已久的怨聲載道。自1994年稅制改革後,國企的稅後利潤不再上繳,而是歸企業自己所有,自我消化。這就是說,國企雖然名義上歸全民所有,但公眾並不享有收益權,央企大豐收在很大程度上只能成為它自己的盛宴。在菸草中層幹部年薪30萬元、電力企業抄表工年薪10萬元等新聞的背後,是人們如蝸牛般地揹負教育、醫療、住房「新三座大山」,以及,每年100多萬大學生畢業即失業,以及,更大層面上的經濟增長並不帶來就業的增加和公民福利的提高。

  擁有壟斷優勢的國企「福利腐敗」僅僅是一個淺層次的表面問題,更深層次的問題是,這種權力壟斷正在一步步扼殺中國的創業和競爭的起點公平。聯合國開發計畫署日前發布的《2006亞洲太平洋地區人的發展報告》指出,整個東亞都在經歷「無就業增長」時期,中國的情況尤其嚴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周天勇通過數據分析指出「去年全國倒閉了30萬家企業,1994到2004年十年間,770萬家個體戶消失」。「如果沒有中小企業的發展,沒有中等收入人群的擴大,再怎麼分配都沒有用,關鍵是要鼓勵創業。」如果起點和競爭不公平,分配結果上的制度糾偏,無論是社會保障制度的全面建立,還是稅收制度的「劫富濟貧」,都只是杯水車薪,微不足道的「事後補救」,無法從根本上扭轉貧富差距越拉越大、社會整體活力和創造力不足以及社會失衡的局面。因為前者對普通民眾的掠奪和擠壓力度遠大於後者對他們的補償力度。

  我們不妨算一筆賬:以平均每年倒閉30萬家企業計,平均每家企業10位員工,每位員工年收入1萬元。僅此一項,國家每年減少300萬個就業崗位,直接經濟損失300億元,還不包括企業可能創造的稅收和利潤。

  在央企壟斷利潤一片上升的同時,國家統計局局長邱曉華最近給我們指出了大量中小企業一片黯淡的前景:中國的工業品出廠價格漲幅只有2.6%,遠低於工業原材料購進價格5.9%的增幅,這導致企業成本增加了1000多億元。儘管前5個月全國企業利潤增幅達25.5%,但80%以上的新增利潤集中在石油、電力、煤炭等五大行業,其他30多個行業只分享了不到20%的利潤。這說明絕大多數企業其實是處在微利、虧損的邊緣,更多的中小企業即使苟延殘喘,也僅僅掙紮在生存線上。一將功成萬骨枯,在壟斷企業和GDP高歌猛進的背後,是民生和民族活力的日漸窒息與衰竭。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壟斷企業的利潤增加,基本上都是通過漲價獲得,而不是通過降低成本、提高技術獲得,這個過程,不管從數字報表上增加了多少GDP和國企利潤,本質上並沒有給社會創造新的財富,它只是一個把財富從左手拿到右手、從全社會手裡轉移到壟斷企業腰包的財富轉移過程。相反,它給社會帶來的淨損失卻是實實在在的。也就是說,壟斷企業的利潤越高,整個社會的創業環境就越差,社會的淨損失也越大。而淨損失到底有多少,恐怕難以計算,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是壟斷企業全部利潤的好幾倍!也就是說,如果這些行業全部打破了壟斷,電力、電信、石油等基礎性資源性行業的價格回落到市場自由公平競爭的水平,那麼,社會財富的淨增加一定會是今天的好幾倍。

  它再一次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表明:任何形式的壟斷,都是國家積貧積弱的根源,經濟領域也不例外。沒有個體和中小企業的自由富足,國家的富強就只能是空中的樓閣、沙上的寳塔;壟斷的程度越深,社會「積貧積弱」和離心離德的程度也越深,別看國家GDP的數字有多麼輝煌、壟斷企業的利潤多麼可觀,都不過是在財富總量未增加甚至淨減少下「乾坤大挪移」的數字遊戲。這就是富人沒有安全感、窮人沒有安定感歸宿感的「無所歸依」的原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