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黃菊與周正毅毛玉萍的秘密關係(組圖)

2005-11-10 19:2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黃菊是官家,周正毅是商家,兩家關係頗不尋常,這其實早已是上海「上流社會」不少人都知道的「公開的秘密」。因此,在這樣的保護傘下,周正毅被上海的人民法院輕判三年也就一點不奇怪。

震動中港兩地的「上海首富」周正毅案,是中國大陸這些年來無意中抓到的一隻「大老虎」,原以爲當局會順籐摸瓜,查出更大的弊案,揪出幕後更多的貪官,但結果卻令人意外。周正毅在去年六月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僅以「操縱證券交易價格、虛報註冊資本」的罪名,被輕判三年有期徒刑,案子草草了結。周正毅獲如此輕判,其案情如此「簡單」,引來了眾多的質疑和不服氣,經濟界嘩然,法學界當作醜聞,成了司法舞弊的一宗典型案例,民眾更從案件的判決結果看到了中國大陸官商勾結的巨大能量,看到了周正毅背後巨大的政治保護傘,看到了他與中南海某些高層政治人物的密切關係。

正當周正毅即將完成三年刑期,準備踏出監獄逍遙法外之際,香港法院最近對周妻毛玉萍的審訊過程,卻抽絲剝繭式地發現了周案更多的問題,重組了周正毅毛玉萍夫婦如何與香港中國銀行官員內外勾結,騙取、榨取香港納稅人血汗錢的犯案經過。香港法院和上海市的人民法院審理毛玉萍和周正毅案的過程,暴露了中港兩地兩地司法環境的巨大差距,暴露了法院到底是在真查案、實事求是的查案,或是打著「人民法院」的旗號假查案、避重就輕查案,以圖矇混過關的真相,也暴露了中共官員一貫干預、操縱司法的傳統,所謂的「有法必依,執法必嚴」是假,「黨大於法」是真。

b黃菊太太是毛玉萍「乾媽」

互輸送,即中共官員與商界的權錢交易。據多維月刊調查發現,當周正毅和毛玉萍案越查越深,暴露出來的案情也越來越不單純,涉及到的人物越來越敏感,因此在中國大陸的查案阻力也越來越大。而最大的阻力就來自北京中南海,來自主管大陸工業和經濟金融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黃菊。這位中共財經工作的最高主管據稱與周正毅家關係非同一般,周妻毛玉萍稱呼黃菊夫人爲「乾媽」,公開場合如此稱呼也毫不忌諱,很令不少人感到□慕,當然更爲周正毅和毛玉萍帶來巨大的便利和關係網。

黃菊是官家,周正毅是商家,兩家關係頗不尋常,這其實早已是上海「上流社會」不少人都知道的「公開的秘密」。因此,在這樣的保護傘下,周正毅被上海的人民法院輕判三年也就一點不奇怪。北京一位元元不願透露姓名的官方消息人士表示,當初,當周正毅被上海法院輕判三年時,不少人馬上覺得這其中有明顯的問題, 「判斷周正毅一定有什麼特別強硬的後臺和相當的把握,否則他不會逃出沒有死刑、法制健全的香港,回到人治勝過法制,隨時可以草菅人命的中國大陸,回到關係盤根錯節的上海」。

儘管周正毅涉案重大,周案涉及的金額達數十億元,受牽涉的官員眾多,包括被以受賄罪和貪污罪被吉林長春法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的前香港中國銀行負責人劉金寶。周在上海卻明顯獲得了關照和保護,僅以三年徒刑結案了之,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其實就是黃菊因素。北京消息人士說,像周正毅這樣的大案,一般的官員其實沒有辦法保護,想保都保不了,除非是黃菊這樣地位的人物。

b周正毅稱陳良宇母親「乾媽」

周正毅算是走運,三年徒刑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他在香港的妻子毛玉萍就沒這麼幸運。由於案情重大,加上週案涉及中共高層人物和周正毅與香港明星的關係,在香港的有關審訊連續一段來都成了重要新聞,掀起了軒然大波。據香港一位商界人士表示,鑒於有關案情嚴重,鑒於周氏夫婦以非法手段騙取了港人數十億的金錢,有關案情已經引起了港府的高度關注,「港府一定不會輕易放過」,所以不久前,香港廉政公署已經發出通緝令,追捕正在上海服刑的周正毅。

