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普京“勒索世界”粮食堆成山 饥荒却来临(图)

2022-05-20 21:28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敖德萨
乌克兰敖德萨港口。(图片来源:Wikipedia/CC BY 3.0)

【看中国2022年5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综合)乌克兰海港边的海运集装箱里,装的是不可移动的农作物。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乌克兰港口的封锁,使世界粮食生产陷入瘫痪。

英国《每日电讯报》,走访了乌克兰敖德萨港。在港口城市敖德萨的海滨办公室里,航运物流老板伯利兹滕科(Viktor Berestenko)望着乌克兰最大和最繁忙的航运港口。他指着一个码头说:“看看窗外,那里的航运集装箱像乐高积木一样堆放在一个有几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你看到有船从那里来吗?没有。那是乌克兰最大的码头--乌国所有其它码头的情况都一样。”

港口周围海域的空旷与伯利兹滕科所处的办公室的空旷相匹配。自从三个月前普京入侵乌克兰以来,俄罗斯军舰封锁了敖德萨和其它黑海港口,他的公司Inter Trans Logistics的112名员工一直无法工作。城里的其他数百名货运代理工人也是如此。

这些公司习惯于在具有挑战性的条件下工作,他们的贸易永远受海洋的摆布。但是,没有人愿意冒着被普京的海军炮击的风险--或者遇到在港口周围埋设的水雷。

在任何国家,任何通过海路销售货物的地方,这种情况都会带来灾难。但在乌克兰,它对地球上的其他国家也意味着灾难。因为乌克兰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作物供应商之一--尤其是向非洲和亚洲的贫困地区供应小麦。

它实际上为世界上的贫穷国家提供了他们的日常面包--没有这些面包,他们的人民可能会挨饿、暴动或推翻他们的政府。

在正常情况下,每天有大约3,000个集装箱的谷物,通过火车抵达敖德萨和其它乌克兰港口,并被储存在巨大的筒仓里。然而,自2月战争爆发以来,大部分粮食已经堆积如山--仅在奥德萨港口就有约2,500万吨。

停运已经促使世界小麦价格飙升了近45%,如果不尽快运出,这些小麦最终会腐烂。

与此同时,俄罗斯军队被指控故意破坏乌克兰仅存的粮食生产能力。在全国各地,粮仓被炸毁,牛被炮火屠杀,农场基础设施被破坏。

毫无疑问,其中一些破坏只是战争造成的更大破坏的附带损害。但敖德萨副省长斯托亚诺娃(Ala Stoyanova)将责任直接指向普京,他至今仍拒绝听从国际社会关于结束港口封锁的呼吁。她并不愿意再叫他“先生”。

她在敖德萨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不会叫他普京先生,我建议你也不要这样称呼他。”她的办公室已经搬迁,以减少被克里姆林宫导弹袭击的风险。

“我认为,他的目的是让这些贫穷国家在没有这些粮食的情况下饿死。当他封锁我们的港口时,他就是在敲诈世界。”

这是一个令人警醒的评估--尤其是因为共产主义时期的俄罗斯,将自己定位为世界穷人的救星。但她说,需要担心的不仅仅是非洲。因为在粮食短缺和饥荒盛行的地方,在政府垮台的地方,人们将不可避免地逃离,她担心会重演2015年的移民危机,当时有数百万人试图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到达欧洲。

她说:“你们在欧洲已经有了难民危机,人们从乌克兰的这场战争中逃到那里,你现在也可能因为第三国的饥饿而出现难民危机。”

她的警告可能听起来像世界末日--但不比英格兰银行行长贝利(Andrew Bailey)的警告更严重,他本周在警告俄罗斯的封锁可能导致全世界的饥荒时就使用了这个词。

他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担忧,而且这不仅仅是对这个国家的重大担忧,也是对发展中国家的重大担忧。对不起,我说的是世界末日,但这是一个重大的担忧。”

贝利的评论,像大多数央行行长一样,他通常会谨慎地衡量自己的言辞,反映出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意识到,对发展中国家来说,乌克兰的粮食危机来得太不是时候了。除了Covid大流行的余震之外,通货膨胀率和石油价格已经在上升,非洲部分地区被干旱所困扰。

没有空间来储存农作物

乌克兰正在尽最大努力解决这一危机,并注意到其本国农业工人的生计也处于危险之中。乌克兰的农民是一群足智多谋的人,在战争中,当俄罗斯坦克耗尽燃料时,他们用拖拉机将其拖离战场,这已经受到了赞扬。

尽管靠近前线,许多人仍继续耕作,有些人甚至在耕作时穿上了防弹衣。斯托亚诺娃说:“俄罗斯的侵略主要是针对大城市,但在乡下种地的地方比较少,所以我们预计90%的田地会照常种植。”

不过,问题是如何将他们的产品推向市场。新的收成将在7月和8月到来,而可用于储存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试图通过陆路将敖德萨不断增加的粮食山运送到邻国罗马尼亚和波兰的努力面临着巨大的困难。

火车和卡车充其量只能运载一天的巨型货轮的一小部分。欧洲的铁路也采用不同的轨距,导致货物从一列火车艰难地转移到另一列火车时,在边境上出现长时间的滞留。

伯利兹滕科说:“我们通常通过海运出口1.6亿吨货物,通过火车和卡车出口9,000万吨。现在我们不得不全部通过陆路进行,这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基础设施不行,我们邻国的基础设施也不行。”

