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被隐藏的人类历史(连载5) 第三章 反常的始石器

2006-01-10 08:18 作者:袁缘 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第三节 两个诡辩的反对者

对莫尔发现的反常石器,有两个知名的反对者:布莱尔(H.Barenes)和巴尼斯(A.S.Branes),他们激进的反对,及时迎合了树立进化论的需要,因此被一遍又一遍地宣传,以抹煞各位科学家对那些反常证据的证实。但是,认真的读者能从他们的立论方法上,发现严重的问题。
布莱尔认为他1910年指导的研究,可以结束英国东部始石器的争论了。在他常引用的文章中,他说发现了5000~5500万年前的燧石,很像石器,他不信那时会有人,于是断定是简单的自然所为。
图3.8也许是他拿出最有力的证据了,但谁也不会把这么粗的东西当始石器的。

现代石器研究的权威人士之一帕特森( L. W. Patterson)说:石块上切砸的疤迹,几乎不可能是自然所为,特别是连续一致的疤痕--锤疤,一般都是人为凿的。
图3.9也被布莱尔猜定为假石器想像成自然地质压力所为,但是他没有提供任何对照的母石。

“天然压力假说”的问题,在布莱尔下面的断言中暴露无疑,他说:“有两个非常例外的样品,也绝对是地质压力的结果。”
一个是图3.10的样品,是他和欧博梅尔发现的,他说和典型的晚更新世智人的石器没有区别,因为沉积在约5000万年前的始新世地层,所以是假石器。

另一个是图3.11的样品,出土位置与上者相同,布莱尔说酷似晚更新世的尖状石器。但它5000万岁的年龄,为进化论不容,他也硬说成地质压力的“妙手”

布莱尔的文章至今依然被学者引用,作为攻击的武器--这是广告技巧,而非科学的精神。但是,谁会去查布莱尔的原始文献,看它是否真有科学意义呢?
布莱尔还用了无中生有的战术。他的报导早于莫尔的论文。当莫尔在美国东部的发现引起广泛重视的时候,布莱尔也去了那里,指导第一手的考古发掘。奇怪的是,他求助于莫尔,还同意莫尔的观点,还说:“红岩下层的石器与经典的石器绝对一致,”年龄在200~5500万年之间,但后来他变卦了。
他的《旧石器人类》一书,在他去世后的1965年出版了,上面说:“一些特定的燧石也许可以鉴定为石器,但它们的切削角度通常否定这一点。”奇怪,他竟对以前的立场观点只字不提。
另一位有名的反对者巴尼斯,20世纪20年代曾是莫尔的支持者,他1939年创造了莫名其妙的“平台角度鉴别法”(Platformangle test),至今,还被一些人当做莫尔的克星。但巴尼斯并不只瞄准了莫尔,他要击沉从法国、葡萄牙、比利什、直到阿根廷所有的反常石器。
他创立的方法过于模糊,说:“如果25%以下的平台疤角为直角或钝角,才是石器。”加州圣博纳迪诺(San Bernardino)博物馆的石器专家辛普森(R. D. Simpson)说:“不知道巴尼斯有什么根据,怎么想来的。”
更滑稽的是,巴尼斯竟说莫尔本人也认可了他创立的标准!也承认他的石器不合标准,在他看来,争论已经结束了。这可不是事实。
对第三纪石器文化的争论,在主流学术界一直争论不休。但随着爪哇猿人和北京猿人的发现,上新世的人类文化被排除在标准进化论以外。巴尼斯“模棱的标准”成了重要武器,用它来“炒掉”反常证据,此后尽管反常事实时有出现,只须拿它一吵就行了。
但深入研究之后我们发现,“巴氏标准”实际上否定了他自己。1986年,加拿大人类学家布莱恩(A. L. Bryan)说:“鉴定石器真伪,需要大量研究才能解决……巴尼斯的标准并不通用……”1981年5月28日,布莱恩电话告诉我们:“巴尼斯实际是想击沉英国所有反常的石器文化,太过头了,近来澳大利亚晚更新世的石器(近代),也不合‘巴氏标准’。”双重标准又一次露馅了。已公认的奥杜韦石器(图3.3上两件)同样不合“巴氏标准”。李基(L. Leakey)说:“与莫尔的石器相比,它们过于粗糙,却没人怀疑它们。”显然是因为符合现行的进化观念。
布莱恩等人认为:用巴氏标准全盘否定英国早期的始石器文化,显然无理。