港府的通緝令指控四十四歲的周正毅涉嫌串通其他人士詐騙香港一家上市公司股東,於2001年10月至2003年5月期間,涉及操縱公司股價,在該上市公司的收購交易中不誠實地誘使公司股東接受較低的收購價。廉政公署同時還透過其官方綱站,發放周正毅的照片和個人資料,希望將其緝拿歸案。




圖: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黃菊

但目前在上海提蘭橋監獄服刑的周正毅能否「歸案」,大陸警方會否將周交給香港廉政公署,全繫於大陸官方的政治考慮,它不但將考驗大陸與香港的政治關係,觸動兩地關係微妙的神經,而且也將觸動北京高層內部權力鬥爭的神經。一位熟悉中港政治的人士認爲,由於周正毅的保護傘是權力已經逐漸式微的「上海幫」,胡錦濤是否將會利用這個機會,以與香港關係的大局爲突破點,要求上海把周正毅交給香港警方,並趁機把陳良宇換下,以劉延東取而代之,從而掌控這個被認爲是中共統治最重要的戰略據點。

事實上,周正毅的保護傘除了在北京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兼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黃菊之外,具體實施庇護手段的現場指揮其實就是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消息人士透露,周正毅毛玉萍夫婦在上海灘的發跡,其實就與陳良宇有相當直接的關係。儘管陳良宇已經透過上海官方機構否認與周正毅的關係,但陳良宇弟弟與周正毅合作,卻是不爭的事實。

當時,在陳良宇於九十年代初擔任上海市黃浦區委副書記和區長期間,周正毅就在上海與陳良宇的弟弟拜把兄弟,稱陳良宇的母親爲「乾媽」,兩人並在陳良宇的黃浦區地頭合開「阿毛燉品」餐廳,利用天時地利和關係網,賺到了他們的第一桶金。周正毅從不諱言,這個『阿毛燉品」是他事業的第一步,爲他帶來了鉅額的利潤,年賺600萬元人民幣。在此基礎上,周其後成立農凱集團,2002年收購盈榮,易名上海商貿,同年5月又在香港向和黃購入建聯通,易名上海地產。

b毛玉萍美女攻關一流

以農凱發展集團爲基礎,周正毅毛玉萍夫婦後來發展到了香港,透過資本運作借殼上市,周成了香港上市公司上海地產的主席,周妻毛玉萍則成了公司總經理。從此之後,他們在港滬兩地有持無恐,藉助龐大的關係網在兩地股市興風作浪,哄抬股價,從中漁利,並從兩地銀行騙取了數十億元的資金,也因此成了上海的首富。




圖:毛玉萍稱呼黃菊夫人爲「乾媽」,公開場合如此稱呼也毫不忌諱,很令不少人感到□慕。

其實,透過周正毅這個上海「首富」的 「發跡」的過程,可以發現中國大陸官商利益相互輸送的若干規律。上海出生的周正毅,來自普通工人家庭,初中畢業後做過會計、文員,亦曾經營過雲吞店,更曾在上海倒賣外匯,是一位「切匯」高手。後來,他與一大批東渡扶桑的上海人一樣,在日本各地撈天下,周正毅據稱曾在東京的紅燈區新宿一帶當「皮條客」,也因此認識了後來成爲妻子的毛玉萍,據稱毛當時是新宿一帶有名的「媽咪」。




圖:香港廉政公署已經發出通緝令,追捕正在上海服刑的周正毅

上世紀八十年代與妻子毛玉萍在上海並聲稱1994年在上海憑「阿毛燉品」在有了一定的原始積累之後,他們回到了上海,據稱曾經營過飯店、桑拿、卡拉OK。但真正讓周正毅發跡的是後來與拜把兄弟陳良宇的弟弟合作,開設了「阿毛燉品」餐廳;毛玉萍則繼續發揮她在歡場的經驗,手下羅織了無數的美女,據稱「個個都像電影明星」。這些明星式的美女不但爲毛創造了鉅額的財富,更爲她打開了無數的關係,結識了不少達官貴人,爲周正毅後來在權力場上呼風喚雨鋪平了道路。但是類似這樣的手段可以在中國內地行得通,卻在香港這樣的法制社會翻了船,毛玉萍最終難逃被控涉嫌詐騙及妨礙司法公正等罪名,目前正關押在香港的監房等待審判。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