不过,即使乌克兰的粮食可以通过欧洲运输,它也必须到达其最终客户,其中大部分是非洲和中东地区政治脆弱的国家。

例如,埃及和黎巴嫩一半以上的小麦来自乌克兰,而其他大客户是索马里、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苏丹。世界粮食计划署也从乌克兰购买了50%的应急粮食供应。

根据饥荒预警系统(Fews),战争加剧了尼日利亚、也门和非洲之角地区的粮食短缺风险。在经历了三年的严重干旱之后,索马里的风险尤其大。

上个月,英国驻摩加迪沙(Mogadishu)大使说,在那里死去的人可能比2011年该国毁灭性的饥荒还要多,那场饥荒估计夺去了26万人的生命。

此外,过去的十年表明,饥饿的人们不会温顺地接受他们的命运。食品价格上涨是“阿拉伯之春”革命的一个背景因素,也助长了2018年苏丹推翻独裁者巴希尔(Omar al-Bashir)的起义。虽然很少有人对他的离去感到难过,但更少有人会认为,现在的世界需要更多的不稳定。

人道主义危机专家、波士顿世界和平基金会(World Peace Foundation)执行主任德瓦尔(Alex de Waal)说:“有一个经验法则,如果小麦价格上涨40%,那么政府就会开始陷入困境。

“我们在阿拉伯之春和2018年苏丹的起义中看到了这一点,抗议者用面包作为象征,说‘打倒盗贼的统治’。他们说对了一半--政府确实是一个腐败的、偷窃的政府,但国际小麦价格是它几乎无法控制的。”

国家储备粮食的风险

那么我们是否会看到新的“面包革命”的爆发?或者更糟糕的是,“面包战争”?德瓦尔说,这并不是一个定论。他说,国际社会已经从2008-11年的全球粮食价格所造成的不和谐中吸取了教训,这次应该保持警惕,以阻止它再次发生。

他说,真正的问题不是短缺本身--毕竟乌克兰仍然只提供世界小麦的10%左右,这可以通过增加其它地方的产量来弥补。相反,它是由各国储存紧急供应品所引起的价格上涨的风险。

这种恐慌性购买使世界上最贫穷的人无法得到粮食,因为他们的政府往往最没有能力补贴他们。

不过,一些国家已经在囤积粮食。印度已经禁止出口自己的小麦,而世界上最大的棕榈油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在上个月宣布,为了应对乌克兰葵花籽油供应的不确定性,它将不再出口自己的棕榈油供应。

他说:“现在有更多的国际监督,各国政府都在努力避免商品价格飙升,但如果系统再次受到冲击,各国可能很容易就会说‘受够了’,开始囤积以保护自己。说政治家不应该这样做很容易,但如果价格上涨,他们才是必须应对抗议的人。”

国际援助体系紧张

华盛顿国际粮食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拉博德(David Laborde)补充说,为非常贫困的人提供粮食补贴可以帮助抵消最坏的影响。但他补充说:“顾名思义,这要花钱,而许多穷国在Covid-19之后没有那么多钱可花。”

通常可以救助这些国家的国际体系也不太理想。

德瓦尔指出,与15年前相比,现在陷入人道主义危机的国家要多得多,这使得国际援助体系面临的压力比过去大得多。

2008年的全球经济衰退、“阿拉伯之春”的血腥后果、圣战主义向萨赫勒(Sahel)地区的蔓延、埃塞俄比亚的新内战,以及去年塔利班在阿富汗的接管,导致更多国家最终陷入紧急需求。

他说:“在2008-11年间,只有一个人道主义紧急情况,那就是索马里的饥荒。现在,世界粮食计划署有10个国家被列入紧急名单,包括阿富汗和也门、苏丹、埃塞俄比亚、索马里和刚果。

“世界粮食计划署为这些国家发出的呼吁只吸引了不到20%的资金,而由于粮食和燃料成本的增加,世界粮食计划署的运营成本在去年上升了44%。”

武器化饥荒威胁

那么该怎么做呢?世界粮食计划署已经要求作为其最大捐助者之一的华盛顿,提供50亿美元的额外国际粮食援助。同时,七国集团的部长们正在寻求建立“农业团结通道”,以便将粮食快速运往最需要的国家,因为有人警告说,未来几个月将有多达5,000万人开始感到短缺。

国际社会也在加强对俄罗斯的压力,要求其放松对敖德萨和其它港口的封锁,以便粮食运输能够来往。外交官们认为,在允许平民和乌克兰士兵离开被围困的马里乌波尔港的协议方面,已经树立了一个先例。

但目前还没有这样的协议,而且每过一周,斯托亚诺娃关于普京正在将饥荒威胁武器化的理论就会获得新的、强有力的支持者。

其中包括德国外交部长贝尔博克(Annalena Baerbock),她上周打破了德国长期以来对普京友好的习惯。

她说:“我们决不能天真,这不是附带损害,它是混合战争中的一个工具,目的是削弱反对俄罗斯战争的凝聚力。”

对乌克兰人来说,这也带有过去令人不寒而栗的记忆。在20世纪30年代的苏联统治期间,斯大林通过集体化农场和没收乌克兰的粮食,故意让乌克兰挨饿,导致数百万人在今天被称为“大饥荒”(Holodomor)的饥荒中死亡。

斯大林从未因对粮食供应犯下的罪行而受到惩罚,但一些人认为,如果普京面临海牙的起诉,这可能构成对他的指控之一。

德瓦尔说:“法律上的饥饿罪并不要求你证明人们死亡,只是证明他们被故意剥夺了食物。今天的乌克兰可能不太像20世纪30年代的大饥荒,但国际检察官现在正在乌克兰,他们可能会有兴趣。”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