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羽良專欄】我們為何在此?我們從何而來?

2006-06-19 19:4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人類的起源為何?是如宗教界所言由神仿照自己的樣子所造?還是如生物學家達爾文提出的進化論,推定是由猿人進化而來?這個疑問從人類知識走上科學的道路之後,就不斷地引發爭論,但霍金教授日前在香港科技大學演講「宇宙的起源」,倒是提供了吾輩一個嶄新且不同的思考面向。

英國物理學家霍金,被譽為繼愛因斯坦之後最傑出的理論物理學家,他的宇宙膨脹論豎立了他在宇宙學方面的權威。霍金引證埃德溫.哈伯的研究提出宇宙膨脹的論述,哈伯曾利用100英吋的望遠鏡測量來自星系的光,進而確定它們的速度,他原本預料向地球飛來的星系和離地球飛去的星系一樣多,但令哈伯驚訝的是,他發現幾乎所有的星系都飛離我們而去,而且,星系離開我們越遠,則飛離得越快,霍金認為這代表了宇宙正在膨脹。

坐過火車的人都應該有過這樣的經驗,若兩列行進方向相反的火車同時停在月台上時,當你乘坐的火車開始前進,而對向的火車仍靜止,此時你注意對向的火車,你會錯覺以為是對向的車在動。由此推之,哈伯所發現幾乎所有的星系都飛離我們而去,或許這些飛離地球的星系根本就沒動,而是地球所屬的太陽系或銀河繫在動,而且是快速的飛離宇宙中所有的其它星系,向未知目的地前進。

從史前文明看人類起源論

霍金推測如果星系正在分開向外擴散,那它們過去一定更加靠近;若它們的速度一直不變,則大約150億年前,所有星系應該是聚合在一點上。但霍金又指並非所有人都認同宇宙有個開端的思想,例如,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便認為宇宙已經存在了無限久的時間,他相信某種永恆的東西比某種創生的東西更完美。亞里士多德認為人類發展之所以處於現在這個情形,那是因為洪水或者其它自然災害,不斷重複地讓文明回到萌芽階段的結果。

史前文明的存在已是科學家不敢否認的事實,埃及的大金字塔是4、5千年前埃及法老王的陵寢,但究竟大金字塔是如何在沒有現代工程機具的協助下,完成這對現代人類體型而言,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科學家們至今還找不到合理的解釋,或許我們只能說法老王是金字塔的使用者,而非建造者。

美國科學家馬斯特(Robert Sar-mast)發現了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所描述的亞特蘭堤斯城(Atlantis)確實存在於地中海海床的證據。他帶領的探險隊在賽普勒斯與敘利亞間深達1千6百公尺左右的地中海海床,利用聲納等高科技裝置,探測到海底一個存在人工建築的山丘,山丘上有3公里長的城牆,頂端有圍牆城樓,四周還有很深的、類似戰爭防禦工事的壕溝。

柏拉圖在《對話錄》中描述,亞特蘭堤斯是公元前1萬1千5百年前後,一個擁有高度文明的城邦,由黃金與白銀裝飾著,有設備完善的港埠及船隻,還有能夠載人飛翔的物體。後因亞特蘭堤斯人日益驕傲、腐化和墮落,觸怒了宙斯(西人認為的宇宙主宰者),宙斯降下巨大的海嘯和地震,整個亞特蘭堤斯便在一日間,沉入汪洋大海。

在亞洲有一部著名的古印度史詩《摩訶波羅多》,描寫班度和俱盧兩族爭奪王位的鬥爭,此書寫成於公元前1千5百年,而書中記載的史實要比成書時間早2千年,也就是距今5千多年前了。此書記載了印度恆河上游兩次激烈的戰爭,令人驚訝的是從這兩次戰爭的描寫中來看,那是核子戰爭無疑!

第一次戰爭是這樣描述的:英勇的阿特瓦坦,穩坐在維馬納(類似飛機的飛行器)內降落在水中,發射了「阿格尼亞」(能在敵方上空產生並放射出密集的光焰之箭,如同一陣暴雨,威力無窮)。剎那間,天空黑了下來,黑暗中所有的羅盤都失去作用,接著開始刮起猛烈的狂風,帶起灰塵、砂礫,似乎天崩地裂,阿格尼亞發出可怕的高熱,在廣大地域內,動物灼斃變形,河水沸騰,敵兵燒得如焚焦的樹幹。

第二次戰爭的描寫更接近核戰的場景:古爾卡乘著快速的維馬納,向敵方三個城市發射了一枚飛彈,此飛彈似有整個宇宙力,其亮度猶如萬個太陽,煙火柱滾升入天空,壯觀無比(類似核爆的曇狀雲),屍體被燒得無可辨認,毛髮和指甲脫落了,陶瓷器爆裂,飛翔的鳥類被高溫灼焦,為了逃脫死亡,戰士們跳入河流躲避。
  
後來考古學家在發生上述戰爭的恆河上游發現了眾多已成焦土的廢墟,這些廢墟中大塊大塊的岩石被粘合在一起,表面凸凹不平。就目前人類科學所知,要使岩石熔化,最低溫度得達到攝氏1千8百度才行,一般大火達不到這個溫度,只有核爆炸才能達到!