第四节 美洲反常石器的意义

尽管巴尼斯和布莱尔尽了最大努力,始石器的悬疑依然萦绕着考古学家,在美洲挖出的几件反常的始石器,使现今理论更难招架了。

现行学说认为人类进入北美洲只有1.2万年,在南美洲更短,最后一次冰期降低了海面,亚洲与美洲间出现了白令陆桥,西伯利亚的黄种人--狩猎部落进入北美洲西北角,1.2万年前加拿大冰盖融开之后,他们沿冰隙进入了现在的美国,并逐渐扩散至南美。这些人被称为克罗维斯猎人,善于制造石枪头--克罗维斯枪头(Clovis point),相当于欧洲旧石器晚期的文化。

但是,现代考古家却在美洲许多地方挖出了至少3万年的人类遗迹。就始石器遗址来说,有墨西哥北部的厄西周(EL Cedral),加州的圣巴巴拉( Santa Barbara)岛,巴西北部的岩棚(Rock-shelter),有的甚至有几十万年岁。

这些事实如果被接受,那现行进化论不得不退役了。

第五节 加州“德州街”--8万年前 的文化

20世纪50年代,卡特(G. Carter)在加州圣地亚哥市的德州街挖出了始石器和炉坑,距今8万年。

批评嘲笑说那是天然燧石,并叫它“卡特赝品”。后来在哈佛大学一次讲课中,有人以“幻想考古”公然贬毁卡特。

但卡特后来发表的论文中,深入剖析了天然燧石和他发现的石器的差别,给出了明确的鉴别标准,并得到了韦索福特(Witthoft)等石器专家的认同。

1973年,卡特在该遗址指导了深入的挖掘工作,邀请不少考古学家亲自查看第一手资料,但没人响应。卡特说:“圣地亚哥州立大学竟然顽固地拒绝,连后院的考古发现都不敢去看看。”

1960年,美国科学院刊《科学》的编辑,向卡特约稿,请他介绍有关美洲早期人类的研究。但卡特的论文被两位审稿人枪毙了。

接到拒登通知后,卡特回信中写道:“我猜你是不了解这个领域的学术操纵力量,现在,想给美洲早期人类一个恰当的地位,几乎没有希望。有趣的是:我有一个同事支持我,但是他要公开表态,他就得被革职;还有一位笔友,他也挖出了同样的证据能证明我的观点,但他和学生把证据又埋上了。他知道公布出来,就得毁了自己的博士学位。一次学术会上,一位教授悄悄跟我说:‘我真希望你能给他们当头一棒,如果我那么做,马上就被开除了。’还有一次研讨会,一个年轻学者悄悄过来说:我在X地也挖到了象你们发现的的早期石器,只是没敢公开。”

1986年,地质学家瑞武斯(B. Reeves)给合作者的信中,揭示了舆论压制卡特的原因:“因为那些功成名就的地质学家的学说统治着这个领域,笔者(瑞武斯)和其他考古学家已经不做怀疑地接受了,那么,否定卡特的反常证据就很自然了。”

可是,当他亲自有了那些考古证据后,改变了立场,他说:那明显是石器,德州街遗址正如卡特报道的那么古老(8~9万年)。

第六节 加州卡里口--20万年的石器

李基(L. Leekey)在成名前,就认为美洲存在早期人类。他回忆说:“1929~1930年间,我在剑桥大学当助教时,告诉学生:新大陆的人类至少有1.5万年历史。当时,史密森学会的名人赫立希克(A. Hrdlicka)正好在剑桥,他听说后冲进我的房间问--

“李基,我听到什么了?你在教授异端吗?”

“没有”。

“你在!你告诉学生美洲1.5万年前就有人类了!证据呢?”

“没有正面证据,但有环境旁证。从北美东北角的阿拉斯加到南美尽头合恩角,有那么多语言,至少两种文化渊源,不可能是你们容许的--几千年能形成的。”

1964年,李基在加州莫哈韦沙漠(Mojave Desert)的卡里口(Calico)遗证搜集到了精确的证据,该遗址位于一个更新世古湖床上,现已消失了,他们在辛普森(R. D. Simpson)的指导下挖掘了18年,从各层相继挖出了1.14万件石器,铀系列法测出最古老的石器有20万岁。

祸不单行,同德州遗址一样,这些更反常的考古证据被打入冷宫,剥夺了发言权。理由还是:石器出于自然妙手。李基传记的作者柯尔(S. Cole)写道:“对以李基一家的成就为荣的同事们来说,在卡里口18年工作是一段尴尬、失落的岁月。”

然而,卡里口石器仍然有捍卫者,他们做了精辟的分析,证明那就是人类石器。1979年,南猿发现者的同事,知名度颇高的托比亚斯(P. Tobias)撰文说:“李基博士一给我看卡里口的样品,我就认识到,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石器。”

1986年辛普森说:“自然压力要造出和人类石器一样的燧,石产生一致走向和外观一致的切凿痕迹,太难了,几乎不可能!卡里口的石器,有不少单面石器,其中末端刮削器,侧面刮擦器和挖掘铲(图3.12),都有统一模式的边刃,这些正是欧洲始石器的典型特征,东非奥杜韦文化的始石器也是这样。”

