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朱元璋鼓勵嫖娼的動機與後果

2005-11-13 03:0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南京夫子廟泮池,大型浮雕《秦淮流韻》創作安裝完成。在展現的25位歷史人物中,秦淮八艷也佔了一席之地。夫子廟秦淮風光帶管理辦公室的工作人員認為,浮雕再現了秦淮河所孕育的文化和歷史。但是這在一些遊客和市民中引起爭議:「怎麼說她們都是青樓女子,歷史上夫子廟青樓盛行給百姓留下很壞的印象。」
  
  我想,要談秦淮八艷該不該上「文化牆」,就得確定秦淮八艷是不是文化人,或者說有沒有文化地位,這又得朱元璋勸嫖說起。
  
  洪武初年,朱元璋建都金陵,在秦淮河畔設置妓院,稱大院,朱元璋親自為大院題寫對聯,鼓勵到此嫖娼,他的對聯是:
  
  此地有佳山佳水,佳風佳月,更兼有佳人佳事,添千秋佳話。
  
  世間多痴男痴女,痴心痴夢,況復多痴情痴意,是幾輩痴人。
  
  朱元璋建妓院勸嫖的本意,是希望那些「商賈之士」的大款們到妓院去「消費」,以增加國家稅收。可是讓朱皇帝萬沒想到的是,商人精明得很,並不領他的情。反倒是見了蛋逢就叮、如同蒼蠅一樣的在朝文武官員趨之若鶩,每天下朝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青樓去逍遙,據說一時間形成了百官爭嫖的「壯觀」景象。這當然是砸了朱皇帝的算盤,且不說撈不到半點稅收,官員中有些人「公款消費」還掏了他的國庫。更為嚴重的是,官員們每天「上班」必談嫖論經,哪還有心思放在政事上?勤勉的朱元璋看到這一局面,自然是氣憤不過,一紙命令道:「凡官吏宿娼者,杖六十,媒合之人減一等,若官員子孫宿娼者罪亦如之。」可百官還是抵不住青樓的香艷誘惑。無奈之下,朱皇帝下令撤掉國營妓院,以為萬事大吉了,不想國營妓院是停辦了,私營妓院卻如雨後春筍冒了出來,秦淮風月從此繁榮昌盛,一直延續到明朝滅亡。
  
  可見,這秦淮風月是朱元璋一手搗鼓出來的,只是他播下龍種卻收穫了跳蚤。本來要增加稅收,振興國家,不想卻或多或少地因它而埋葬了明朝--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的可就是秦淮名妓陳圓圓吶。可以說,秦淮風月絕不是簡單的青樓鶯歌艷舞,在朱明朝中,它顯然是一個文化標號,而作為這個文化標號的一個個具體的標誌就是秦淮八艷,她們是數百年大浪淘沙淘出來的另類文化精品,承載了風月與歷史、恥辱與正氣、妓女與文人混雜的文化,要詳盡地解說這種文化不是三言兩語可做到。
  
  因此可以說,這秦淮八艷絕非一般青樓女子可同日而語,如果單是操皮肉生意,而無才藝品貌,以及過人的智慧,怎麼可能入得了錢謙益、吳三桂這等人中豪傑的法眼!她們長期在文人墨客的耳濡目染之下,實際上已成為女文人,吸取了很多文化、道德的精髓。從她們對社會乃至歷史的影響來看,她們是響噹噹的文化人,只是由道德的重壓下,她們無法洗去青樓女子的身份罷了。但是身份與人格完全是兩碼事,把兩者混為一談,實在是中了偏見的毒太深的緣故。
  
  其實跟那些掛著善偽的道德面孔的人比起來,這些青樓女子要活得真實、正氣、磊落、敢愛敢恨得多。比如嫁給錢謙益的柳如是,當清軍兵臨城下時,她就要求與時任南明禮部尚書的錢謙益一同沉水殉國,錢畏懼而言:「水太冷,不能下。」柳憤而欲自沉,卻被錢氏死死拖住。面對這樣的奇女子,無論她是什麼身份,都應該讓人肅然起敬。記得朱文在《段麗在古城南京》的小說裡就同情地寫過這樣一個女子,也無情地批判過那些萎縮、陰暗的偽善者。
  
  筆者不知道歷史上真實的現實生活中,人們會不會鄙棄她們,但如果是官員文人,那真是佔了便宜還賣乖的卑鄙行徑。現在我們來面對秦淮八艷,難道不應該比古人有更寬廣的胸懷麼?何況,在男權社會裏她們本就是弱女子、無辜者,無論算什麼樣的道德舊賬,首先總不該從她們算起,無論用什麼有色眼睛看她們,都無損她們的人格。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