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金海濤:新聞封鎖到何時

2003-08-07 07:1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中國,《新聞法》已經嚷嚷了很多年,但至今仍是千呼萬喚不出來。這倒不是因為中國不需要這部法律,也不是這個法律的制定有什麼特別困難之處,說穿了,是當局不願這部法律出臺。因為,倘若有了《新聞法》,那麼至少應在表面上保障新聞自由。如此一來,中共要想繼續封鎖新聞、壓制新聞、言論自由,至少增加了一些難度。

事實上,自從中共「解放」了中國、建立了一黨專政的專制制度以來的50多年間,中國從來就沒有過新聞自由這回事。放眼全中國,無論報紙、雜誌,還是電臺、電視臺等各種傳媒,皆統統掌控在至高無上的黨的手中。如果說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以前,人們還有些言論自由,報紙上還能偶爾看到一些另類聲音的話,那麼自從偉大、光榮、正確的黨於1957年發動了那場「反對資產階級右派」的「陽謀」、使得敢於表達言論自由的55萬知識份子精英禍從黨降、甚至遭到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慘劇之後,人們再也不敢渴望言論自由了,報紙、雜誌等諸多媒體再也不敢發表有違黨的方針、政策的消息與言論了。雖然中國憲法上載有言論自由的條文,但那只是擺擺樣子而已。毛澤東的「輿論一律」、鄧小平的「堅持四項基本原則」、江澤民的「堅持正確輿論導向」等,完全把全國上下的各種媒體捆綁得死死的,誰人敢越雷池一步?

沒有了新聞自由,老百姓也就沒有了知情權。去年底開始的SARS就是因為封鎖了疫情的新聞,不僅如此,高層還隱瞞疫情,以假新聞矇蔽受眾,使人們失去預防SARS的警覺,也使衛生醫療部門喪失了良機,錯過了必要的準備。SARS終於在全國迅速蔓延、擴散,並最終衝出了國門,貽害世界,也使中國的形象受到極大損害。實際上,中國發生的眾多災難性事件,有哪幾次是見諸報端的?1960年代初的那場由人禍釀成的災荒,全國因飢荒而餓死3千多萬人,不僅當時不予報導,至今也不給予正面澄清。近日的江淮洪水肆虐,據傳已有幾百人罹難,但報紙上的消息未見一人死亡。這正是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一位前副總編輯所言:每天的《人民日報》只有報頭處的日期和期號是真實的。這雖然聽起來有些極端,但他說明中共的黨報從來就是報喜不報憂,充滿了謊言與欺騙。雖然歷年來中共高層內鬥不斷,有時異常殘酷,但從來未見有關的新聞報導;對於中國內地的異議人士與黨派的活動以及每年各地工人爭取權益的罷工、遊行活動,國內的新聞媒體更是諱莫如深、隻字不提。

實際上,新聞封鎖的結果,是小道消息的恣意傳播,是假消息的氾濫流行,受害的仍是老百姓。即以此次SARS流行期間來看,當群眾得不到正確的消息時,只能聽任謠言、甚至妖言擺佈。

中央電視臺有一套節目,叫做《讓世界瞭解中國》。這個節目的宗旨是向世界炫示在中共領導下中國的所謂「光明面」。且不說這個節目的作秀成分,也不說這個節目中的那些內容的虛假,我常常想,既然要讓世界瞭解中國,那麼能不能來個對稱的節目,即解除新聞封鎖,讓國外的傳媒登陸中國,讓中國的老百姓也瞭解瞭解世界?瞭解西方社會的民主政治,瞭解西方「資本主義國家」中老百姓的真實生活?

中共不是一直在說美國要「妖魔化中國」嗎?為什麼不讓老百姓親自聽聽他們是怎麼妖魔化中國的?在改革開放前,老百姓從中共控制的媒體上所得到的消息是:世界上有3分之2的人民處於「水深火熱之中」,等待中共去解救;當時反覆聽到黨的喉舌說,美國是個垂死的帝國主義國家,壞事幹盡,惡事做絕。然而,在國門開了一條小縫之後,人們才知道那些宣傳都是騙人的鬼話。其實,中共從來不敢讓老百姓瞭解真實的西方世界。從以前的強力干擾《美國之音》的廣播(我從來不聽廣播,不知我黨今天是否還在干擾《美國之音》以及《自由亞洲電臺》的廣播?當年收聽《美國之音》可是要作反革命份子論處的),到今天嚴密的網上封鎖,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當然可以理解,因為老百姓瞭解了真實的西方,等於宣布中共宣傳的虛假,一旦知道中共的蠱惑人心,誰還會相信我們偉大、光榮、正確的黨的宣傳?

其實,中共進行新聞封鎖的目的完全是為了矇蔽百姓、維護一黨專政的統治。北韓是另一個例子。最近看到老美在北韓上空投放收音機,那實在是因為北韓政權長期將百姓禁錮在真空中,讓他們完全不瞭解外面的世界;雖然每年都餓死不少人,但只聽金正日說北韓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民。中共封鎖新聞是其一貫的傳統。當前則是為了掩蓋社會的實情,為了保持社會的穩定。實際上近若干年來,中國社會積累的矛盾越來越多,有些矛盾十分尖銳,比如,三農問題、官員的貪污腐敗、下崗職工的悲慘境遇以及急速拉大的貧富差距等。中共不願把這些日益激化的矛盾讓老百姓瞭解,怕人民會激化矛盾,變得不可收拾。目前的表面穩定有如何清漣女士所形容的,是「火山口上的穩定」。中共不願以其黑暗面來激發這種局面,故而對新聞報導嚴加封鎖。

有一次參加本地一個報社的座談會,面對經常為該報投稿的作者,總編輯先生懇請大家理解編輯的苦衷,要求各位在投寄給報社的文稿中不要過於「那個」,寫評論文章不要使用魯迅的筆法。而且,總編告訴大家,省委有個專門的班子,每天要全面審查本省出版的各種報紙,稍有不慎,即被指為違規。所以,言辭稍微激烈尖銳的文章,都會被編輯槍斃掉。不然的話,編輯的的飯碗保不住,報社也麻煩多多。對待一般文章尚且如此,更可想見報紙對於棘手新聞的處理手法了。

秦始皇曾想以焚書坑儒來鉗制人們的思想,以維護其統治達萬世。歷史已證明那只能是幻想。中共的新聞封鎖同樣是愚昧人們的一種手段。但歷史已經進到21世紀,再想向秦始皇和歷代皇帝那樣行事,怕是不行的了。何況,中國加入WTO時已被迫作出了承諾,向外國開放中國的傳媒領域已經沒有幾年的時間了。新聞開放的衝擊力是不可阻擋的。你可以命令你管轄下的報紙封鎖新聞,但你到時可管不了別國的媒體。老百姓也不可能永遠被矇蔽下去。

(民主論壇)(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