卡里口的考古发现,遭到主流进化观念的压制和嘲弄。辛普森揭示道:“新大陆早期人类遗迹的发现迅速增加,不能再因为‘事实不迎合理论模型’,而置若罔闻了……我们需要改变思维定势,公正对待考古事实。”

第七节 巴西希望洞--20万年的始石器

巴西的一个考古发现印证了卡里口遗址的研究结果。1982年在巴伊亚(Bahia)州,贝朝(M. Beltrao)发现了一系列岩洞壁画。

1985年,在希望洞( Toca da Esperansa)开始了挖掘工作,1986~1987 年间,挖出了沉积在一起的石器和更新世哺乳动物化石。铀法测出大于20万岁,上限为29.5万岁,著名法国考古学家德鲁雷(H. de Lumby)向学术界做了报道。

石器是石英制品,有些像奥杜韦文化的风格,但距离最近的石英石,却出自10英里以外。

德鲁雷等人的报告中说:“考古证据表明:希望洞的发现,间接印证了加州卡里口遗迹15~20万年的石器文化。”

第八节 智利先进的史前文明

智利中南部的蒙特沃德(Monte verde),有一处重要的始石器遗址。1984年的《獴犸号角》(Mammoth Trunpet)上报道:该遗址由考古学家迪里黑(T. Dillehay)于1976年最先做了考察。

虽然年龄不太破格:1.25~1.35万年,也是对人类迁入美洲论的不小打击。

蒙特沃德文化与克洛维斯文化完全不同。尽管也能打制先进的双面石器,他们主要还是制造小型的卵石状工具,很像欧洲的石器。

很幸运,这里的环境特点,平息了是石器还是天然石的争论:那里是沼泽地(没有可能压制燧石的地质压力),易腐烂的动植物易于保存。其中挖出了:

1. 带木柄的石器;

2. 12个修筑地基,由砍削的树干作桩,架着削成的木板;

3. 两个大的集体灶坑,还有一些糊着粘土的小炭炉;

4. 印有一个8~10岁小孩脚印的粘土块;

5. 一个粗木杵,原位放在木架上;

6. 几块磨石和野生土豆药用植物,高盐海岸植物在一起。

蒙特沃德的这些发现,展现的绝不是半人动物的遗迹,而是现代型的人类文明,还出现了家庭文化,像今天的乡社。这个先进的文明,加重以前提到的两个观点的分量。即:上新世和中新世的欧洲,以及上新世的非洲已存在始石器文化了。

这个1万多年前的遗址展现了一个意外的实情;具有先进文明素质的人,却使用粗制的石器作工具!那么,那些几百万年前的人类遗址,我们只看到了石器,是否也有像本例一样的木器,只是腐烂掉了呢?

第九节 巴基斯坦--20万年的始石器

美洲以外的国家,不符合进化论的始石器文化不断涌现。最近,英国学者又在巴基斯坦挖出了反常的石器,距今约200万年。

一些学者想方设法打击这个致命的发现。人类学家迈克布瑞提(S. McBrearty)在《纽约时报》上说:“那么久远的人类石器,证据不足。”双重标准再次显现了;对符合进化论的考古发现,提出过分苛刻的标准去猜疑。

1987年,英国学术刊物《新科学家》上的一份报告说:迈克布瑞提的挑剔太过分了。对于他们猜疑的垂直地层定位问题,《新科学家》上说:“设菲尔德(Sheffield)大学和是英国地质学会旧石器研究项目的野外指导迪奈尔说:这种猜疑对(巴基斯坦)饶瓦品迪(Ranwalpindi)东南的索安(Soan)谷遗址无效,他和同事--苏塞克斯(Sussex)大学地质学家任戴尔(H. Rendell),在挖掘中发现,石器在‘上瓦立克地层’(Upper Siwalik series)里原位沉积得特别紧密,不得不用凿子挖。”而且,文中说定代时用了古地磁法和地层垂直分析的综合手段。

那么,猜疑它们不是石器的根据是什么?《新科学家》杂志上提出了中立的观点:“所有样品中,有8个已被迪奈尔鉴定为‘明确的人类石器’。迪奈尔认为:样品中最模棱两可的,是图3.13,所示的一块石英石,有3个方面的石锤打制的锤疤。这种多面打削和多种显见的锤疤,正是人类石器的典型特征。”

那么这些考古证据后来怎样了?学术界依然固守他们的人类非洲起源论,认为直立猿人是人类的唯一代表,100万年前才向非洲外扩散。显然,他们在掩藏事实,而不是根据新的发现纠正自己的观念。

