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被隱藏的人類歷史(連載5) 第三章 反常的始石器

2006-01-10 08:18 作者:袁緣 譯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第三節 兩個詭辯的反對者

對莫爾發現的反常石器,有兩個知名的反對者:布萊爾(H.Barenes)和巴尼斯(A.S.Branes),他們激進的反對,及時迎合了樹立進化論的需要,因此被一遍又一遍地宣傳,以抹煞各位科學家對那些反常證據的證實。但是,認真的讀者能從他們的立論方法上,發現嚴重的問題。
布萊爾認為他1910年指導的研究,可以結束英國東部始石器的爭論了。在他常引用的文章中,他說發現了5000∼5500萬年前的燧石,很像石器,他不信那時會有人,於是斷定是簡單的自然所為。
圖3.8也許是他拿出最有力的證據了,但誰也不會把這麼粗的東西當始石器的。

現代石器研究的權威人士之一帕特森( L. W. Patterson)說:石塊上切砸的疤跡,幾乎不可能是自然所為,特別是連續一致的疤痕--錘疤,一般都是人為鑿的。
圖3.9也被布萊爾猜定為假石器想像成自然地質壓力所為,但是他沒有提供任何對照的母石。

「天然壓力假說」的問題,在布萊爾下面的斷言中暴露無疑,他說:「有兩個非常例外的樣品,也絕對是地質壓力的結果。」
一個是圖3.10的樣品,是他和歐博梅爾發現的,他說和典型的晚更新世智人的石器沒有區別,因為沉積在約5000萬年前的始新世地層,所以是假石器。

另一個是圖3.11的樣品,出土位置與上者相同,布萊爾說酷似晚更新世的尖狀石器。但它5000萬歲的年齡,為進化論不容,他也硬說成地質壓力的「妙手」

布萊爾的文章至今依然被學者引用,作為攻擊的武器--這是廣告技巧,而非科學的精神。但是,誰會去查布萊爾的原始文獻,看它是否真有科學意義呢?
布萊爾還用了無中生有的戰術。他的報導早於莫爾的論文。當莫爾在美國東部的發現引起廣泛重視的時候,布萊爾也去了那裡,指導第一手的考古發掘。奇怪的是,他求助於莫爾,還同意莫爾的觀點,還說:「紅岩下層的石器與經典的石器絕對一致,」年齡在200∼5500萬年之間,但後來他變卦了。
他的《舊石器人類》一書,在他去世後的1965年出版了,上面說:「一些特定的燧石也許可以鑑定為石器,但它們的切削角度通常否定這一點。」奇怪,他竟對以前的立場觀點隻字不提。
另一位有名的反對者巴尼斯,20世紀20年代曾是莫爾的支持者,他1939年創造了莫名其妙的「平臺角度鑒別法」(Platformangle test),至今,還被一些人當做莫爾的剋星。但巴尼斯並不只瞄準了莫爾,他要擊沉從法國、葡萄牙、比利什、直到阿根廷所有的反常石器。
他創立的方法過於模糊,說:「如果25%以下的平臺疤角為直角或鈍角,才是石器。」加州聖博納迪諾(San Bernardino)博物館的石器專家辛普森(R. D. Simpson)說:「不知道巴尼斯有什麼根據,怎麼想來的。」
更滑稽的是,巴尼斯竟說莫爾本人也認可了他創立的標準!也承認他的石器不合標準,在他看來,爭論已經結束了。這可不是事實。
對第三紀石器文化的爭論,在主流學術界一直爭論不休。但隨著爪哇猿人和北京猿人的發現,上新世的人類文化被排除在標準進化論以外。巴尼斯「模棱的標準」成了重要武器,用它來「炒掉」反常證據,此後儘管反常事實時有出現,只須拿它一吵就行了。
但深入研究之後我們發現,「巴氏標準」實際上否定了他自己。1986年,加拿大人類學家布萊恩(A. L. Bryan)說:「鑑定石器真偽,需要大量研究才能解決……巴尼斯的標準並不通用……」1981年5月28日,布萊恩電話告訴我們:「巴尼斯實際是想擊沉英國所有反常的石器文化,太過頭了,近來澳大利亞晚更新世的石器(近代),也不合『巴氏標準』。」雙重標準又一次露餡了。已公認的奧杜韋石器(圖3.3上兩件)同樣不合「巴氏標準」。李基(L. Leakey)說:「與莫爾的石器相比,它們過於粗糙,卻沒人懷疑它們。」顯然是因為符合現行的進化觀念。
布萊恩等人認為:用巴氏標準全盤否定英國早期的始石器文化,顯然無理。