若霍金所言宇宙的起始點在150億年前為真,那漫長的地球歲月(科學家目前探測地球約46億歲)不可能只出現幾次史前文明。從中國的大禹治水、到西人的挪亞方舟甚至小范圍到臺灣原住民泰雅族的古神話,都流傳著大洪水的故事,這一個屬於人類集體的共同記憶,陳述了最接近人類的一次史前文明所面臨的同樣浩劫,相對於文明不斷興起又不斷走向毀滅的事實,首先就讓達爾文推斷人是由猿猴進化而來的論點,顯得蒼白而無力。

科學未能探知的領域不代表不存在

博大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有趣的書 ─《植物,也有情緒》,作者巴克斯特(Backster)積累40多年來的研究,從而發現植物竟也有喜怒哀樂、甚至能感知人的思維活動,挑戰了現有科學的定義,也激發了人們重新思考對生命的看法。

該書寫著1966年時,某天巴克斯特突發奇想將一株龍舌蘭連結到測謊儀上,當他為植物澆水時,連接葉片的儀器竟畫出一種曲線,顯示出當人高興時才有的情緒反應,這讓他吃驚不已。又有一次他動念想用火燒掉植物葉子,看看植物會有什麼反應,才想著,還沒動呢!指針立刻做出劇烈的反應,使他意識到植物有超越常人的感知能力,能知道人類的思想活動(有點像佛家所講的他心通),這些都是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現象。

可是人類無法解釋的東西,有許多卻都可輕易地在宗教中找到答案。佛家有天眼說,並依能力大小分為肉眼、天眼、慧眼、法眼與佛眼通5個層次,據說當達到法眼通的層次時,何止植物,連石頭、牆壁等都可以和人溝通。

被公認為人類有史以來最偉大的科學家愛因斯坦,晚年時卻走入了宗教的領域,倒不是愛因斯坦已經江郎才盡,因此放棄了對科學的熱愛與研究,而是智商極高的他在鑽研了一輩子科學後,才發現宗教中所說的許多事情都是真實的,而人類的科學知識與探索宇宙未知的能力,與之相較之下猶如小兒科,故而他才選擇了宗教。其實愛因斯坦從未放棄對未知世界的好奇,他只是比絕大多數的人更早認識到,宗教才是真正的科學,是比人類現有科學更能探知宇宙真相的科學。

我們為何在此又從何而來

霍金用泡泡作比喻去解釋宇宙膨脹論,當泡泡脹至某一個界限,有些會爆破消失,有些就會大幅膨脹。霍金說,我們觀察到,宇宙的膨脹在長期變緩之後,再次加速,對宇宙為何要加速膨脹的現象,現有科學還不能理解清楚,對宇宙的未來還無法確定。霍金在香港科大的演講,以「我們正接近回答這古老的問題:我們為何在此?我們從何而來?」來詮釋宇宙正在面臨的劇變,而人類的科學似乎也無法給予答案。

既然科學難以回答這個問題,則或許我們還得學學愛因斯坦的智慧,回歸到對人類而言是無形的領域中去尋找答案。從瑪雅預言中可發現,瑪雅人將公元1992年2012年,這20年的時期稱之為「地球更新期」,在這個時期地球必須要達到完全淨化,所謂淨化就是指達不到某種標準的人,將面臨被淘汰的命運。

亞里士多德所言「某種永恆的東西比某種創生的東西更完美」,這句話也讓人想起佛家的宇宙觀,佛家認為宇宙運行的定律是成住壞滅,人的生老病死正對應著宇宙的定律。但宇宙在滅盡之後並不是就永遠空了,它還會再走下一個成住壞滅的過程。

若宇宙成住壞滅走向更新的過程,正是亞里士多德所言「創生的東西」之意涵,則亞里士多德所謂,比此種創生的東西更完美的某種「永恆的東西」,那必定是一把能破解宇宙起源乃至我們為何而來的關鍵之鑰,它將能打開宇宙的真相與人類為何存在的所有秘密。

神為何要以自己的樣子來造人?人類又為何要在文明不斷的毀滅與更新的過程中承苦受難?這一切其實已經出現答案。佛家常將人世間出現的重大變化視為天象的變化,瑪雅預言所提地球更新期的起始年1992年,同年地球上也出出現了一種引導上億人修煉的法輪大法,而法輪功修煉者所追尋的真、善、忍真理正是一種永恆的東西。

當年老子匆匆留下5千字的道德經往西走了,一來天機不可多泄,二來有緣而福德深厚者自能得之;佛家亦言,佛法唯信能入,相信等同悟性常是決定人有無慧根的關鍵。宇宙正在發生著變化,若您也是屬於有緣而福德深厚者,您不妨到書店或上網瞭解一下,法輪大法的書籍中寫些什麼?它有如一把珍貴的鑰匙,將為您打開宇宙的真相與人類為何存在的恆久秘密,讓您領悟我們為何在此?我們從何而來?

看中國首發(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