第十节 西伯利亚--几百万年的石器

俄罗斯的西伯利亚地区也挖出200万岁以上的始石器。

1984年,俄国科学家欧克拉第诺夫(A. P. Okladinov)和拉格金( L. A. Ragozin)报道:“1961年,西伯利亚乌拉林卡(Ulalinka)河流域的高诺-奥太斯科(Gorno-Altaisk)地区,挖到了几百件粗卵石石器,出自150~250万年的地层。


另一位俄国科学家莫查诺夫(Y. Mochanov),在西伯利亚俯看勒纳(Lena)河的戴灵约拉克地区(Diring Yurlarkh),挖出了像欧洲始石器的工具。

钾-氩定代法和地磁法测出地层约180万岁。
第十一节 印度--更久远的石器文化

印度不少古石器文化出自显婆(Siva)山脉地区。显婆是古印度梵语,是宇宙毁灭之神。这些石器的年龄异常古老,有的有200万岁,还有的竟是中新世的遗物。

1981年,印度人类学会的桑延(A. R. Sankhyan)在哈瑞塔阳格(Harltalyangar)村挖着一个石器,约200万岁。随后,在该层又挖出了石器。

还有更久远的反常实例。1982年,印度地质局的普拉萨德(K. N. Prasad)报道:“印度喜马拉雅山脚下,在哈瑞塔阳格附近的中新世(500~2500万年)地层中挖出了一个‘单面手斧’。石器是原位沉积的,地层沉积界面连续清晰,没有搅动过。挖取时十分仔细,排除了出自上部年轻地层的可能。”

普拉萨德认为是西瓦种森林古猿(Ramapithecus)制造的这些石器,但绝大多数学者目前认为森林古猿只是像猩猩一样的旁支,不会造石器。

很可能是现代型的古人在(500~2500万年的)中新世已经存在了,石器就是他们的遗迹。就算是石器划归给能人也会掀起轩然大波,现行理论认定200万年前能人才在非洲才出现。

上述西伯利亚和印度的考古发现,对流行的直立人走出非洲说是致致命的,该学说推定--非洲是所有人类的发源地,直立猿人约100万年前才是走出非洲,向外分布。

第十二节 谁是主人公?

全面听完本章的报道,再对它们掩盖,还可以原谅吗?学术界的答案是“定个标准就可以了”,但这个标准实际上抹煞了所有的石器文化。图3.3的对比中,我们无法不承认,它们和奥杜韦文化一样都是人类石器。

这是最合理的解释。那谁在那么久远的岁月生活?谁是石器的主人呢?

其实,真正的障碍在于:学术界已接受了“200万年前在非洲出现唯一能制造工具的能人”,就不能再承认那时或那以前的人类文化了。

大多数学者忽视了这个可能--现代型的人同样制造和使用旧石器和始石器。玛丽·李基在介绍奥杜韦石器的书中举了现代西南非洲人使用始石器的例子。

还有学者会说:100~200万年前只有能人化石,没有人类化石。--这是掩藏考古事实的结果,本书第7章和12章揭开的大量远古人类化石,严谨的考古研究足以证明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几千万年甚至更久以前具有新人特征人类已经出击了,就在杜韦遗址第二层(能人化石出土的同一层),莱克(H. Reck)博士也挖出了原位沉积的完整的现代型古人颅骨(见第12章,图12.1)

而且,在奥杜韦第一层以下的DK位点,玛丽还发现了“支撑蓠芭(或墙)的地基”,约175万岁。

她说:“总体上看,那个石头圆圈像个临时住所的基座,现在一些游牧部落就是在他们的住处外围砌上石头,支撑树枝,再蒙上兽皮或草做挡风墙。”为此她还拿出一张纳米比亚部落的挡风墙照片做演示。

虽然玛丽并没有推定那是现代型古人的智慧之作,但奥杜韦出土的一些很先进的石器工具,也在指证这一点。克拉克(J. D. Clark)在玛丽1971年研究报告的前言中写道:“该层还发现了旧石器晚期的工具:小型刮削器、刻刀、锥子……和卵石做和带沟的鸭嘴铲。”这正是智人的器具。

路易·李基和玛丽·李基夫妇还在最下面的第一层(距今至少175万年),挖出了一些流星石锤和一个制皮革用的石器,可能是用做裹流星锤的皮袋的皮链的。流星锤的制作和使用,绝非能人所为,何况近来发现的较完整的能人骨架没有任何人形,分明是以前的能人骨骼混入了人的局部结构。(详见12章及图12.7)

那么,这些说明了什么呢?今天,人类也使用着从原始到高级的各型石器。这一章和下两章中,我们将揭开第四纪、第三纪──从几十万年直至5500万年前的各种类型的人类遗迹。最合理的解释是:现代型的人打制了不同档次的石器,而且可能人类与其他类人动物,在几千万年前已经共同在地球上繁衍生息了。
(待续)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