第四節 美洲反常石器的意義

儘管巴尼斯和布萊爾盡了最大努力,始石器的懸疑依然縈繞著考古學家,在美洲挖出的幾件反常的始石器,使現今理論更難招架了。

現行學說認為人類進入北美洲只有1.2萬年,在南美洲更短,最後一次冰期降低了海面,亞洲與美洲間出現了白令陸橋,西伯利亞的黃種人--狩獵部落進入北美洲西北角,1.2萬年前加拿大冰蓋融開之後,他們沿冰隙進入了現在的美國,並逐漸擴散至南美。這些人被稱為克羅維斯獵人,善於製造石槍頭--克羅維斯槍頭(Clovis point),相當於歐洲舊石器晚期的文化。

但是,現代考古家卻在美洲許多地方挖出了至少3萬年的人類遺蹟。就始石器遺址來說,有墨西哥北部的厄西周(EL Cedral),加州的聖巴巴拉( Santa Barbara)島,巴西北部的岩棚(Rock-shelter),有的甚至有幾十萬年歲。

這些事實如果被接受,那現行進化論不得不退役了。

第五節 加州「德州街」--8萬年前 的文化

20世紀50年代,卡特(G. Carter)在加州聖地亞哥市的德州街挖出了始石器和爐坑,距今8萬年。

批評嘲笑說那是天然燧石,並叫它「卡特贗品」。後來在哈佛大學一次講課中,有人以「幻想考古」公然貶毀卡特。

但卡特後來發表的論文中,深入剖析了天然燧石和他發現的石器的差別,給出了明確的鑒別標準,並得到了韋索福特(Witthoft)等石器專家的認同。

1973年,卡特在該遺址指導了深入的挖掘工作,邀請不少考古學家親自查看第一手資料,但沒人響應。卡特說:「聖地亞哥州立大學竟然頑固地拒絕,連後院的考古發現都不敢去看看。」

1960年,美國科學院刊《科學》的編輯,向卡特約稿,請他介紹有關美洲早期人類的研究。但卡特的論文被兩位審稿人槍斃了。

接到拒登通知後,卡特回信中寫道:「我猜你是不瞭解這個領域的學術操縱力量,現在,想給美洲早期人類一個恰當的地位,幾乎沒有希望。有趣的是:我有一個同事支持我,但是他要公開表態,他就得被革職;還有一位筆友,他也挖出了同樣的證據能證明我的觀點,但他和學生把證據又埋上了。他知道公布出來,就得毀了自己的博士學位。一次學術會上,一位教授悄悄跟我說:『我真希望你能給他們當頭一棒,如果我那麼做,馬上就被開除了。』還有一次研討會,一個年輕學者悄悄過來說:我在X地也挖到了像你們發現的的早期石器,只是沒敢公開。」

1986年,地質學家瑞武斯(B. Reeves)給合作者的信中,揭示了輿論壓制卡特的原因:「因為那些功成名就的地質學家的學說統治著這個領域,筆者(瑞武斯)和其他考古學家已經不做懷疑地接受了,那麼,否定卡特的反常證據就很自然了。」

