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簡百志:為什麼眼睜睜地讓薩斯蔓延?

2003-05-01 14:0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看中國報導專稿】誰縱容了瘟疫肆虐

薩斯病是傳染性很強的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目前無藥可醫,幾乎可說是世紀瘟疫。中國官方媒體一直把這種病稱為「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其中大有蹊蹺!

「非典型肺炎」的概念比較寬鬆,並不是一種新出現的病,通常是可以治療的,而且很少有生命危險;而「薩斯」則被看成是21世紀重大致死病。所以,當世界衛生組織已經把這種病定名為「薩斯」,普遍被國際社會採用時,中國官方卻自行定名為「非典」,這其中有一段故事。

隱瞞疫情,延誤防疫時機

觀察家說,中國使用「非典」這個舊名稱來指稱新疾病,說明瞭中國政府初期採取隱瞞這種疾病的政策。由於使用這個舊病名,自去年就開始蔓延的廣東疫情沒有引起香港,中國其它地區和全世界的注意。這導致了中國老百姓放鬆警惕,全世界也因而沒有採取嚴格的預防措施,於是「薩斯」就在中國政府的鴕鳥心態下,錯失了防疫的最佳時期,在人為的放縱下,「薩斯」迅速蔓延,帶來巨大的生命和經濟損失。

四月初廣東官員和北京的報紙,還反覆強調「非典」並不可怕,已經得到控制,他們宣傳,美國每年就有多少萬非典病例,試圖讓民眾放心。廣東省衛生廳廳長黃慶道說,美國每年得非典的人有560萬。專家指出,這些話顯然意在誤導民眾,放鬆警覺。因為,美國的「非典」和中國的「非典」並不是同一種病!

撤換官員,依舊撒謊

薩斯病不僅在中國肆虐,而且衝出亞洲,走向世界。不但有中國人患病,而且有外國人在北京死亡,香港、臺灣、新加坡,甚至加拿大都傳出疫情,各國政府無不盯緊疫情,一有嫌疑,馬上隔離。

當國際社會一致將矛頭指向中國政府時;當國內民眾開始恐慌,知道政府的隱瞞真實疫情的同時,中國各地出現的真實病例,逼使胡錦濤與溫家寳不得不採取嚴厲的措施。包括撤換衛生部長在內的多名高級官員,並嚴令官員不得隱瞞疫情。於是稍後,中國新上任的衛生部黨組書記高強才將「非典」正名為「薩斯」。這時,中國官方發布的「薩斯」疫情數據,已經無法取信於人。

根據海外網站上的分析,中國官方公布的數據根本是奇蹟。全世界除中國大陸以外的全部「薩斯」感染者死亡率為8.9%,其中加拿大12.7%,新加坡為11.6%,香港為8.9%,而中國大陸則僅有4.5%,顯著好於世界其他地區的平均值。

然而,許多外資紛紛打算暫避風頭,已說明疫情的嚴重情況。世界銀行副行長卡蘇姆說,疫情造成整個亞洲巨大的經濟損失,據世界銀行估計,損失至少150億美元。卡蘇姆先生指出,SARS對經濟的影響幾乎完全建立在人民的恐懼上,只有一個公開的資訊政策才能與之對抗。

令人擔心的疫情

世界衛生組織傳染病主任海曼四月二十九日指出,加拿大,新加坡,香港和越南的薩斯疫情都已達到或過了高峰(意即最壞情況已經過去),只有中國例外,接下來疫情是否會擴大將取決於中國。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寳在4月13日強調,要加強農村疫情預防工作,農村衛生醫療條件差,農民防範意識薄弱,一旦出現疫情,很容易在不知不覺中造成拖延和擴散,後果不堪設想,所以必須嚴防疫情向農村擴散。不幸的是,根據可靠消息,中國湖南一帶的偏遠山區已出現SARS感染病例,一些地方已採取隔離措施,SARS疫情已擴散進入中國農村。

相對於農村的疫情不明,北京已經成為重疫區,幾大醫院被擠滿,甚至傳出封城的傳聞,引起民眾的恐慌,天津引發兩千多人的暴動。雖然,溫家寳坦承他「壓力很大」,可是軍委主席江澤民,竟逃到上海去,連兒子也一起到上海避難。甚至還大言不慚地表示,上海針插不進、水潑不入。

江澤民不可推卸的責任

江澤民身為前任國家主席、共黨總書記,當SARS苗頭一起時,他只顧著安插自己的人馬、搜刮國家的財產、到國外作秀、鎮壓法輪功,卻一意掩蓋疫情,致使情況不可收拾。

國難當頭,北京疫情嚴重,他逃到上海說上海很安全。可是上海的真實疫情,竟然在他的意思下,又一次被掩蓋了。上海有一千六百多萬人,我們不希望上海因鬆懈而變成下一個重災區。

中華民族何其不幸,竟然遭到SARS的肆虐,更不幸地是,因為人謀不臧,而導致疫情蔓延。是天災?是人禍?也就有待於您的理性判斷了!(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