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專訪:法國漢學家分析中共處理SARS政策

2003-04-27 04:45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大紀元記者嚴清西法國巴黎報導,4月24日法國知名漢學家候芷明(Marie Holzman)女士在巴黎就正在中國肆虐的非典型性肺炎問題用流利的漢語接受了本報記者的採訪, 內容如下:

記者: 中國衛生部部長和北京市市長被革職,您覺得這是不是中國政府在國際壓力下作出的一種權宜之計?

候芷明女士:估計有兩個因素:一個因素是國際壓力,現在中國不能說他能控制非典型性肺炎的傳染。第二,可能最重要的是民眾,中國人民現在非常生氣,發現中國政府又說了一些假話, 我們已經習慣了。中國政府不打算解決這個基本上的問題,所以他就採取這樣的辦法,作一些樣子,比方說撤除中國衛生部部長和北京市長的職位。但是中國政府打算不打算真正的在這方面說一些真話,進行必要有效的措施,這個我沒法說。

記者:去年十一月在廣州就發現了非典病例,那時江澤民還是主席。這是否是以前舊的那班中國領導人給新的一班留下的一個爛攤子?

候芷明女士:肯定是,肯定是。舊的那班子有很嚴重的責任,因為十一月份的時候,現在的衛生部部長還沒有上臺。實際上這個部長根本沒有責任,可能根本也不知道有這種情況。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種作樣子。但是,如果胡錦濤現在選了新的做法,就是說你們那些高級領導幹部將來如果失職,會受到懲罰。這也可以說是新的一種搞政治的方式,朝比較好的方向發展。

記者:這次非典型性肺炎也涉及到了國外,那麼您覺得將來,通過這件事以後,中國政府在輿論方面會不會提高透明度?

候芷明女士:我覺得中國政府早晚必須提高透明度,但是什麼時候會真正的進行,這是一個問題。我估計不會那麼快。這次他實在是沒辦法,因為有很多很多因素,比方說,現在講當然還遠一點,但是奧運會也是很重要。你想一想如果有那麼多運動員到北京去,正好那個時候發生傳染病,那就會非常糟糕。所以,現在中國政府當然非常理解這個非常敏感的情況,害怕這個結果會比現在提高一點透明度會更災難。所以還是選擇透明度。今天選透明度這條路不是說明天還會繼續透明。我估計這是在緊張的情況下才選的這條路。但是開始為什麼沒有透明度?我覺得跟愛滋病的傳染也是一樣的現象。開始有一些中國人生病了,他們對中國老百姓經常是持一點兒不在乎的態度,死了多少問題不大。但是這個病在國外引起很多國外的人的注意,那麼中國政府就沒有辦法。如果這個病沒在國外傳染,我真的懷疑現在我們不會看到中國政府實行這些公開,強硬的措施。

記者:據您分析中國政府為什麼掩蓋疫情的真實情況?

候芷明女士:我覺得中國政府要掩蓋的主要原因是怕那些投資者害怕到中國去。因為很快就有很多國際會議,比方說我們的總理去北京訪問。我聽說我們法國代表團受到壓力,他們得保證在記者的面前不戴口罩,不讓全世界害怕。而且我聽說江澤民不願去北京見我們的拉法蘭總理。他說拉法蘭總理應該自己到上海去見他。江澤民想用這種比較強硬的做法強迫拉法蘭總理到上海去以表示出他不怕。但是法國代表團拒絕了,說我們去北京,但是去很短的時間,絕對不會去上海。

記者:您覺得將來在國際上中國政府的可信度會如何?

候芷明女士:現在這個傳染對中國可信度是一個很大的挑戰。當然啦,國際上對中國的信任應該有一些減少。國際輿論現在非常生氣,覺得中國政府得對這個傳染病負非常重的責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