可是,當他親自有了那些考古證據後,改變了立場,他說:那明顯是石器,德州街遺址正如卡特報導的那麼古老(8∼9萬年)。

第六節 加州卡裡口--20萬年的石器

李基(L. Leekey)在成名前,就認為美洲存在早期人類。他回憶說:「1929∼1930年間,我在劍橋大學當助教時,告訴學生:新大陸的人類至少有1.5萬年歷史。當時,史密森學會的名人赫立希克(A. Hrdlicka)正好在劍橋,他聽說後衝進我的房間問--

「李基,我聽到什麼了?你在教授異端嗎?」

「沒有」。

「你在!你告訴學生美洲1.5萬年前就有人類了!證據呢?」

「沒有正面證據,但有環境旁證。從北美東北角的阿拉斯加到南美盡頭合恩角,有那麼多語言,至少兩種文化淵源,不可能是你們容許的--幾千年能形成的。」

1964年,李基在加州莫哈韋沙漠(Mojave Desert)的卡裡口(Calico)遺證蒐集到了精確的證據,該遺址位於一個更新世古湖床上,現已消失了,他們在辛普森(R. D. Simpson)的指導下挖掘了18年,從各層相繼挖出了1.14萬件石器,鈾系列法測出最古老的石器有20萬歲。

禍不單行,同德州遺址一樣,這些更反常的考古證據被打入冷宮,剝奪了發言權。理由還是:石器出於自然妙手。李基傳記的作者柯爾(S. Cole)寫道:「對以李基一家的成就為榮的同事們來說,在卡裡口18年工作是一段尷尬、失落的歲月。」

然而,卡裡口石器仍然有捍衛者,他們做了精闢的分析,證明那就是人類石器。1979年,南猿發現者的同事,知名度頗高的托比亞斯(P. Tobias)撰文說:「李基博士一給我看卡裡口的樣品,我就認識到,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石器。」

1986年辛普森說:「自然壓力要造出和人類石器一樣的燧,石產生一致走向和外觀一致的切鑿痕跡,太難了,幾乎不可能!卡裡口的石器,有不少單面石器,其中末端刮削器,側面刮擦器和挖掘鏟(圖3.12),都有統一模式的邊刃,這些正是歐洲始石器的典型特徵,東非奧杜韋文化的始石器也是這樣。」

卡裡口的考古發現,遭到主流進化觀念的壓制和嘲弄。辛普森揭示道:「新大陸早期人類遺蹟的發現迅速增加,不能再因為『事實不迎合理論模型』,而置若罔聞了……我們需要改變思維定勢,公正對待考古事實。」

第七節 巴西希望洞--20萬年的始石器

巴西的一個考古發現印證了卡裡口遺址的研究結果。1982年在巴伊亞(Bahia)州,貝朝(M. Beltrao)發現了一系列岩洞壁畫。

1985年,在希望洞( Toca da Esperansa)開始了挖掘工作,1986∼1987 年間,挖出了沉積在一起的石器和更新世哺乳動物化石。鈾法測出大於20萬歲,上限為29.5萬歲,著名法國考古學家德魯雷(H. de Lumby)向學術界做了報導。

石器是石英製品,有些像奧杜韋文化的風格,但距離最近的石英石,卻出自10英里以外。

德魯雷等人的報告中說:「考古證據表明:希望洞的發現,間接印證了加州卡裡口遺蹟15∼20萬年的石器文化。」

第八節 智利先進的史前文明

智利中南部的蒙特沃德(Monte verde),有一處重要的始石器遺址。1984年的《獴獁號角》(Mammoth Trunpet)上報導:該遺址由考古學家迪裡黑(T. Dillehay)於1976年最先做了考察。

雖然年齡不太破格:1.25∼1.35萬年,也是對人類遷入美洲論的不小打擊。

蒙特沃德文化與克洛維斯文化完全不同。儘管也能打制先進的雙面石器,他們主要還是製造小型的卵石狀工具,很像歐洲的石器。

很幸運,這裡的環境特點,平息了是石器還是天然石的爭論:那裡是沼澤地(沒有可能壓制燧石的地質壓力),易腐爛的動植物易於保存。其中挖出了:

1. 帶木柄的石器;

2. 12個修筑地基,由砍削的樹幹作樁,架著削成的木板;

3. 兩個大的集體灶坑,還有一些糊著粘土的小炭爐;

4. 印有一個8∼10歲小孩腳印的粘土塊;

5. 一個粗木杵,原位放在木架上;

6. 幾塊磨石和野生土豆藥用植物,高鹽海岸植物在一起。

蒙特沃德的這些發現,展現的絕不是半人動物的遺蹟,而是現代型的人類文明,還出現了家庭文化,像今天的鄉社。這個先進的文明,加重以前提到的兩個觀點的份量。即:上新世和中新世的歐洲,以及上新世的非洲已存在始石器文化了。

這個1萬多年前的遺址展現了一個意外的實情;具有先進文明素質的人,卻使用粗製的石器作工具!那麼,那些幾百萬年前的人類遺址,我們只看到了石器,是否也有像本例一樣的木器,只是腐爛掉了呢?

第九節 巴基斯坦--20萬年的始石器

美洲以外的國家,不符合進化論的始石器文化不斷湧現。最近,英國學者又在巴基斯坦挖出了反常的石器,距今約200萬年。

一些學者想方設法打擊這個致命的發現。人類學家邁克布瑞提(S. McBrearty)在《紐約時報》上說:「那麼久遠的人類石器,證據不足。」雙重標準再次顯現了;對符合進化論的考古發現,提出過分苛刻的標準去猜疑。

1987年,英國學術刊物《新科學家》上的一份報告說:邁克布瑞提的挑剔太過分了。對於他們猜疑的垂直地層定位問題,《新科學家》上說:「設菲爾德(Sheffield)大學和是英國地質學會舊石器研究項目的野外指導迪奈爾說:這種猜疑對(巴基斯坦)饒瓦品迪(Ranwalpindi)東南的索安(Soan)谷遺址無效,他和同事--蘇塞克斯(Sussex)大學地質學家任戴爾(H. Rendell),在挖掘中發現,石器在『上瓦立克地層』(Upper Siwalik series)裡原位沉積得特別緊密,不得不用鑿子挖。」而且,文中說定代時用了古地磁法和地層垂直分析的綜合手段。

那麼,猜疑它們不是石器的根據是什麼?《新科學家》雜誌上提出了中立的觀點:「所有樣品中,有8個已被迪奈爾鑑定為『明確的人類石器』。迪奈爾認為:樣品中最模棱兩可的,是圖3.13,所示的一塊石英石,有3個方面的石錘打製的錘疤。這種多面打削和多種顯見的錘疤,正是人類石器的典型特徵。」

那麼這些考古證據後來怎樣了?學術界依然固守他們的人類非洲起源論,認為直立猿人是人類的唯一代表,100萬年前才向非洲外擴散。顯然,他們在掩藏事實,而不是根據新的發現糾正自己的觀念。

第十節 西伯利亞--幾百萬年的石器

俄羅斯的西伯利亞地區也挖出200萬歲以上的始石器。

1984年,俄國科學家歐克拉第諾夫(A. P. Okladinov)和拉格金( L. A. Ragozin)報導:「1961年,西伯利亞烏拉林卡(Ulalinka)河流域的高諾-奧太斯科(Gorno-Altaisk)地區,挖到了幾百件粗卵石石器,出自150∼250萬年的地層。


另一位俄國科學家莫查諾夫(Y. Mochanov),在西伯利亞俯看勒納(Lena)河的戴靈約拉克地區(Diring Yurlarkh),挖出了像歐洲始石器的工具。

鉀-氬定代法和地磁法測出地層約180萬歲。
第十一節 印度--更久遠的石器文化

印度不少古石器文化出自顯婆(Siva)山脈地區。顯婆是古印度梵語,是宇宙毀滅之神。這些石器的年齡異常古老,有的有200萬歲,還有的竟是中新世的遺物。

1981年,印度人類學會的桑延(A. R. Sankhyan)在哈瑞塔陽格(Harltalyangar)村挖著一個石器,約200萬歲。隨後,在該層又挖出了石器。

還有更久遠的反常實例。1982年,印度地質局的普拉薩德(K. N. Prasad)報導:「印度喜馬拉雅山腳下,在哈瑞塔陽格附近的中新世(500∼2500萬年)地層中挖出了一個『單面手斧』。石器是原位沉積的,地層沉積界面連續清晰,沒有攪動過。挖取時十分仔細,排除了出自上部年輕地層的可能。」

普拉薩德認為是西瓦種森林古猿(Ramapithecus)製造的這些石器,但絕大多數學者目前認為森林古猿只是像猩猩一樣的旁支,不會造石器。

很可能是現代型的古人在(500∼2500萬年的)中新世已經存在了,石器就是他們的遺蹟。就算是石器劃歸給能人也會掀起軒然大波,現行理論認定200萬年前能人才在非洲才出現。

上述西伯利亞和印度的考古發現,對流行的直立人走出非洲說是致致命的,該學說推定--非洲是所有人類的發源地,直立猿人約100萬年前才是走出非洲,向外分布。

第十二節 誰是主人翁?

全面聽完本章的報導,再對它們掩蓋,還可以原諒嗎?學術界的答案是「定個標準就可以了」,但這個標準實際上抹煞了所有的石器文化。圖3.3的對比中,我們無法不承認,它們和奧杜韋文化一樣都是人類石器。

這是最合理的解釋。那誰在那麼久遠的歲月生活?誰是石器的主人呢?

其實,真正的障礙在於:學術界已接受了「200萬年前在非洲出現唯一能製造工具的能人」,就不能再承認那時或那以前的人類文化了。

大多數學者忽視了這個可能--現代型的人同樣製造和使用舊石器和始石器。瑪麗.李基在介紹奧杜韋石器的書中舉了現代西南非洲人使用始石器的例子。

還有學者會說:100∼200萬年前只有能人化石,沒有人類化石。--這是掩藏考古事實的結果,本書第7章和12章揭開的大量遠古人類化石,嚴謹的考古研究足以證明幾十萬年、幾百萬年、幾千萬年甚至更久以前具有新人特徵人類已經出擊了,就在杜韋遺址第二層(能人化石出土的同一層),萊克(H. Reck)博士也挖出了原位沉積的完整的現代型古人顱骨(見第12章,圖12.1)

而且,在奧杜韋第一層以下的DK位點,瑪麗還發現了「支撐蘺芭(或牆)的地基」,約175萬歲。

她說:「總體上看,那個石頭圓圈像個臨時住所的基座,現在一些遊牧部落就是在他們的住處外圍砌上石頭,支撐樹枝,再蒙上獸皮或草做擋風牆。」為此她還拿出一張納米比亞部落的擋風牆照片做演示。

雖然瑪麗並沒有推定那是現代型古人的智慧之作,但奧杜韋出土的一些很先進的石器工具,也在指證這一點。克拉克(J. D. Clark)在瑪麗1971年研究報告的前言中寫道:「該層還發現了舊石器晚期的工具:小型刮削器、刻刀、錐子……和卵石做和帶溝的鴨嘴鏟。」這正是智人的器具。

路易.李基和瑪麗.李基夫婦還在最下面的第一層(距今至少175萬年),挖出了一些流星石錘和一個制皮革用的石器,可能是用做裹流星錘的皮袋的皮鏈的。流星錘的製作和使用,絕非能人所為,何況近來發現的較完整的能人骨架沒有任何人形,分明是以前的能人骨骼混入了人的局部結構。(詳見12章及圖12.7)

那麼,這些說明瞭什麼呢?今天,人類也使用著從原始到高級的各型石器。這一章和下兩章中,我們將揭開第四紀、第三紀──從幾十萬年直至5500萬年前的各種類型的人類遺蹟。最合理的解釋是:現代型的人打製了不同檔次的石器,而且可能人類與其他類人動物,在幾千萬年前已經共同在地球上繁衍生息了。
(待續)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